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马疾驰,十里距离不过眨眼即过。

    “咦,果然是个好手!”

    离得好有半里远时,不仅清晰听到了前头的喊杀声,林沙更是直接感应到了一股强烈气息波动。

    其幅度虽然不如在邯郸遇到的杨公卿,却也是一流颠峰好手的气息。放在幽州隋军阵列中,也是难得一见的好手!

    高武世界果然,处处都是奇迹??!

    待林沙跟随带路斥候,打马赶到厮杀现场之时,战斗早已结束,之前派出的百人骑兵队正悠闲打扫战场归拢俘虏。

    “怎么回事,贼寇首领抓到没?”

    催马来到明显受伤了的百人将身前,周围轻皱扔了一个小瓷瓶过去,目光凌厉环顾一周冷声问道。

    “回将军,贼寇首领武功高强,现已抽身逃脱!”

    百人将满头大汗强忍伤处疼痛,手忙脚乱接过林沙扔来的小瓷瓶,立即拔开瓶塞取出一粒药香扑鼻的小药丸,二话不说塞进嘴里混着口水咽下。

    林沙之所以能够轻松掌控幽州数万隋军,除了他一身强横武功之外,最大的原因则是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面对一位武学宗师,手握重权杀伐果断的大将可以不给面子,但是面对足以跟阎王爷抢命的神医,不要说经常过着刀口舔血生活的边塞大将,就是武学大宗师都不敢轻易得罪。

    林沙只是小露了一手在外科方面出神入化的医术,便轻松收服了数万幽州隋军将士的心,起码他们在表面上是不敢轻易得罪林沙这样的神医。

    他要的就是手下将士不阳奉阴违的结果。至于将士们心中到底是何想法却是不作多想,时间还长着呢。

    而林沙特制的一些疗伤效果极佳的成药。更是备受军中将领追捧有价无市,如今他因着作战受伤得了一小瓶。心中却是想着只用一颗就好。剩下的作为保命手段留着,说不定哪天就救了自己一条小命。

    可说到贼寇首领之时,百人将身子一僵脸色很有些尴尬,在林沙严厉目光逼迫下,额头惊出冷汗战战兢兢回答。

    “他从哪个方向逃走的,有没有弟兄追上去?”

    林沙又不是真正的雷达,可以全天候开启扫描功能。而且距离超过半里,感知能力便一落千丈,能有个模糊感觉就很不错了。

    “那边的山梁密林之中。斥候队的弟兄都跟了过去!”

    百人将不敢怠慢,急忙一指数里外的一处山林茂密的蜿蜒山梁,急忙回禀。

    “嘿,你收拾好尾巴,某亲自过去看看!”

    林沙只是扭头望了眼,脸色冷肃不苟颜笑,一提缰绳座下五花骏马立即掉转身形,四蹄飞跃轰隆隆向数里外坡度极浅的山梁驰骋而去。

    沿着上山小路,五花骏马缓步前行。路途到是很好辨认,显然跟上贼寇首领的斥候也是骑马而至,路上被马蹄踩踏过的痕迹很是新鲜明显。

    绕过一片小小树林,山梁中段位置一阵金铁交鸣声清晰传入耳中。

    打眼望去。正见一条身材雄壮,身着粗布衣裳的汉子,手持军中制式大刀挥舞如风。威风凛凛压着数名隋军斥候打扮的军士狠杀一通。

    刀光霍霍寒芒闪烁,招式凌厉杀气惊人!

    不远处的空地上?;固勺偶肝凰寰?,一动不动也不知晓是生是死?

    一股淡淡血腥味顺风飘荡入鼻。林沙眉头轻皱心中顿生不喜。

    “大胆贼寇,休得猖狂!”

    眼见那身材雄壮的贼寇首领大发神威,手中刀光凛冽即将收走数位精锐斥候的性命,林沙再不迟疑猛然大喝出声。

    声浪滚滚,如惊雷霹雳在山梁来回传荡。

    “是将军!”

    几位濒临死亡绝境的精锐斥候面露狂喜,原本发软的手脚突然又生出一股大力,猛然举刀与那实力强悍的贼寇首领对拼一处。

    砰!

    可惜,实力之间的巨大差距,不是依靠一时的血勇和人数优势可以弥补,数位隋军精锐斥候如遭雷击口中狂喷鲜血,身子更是好是疾驰烈马狠狠撞中,犹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咻!

    可就在那位身材雄壮的贼寇首领满脸凶光,手中大刀高举欲将数位精锐斥候结果之时,林沙已取弓在手弯弓搭箭一气呵成,长达丈半的特制长箭电射而出,在空中发出凄厉尖啸划过一条笔直直线,直取那贼寇首领头颅。

    轰??!

