独孤阀府邸正堂,林沙高坐客席首位,阀主独孤峰和尤楚红并坐首席,独孤霸,独孤策还有独孤凤一旁作陪,气氛稍显尴尬。

    五位独孤阀核心成员,实力最弱的独孤策都有一流水准,一时富丽堂皇的正堂气机涌动如潮,一**向林沙席卷而去。

    “说说吧,独孤阀请某来做什么?”

    林沙好似磐石岿然不动,对汹涌席卷而至的如潮气机视而不见,好似春风拂面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如此表现,让尤楚红暗暗赞叹,难怪能短短时间从随军民夫崛起为一方大将,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想跟平北将军交个朋友!”

    独孤峰暗搓牙花子,心中恨不得将林沙碎尸万段,脸上还得露出虚伪的假笑,实在难为了一贯目空一切的独孤阀主。

    “这是交朋友的态度么?”

    林沙神色平静,张口嗤笑:“进门就给下马威,又是讥讽又是车论战,真以为某好欺不成?”

    “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

    独孤峰脸色红一阵青一阵难堪之极,冲着惹出这一切事端的儿子独孤策怒吼:“还愣着干什么,快向平北将军赔礼道歉!”

    “父亲!”

    独孤策满脸震惊,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一双大眼瞪得溜圆。

    想他堂堂独孤阀世子,在长安城纨绔圈子也是风云人物,竟然要向一个出身低贱的小小平北将军赔礼道歉?

    要是消息传扬出去,他以后哪还有脸在长安纨绔圈子里混?

    “逆子,为父的话你没听见么?”

    见独孤策这副摸样,独孤峰心中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双眼瞬间血丝密布恐怖之极,一股强悍的气势升腾而起瞬间将独孤策笼罩。

    “是是是,孩儿知道了!”

    独孤策如坠冰窟,额头冷汗直冒再不敢迟疑,急忙起身站到林沙跟前。低头道歉道:“平北将军对不住了,小子一时失言还请见谅!”

    低着脑袋众人看不见他的表情,脸色扭曲狰狞眼中满是怨毒。

    “哼,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要是还有下次……”

    林沙的五感多敏锐啊,尽管看不到独孤策此时的脸色,可他身上混乱的气机还有隐藏得极深的杀气,一点都难以逃过他的感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所以。他说起话来格外不客气:“就不是简单惩罚了事!”

    说着,身上肃冷杀气一闪而逝,劈头盖脸一股脑全部涌向独孤策。

    可尽管如此,在座独孤阀核心成员,在这一刻心头齐齐凛然,正堂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不少,心口憋闷像是有什么堵着一般。

    尤楚红一双老眼微微眯缝,以她宗师级高手的敏锐感知,哪能察觉不到林沙这瞬间释放的惊人杀气,心中翻起惊涛骇浪的同时。也很有些后悔不该答应儿子的试探之举。

    独孤峰和独孤霸实力不到,根本就察觉不出细微的变化,只是觉得身上突然一冷,而后迅速恢复他们还以为只是错觉而已。

    独孤凤不知想到什么,一张艳丽精致的小脸顿时变得煞白,光洁的额头瞬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身子有刹那的僵硬不过很快便恢复正常。

    直面林沙滔天杀意的独孤策倒霉了,他惊恐发现突然陷身血火战场,血流成河白骨累累,冲天的血腥味差点没将他吓尿。

    可更让他崩溃的是。手脚发软冰冷僵硬竟然动不了啦!

    从没经历过如此诡异情况的独孤阀少主,吓得魂飞魄散一屁股瘫软在地,额头冷汗滚滚后背衣裳早已湿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脸惊魂未定。

    “逆子。真是丢人显眼,还不速速退下!”

    见得独孤策竟然如此不堪,被林沙拿言语一下就成了这副软脚虾摸样,顿时尴尬脸上无光暴跳如雷,脸色铁青冲着刚刚清醒还未彻底恢复过的独孤策,劈头盖脸一阵咆哮怒吼。

    “峰儿住口!”

    尤楚红突然开口。打断了独孤峰恼羞成怒教训儿子的话头,一双老眼锐利如刀盯着林沙沉声道:“平北将军的手段令人惊叹,只是老身孙儿年纪还小不懂事,还请平北将军不要见怪!”

