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了,岭南宋阀竟然也派了人来?”

    林沙看着手中的拜帖,脸上似笑非笑一脸怪异。

    才刚刚打发走了脸色不善的范阳卢氏来客,接着又是岭南宋阀来人拜访。

    什么时候,平北将军府这么受世家门阀待见了?

    “将军,见是不见?”

    管家王二暗暗擦了把头上冷汗,小心翼翼询问。

    “见,当然要见!”

    轻轻放下手里拜帖,林沙大手一挥吩咐道:“去,将岭南宋家的访客领进正厅,某倒要好好见识一番!”

    在大唐世界,岭南宋家的地位,自然要比所谓的世家要高得多。

    不为别的,单单就一位天刀宋缺,便足够林沙高看数分的。

    同时,林沙很清晰的感应到,平北将军府门外,一股强横气息犹如黑夜中的萤火虫,要多耀眼就有多耀眼。

    宗师高手!

    林沙心中一阵明悟,岭南宋阀当真看得起他,出手便是宗师高手!

    因为此世界天地灵气浓郁的缘故,单单资深一流高手全部踏入先天,只是要想从先天进入宗师境界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像是岭南宋阀这样的门阀势力,说他是割据一方的藩镇也成,说他是独霸一方的江湖门派也行。宋阀执掌岭南军政,手握大军数十万,又有当年东晋谢氏的武功传承,以其底蕴自然拥有直达宗师之境的武学和隐秘手段,不仅是影响南方局势的一方豪雄,同时也是南方江湖的巨无霸!

    “哈哈,宋某人贸然拜访,平北将军不要怪罪的好!”

    远远的一声长笑传来,一位身着锦袍身材雄壮的中年男子,跟在管家王二身后大步流星走进正堂,顾盼之间豪雄之态尽显。

    “地剑宋智?”

    林沙看着眼前面容精瘦,一双眼睛精光闪烁,却又神光内敛的中年汉子。脸色冷肃淡淡开口。

    “正是区区!”

    傲然挺立于正堂中央,宋智浑身精气内敛好似一柄未出鞘的宝剑,让人一见之见不敢生出丝毫小觑之心,双目紧盯林沙不放一脸风轻云淡。

    “接某一剑!”

    林沙脸上神色不动分毫。深藏中丹田窍穴中的先天真气喷薄而出,伸出右拇指轻轻一点。

    咻!

    一道无形有质的指剑****而出,与空气摩擦发出激越尖啸,悄无声息直奔宋智胸口要害。

    “好功夫!”

    宋智眼睛大亮,呛的一声腰间配剑已落于手掌。剑光耀眼一击而中。

    嗡!

    长剑嗡嗡作响,宋智只觉一股磅礴巨力从剑身传回,高大身子不受控制离地半寸,飕的一声向后平移一丈距离。

    “地剑宋智,果然名不虚传!”

    缓缓收回大拇指,林沙目光炯炯认真说道。

    “不敢不敢,比之将军却是差距不??!”

    宋智苦笑,手中宝剑利索的在空中挽了个漂亮?;?,呛的一声飞回剑鞘之中,动作说不出的潇洒飘逸。

    “看座!”

    林沙大手一挥。管家王二立即招呼宋智落座。

    “将军,不知刚才你那一指无形剑气,是何名目?”

    宋智作为宋阀的二号人物,同时也是宋阀的二号高手,尽管身负家族重责,不过对于新奇武功也是眼热不已,所以刚刚落座便迫不及待开口询问。

    “六脉神剑!”

    林沙脸色冷肃,目光平静缓声回答。

    “六脉神剑?”

    宋智闻言一呆,沉思片刻一头雾水,有些疑惑道:“某也算见识不少江湖绝学。怎么从未听说过这门武功?”

    林沙但笑不语……

    宋智一脸震惊,自动脑补满脸吃惊,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摸样,试探道:“莫非。六脉神剑乃将军所创?”

    “不是!”

    林沙可没有冒领他人功劳的意思,只是摇头不肯多做解释。

    “果然,天下奇人异士多有,某的见识还是太少了!”

    宋智也不再纠缠,林沙刚才的无形剑指虽然厉害,可是对于五感敏锐的宗师高手而言。却也算不得什么,只要小心点就不会轻易中招。

    “是啊,天下之大无奇不无!”

    林沙跟着感叹一声,想起了自己多世的经历?;赝芳沃且涣澄⑿?,他也迅速收敛了发散的思维,直接开口道:“不知地剑亲自来访,所为何事?”

    “林将军,不知你对胡汉之别有何看法?”

    宋智闻言一愣,没想到林沙如此直接,不过也只是眨眼功夫便恢复正常,实力到了宗师境界,对自身的掌控已到了一个十分精深的程度,目光一凝缓缓开口道。

    此言一出,正厅气氛顿时一肃。

    “王二你先出去,看着门户不要让闲杂人等随意靠近!”