    那贼寇首领大吃一惊,急忙扭身挥刀横斩,不偏不倚正正斩在电射而至的长箭箭尖之上,顿时一声剧烈轰鸣爆炸声响起,那身材雄伟的贼寇首领像是断线风筝,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而蕴含了林沙输入的霸道劲道的特制长箭,也在剧烈碰撞中断成数截,去势已减无力掉落在地。

    “今日之耻他日定当回报!”

    不等林沙飞身射入山梁密林之中,刚才突遭重创倒飞入密林中的贼寇首领,一骨碌爬起来不及擦拭嘴角血迹,强忍满身剧痛放了句狠话,身形一展如轻烟般飘入密林深处消失不见。

    “嘿,贼寇中的高手数量越来越多了!”

    缓缓放下手中特意请高手匠人打造的十石强弓,林沙并没有追赶那消失在密林深处的贼寇首领,莫名摇头感叹了句。

    高武世界强横武力才是根本!

    一个又一个实力强悍的高手反叛大隋,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现象。

    普通叛乱军队很好解决,大隋虽然风雨飘摇但无论是物资还是人力都还算充沛,随随便便就能调派数万精锐大军,无论哪支叛乱武装都无法与之相对抗。

    可是拥有强悍高手存在的叛乱武装就不同了,简直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般。

    只要没能将作为中流砥柱的高手击杀,就算剿灭无数次依旧避免不了对方东山再起的局面。

    不过这些都是隋帝杨广该考虑的问题,他这个平北将军,眼下只需要管好幽州的一亩三分不出乱子地就好。

    双脚微微用力,身形腾空而起如炮弹疾飞,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冲入血腥味越发浓郁的山梁密林之中。

    几位倒在血泊中的精锐斥候已经全部挂掉,刚才被他救他的斥候也都个个重伤失了战斗力,下山的时候还在草丛中发现了数具斥候尸体。

    两什精锐斥候追击贼寇首领,最后活下来的人数不超过四位,其余十六人全部战死,这结果自在情理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

    等到他亲手收拢了战死斥候的尸体,押着二十来匹军马返回来时战场之际,原本凌乱的战场早已被打扫干净。

    “将军!”

    负责打扫战场的百人将,急忙凑了过来。

    “问清楚了没,这些贼寇是那一伙人马,刚才离开的贼寇首领又是何许人也?”林沙轻轻摆了摆手,眉都不抬一下缓声问道。

    “问清楚了!”百人将老实回答。

    “哦,说说看,哪部人马竟有如此高手助阵!”

    林沙眼中凶光闪烁,很是好奇问道。

    “是河北清河贼帅高士达的人马!”

    百人将沉声回答:“至于刚才逃跑的贼寇首领,名唤窦建德!”

    哈!

    窦建德??!

    难怪武功实力如此之强,估计用不了多久,便能突破一流达到先天之境。如果运气够好的话,数年时间努力也足够他踏足宗师之境了。

    隋末北方最有名气的反王之一,建国‘大夏’参与天下争霸,结果最后落个身死下场。

    当然那是正常历史所载,而在大唐这样的高武世界之中,想要从多如牛毛的叛乱武装中脱颖而出,没有一身高强武功是万万不成的。

    说实话,剔除立场问题,林沙还是非常佩服这些崛起于草莽的枭雄。

    不同于金庸武侠世界,无论是宋元明清哪个朝代,所谓世家门阀的影响力已经大为削弱,只要家中稍有余财读书识字,又或者练功习武都不算麻烦。

    可在世家门阀几乎掌握了绝大部分资源的大唐世界,想要读书习武,不出身门阀世家就只有投身佛门道门还有魔门一途,混迹普通江湖帮派想要出头难之又难。

    可他遇到的,无论是邯郸杨公卿还是清河窦建德,不是门阀世家中人,也非是佛道魔三门中人,更没有加入所谓的江湖帮派??伤且谰赡苡涤幸簧砑亢返奈涔?,就不得不赞叹他们天赋异秉了。

    不用说,杨公卿和窦建德,所能修炼的武功,都是流传于民间最为粗浅的功夫??伤侨茨茉谧衬曛傲返饺缃竦某潭?,除了运气和奇遇之外,就只有自身的天赋和努力可以解释。

    这样的人才,要是放在世家门阀,又或者道佛魔三派之中,早就成了名动天下的高手了,可惜了他们一身的练武天赋。

    林沙倒是没有想过将他们收服,他此时还没彻底确定该不该加入天下争霸的行列,再说了此时也不是胡乱出头的好时机。

    “让某过去,让某过去,某要投军!”

    就在这时,一阵喧哗声将林沙从沉思中惊醒,抬眼望去,由幽州铁骑警戒的圈子外,一位身高超过两米,体型彪悍异常的大汉,正跟守卫军士拉扯叫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