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不负败退……

    他没想到林沙如此硬气,连堂堂魔门大佬阴葵派掌门阴后的邀约,都不屑一顾说拒绝就拒绝了。

    尽管心中憋屈得厉害,可是边不负还真不敢在林沙跟前炸刺,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有点大,就算他拼尽全力也不一定能打得够林沙,那又何必自取其辱?

    带着不甘和怨恨,边不负和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离开了原北中郎将,现在的平北将军府。

    “看戏看够了没,邪王石之轩?”

    林沙缓缓起身,气血流动加速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气势凛然看向屋顶淡然开口。

    “哈,平北将军果然有一手!”

    一道温润声音从屋顶传来,紧接着一道青色身影缓缓飘下,身姿说不出的潇洒飘逸,却又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邪王之名如雷灌耳,某该说一声荣幸才是!”

    林沙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浑身精气神高度凝聚做好随时出手准备,脸色冷肃淡淡道:“该叫阁下邪王,还是裴大人?”

    “随意!”

    石之轩一身文士打扮,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一举一动无不带着中年美男成熟的美丽,集江湖高手,佛门高僧还有朝堂高官数种气质于一身,让他拥有一种独特神采,此时展现在林沙跟前便是潇洒不羁的姿态。

    “邪王有何见教?”

    林沙目光森冷,全神贯注一点都不敢有丝毫大意。

    根据他所知情况,石之轩根本就是一个精神分裂者。一边凶焰滔天在武林中大肆制造杀戮,一边又是满腹才华的才子能臣,北方实力强悍的突厥帝国,竟在他的纵横捭阖之下分裂,从此势力大不如前不得不向大隋俯首称臣。

    可以说,在为臣的能力上,石之轩已达到世之名臣的标准,青史留名光耀千古?;故撬宓垩罟愕木孕母?,大权大握令人艳羡。

    如果单只是如此,林沙很是乐意结交一番。

    可问题是,石之轩的另一种性格十分残暴。以狠厉的手段在江湖上制造一起起血案,令官府以及正邪两道都头痛不已,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角色。

    对这样人格分裂的家伙,又是拥有绝世武力的强者,林沙可不敢抱有丝毫大意。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见一见闻名军中的大将,这个理由够了么?”

    石之轩微微一笑,神色温润如玉让人大生好感。

    “当日邪王又不是不在现场,某倒是很好奇邪王为何不出手?”

    林沙脸色冷肃,双目冷芒闪烁毫不客气质问道。

    “哼,杨广太过妄自尊大,就该让他好好吃个教训!”

    石之轩一脸不以为然,淡然轻笑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阁下这里不欢迎你,请!”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心头杀机暴闪开口送客。

    “小子你很狂!”

    咻!

    蓦然,石之轩的身形变成一道虚影,一只手掌已悄无声息出现在林沙跟前。

    “早就防着邪王这一手了!”

    林沙瞠目怒喝,扭身跨腰骨节爆响气血轰鸣,不招不架一拳轰出。

    拳掌相击!

    砰的一声气爆轰鸣,林沙只觉一股如火刚劲汹涌而至,带着股股玄之又玄的莫名真气倒灌而回,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平移倒退。

    乾坤大挪移?

    心中震惊不已,手上感受到的刚猛劲道,分明就是他刚才轰出的炮拳!

    咦!

    不仅林沙心中震惊。就是石之轩同样也是满脸疑惑,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惊奇,仔细感受了一番忍不住惊‘咦’出声:“你用的不是真气?”

    “废话真多,看拳!”

    林沙心思电转。立刻便想到了邪王石之轩的成名绝技‘不死印法’,利用生死二气转换返还攻击,与乾坤大挪移的阴阳二气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心中没有丝毫畏惧,任你手段精妙某只一拳破之!

    钻拳!

    平平无奇的一拳,内里却带上凌厉异常的旋转劲道。

    嘿!

    石之轩脸色平静无波,好象对林沙的手段来了兴趣般。竟是就这么直直站立在那,伸手轻飘飘一掌挥出。

    噗!

    拳掌相击,石之轩眉头轻轻一皱,体内真气疯狂运转,轻松抵消突如其来的旋转劲道,给手臂经脉筋骨带去的负荷与伤害。

    “有趣的拳法!”

    眼神微微凝重,石之轩依旧风轻云淡逼气十足。

    “有趣个头!”

    林沙脚踩麒麟步,腰身微矮身子沉稳如磐石,瞬间冲至石之轩跟前,双拳如流星坠地连环砸落,一股接着一股强横之极的螺旋拳劲,带着一往无前之势连连轰出。

    石之轩双掌上下飞舞犹如穿花蝴蝶,除了刚开始不查之下吃了点小苦头,之后的钻拳不仅全被接下,甚至还很有兴趣模仿了一番给林沙来了个‘惊喜’。

    果然,能让整个武林忌惮,欲除之而后快的强者,不是那么简单的!

