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隋军临时营地,主帐。

    帐中聚集了近十位将校,个个气势彪悍满身凛然,此刻全都目光灼灼盯着眼前身材高壮得不象话的年轻大汉。

    就这身高,这体型,单单站在那儿便有一种鹤立鸡群,压迫强甚的赶脚。

    更别说,这厮一身腱子肉,充满了爆发性力量。面对一干将校围观面不改色,这就份沉稳心态便让在座将校不敢生出小觑之心。

    此次前来河北剿匪,给将校们的触动实在太大。

    无论是邯郸贼帅杨公卿,还是之前斥候遭遇的贼寇首领窦建德,都是武功极为强横的存在,就是他们对上了都只有惨败受死一途。

    林沙端坐于首位上,双目直视挺立于大帐中央的如熊巨汉,一眼看出其有江湖二流好手水准,而且一身气血充裕之极,筋骨强健正是修炼铁布衫等外门功夫的最佳人选。

    当然,心思翻腾之余他脸上面无表情,只淡淡开口:“汝唤何名?”

    面对一干将校围观,巨汉可做到面不改色,可对着丝毫威势都无的林沙,不知为何巨汉却是心中打鼓,吞了口唾沫老实回答:“姓宋名金刚!”

    又一位隋末名人!

    林沙眼皮都没抬一下,心中却是十分惊讶,没想到这位主动投靠上门的巨汉,竟然是正史上隋末著名大将之一的宋金刚。

    无论是正史还是隋唐演义中,这位都占据不少篇幅,放在隋末这个群雄并起时代,其光芒也是旁人无法轻易掩盖。

    当然,如果他投靠的老大,不是刘武周这个巴结突厥上位的二五仔的话,只怕历史上的名声会更好听一些。

    对于挖刘武周这位定扬可汗的墙角,林沙没有丝毫心理负担。当然他此时力有未逮,也没心情却解决这位此时还是隋军将领的二五仔。

    隋末局势混乱得紧,少了一个刘武周。谁知道会不会再起一个王武周李武周的,他哪有那么多闲功夫理会这些?

    闲话休提,再说林沙盯着眼前巨汉满脸冷肃,继续沉声喝问:“哪里人士?”

    宋金刚一挺胸膛。瓮声瓮气老实回答:“上谷人士!”

    眉头轻轻一皱,眼神冷厉如刀,浑身散发强悍威力,压得宋金刚几乎抬不起头,额头更是冷汗淋漓惊惶不已。这才听到林沙继续发问:“为何冲撞?”

    听得此言,宋金刚强忍心头恐惧,一挺昂声道:“某听闻幽州平北将军仁义,特领十来位兄弟前来投军!”

    林沙脸色平静无喜无悲,区区一个‘不知名’小角色的吹捧,他这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的。

    眼神似笑非笑,直盯得宋金刚忐忑不安心虚不已,这才冷声道“汝有何本事,值得本将军收归麾下?”

    宋金刚一脸振奋,身子一震浑身肌肉突然鼓荡。将一声粗布衣裳撑得满满当当,充满了强烈的爆发力,脸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自信:“某天生神力,力可举千斤!”

    “来人!”

    林沙二话不说吆喝一声,待门外守卫进帐他立即吩咐道:“去,抬一颗重千斤的巨石进来,速度要快!”

    很快,便有四位强健军士,脚步沉稳抬来一颗千斤巨石放在主帐中央,林沙眼皮轻轻一抬事宜宋金刚可以表演了。

    “喝!”

    所谓的‘天生神力’果然不凡。宋金刚并没有因为林沙如此作为有何不爽,反倒兴致勃勃双手猛一鼓劲,轻轻松松便将千斤巨石抬起,引来帐中将校一阵惊呼。

    单就这把子力气。稍微操练一番再见点血,绝对是一员军中悍卒!

    呛!

    可就在这时,帐中异变突生。

    林沙不知何时手中已握住那柄重达一百八十斤的大关刀,嗡的一声化作一道雪亮匹练,悄无声息斩在宋金刚高举的千斤巨石上。

    咔嚓!

    不等众人回神,只听被宋金刚高高举起的千斤巨石。突然发出一声咔嚓声响,而后巨石从中笔直断裂成两半,宋金刚瞠目结舌目瞪口呆,手掌一歪已分成两片的大石轰隆砸落地面。

    “将军!”

    听得动静,门外亲卫满脸急切冲了进来,见得帐中场景一时不知所措,看向林沙一脸迟疑。

    “出去吧,没事!”

    林沙挥了挥手,缓缓收回大关刀,满脸冷肃看向茫然不知所措的宋金刚,冷声道:“想要加入幽州军,不是有把子力气就行的!”

    “是,是,小的受教!”

