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人,简直丢大人了……

    堂堂王师,于班师返程途中,竟被邯郸贼帅杨公卿率八千贼寇,将御驾身后第八队随从劫掠一空。

    隋军方面反应倒也迅速,可是杨公卿部贼寇奸诈狡猾,一击得手立即远遁千里,并劫获飞黄上厩马四十二匹。

    这脸面,算是丢尽了!

    数十万大军蜿蜒而行,竟然被数千贼寇窥准机会劫了数十匹御马!

    怎么看,杨广都是脸面无光。

    于是,骄傲自大的隋帝陛下大发雷霆之怒,感到颜面无光的他,发誓要将胆敢触犯龙颜的杨公卿挫骨扬灰。

    可惜的是,杨公卿所部贼寇实在狡猾,杨广大怒之下派出的大军,竟寻不着他的踪迹!

    大军在外,每日消耗钱粮无数,就是以杨广的任性性格,在河北滞留了半月后,也不得不率领大军返回东都。

    而削了他面子的杨公卿,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于是,坐镇幽州的平北将军林沙,便接到剿灭杨公卿一伙贼寇的军令。

    “这真是……”

    召集手下众将议事之时,林沙宣布了杨广命令,而后又将河北盗匪情形述说一遍,没有再多说废话可在场将领都看出了他的不以为然。

    “将军,某愿前往河北绞杀贼帅杨公卿!”

    “某也愿往,只需五千大军即可!”

    “还有某,某只需四千大军即可!”

    “……”

    麾下将校倒是积极踊跃,林沙将意思稍一透露,便各个奋勇人人争先。

    这可是立功受赏的大好机会,区区杨公卿贼寇自然不放在诸将眼中。

    说是八千贼寇来去如风,可在幽州军一干将??蠢?,只要能寻到杨公卿的老巢,将之剿灭不在话下。

    杨公卿可是被隋帝杨广记在心中的人物,要是能将之剿灭擒拿,朝廷封官赏爵不在话下。

    “都给某闭嘴!”

    见手下将校一个个兴高采烈。完全不将杨公卿放在心上,林沙不由心头生火怒喝出声。

    顿时,议事大堂寂静一片落震可闻,一干与会将校面面相觑连大气都不敢稍喘一口??杉稚吃谟闹菥型?。

    “想什么好事呢?”

    林沙满脸冷肃,目光严厉环顾一圈,厉声怒喝:“都给某把心思放下!”

    见手下将校虽然老实闭口,却有不少脸露不豫,他怒哼出声不满道:“瞧瞧你们这副摸样。真以为杨公卿是好捏的柿子??!”

    “怎么,不服?”

    再次扫视一圈,见某些将校闪烁不以为然的眼神,林沙冷肃道:“陛下身边可是高手不少的,这样都能被杨公卿他们远遁,这其中要是没点猫腻,相信你们也都不会相信吧?”

    此言一出,顿时满座皆惊!

    林沙的话说得很有道理,杨公卿要真那么好对付,伴驾的那帮隋军将领。又有哪一个是好糊弄的主,早就将这差事抓在手里,哪还有幽州军的事儿?

    可偏偏,陛下的命令下到了幽州……

    事有反常即为妖,这是最为正常的道理。

    既然伴驾的那帮有背景,有身份的将领放着如此大好立功机会不要,其中肯定有原因的。

    正如林沙林平北所言,陛下身边护卫高手无数,怎么可能被杨公卿劫了御马,还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远遁千里?

    自然是杨公卿所部贼寇实力强悍。其中自然也不会缺乏令人忌惮的高手,不然区区没什么底蕴的贼寇,也没胆子如此肆意妄为了。

    想到这儿,在场大多数将校已熄了热切的心思。

    他们虽然个个自持勇武??墒敲娑哉嬲慕呤?,却是不够看!

    作为大隋北方军事重镇,幽州军军力强悍不假,但是高手数量认真说起来,还真是匮乏得紧。

    这里可是高武世界,个人武力被无限放大。甚至可以决定一场战争胜败的世界!

    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任你手头兵力雄厚,又或者军容鼎盛,只要没能将强敌逼至不得不拼死一战的绝境,想要留下一位高来高去的高手可不容易。

    平壤王城外那一战,便是最好历证!

    明明大隋已占据绝对优势,甚至平壤王城已有一段城墙被轰塌陷落,隋军胜利就在眼前。

    可只出现了区区一个大宗师傅采林,于万军之中生擒隋帝杨广,好好的一场大胜便就此终结,一干隋将无不为此郁闷。

    不仅唾手可得的大胜飞了,还搭进了一位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的性命,同时大将军宇文述也重伤昏迷,就是大将军来护儿也受到波及惊得不轻。

    这就是一人之力,造成的结果!