    林沙心思电转,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慢,不仅钻拳依旧凌厉势不可阻,炮拳,横拳,崩拳和劈拳连环轰出,气爆轰鸣声势惊人,常常令石之轩措手不及,就是集御力之大成的不死印法,也时常在连续变幻的拳劲之中失效。

    可惜的是,石之轩的武力实在太强,而且其身法之速也出乎林沙意料之外,单纯的依靠内家拳的步伐,根本就跟不上石之轩的速度。

    待他将内家拳五种拳势,十二套拳招全部使唤了一两遍,石之轩的动作突然一边,身形瞬间变得飘渺捉摸不定,移形换影眼前几乎全是他的身影。

    “将军的拳法确实不错,一般宗师高手都难以抵挡,可惜……”

    可惜什么没有说出口,可他突然加速的身形移动,还有出招的迅猛说明了一切。

    砰砰砰……

    一时间,将军府大堂只听见连环闷响,林沙就好象一个人型沙袋,身前密密麻麻全是石之轩的身影,不同角度不同方位的身影齐齐出掌,竟造成一种林沙遭受猛烈围攻的幻觉。

    衣裳碎裂如蝴蝶四下飞舞,魁伟身躯连连震动不一会便布满触目惊心的掌印,体内气血翻滚如沸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般难受。

    快,快,快,实在是太快了!

    瞬间连中数十掌,就是以林沙强横的身体防御,都受不住如此强力攻击,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飞,提张菱角分明的刚毅脸膛涨得通红,猛然一口逆血喷出气息迅速滑落。

    砰!

    后背重重砸杂巨石垒就的墙壁上,震得整间屋子一阵轻微摇晃,五脏六腑都受到剧烈震动,一股逆血直冲喉管喷洒而出。

    单膝跪地,脸上因为剧烈疼痛大颗大颗汗珠滚落,脸孔也跟着扭曲变形狰狞可怖,体内五脏俱焚难受之极,眼前发黑一阵头晕目眩。

    有多久没尝试过这种难受感觉了?

    大概,也许,可能只有在现代打黑拳的时候,才有过这种憋屈无奈的体会吧?

    眼前一暗,身前的光线被一道修长身影遮住。

    林沙心头一狠,眼中凶光闪烁就准备使出最后的手段……

    “嘿嘿,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看着单膝跪地满身狼狈的林沙,石之轩眼中闪过一丝戏谑,调侃道。

    “受教了!”

    强忍浑身上下的阵阵不适之感,林沙崩紧了神经和肌肉,同时迅速控制调理体内气血,一呼一吸之间迅速将紊乱的心绪恢复稳定。

    “大宗师的实力,不是将军你想的那般简单!”

    石之轩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淡然开口一副高人风范。

    林沙却是心头一凛!

    石之轩这话什么意思?

    难不成说,之前傅采林都是在让着他不成?

    开什么国际玩笑!

    转念一想,他便明白之前却是自己太过大意了。

    他跟傅采林大战两场,每次都以搏命姿态全身而退,并不代表他真的有跟傅采林有放手一搏的资格!

    这两次拼杀,傅采林无论哪次都是逼不得已。

    辽东城头,傅采林要是不将林沙拦住,雄城辽东便有可能直接陷落!

    平壤城外,傅采林都必须给隋帝杨广造成巨大威胁,否则平壤王城一旦陷落,整个高句丽也就彻底玩完。

    哪一次傅采林都得跟林沙硬拼,说实话他一手出类拔萃的弈剑术,发没发挥出最强威力,林沙真的不清楚。

    而他又是使出的无赖招数,完全的以命搏命打法,傅采林在那时是万万那不敢也不能受伤的,出手之时束手束脚是难免的。

    就是以林沙历经多世,荣宠不惊的心态也难免生出一丝窃喜,和不该有的骄狂之心。

    大宗师啊,而且还是高武世界的大宗师,林沙虽然境界到了,可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法将实力跟境界拉平,只能憋屈的以大宗师境界使出宗师实力。

    所以,遇上宗师及以下实力好手时,他便是一边倒的虐菜,可是一旦遭遇真正的大宗师高手,情势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这些想法虽多,不过是他转念间便闪过的念头。

    此时大敌当前,他可不敢松神或者有丝毫大意,否则阴沟里翻船可就不好了。

    再说了,他还有底牌未出,只是时机一直不是很成熟,一旦使出伤敌一千自损千二,不要要紧关头绝不可轻举妄动……(未完待续。)

    PS:  今日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