    宋金刚一脸呆滞,额头冷汗滚滚胆战心惊,回想刚才扑面而来的冰冷刀锋,双腿就忍不住一阵打颤,实在没想到眼前年轻将领竟如此厉害。

    一刀啊,仅仅只是一刀!

    那块千斤巨石,便整整齐齐分成两块。

    而且还能不伤他分毫,单就这份刀术以及掌控力,他见识过的不少河北好汉便万万都比不上!

    果然,幽州林平北之名,不是浪得虚名!

    反倒是帐中一干将校,经过初始时的慌乱,很快冷静下来一脸理所当然。

    平北将军林沙的武功之强,可是他们亲眼所见,能在高句丽大宗师傅采林手里全身而退,有如此神气表现一点都不为过。

    “练过武功否?”

    待到帐中气氛不那般凝重,林沙这才放缓了声调,缓声询问。

    “哦哦哦,练过练过,都是一些粗浅庄稼把式,入不得大雅之堂!”

    宋金刚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憨笑,嘴里虽然如此自损,脸上神色却是很傲气。不管怎么说,只练粗浅的庄稼把式,便能达到江湖二流水准,确实值得他傲气一回。

    “不必谦虚!”

    林沙挥手,脸色沉肃淡然道:“没有正统师承,能将武功练到二流水准,汝也算是天赋异秉了!”

    帐中一干将校听得牙酸,他们现在最不乐意听见的就是什么‘天赋异秉’啥的词语,这让他们很有种前半生活到狗身上的憋屈赶脚有木有?

    “汝可以加入军中,不过暂时只能从小兵做起,不知汝可否吃得了苦?”

    林沙也没太过为难宋金刚,用言语敲打了其一番后,便直接拍板做了决定。

    “这个……”

    宋金刚这时却有些犹豫,隋军眼下的状况,想要从小兵爬起却不容易。

    “怎么,觉得委屈了汝?”

    林沙晒笑,声音一沉冷然道:“某当日参军之时,不过小小的青壮民夫,不照样依靠军功数年时间爬到如此高度?”

    “不不不……”

    宋金刚脑子一阵迷糊,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

    “不必多言!”

    林沙大手一摆,神色冷肃淡然道:“愿意就来不愿就罢,反正某幽州军中有完整的铁布衫武功传承,最不缺的便是军中悍卒!”

    “什,什么,幽州军中有完整的铁布衬武功传承?”

    宋金刚熊躯一震,满眼放光惊呼出声,脸色潮红鼻息都粗重几分。

    “怎么,不信?”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猛然断喝一声本就魁伟雄壮的身躯,竟以肉眼可见速度膨胀拔高,浑身气势刚猛霸道充满了让人不寒而栗的爆发力,显露在外的肌肤竟是泛着金属般的冷硬光泽。

    吓!

    宋金刚哪见过如此惊人情景,顿时被吓得脸色发白,忍不住蹬蹬蹬连连后退三步,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不要说是他,就是早已见识过铁布衫大成后惊人威势的帐中将校,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满眼都是炽烈狂热之色。

    “怎么样了,这会信了吧?”

    林沙脸上神色依旧冷肃,看向宋金刚的目光中满是审视。

    “信了信了……”

    宋金刚哪敢二话,连连点头应是。

    “另外警告汝一句,进了幽州军,再想要离开可不那么容易!”

    林沙语气森冷,浑身杀气凛然慑人之极:“要是胆敢私自逃走,但凡被某抓住,嘿嘿……”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可是那股子森冷杀气越发凌厉,整个大帐的气温似乎瞬间下降许多,一干生死战场打过滚的骄兵悍将,都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战。

    如此,林沙收获了来到大唐世界后,第一位主动投靠的历史名人宋金刚,顺带还有十来位跟随宋金刚游走河北的精悍弟兄。

    这只是返程途中的小小插曲,无论当事人林沙还是一干隋军将校,都没把这茬太当回事,依旧速度缓慢的赶向幽州,同时还不时的配合河北当地官府,剿剿匪收获大笔好处。

    倒是宋金刚一行却是心中不爽,同时又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努力,被人无视的感觉真的很不爽啊。

    一行规模越来越大的队伍,一直拖沓了近月时间,这才缓慢回到了幽州治所涿郡,可等待林沙的除了幽州军一干留守将?;短煜驳氐慕臃缦闯?,还有几则来自帝都长安的消息。

    杨广以全国各地百姓叛乱为由,命令百姓城居,田地随近给授,郡、县、驿、亭、村、坞全都筑城,实行堡垒政策。

    同时,杨广征召高句丽王高元到长安觐见,结果遭拒大怒,扬言准备再次征讨‘不识好歹’的高句丽,所幸被一干重臣劝止。

    另有,为了宣扬大隋赫赫武功,杨广更是决定北巡塞外。

    总之,回到帝都长安之后,杨广却是折腾得越发起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