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长安皇城外,林沙被独孤凤拦住去路。

    瞬间,他便感受到了不下数十道探究好奇的目光,直愣愣望了过来,

    剑眉轻轻一扬,心中古井无波随口蜩戏独孤阀的最佳青年新秀。

    “某跟独孤阀,似乎没有这么熟悉吧?”

    独孤凤一双好看凤眸锐利如刀,直刺刺往林沙身戳,冷哼道:“怎么,本小姐亲自来请还不够诚意?”

    目光肆无忌惮在独孤凤胸前高耸缓缓扫过,刚刚在皇城门口的领悟,让他还受到那一刻霸道情绪的影响,轻笑道:“确实不够诚意!”

    察觉到了林沙目光中的不怀好意,独孤凤一双好看凤目微眯,其间煞气隐隐冷声道:“那平北将军以为,什么才叫足够诚意?”

    “起码也得独孤盛,或者你父亲独孤峰亲自来请也成!”

    脸上神色冷肃,林沙目光含笑直言道。

    “狂妄!”

    独孤凤眼中冷芒闪烁,毫不掩饰讥讽道:“平北将军承受得起如此诚意么?”

    “某承受不起!”

    林沙眼中笑意消失,一股子霸道气势脱体而出,目光斜睨娇艳的独孤凤,冷然道:“不知八万幽州铁骑能否承受得起?”

    独孤凤一张艳丽小脸顿时苍白,额头冷汗淋漓瞬间如坠冰窟。

    又好似身陷厮杀战场,耳旁战鼓轰鸣喊杀震天,残肢断臂漫天飞舞,鲜血流敞成河,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冲入鼻端,让见惯的不少大场面的独孤阀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有一种捂嘴呕吐的冲动。

    “走吧,前头带路!”

    就在这时,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将独孤凤从修罗地狱般的幻境中惊醒,一双凤目惊恐的看了林沙一眼。愣神片刻这才呆呆转身带路。

    一招手,早就等候在宫门之外的亲卫牵马过来,林沙翻身上马缓缓而行,身后跟着十位浑身精悍的亲卫。

    可恶的家伙!

    听到身后传来的清脆马蹄声。独孤凤彻底从刚才噩梦一般的情景中清醒过来,心中满是岔恨眼中杀机闪烁却又无可奈何。

    “小姑娘年纪不大,气性倒是很足嘛!”

    高武世界就是这么吊,只要实力不高出一个境界,又或者心境没达到控制自如的程度。但凡稍有情绪波动都逃不过他人法眼,这倒是一个间接掌控部下的好法子。

    “哼,平北将军你就得意吧,等到了独孤阀的地盘,有你好受的!”

    独孤凤气结,却又拿林沙无可奈何,只得满脸郁闷狠声道。

    “嘿嘿,某还真不觉得独孤阀的宅院是龙潭虎穴!”

    林沙端坐马上,身子如标枪般挺得笔直,目光平视前方轻笑出声。语气缓慢毫不客气道:“就是不知道,独孤阀第一高手,也就是你祖母的实力,到没到达宗师之境,希望不要让某失望??!”

    正疾步前行的独孤凤,娇躯猛的一震,心中竟不右自主涌起一丝不安,猛的甩了甩脑袋将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抛之脑后,再没了跟林沙斗嘴的心思闷头快不前行。

    ……

    平北将军林沙,刚从皇城出来。便被独孤阀新一代最出名的子弟独孤凤拦住,随后一同赶赴独孤阀府邸所在。

    消息如风一般,迅速在长安城的权贵圈子流传开来。

    那些对平北将军林沙不熟悉的权贵家族,自然以观望为主。再没看清楚林沙的为人之前,他们不想轻易跟这位新近崛起的军中大将有什么接触。

    至于跟林沙有过接触的门阀世家,对此却是保持了难得的沉默态度。

    宇文阀府邸,阀主宇文伤,大将军宇文述,除了几位当值的核心子弟之外。包括宇文化及,宇文士及,宇文智及三兄弟,还有宇文无敌也都在场,一个个面沉似水冷静分析林沙的突然到来,可能引起的一系列变化。

    “这位平北将军,真的没有拉拢过来的可能么?”