    而林沙之所以能担任平北将军,成为名副其实的幽州隋军第一大将,勋散爵一个都没落下,最大的原因就是在平壤王城之下恶斗傅采林的缘故。

    幽州隋军因为林沙的缘故,在攻城战期间受到排挤,被放置于后方作为帝驾的外围防护,期间林沙与傅采林的恶斗,在场许多将校都看在眼里惊在心里,这才在林沙这个没有丝毫根基的平北将军面前老实得紧。

    不然,要是平北将军换作是何大郎这厮,只怕军中早就闹腾开了,他们根本就不会给何大郎半分颜面。

    这就是武力的强悍威慑!

    “将军的意思是?”

    这边将校们心思翻腾,那边已有将校顺着林沙的话头问道。

    “眼下战事初歇,还得派出重兵防备高句丽搞小动作!”

    林沙也没客气,脸色冷肃直言说道:“不能抽调大批忍受,最多也就两千到三千人马!”

    在座众将闻言一惊,不知道林沙为何如此言说?

    “眼下河北一片糜烂,你们不会以为,咱们到了之后,能够就地依托当地官府供应军中粮草吧?”

    冷目环顾,林沙脸色平静肃然道。

    “不会吧?”

    因为太过吃惊,已有将领忍不住惊呼出声:“连数千大军的粮草都拿不出来了么,这怎么可能?”

    “官仓中肯定有粮,当地大户家中也肯定有粮,可有些事情咱们却不得不防!”林沙冷肃的脸上,露出几分狰狞,沉声道:“这次可是陛下直接发旨,又不是当地官府请求咱们入境剿匪!”

    这下在座将校们明白了,顿时基本全打消了劳战功的想法。

    正如平北将军林沙所言,杨公卿可能是个硬扎子,带的人少了可能不顶用还会吃亏,要是带的人多了的话,估计军粮供应都成问题,这可不是什么捡便宜的好差事,还是不要胡乱出头的好。

    “可是将军,陛下的命令……”

    这时,有将领将心中担忧道处。

    “这次,某亲自出马,只带两千骑军就够了!”

    林沙脸色冷肃,环视一周这才缓缓开口道。

    “将军出手,必定马到功成!”

    在座一干将校,包括林沙的心腹副手何大郎在内自然无异议,齐齐起身恭敬拜道。

    之后便是两千骑军出征之前的准备事宜,这些自然有手下专门负责此事的将校打理,全不用林沙动手忙活。

    他则是趁此空隙,一边安排离开后的一系列事宜,一边带着亲卫策马疾驰,在数座塞北重城之间来回巡视一圈,直到确认无误后这才率领两千早已整装待发的幽州铁骑,带足可供一个月人马嚼用的军粮,便军旗招展轰隆隆离开了幽州治所涿郡,直奔局势混乱的河北而去。

    ……

    平北将军林沙率领两千铁骑,南下河北的消息,还没等林沙抵达河北呢,便已在北地官场以及军中迅速传播。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消息竟然外泄传至民间,躲避于河北地区深山密林中的杨公卿,很快也得到了确切消息。

    “嘿,平北将军,才两千幽州骑兵,也太小瞧某杨公卿了!”

    杨公卿双眼精光闪烁,身上爆发凛然气势,惊得周围亲卫面无血色连连后退,显然其拥有一声极为强悍的武功。

    不知是不是太过自信,又或者有其它考量,总之当林沙率军进入河北地界之时,竟然第一时间便知晓了杨公卿和其所部上万人马的落地之处。

    “林将军,要不要某河北隋军配合?”

    这时河北当地隋军将领,在接待酒宴上很是‘好心’提醒道。

    “不用,区区贼寇,有幽州两千铁骑已经足够!”

    林沙神色冷肃,轻一摇头否决了河北同僚的‘好意’。

    大军休整一日后,第二日稍稍补充水米,便辞别了当地隋军同僚,两千铁骑在向导引领之下,马不停蹄向杨公卿所部驻地杀去。

    顿时,整个河北的目光,无论隋军官府还是各地草寇,这一刻都集中在林沙和其麾下两千铁骑身上。

    正如林沙当初在幽州军军事会议上所言那般,杨公卿可是河北一带赫赫有名的绿林豪雄,一身武功十分高强绝不是泛泛之辈。

    不然,在这各地乱民纷起之初,杨公卿不声不响竟已聚众上万,而且还有实力和胆量冲击隋军数十万大军中翼,最后还能全身而退,这就份本事已经独步河北。

    而林沙也不是善茬,隋军三次远征高句丽之战中崛起的军中新秀,屡建战功也不是吹出来的,一看就是个极难对付的主。

    如今两强相遇,河北一干豪杰无不翘首以盼,想要看看到底是河北豪杰厉害,还是幽州第一大将更犀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