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高手!

    而且,还是宗师高手之中,实力非常强悍的高手!

    气机感应之中,林沙只觉一片大漠狂风铺天盖地席卷而至,几股恐怖的大自然威压林沙,似乎要将他彻底淹没一般。

    心头凛然!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诗,顿时身上气质大变,飘飘渺渺好似大漠中的孤烟,不受丝毫外力影响。

    同时,又似化身天边那血红夕阳,悬挂天空任尔风云变幻我自光照大地。

    这一瞬间,他明明身在独孤阀府邸庭院,却又好似脱物外冷眼旁观。

    这就是所谓神乎其神的‘井中月’境界么?

    撇了撇嘴,不过是极度冷静不为外物所动的一种情绪罢了。只是因为猪脚的存在,才让这种心神境界得到无限放大吧?

    “披风杖尤楚红?”

    缓缓头,顺着气机感应,看向内院与外院连接之处,一位骨架高大满头头花白的锦服老夫人,拄着碧玉杖站在那儿。

    “平北将军,真不将独孤阀放在眼里??!”

    华服老夫人没有答,浑身气势飚涨犹如狂风席卷冲天而起,一双看似浑浊的老眼精光闪烁咄咄逼人,满脸不悦如利刃直视林沙。

    “独孤阀,又有何值得某放在眼里的?”

    眼睛微微眯缝,林沙浑身精气内敛好似普通人般,站在那儿任由老夫人身上凛冽气势席卷冲刷,却是犹如磐石岿然不动分毫,脸上神色轻松自如说出的话,却让在场独孤阀核心成员变了脸色。

    “咳咳,好胆!”

    那老夫人当真巾帼不让须眉,尽管身在哮喘气息似有不稳,却是头一个反应过来怒声大喝,身形如狂风席卷瞬间冲至林沙跟前。

    人还未至。一股惨烈劲风便已刮得林沙脸颊生疼。

    老夫人尤楚红身手矫健,一点看不出已是年愈古稀的老人。手中一干绿玉杖挥洒开来,杖影重重铺天盖地。

    呼呼呼

    劲风猎猎呼声大作,重重杖影之中。竟演示了剑法,枪法,鞭法等等招式变化,而且可刚可柔变幻莫测。

    披风杖法!

    此乃独孤阀老祖宗尤楚红花甲之年后,抛剑用杖领悟出的一套凌厉武功。

    待得此功大成之日。尤楚红不仅借此一举踏入宗师之境,并且还位列门阀宗师高手前列,实乃不可多得的凌厉武功。

    而尤楚红,也依靠披风杖法成为独孤阀第一人,同时也是独孤阀的定海神针,无论何方势力想要对独孤阀动手,都得考虑彻底得罪了尤楚红的可怕后果。

    此时,尤楚红将成名绝技披风杖法使出,当真有石破天惊遮天蔽日之效。

    可惜,她遇到的是林沙。

    呛!

    腰间长剑出鞘。一抹匹亮冲天而起,瞬间在身前舞出一片剑影。

    叮叮叮

    金铁交鸣之声瞬间响成一片,一旁的独孤阀数位核心成员,只觉耳中轰鸣连成一片几近失聪。更让他们骇然色变的是,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竟能引得他们体内气血跟着沸腾翻滚,心脏跳动频率异乎寻常的迅猛。

    咚咚咚的心跳之声,冲破连片金铁交鸣的封锁,清晰的在独孤峰几人耳中轰隆作响,一时只觉气血翻涌头晕目眩好不难受。

    再看前院激斗的两道身影。各显其能手中兵器都玩出了花,老夫人尤楚红手中的碧绿拐杖风声雷动,忽刚忽柔忽剑忽枪,变幻多端神鬼莫测。

    林沙也是不遑多让。手中一柄长剑时而如流水倾泻肆意挥洒,时而如高山般厚重沉凝,时而变成温柔似水的绕指揉,时而又刚猛霸道百折不弯,一柄演绎出让人瞠目结舌的万千变化。

    你变化,我也变化??此浠喔?!

    面对大唐世界难得一件的武功技法高手,林沙一时兴致勃勃跟着玩起了纯粹的武技,他要让尤楚红和独孤阀好好感受一番在武功上令人窒息的全面压制。

    不知是否因为世界天地灵气太过充裕的原因,间接使得大唐世界的武功威力,大得出乎想象。

    普通三流好手,全力挥的威力,堪比金庸射雕世界的一流高手!

