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十一年的新年,幽州隋军上下过得格外悠闲满足……

    军饷足额发放不说,最主要的是伙食质量一提再提,各种鸡鸭牛羊肉类应有尽有,餐点油水十足让每日里都要操练一番的粗糙汉子们满足不已。

    这些牛羊除了幽州军打草谷劫掠而来之外,大部分都是通过口外贸易所得。

    大隋的丝绸,大隋的瓷器,大隋的一切手工艺品,放在蛮荒一般的东北外族眼中,那都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只需要小小的一匹丝绸,便能换来一匹甚至数匹骏马。

    一件在内地随处可见稍微精美些的瓷器,在东北外族手里更是可以卖出天价,用牛羊马匹来替代购买的话足有近十匹之巨!

    等等等等,中原地区的一应物事,尤其在吃穿享用方面的物事,跟东北外族交易却是异常的受欢迎。

    于是,一群群牛羊马匹,还有东北特产人参鹿茸东珠等物,在繁盛的口外贸易中就像流水般落入幽州商队口袋。

    除此之外,幽州隋军抢掠而来的大片森林草地,粗粗组建的隋军附属牧场和林场,也给幽州军带来源源不断的各类物资。

    总之一句话,此时的幽州数万隋军,手头握有的资源如果换算成银子的话,千万两只是个最保守的估计!

    就算暂时没法插手地方政务,但是幽州军手里掌控有大量青壮民夫。他们除了替幽州军完成基本的活计之下,林沙并没有让他们闲着吃白饭。

    随着口外贸易的繁荣,所需的各类吃穿享受物资越来越多,除了大肆向临近的河北晋地采购之外,依托青壮民夫中的手艺人,幽州军建立不少隋军匠作营,专门生产丝绸瓷器还是一应小工艺品之类的玩意。

    生意火红得不行,林沙也不是个吝啬的主,有功就赏有过就罚,不过对方身份是军中将?;故潜揪兔夥逊鸵鄣那嘧趁穹?。就是罪囚身份该得的赏赐也一样都不会少。

    正因为他如此‘赏罚公明’,幽州军控制的产业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内,便发展得格外迅猛。

    除了传统的手工艺品之外,隋军征讨外族获得的大片草地以及山林。也都划成片片随军牧场和林场,由颇有威望的青壮民夫带领,分片包干一下子便用去好几万人手尤嫌不够。

    因为日子过得太好,又有强大的幽州军作为依靠,一些家乡处于战乱区域的青壮民夫。甚至还请托来往幽州的商人,帮忙将家乡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亲人带来‘享?!?。

    如此,虽然林沙暂时没有办法插手幽州几大要城的政务,但是在外围的草原以及山林,已经全部落入幽州军的掌控之中,形成一种另类的农村包围城市格局,林沙的威望也是一再跟着飞速提升。

    因为幽州军的一系列作为,本来作为大隋边鄙之地的幽州,在大业十年期间竟然爆发勃勃生机,往来商旅客流数量一增再增。涿郡郡城的市容市貌一扩再扩,就连原本不值钱的地价都给炒了起来。

    而口外贸易的影响迅速扩大,已经逐渐波及最底层的幽州军将士。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财,幽州官府包括文臣之首的涿郡太守,还有一干世家势力,以及大大小小的帮派以及商业势力,全都巴巴靠了过来,让林沙好好体会了一把所谓幽州土皇帝的风光。

    所谓,过年之时整个平北将军府很是喜气洋洋,上上下下都一副红光满面意气风发的精神状态。

    而将军府的主人。平北将军林沙却是在这样的喜庆日子接待了数拨特殊客人。

    “范阳卢氏?”

    看着手里的精致拜帖,林沙眉头轻扬一脸若有所思。

    范阳卢氏,可是大名鼎鼎的五姓七望之一啊。

    林沙做过皇帝,对这些在魏晋南北朝。以及隋唐之时一度影响天下局势的世家门阀,自然有过一番了解。

    公元前385年,田和代齐,卢、高二氏被逐赶,离开山东长清县之卢邑以后,散居于燕、秦二国之间。主要一支是聚居于范阳。

    范阳卢氏在秦始皇时,有大名鼎鼎的五经博士卢熬,天文博士卢生。继之西汉初期有燕王卢绾,东汉末被尊称“士之楷模,国之桢韩”之海内儒宗之大儒卢植(卢植故居在河北涿州市卢家?。?,均出自范阳。

    及魏、晋、南北朝至隋,卢植之裔卢志、卢谌、卢偃、卢邈、卢玄等等,都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从卢玄起至其曾孙,一家百口,共财同居,为官著名而被史传记载者就有18人。