    林沙没有急着回答,先示意管家王二离开,而后又伸手请宋智享用特制果酿,自己也拿起杯子轻轻抿了口,直到宋智脸露不耐,这才不紧不慢开口道:“胡汉之别?”

    “对,就是胡汉之别!”

    宋智猛然坐直了身子,声音高昂洪亮道:“中原本我汉人祖居之地,可现在却被胡人窃居,反倒是汉人需得生活在胡人的阴影之中难以翻身!”

    “这话,有失偏颇??!”

    林沙摇了摇头,对此真没多少感触:“地剑所言胡人,莫非就是指的隋帝陛下,还有四大门阀中的其他三家?”

    “正是!”

    宋智一脸愤慨怒声道:“不过鲜卑野胡杂,种而已,如今竟窃得中原神器高居庙堂之上!”

    见林沙神色不为所动,接着愤然道:“只要不成为他们的附庸,普通汉民想要出头却是千难万难!”

    “宋先生,你这不指着和尚骂秃驴么?”

    宋智话中隐含的指责,林沙只当没有听见,轻笑着说道:“某虽不才,却也不会投身于某一门阀之下,如今不也好好的当上了正三品的平北将军?”

    “莫开玩笑,将军之事不过特例而已!”

    宋智嗤笑摇头,一双利目精光闪烁,沉声道:“某就不信,将军没受到其余三家门阀的拉拢和打压?”

    “拉拢倒是有!”

    缓缓摇了摇头,林沙语气冷然浑身气势爆发,一股滔天杀气汹涌澎湃,如狂涛骇浪般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宋智首当其冲脸色狂变,身子抖然冲天而起,落地之际浑身剑意凛然,长剑在手警惕盯住林沙。

    “将军这是何意?”

    声浪滚滚如雷,震得整间正堂都好似嗡嗡作响,头顶房梁上灰尘簌簌掉落,配合宋智一身凛然剑意,说不出的威风霸气。

    “大胆,竟敢在将军府撒野!”

    不等林沙开口回话,顿时正堂周围涌来数十浑身彪悍的护卫,人人手持强弩一脸不善,呈扇形瞬间将宋智包围。

    哼!

    宋智冷哼出声,视周围军士如无物,手中长剑嗡嗡作响,剑尖直指林沙要个说法。

    “地剑宋智,果然好气度!”

    林沙缓缓起身,伸手一捞便将挂在兵器架上的沉重大关刀拿住,体内气血正常流动波澜不兴,大步流星走向宋智,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宋智的心上,咚咚咚的震响声不绝于耳,不过短短七步便引得宋智体内气血翻涌好不难受。

    刷!

    林沙好似驰骋战场的绝世猛将,身上凛然杀气随着步伐越发暴烈,到了第七步时更是如钱塘江涨潮之际,杀气翻涌铺天盖地将宋智淹没,手中大关刀瞬间化作一道雪亮匹练,带着一往无前之势狠狠斩下。

    宋智只觉身陷修罗地狱,浑身冰凉手脚僵硬,头一次感觉一个人的杀气竟然可怕到这等地步。

    一时心神被夺,等他反应过来一道雪亮刀光匹练已距头顶不远,大关刀传来的冰冷寒意让他心头凛然,再不敢怠慢手中长剑如龙吟九霄冲天而起。

    只一瞬间,宋智身形边被一片剑雨洪流掩盖,带着飘渺又凝重异常的气势,与头顶呼啸而下的大关刀狠狠相击。

    叮叮?!?br />
    一连串金铁交鸣的清脆之声连绵不绝,一时间松松围了个大圈子的将军府护卫,耳中除了叮叮金铁交鸣声再无其它。

    一干护卫满脸骇然,没想到突然的访客宋智竟是如此高手。

    哼!

    宋智闷哼出声,尽管他在?;赝纷龀龇从?,可是依旧不敌林沙迅若雷霆的一刀,只觉剑上传回的巨力连绵不绝,手臂真气一阵乱窜体内气血翻涌,心中竟生起一丝无力之感。

    “宋家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一泓雪亮刀光,静静停滞于宋智头顶三寸处,冰冷的寒意刺激得宋智脸上肌肤一阵抽搐。

    “将军刀法犀利,宋某佩服之至!”

    宋智满脸颓然,没想到林沙实力如此强悍,只是一刀便将他的信心击得粉碎,不由无奈收回长剑摇头不已。

    “某只想告诉先生一个事实!”

    林沙顺手收回大关刀,向后轻一甩手沉重大关刀长了眼睛般,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兵器架子上。

    宋智来不及感叹林沙这一手精妙的控制手段,只听林沙淡然轻笑一脸郑重,沉声道:“只要某不愿,无论是谁都无法强迫某做任何事情!”

    “好嚣张好霸气!”

    宋智突然拍掌大笑,双目炯炯直视林沙,一脸豪气朗声道:“将军这个朋友,宋某交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