    宇文伤作为宇文阀当代阀主,一身家传冰玄劲已练至大成,收发自如随心所欲之境,气质温和一点都没有修炼冰玄劲的冷冽气势。

    如果林沙在此,肯定会小吃一惊,这厮的武功已达反璞归真之境,这才能控制冰玄劲对自身气质的影响,实力可谓深不可测,就是放在宗师高手之中都算是难得的好手。

    经过林沙三年多时间的研究,他发现此世界的武功和境界特点鲜明。

    三流好手,只是对自身筋骨的锻炼和发力技巧达到一定程度,随便一本粗浅武功便可达到。

    而二流好手,就是在自身筋骨锻炼的基础上,更给予内力的深化,因此才诞生出更强更高的技巧和威力来。

    至于一流高手,从后天转为先天,都不同程度上,与天地连接,偶有所感,得其造化之万一,因此才得以出类拔萃。

    这也是高手顿悟之时,动不动身上气质就发生改变的具体原因。只有达到心如磐石不为天地外物所动之时,才能避免这种影响的发生。

    至于宗师之流,已经将所得所感的一点天地本能烙印于心,收敛净化纳为己用,才有超越凡人的大威能。

    到了宗师境界的高手,已经可以施展出蕴含一定天地威能的招式,当然林沙对此的研究还不够深入,有待进一步研究探索。

    不过实力到了宗师境界,就能轻松掌握自身气质变化,之前所修武功对气质的影响,却是转眼间便可消弭无形。

    也就是说,作为宇文阀阀主的宇文伤,早已是宗师级别高手,同时也是宇文阀的中流砥柱。

    “可能性不大!”

    宇文述摇头说道:“某那三个不成器的儿子,基本都跟平北将军林沙有怨,成都侄儿也跟他大有不睦!”

    宇文化及三兄弟,以及宇文无敌全都闭口不言,只是静静听两位长辈商量。

    “哎,真是可惜了,那可是一位难得的宗师高手!”

    宇文伤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只有真正到了宗师境界,才知晓宗师高手是多么强大,只要不是自绝生路,就是大宗师高手想要杀死一位宗师高手都不容易。

    “父亲,不就是区区一位平民高手么,难道咱们宇文阀还怕了他不成?”

    宇文无敌没跟林沙接触过,也没在他手上吃过亏,所以说起话来却是冲劲十足傲气凌然。

    “不是怕了他,而是如无必要,得罪一位宗师高手,又是一位手握军权的宗师高手得不偿失!”

    不等宇文伤开口,宇文述便满脸凝重解释道。

    不知为何,他又想起辽东城外临时行宫,被林沙轻而易举轰飞的场景,不由得心下一寒后怕不已。

    “以咱们宇文阀的权势,想要将他小小一个平北将军的官职拿下,不是轻松得很么?”宇文无敌尤自不服说道。

    “没那么简单!”

    这时,作为宇文阀新一代领头人的宇文化及开口,瞬间将众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

    “陛下对平北将军林沙十分看重,想要动他没那么容易!”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陛下最近几年时间,对门阀世家越发警惕,谁都不清楚这位平北将军,是否乃陛下布下的一颗,专门与门阀世家对抗的棋子?”

    嗤!

    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宇文无敌便忍不住嗤笑出声。

    “堂哥开玩笑呢,就凭林沙那么个小子,也能牵制住门阀世家?”

    说着,一脸不屑摇了摇头:“估计就连实力最弱的独孤阀,都牵制不住吧?”

    “谁说的?”

    宇文伤双眼一眯,目光精光闪烁,沉声道:“眼下,独孤阀不就迫不及待请平北将军林沙上门么?”

    宇文无敌:“……”

    “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宇文伤没有理会儿子的反应,回头冲着宇文化及吩咐道:“看看平北将军对宇文阀具体是个什么态度,只要不是非得弄个你死我活,能够和平相处那是最好!”

    “你们无需多说!”

    宇文伤见几位小辈一脸震惊,儿子宇文无敌更是张口欲言,他大手一挥喝止道:“眼下天下局势动荡,咱们宇文阀也得早做准备,免得事到临头被打个措手不及!”

    说着,意味深长的扫了几位小辈一眼,语气深沉道:“陛下意欲被巡,李阀的动作很是耐人寻味啊,有些事情却是不得不防!”

    ……

    长安李阀府邸,李阀几位留守长安的重量级人物,也都聚在一起商量有关平北将军林沙的事儿。

    而在幽州军溜达了一圈,结果却灰溜溜回来的柴绍赫然做坐,此时他已与李渊二女李秀宁订婚,同时晋阳柴氏与李阀更是亲密联盟关系。

    “你们说,这位平北将军,咱们李阀有可能拉拢过来么?”

    “可能性不大,其手握幽州八万铁骑,论实权比之阀主都要大上许多,又是陛下亲信心腹,想要拉拢难上又上!”

    “嗣昌(柴绍自),你去过幽州,怎么看待这位平北将军?”

    “不好说,某连他人都没见过,不好置喙??!”

    见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来,柴绍满脸尴尬实话实说:“某在幽州期间,每日里不是操练就是应对层出不穷的挑战,哪有时间仔细观察平北将军的性情?”

    “哎,希望这位平北将军实实务的话,否则别怪李阀心狠手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