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北将军,正三品,辖幽州军八万!

    幽州军方第一大将,平北将军林沙入帝都的消息,短短时间便在长安城权贵圈子传开。

    有喜悦的,有不屑的,有漠然的,自然也少不了作壁上观的。

    可不管各方权贵对此保持何种态度,杨广却是十分高兴,待林沙在驿馆安顿好后,第一时间便召林沙入宫觐见。

    “陛下万安!”

    “爱卿请起。幽州是否安好?”

    “托陛下洪福,一切安好!”

    “……”

    毕竟也是活了那么多世的老怪物,真要说起奉承话,林沙一点都不会比所谓的弄臣差,又因着他之前当过皇帝,怎么也能摸清一些皇帝的心思想法。

    尽管杨广这厮,荒唐起来几乎无下限,不过一个皇帝该具备的素质,其实他一点都不差。

    总归,在皇帝心中,屁股底下的龙椅,还有江山社稷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历史上那些有名的昏君,要么就是性格缺陷太大,要么就是没享受过权利带来的美好滋味,又或者被底下大臣给糊弄得团团乱转,总归不算是合格的帝王。

    杨广绝对算是天资卓绝之辈,无论是挖掘大运河连通南北,使朝廷的南方的控制力度大为加强,又或者开科举之先河,都是极具战略眼光之手段。

    后世千年封建王朝,不管哪个朝代都沿用了受惠于杨广的‘丰功伟绩’。

    大运河在后世便是各个封建王朝的经济大命脉,而科举取士到了后世,已经彻底成了朝廷晋升官场的主流,影响之深远让现在的隋人包括杨广本人都想象不到。

    “高句丽方面有何异动?”

    话说没两句,杨广便把话题绕到高句丽身上,显然当初在平壤王城的功败垂成,让杨广到如今依旧耿耿于怀。

    “老实本分得很!”

    说起高句丽,林沙便是一脸不屑:“陛下三次亲征,虽没有灭了此等撮尔小国,不过却是让此等小国元气大伤。这段时日温顺得不行!”

    “可恶的高元,朕召他前来长安觐见,他竟是避而不见,实在可恶!”

    杨广一贯好大喜功。知晓高句丽此时情况后,不仅没有将心放下反而更为恼怒。

    高元就是此时的高句丽国王,据林沙所得的情报显示,这厮早被杨广三次御驾亲征,搞得精疲力尽没了雄心壮志。只知一味龟缩于平壤王城享受纳福。

    “可恶的家伙,等朕腾出手来,一定要带兵直取高句丽王宫,让这厮享受一会阶下之囚的待遇!”

    杨广满脸愤然,一双被酒色掏空几近浑浊的眼中,闪过两道锐利精芒。

    “何需陛下亲临?”

    林沙却是有些头皮发麻,并没有直接劝阻杨广的第四次远征念头,只是拍着胸膛大表决心:“眼下高句丽已经半死不活,只需幽州隋军出马,便可叫高元吃不了兜着走!”

    借着话头。林沙急忙将歪到不知哪去的楼扶正,按照官场规矩将幽州军近一年的种种举措,以及变化详细向杨广述说一通。

    “爱卿做得很好!”

    听闻幽州军在他离开后,大肆扫荡草原部落,获得草场以及山林无数,更有几条东北平原的河流纳入掌控,杨广顿时眼睛发亮大声叫好。

    “陛下谬赞了,臣做得还远远不够!”

    林沙脸色冷肃,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话锋一转又将幽州军以军队名义。大做口外贸易,又将抢占的草场和山林划分片区,作为军中附属的事儿简单述说一遍,并表示有了这些产业。幽州隋军可以自己负担部分粮饷供应,无需朝廷以后负担幽州军的一些后勤补给。

