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北将军府正堂,气氛一片和谐

    重新落座后,宋智的态度谦虚之极,一点都不敢在林沙跟前拿大。

    之后,两人之间的谈话,在友好和平和的氛围中继续。

    宋智着重向林沙介绍了宋阀的理念,不仅十分看重汉人的血统,同时也对汉人当上天下之主抱以极大期待。

    言语中甚至连连暗示,必要时他们宋阀将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包括能与道门第一人宁道奇战个两败俱伤的天刀宋缺,在必要时都能悍然出手!

    同时又表示林沙也是汉人,不说与宋阀联手争霸天下啥的,应该是同一阵营的战友,理应多多互助云云。

    对宋智的言论,林沙不说嗤之以鼻吧,起码也是不以为然居多。

    “眼下天下局势虽然崩坏,但还没到彻底失控的程度!”

    见宋智说了一些宋阀的事情,林沙一直认为事无不可对人言,倒也直言不讳坦然说出心中想法,先谈了谈眼下的天下局势。

    “隋帝手中握有精兵二十万,各镇兵马抽调起来也有不下数十万之众!”

    “只要帝都长安和北方局势不乱到无法收拾,一切就都有解决之法!”

    如果杨广不作死的话,只要陇右贵族集团还站在杨广这边,大隋的局势就不会坏到分崩离析的地步。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轻易开口的,能跟宋智说到这份上已经算是交浅言深了。

    至于再深入一点的谈话,两人才第一次见面,无论林沙对宋阀的了解,还是宋阀对林沙的了解,都还没到可以彻底放心的地步。

    不过宋智对此已经十分满意,起码暂时‘探’清楚了林沙的心中想法。

    林沙并不是一味盲从杨广的命令,这对宋智和宋阀而言已经足够,至于再多的要求,起码在局势没出现大的变化之前,正如林沙所言多想无益。

    而且林沙也隐晦的表明了态度。不管宋阀怎么坚持汉人血统,起码有一条得有汉人做上那个位置再说,不然任你宋阀理想再丰满,现实都会无情的教你做人。

    像书中那样。宋阀大肆支持所谓的少帅寇仲,结果寇仲却拿争霸当儿戏,说反就反说走就走,根本没把跟随他打江山的弟兄,以及数百万与之利益相关家族和家庭的死活放在眼里。最后就连堂堂宋阀都搭了进去。

    你就是支持江淮军的杜伏威,也比支持这么个玩意强??!

    起码人家杜伏威就算败了,那也是堂堂正正败于战场,而不是什么狗屁的为了天下苍生不受战乱之苦,结果主帅却不辞而别。

    既然你丫能为了天下苍生放下小半个江山,那你丫能不能为了跟随的数十万弟兄,以及与之利益相关联的数百万家庭和家族,硬气一把跟李唐玩个你死我活?

    李唐连窦建德这等只占领了大半个河北的‘小’军阀都容不下,所谓少帅军却是占据了三分之一个江山,甚至能与李唐军划江鼎立的庞然大物。那一票重要人物能有活命之机么?

    只能说,宋阀把宝押在双龙身上,简直就是个天大笑话!

    ……

    跟林沙‘交了心’,宋智一时兴致勃勃,又或者早有打算,提出了参观幽州军的提议,林沙倒也没有阻拦直接同意。

    而是,在过年喜庆气氛浓郁之时,作岭南宋阀的二号人物,宋智不急着回去祭祖。反而一脸兴致勃勃在幽州各地参观。

    幽州军的训练强度之高,以及战力之强让宋智惊叹。

    幽州军所办的隋军作坊,更是让宋智大开眼界大有启发。

    还有幽州军所有的军用附属牧场和林场,也让宋智眼馋不已。对幽州军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繁盛的口外贸易引不起宋阀二号人物的兴趣,比之沿海商贸繁盛之景,幽州的口外贸易简直连小巫见大巫中的小巫都不如。

    可是依托繁盛的口外贸易,以及数量繁多地盘巨大的附属牧场还有林场,以及军中各种类作坊,幽州军已逐渐能做到自给自足。单就这一点便让宋智震惊不已,对林沙的观感又提升一个档次。

    幽州铁骑历来都是强兵的代名词,只要摆脱了对大隋朝廷的粮饷依赖,幽州军无论是战力还是地位都不可同日而语。

    最让宋智震惊的是,他惊讶发现整个幽州军上下,都在练习铁布衫这样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的外门武功。

    待他打听到作为幽州军必修科目的铁布衫武功,是由平北将军林沙亲自传授之时,心中一时疑惑一时又是无语之极。

    要知道,在这世上武功和书籍一样都是重要的传承之物。

    一个平民家庭,可能因为一本粗浅的武功秘籍而崛起,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沙竟然如此大方,将完整的铁布衫外功传出,难道就不怕秘密外泄便宜了别人么?