    说着,手中碧绿拐杖重重顿了下,浑身气机隐而不发。

    独孤峰和独孤霸这才骇然失色,原来这一切都是林沙搞得鬼。顿时脸色青红交替难看之极,眼神一会凌厉一会闪躲连连变幻,气息波动剧烈却是默然不语什么话都没说。

    太强了,林沙的实力太强了,强到他们哥俩根本都没有丝毫冒犯之念。

    怎么说独孤策都是一流高手,在门阀圈子里也算是年轻一辈的好手,可是在年纪比他还小的林沙跟前,弱得跟小鸡似的。

    刚刚那一闪而逝的身寒和心悸,是林沙释放了气势的缘故吧。单单依靠气势,便能将身为一流高手的独孤策吓成这副鸟样,真不知道他的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

    再有,林沙竟是能控制气势的散逸范围和方向,这一手段就是他们的母亲,独孤阀第一高手尤楚红都无法做到,也就是说林沙的实力还在母亲之上!

    这样的结论,让哥俩不寒而栗。那么林沙之前与他俩母亲尤楚红战成平手的局面,也是他刻意为之了?

    深不可测!

    这一刻,林沙在独孤峰和独孤霸两兄弟眼中,形象变得十分高大伟岸,几乎让他俩生不出丝毫反抗之心。

    倒是独孤凤,她在皇城门口,就好好感受了一番林沙气势的厉害,此时倒是一脸平静没有其它什么古怪想法。

    只是,不知不觉她看向林沙的眼神,逐渐起了莫名变化。

    ……

    从独孤阀富丽堂皇的府邸出来时,天色已近黄昏。

    天边夕阳斜照,将周围的高高院墙影子拉得老长,看在林沙眼中有一种诡异的没落气息,就像这代表大隋的帝都长安一样。

    回首望了眼独孤阀的高深庭院,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

    独孤阀显然感受到了大隋的不稳,又或者看出了隋帝杨广北巡的不妙迹象,想要加速在地方上扩张势力。

    放眼整个大隋北方,只有幽州还有他们的插手余地,毕竟整个幽州要说世家势力,也就一个范阳卢氏算得上大族,其余中小世家自然不放在独孤阀眼中。

    因为林沙行事作风强硬,他们几经试探知晓想要拉拢十分困难,干脆便转变做法改拉拢为联合。

    这一桩,却正好合了林沙的心意。

    他也确实需要独孤阀在朝堂上帮忙转圜一二,等到今年年底杨广迫不及待下江南,彻底失去对北方地区的控制,到时是加入争霸天下的行列,还是作壁上观直待最后真龙现身投靠,主动权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还好独孤阀也算识趣,初次合作并没有提出太过为难的要求,只是希望能在幽州的口外贸易中分一杯羹,

    独孤阀缺钱么?

    一点都不缺!

    林沙明白他们的想法,不过是想以利益联盟的方式,让双方之间的联盟关系更加紧密。

    这不算什么麻烦,他转口便答应了下来。

    确定了联盟之事后,因着之前的不愉快,他也没有碍眼的继续留在独孤阀府邸,说了一些有关幽州口外贸易的事儿便告辞离开。

    ……

    “嘿,还真是不消停??!”

    刚刚回到驿馆,手下亲卫统领王二,便拿着一份精致拜帖寻了过来,林沙一看忍不住摇头轻笑。

    “将军,门外有位叫柴绍的公子求见!”

    王二冽嘴一笑,将精致拜帖递上汇报道。

    “他独身一人么?”

    接过拜帖,扫了眼帖子上那龙飞凤舞的大字,随手将帖子一合扔到旁边的桌子上,整个身子仰靠在椅背上闲闲问道。

    “不是,身边还有位中年汉子!”

    王二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又接着道:“看那通身气度,却也不凡得紧!”

    怎么说都是跟随林沙征战沙场见多识广的老鸟,这么点眼力介还是有的。

    “你去回了他,就是某今日才到长安,身心俱疲不便见客!”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轻轻摇了摇头吩咐道。

    “将军这么不给面子,好么?”

    王二作为林沙的绝对心腹,有些话壮着胆子还是敢出口的。

    “不给面子又如何?”

    林沙眼中凶光暴闪,一脸不耐道:“还不是看中了老子手里八万幽州铁骑,只要老子不明确倒向哪方势力,他们就得老实受着,还不快去!”

    门外,柴绍一脸阴沉离开了驿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真是好大的架子!”

    他满心愤怒不岔道:“这里可是长安,天下权贵集中之地,可不只他可以作威作福的幽州!”

    “嗣昌不必如此!”

    跟着柴绍一同前来的华服中年,开口宽慰道:“咱们确实赶得有点急了,人家才刚刚来到长安,以后有的是机会!”

    话锋一转,华服中年眼中精光闪烁,语气狠辣道:“再说了,不过小小一个平北将军,真惹急了咱们直接将他弄掉就是,看他以后还拿什么傲气?”

    “叔父说得是!”

    柴绍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冷笑道:“到了长安城,咱们可得好好招待这位‘贵客’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