    如果放在太平光景,幽州军如此行事,自是大犯忌讳之举,搞不好林沙这个平北将军就得获罪,以后不得不流落江湖过刀口舔血的日子。

    可眼下的大隋?;拐婷挥卸嘤嗑Ω旱S闹菥呐哟罅糕霉┯?。

    不是大隋没钱,单单河南地界的几处大型粮仓,就足以供应百万军民数年之用。

    可那是大隋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却是不能妄动。

    当然杨广并不知晓,按照原本历史,大隋这几座储存丰富的巨大粮仓,自己没有用到最后却是便宜了瓦岗一干贼寇,成全了李密的仁义之名。

    不过眼下大隋境内风烟四起,叛乱武装简直数不胜数,到处都是叛军到处都是乱民,朝廷不断调动各地驻军清剿叛乱,银钱粮饷花费如流水。

    就是以杨广粗壮的神经,也知晓朝廷眼下的艰难局面。

    所以,尽管幽州军私下置产的行为,很有些犯忌讳的味道。不过此时杨广心情很是不错,又看林沙十分顺眼,所以也就没有多做计较,反而连连道了几声‘好’。

    林沙眼中笑意一闪,有了杨广的金口玉言,幽州军私下置产的事儿,就算在皇帝这儿过了明路,以后也不用担心政敌拿此攻击。

    说完了公事,杨广很是热情的邀请林沙一起共进午膳。

    林沙自是欣然应允,好好的享受了一番隋朝风味独特的宫廷御膳,同时心情轻松的闲聊一些有的没的。

    杨广询问了林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林沙倒也没有一味粉饰太平,稍微润色了一下便将河北河南的动荡局势简单述说一番。

    以他对气机的极度敏感,自然能够感受到杨广瞬间低落的情绪。

    只是这位皇帝,真不愧是历史上出了名的‘昏君’,转瞬间便调整好了心态,兴致勃勃跟林沙说起了他当年的丰功伟绩,比如弱冠之年率军五十万平定南陈,北巡塞外突厥启民可汗与塞外一干敌酋主动觐见,大扬大隋威风云云,并表示了对八月北巡的期待和极大信心。

    因着大隋境内叛乱四起,三次远征高句丽又动摇了国本,塞北突厥等等草原势力最近很不老实,频频入境劫掠。

    杨广自是对此十分恼火,所以才做出了北巡塞外的决定。

    午膳过后,杨广又留林沙在皇宫滞留一个时辰,自信满满表示了对此次北巡的态度,一定要以强悍军威好好震慑蠢蠢欲动的突厥蛮子。

    见杨广的兴致如此高涨,林沙真不人心泼他冷水。

    不过该说的话他还是隐晦了说了出来,他不反对隋帝北巡,但却表示隋帝应该对突厥新任始毕可汗保持足够警惕。

    就是以林沙的孤陋寡闻,都知晓新任突厥可汗始毕,可不是上一任可汗启民那般亲近大隋,对中原腹地可谓野心勃勃虎视耽耽,谁知晓他会不会借杨广北巡之际大动干戈?

    当然,林沙话没说得那般明白,但意思却已表达清楚。

    杨广对此却是很不以为意,觉得林沙太过小家子气,太过妄自菲薄。就算眼下大隋局势不好,却也不是突厥胆敢轻犯虎威的。

    得,既然杨广表现得如此有自信,他也就懒得多说废话,到时候后悔的是杨广又不是他林某人。

    反正此次进宫陛见,无论林沙还是杨广都感觉满意,这就足够了。

    ……

    出得规模宏大瑰丽的长安皇宫,林沙长长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自然进了帝都长安后,他那敏锐的五感竟好似受到某种神秘力量压制,感应范围景仰被压制于十丈方圆。

    而进得长安皇宫,这种压制情况更加厉害,跟杨广说话之际,他的五感探知范围竟然被压缩至三丈!

    这一发现可让他十分震惊,而且皇宫之中还隐隐有数道目光一直紧随他左右,竟让他有一种被凶猛猛兽盯上的?;?。

    不用说,皇宫之中存在足以威胁他生命安全的高手!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突然,一句诗词涌入脑海,体内真气像是受到莫名牵引,自主从各处窍穴喷涌而出,以极快速度在经脉之中进行了一个大周天循环。

    他可以清晰感受到,真气在运行过程中,似乎发生了某种莫名改变,又似乎什么改变都无。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霸道气势一放即收,惊得刚刚从头顶飞过的数只雀鸟唧唧喳喳慌乱飞走。

    嘿,真是神奇的世界??!

    眼角余光扫了眼宫门守卫,见他们没有丝毫反应暗暗松了口气。

    轻笑着摇头,大唐世界的武功,貌似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气质,这跟其所修武功的性质有关。

    这个世界可不同于现代,也不同于之前穿越的金庸世界,武功与文治可所谓天下的二大支柱,甚至所谓的佛学道学,也必须借着武功之力,才得以生存和传播,因此天下武艺,有深浅之分,但是绝无虚假之学可存在。

    看来,不知不觉间,他还是把这个世界给小看了。

    缓步出了皇城,林沙身前突然多出了一位满脸英气,面容艳丽非凡的红衣少女。

    “哈哈,姑娘多日不见,越发耀眼了!”

    眼睛微微一眯,林沙脸色冷肃嘴里却是发出几声干巴巴轻笑。

    “哼,一看就知道是是在套话!”

    那红衣女子一双好看凤目轻挑,露出几分锐利也有几分妩媚,娇哼道:“平北将军好大的架子,还得本小姐亲自来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