    “怕个毛啊,某传授出去的只是最粗浅的打熬筋骨,呼吸吐纳之法,不是天赋异秉之辈,想要练出真气简直痴心妄想!”

    面对宋智的疑惑,林沙却是不以为然得很,脸色冷肃冷笑连连:“只有得到某信心的心腹之人,才能得到更进一步的练法和心法。不努力的自然会早早就暴露出来,努力上进的又不愁没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宋智敬服,这样的操练之法却是够独特的,不过幽州军所展示出的强悍气势,确实比之一般隋军要强得多。

    宋智足足在幽州待了半月时间,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快到之时,这才向林沙告辞急匆匆离开。

    私底下,林沙与这位性格沉稳的宋阀二号人物,达成了不少合作协议。

    大部分都是商业上的,比如北地的特产,骏马,人参和鹿茸等等好玩意,宋阀作为岭南霸主自然也少不得大把好东西,双方正是互惠互理各取所需。

    当然,这也是双方互相试探,以及加深接触以及慢慢磨合的过程。

    至于以后能不能联合一致,就看磨合和试探的过程如何。

    林沙在幽州过了个热闹的元宵节,将手头军务都安排妥当之后,便带着十来位品级不低的将校,以及三千亲兵出了幽州直奔帝都长安。

    作为堂堂的平北将军,正三品手握军权的地方大将,一直都没到过大隋的政治中心帝都长安怎么成?

    之前三征高句丽那是原因特殊,此时幽州边防已经逐渐稳定,他要是在不到长安露个面确实说不过去。

    而且他还要探一探隋帝杨广的心思,看看今年秋季北巡到底是怎么个章程,期间又有哪些世家门阀涉足其中不清不楚。

    别的不说,李阀在雁门关一役中的表现就很是耐人寻味。

    突厥始毕可汗刚刚退兵,所谓的‘真命天子’李世民便率数千人马前来‘救驾’,简直跟突厥人就是前后脚的关系,这时机也拿捏得太巧了吧?

    俗语有云‘无巧不成书’,但又有言,偶然中蕴含必然。

    这到底是偶然呢,还是李阀谋划多时的必然,林沙也不甚清楚?

    此时前往帝都长安,正好可以一探究竟。李阀阀主李渊,此时可是被杨广压制得厉害,几乎喘不过气,正是他可以好好查谈一番的大好时机。

    另外,幽州军也有一批老资格将校,需要赶赴帝都长安述职,所以林沙干脆组了个‘幽州军方代表团’一同前往帝都长安。

    一行从河北到河南,再又从河南进入关中地界。

    不知道是否因为天寒地冻,又或者刚刚过年还没缓神,一行绕道河北河南两地都顺畅得紧,没遇上什么不长眼的蟊贼影响心情。

    一路马不停蹄急赶,不过短短大半个月时间,便已从幽州赶到帝都长安。

    远远的望见地平线上一座雄城如巨兽盘伏,就是以林沙沉稳的心理素质,也不禁一阵心潮起伏震撼不已。

    尤其当他靠近长安雄城之时,那高达数十丈的墙体,向两边蔓延几乎看不到尽头的城墙,都向往来之人述说着帝都的宏伟和骄傲。

    不同于身边亲随们单纯的震撼,林沙很快清醒过来脑子迅速歪楼。

    如此雄城,尼玛的在李唐起兵之后,不过短短数月时间便连同整个关中一起丢失,简直不要太简单。

    想想攻打辽东城之战,隋军三攻辽东前面两次费了老鼻子劲都没拿下,最后还是林沙冒险跃上城头才得的手。

    长安城比之辽东城何止雄伟数倍,就是大宗师来了想要一跃飞上数十丈城头也是痴心妄想,想要破城就算用尸山血海将城墙填平,起码也得搭近小十万将士的性命。

    可结果呢,雄城长安几乎是不战而得。

    什么李秀宁巾帼不让须眉,要不是李阀多年的经营和布置,她怎能短短时间拉起一支人数过十万的‘娘子军’,甚至联合李世民短短数月时间便拿下长安雄城。

    这里头要说没有问题,打死林沙都不信。

    要是换作他守城,手头人马也无需太多,两到三万足以在长安坚守到粮草尽没为止。

    “,嘿,有他林某人在此,李阀再想如此轻松拿下长安,却是不可能了!”

    摇了摇头甩开这些有的没的,望着人流如炽的长安城门,林沙心中暗暗作了一个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