    至于二流好手,单纯在招式所挥的威力上,天龙世界的一流颠峰高手都大有不多,比之绝顶高手也只差那么一点点。

    也正式因为出手时的威力太猛,导致大唐世界的武功太过注重内涵,什么天人合一,对气机的看重乎寻常,因着武学与文学乃当世两大互为倚靠的显学,单单理论方面便展到了哲学的高度。

    因为理论展得太过高端,每一阶段所能挥的威力又太过凶猛,使得这方世界的武功体系虽然非常完善,却很不注重武技的展。

    为什么寇仲靠着一门井中月心境,便能横行江湖屡屡挑战宗师高手?

    因为大唐世界高手交锋,太注重气机牵引,又或者对心境智慧的对抗,反而在最基础的武技方面落了下乘。

    简单来说,大唐世界的高手打斗,除了低级武者还生搬硬套招式套路之外,到了一流境界基本上都是依靠气机感应对敌。

    如此,虽然能够更好的把握敌人露出的破绽,同时还能在最短时间致敌于死地,可是招式方面难免有些随心所欲。

    林沙来到大唐接近四年,有过接触交过手的高手为数不少,甚至还有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邪王石之轩这样的级高手。

    弈剑大师傅采林的弈剑术说得奇妙,其实就是依靠更高一筹的心境状态,以及更为高明的智慧对敌,基本上就没啥招式套路可言,懂了就是懂了,不懂任你将头都扯光依旧还是不懂。

    邪王石之轩的不死印法跟乾坤大挪移很象,以林沙的亲身感受来论是一种纯粹的内外兼修之法,至于招式那也是没个定数。

    交过手的几位高句丽宗师,都是弈剑大师傅采林一个套路,重气机而不重具体招式。至于宇文述还有荆元恒几位隋军大将军,交手之时不是家传冰玄劲就是纯粹的军中武技,粗糙得很。

    再下来那些一流好手,还有那些连一流都不如的家伙,不说也罢。

    不然,为何金庸武侠世界,一众江湖好手追逐的是一本好的内功秘籍。而在大唐世界,堂堂的宗师级高手飞鹰曲傲,除了其成名内功狂浪七转之外,最出名的竟然是所谓的鹰击十三式!

    林沙没见识过鹰击十三式的厉害,但他见识过将鹰爪功练到登峰化极之境的白眉鹰王的能耐。

    曲傲乃铁勒不世出的武学奇才,人到壮年便成功踏入宗师之境,可白眉鹰王也不是好相与的。

    在倚天这样的中武偏低武世界,单靠一套外门鹰爪功,便练至一流高手水准,横行江湖以一派之力对抗整个正道武林,其风采一点都不比曲傲差!

    尤楚红就是因为自创了披风杖法,其中蕴含了鞭法枪法棍法等等武功招式于一身,可以说在武技招式上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这才能在门阀宗师高手中,都位居前列。

    加上独孤阀祖传碧落红尘步法精妙绝伦,配合披风杖法威力更是惊人,这才保住了独孤阀在江湖中的地位。

    可惜,她这次遇上了林沙!

    早在笑傲世界之时,林沙便已达到了内家拳化境,也就是对招式套路的运用已达到出神入化之境。

    之后又经过射雕神雕世界,还有天龙世界的磨练,他此时的内家拳境界,已达到了罡气颠峰,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至神而明之,存乎一心之境。

    到了那时,单纯的招式对他而言已经没了作用,出手即是最有效的招式,任何招式的丝毫破绽一眼便看出。

    这不,林沙一手剑法耍得出神入化,无论尤楚红的披风杖法如何变化,他都能轻松应对。

    一时间,两人战得激烈无比,只见杖影重重剑影翻飞,两道人影时而迅疾如箭,时而上下飞跃来折腾。

    两人所过之处劲气四溢狂风大作,沿途的花花草草和小树苗倒了大霉,就连石块以及坚固地板都遭了殃,一片浪籍惨不忍睹。

    “呼呼呼,不打了不打了!”

    突然,尤楚红苍老却挺得笔直的身躯倒飞而出,轻盈落地手中碧绿拐杖重重顿在青石地面上,顿时石屑飞溅好好的一块长条青石陷下一个小坑,周围布满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纹。

    她显然有哮喘在身,不过跟林沙激烈交手十来招,此时已是喘气如牛脸色潮红,大声的咳嗽让人不禁为其身体担忧。

    “尤老夫人,承让了!”

    林沙又不是只知依仗武功一味蛮横霸道的莽夫,见得尤楚红主动罢手他便收剑鞘,傲然挺立一脸轻松。

    果然英雄出少年,老婆子年纪大了不顶用了!”

    尤楚红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过瞬间又恢复了精神,独孤阀后继无人还需要她撑着,自然不会轻松就倒下。

    “是独孤阀失礼了,平北将军请入内一叙可好?”

    挥手示意儿孙不必担忧,尤楚红显示了一派大家主母风范,半点不提刚才突袭林沙之事,直接放缓了语调邀请道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