    帝族之子要找卢氏成亲,史称“范阳卢氏,一门三公主?!钡圩逡惨煞堆袈现箦?。史家有四海大姓[崔卢王谢]之说:“望出范阳,北州冠族”。

    卢氏,可是幽州燕赵之地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他们在官场,民间的声望以及触,以及波及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在幽州文官系统拥有极强影响力。

    不过对林沙而言,让幽州百姓闻之景仰万分的范阳卢氏,不过是稍微强大些的世族门阀而已。

    拜幽州地处边塞所赏,此地自从东汉末年以来,都是北方政权必争之地。

    因此常年兵祸连结,一旦改朝换代幽州必经战火。

    如此,在幽州最重要的还是军权,而林沙恰恰便是幽州隋军第一大将,任是何方神圣在幽州混迹,不管心中是何想法都要给林沙几分薄面。

    这里更是个人武力称雄的高武世界!

    范阳卢氏不仅是幽州第一世家,同时也是幽州武林的魁首,卢氏子弟家学渊源,可是有好些位名头响亮的高手存在!

    当然,这些跟林沙其实没多少关系,以他所拥有的宗师级武力,整个范阳加在一起都不够看的,这就是个人武力可以决定战争胜负,甚至天下兴亡国家稳定的最重要表现。

    不知道是不是看不起他这样的泥腿子,总之林沙自从大业八年崛起以来,范阳卢氏中人却是从未上门拜访,又或者有丝毫结交之意。

    对此,林沙倒也不以为意!

    军中与文官和仕林本就是两个系统,尤其还是在这等天下局势刚刚平稳,军中大将全都是有为之辈,自然不会受到所谓的世家大族掌控。

    而隋帝三征高句丽,不管内里原因如何,军中的世家门阀派系大受影响却是事实,同时也崛起了像是林沙这样的平民将领。

    单单稳定掌控幽州军便花费了林沙不少精力,而后又是组建商队大搞口外贸易,又是组织人马打草谷抢地盘,还得分兵出境清剿河北境内叛匪,简直忙得脚不沾地,与地方上的联系认真来说相当冷淡。

    无论他想不想争霸天下,都没有太过倚重世家门阀的意思。

    所幸高武世界一切以拳头说话,他只要能够牢牢掌握幽州军,起码在乱世到来之际起点便不是常人能及。

    什么双龙,什么瓦岗,什么江淮军,又有什么河北巨寇之类的,在幽州数万铁骑的碾压下,屁都不是。

    “将军,见是不见?”

    站在一旁的将军府管家,眼见林沙陷入沉思忍不住小心问道。

    “不急!”

    林沙摆了摆手,看着这位腿脚有些不便,从幽州军中退役转行的管家,他若有所思问道:“王二,你认为范阳卢氏突然上门,是何用意?”

    “还能是什么用意?”

    王二咧嘴不屑一笑,脸上刀疤跟着扭曲狰狞可怖,瓮声道:“不过是看到咱们幽州军赚钱赚得风声水起,眼红了呗!”

    这厮可是林沙的亲卫出身,同样来自山东泰山一带,是林沙的亲信心腹之一,一贯以林沙的利益为首要事务,至于什么世家大族根本不放在心里。

    “哈!”

    林沙摇头轻笑,心中也越发清明,王二说得着实不错,他跟范阳卢氏根本就无交集,以人家的声望以及地位也看不上他这么一个平北将军,眼下却突然登门拜访给足了姿态,可不就是利益闹出的事端么?

    说起幽州军拥有的产业,绝对是一块巨大到让人眼馋的大肥肉。

    可惜在幽州地极,幽州军实在太过强势。就是与官府衙门打交道最多的所属商队,除了必要的打点之外基本上也没啥往来。

    就是大宗交易,都是在涿郡军营附近开辟的特定营地进行,直接绕开了官府的管理和剥削,涿郡郡衙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为此,甚至在幽州军涿郡大营附近,短短不到半年时间,依托新开辟的军营场地竟然新近形成了一个极为繁华的商贸市场。

    有幽州军压阵,不管是官府还是帮派,都没胆子轻易插手其中,尤其在幽州军下狠手以剿匪为名,将一家规模五百人左右的小帮派灭门之后,更是没有哪个不怕死的胆敢胡乱伸手找事了。

    只是不知道,范阳卢氏突然找上门,是看中了哪一块的利益?

    当然,不管他们看中了哪块利益,要是不付出让他满意的代价,想要空手套白狼却是想都不要多想!

    “告诉来访者,就是某军务在身不便见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