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十年秋,大隋帝国第三次远征高句丽之战,便以让人哭笑不得的‘和谐’场面收官。

    高句丽向大隋俯首认输,并交出大隋叛逃过来的高级官员。

    好面子的隋帝杨广很是‘满意’,大手一挥便饶过了高句丽此次。

    当然,这只是官面上的统一说法。

    实际情况是,堂堂大隋帝国皇帝的生命安全,受到了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的直接威胁,为了自家小命和帝位着想,杨广不得不憋屈妥协。

    不像高句丽差点被整得灭国,大隋帝国虽然风雨飘摇但底子还在,朝廷实力尤存,随随便便就能调动数十万大军,这是任何一股所谓义军都难以抵挡的强横武力。

    可惜,杨广得位不正,估计大隋皇室包括他自家子孙,都有不少巴不得他早点领便当滚蛋。

    就算死了,最多也就拿一个高句丽陪葬而已。

    杨广可是惜命得紧,怎么会拿自家小命开这种玩笑?

    于是,大隋帝国第三次远征高句丽,便如此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不管隋军其它将领如何作响,林沙却是无所谓的。

    折腾来折腾去,最后消耗的都是杨式皇族的底蕴和威望,对于他这样的统兵将领而言,真的无所谓。

    而且他此次在战场上临时突破,身体已经完全达到了本世界土著水准,实力又有了更进一步的提高。

    平北将军,开国县伯,大将军,银青光禄大夫,一连串的官职以及勋爵之位,代表了林沙此时在大隋朝廷的重要地位。

    他依旧坐镇幽州,主持幽州军务防备高句丽和塞北蛮族,而隋帝杨广则率军班师返回关中帝都长安。

    熟门熟路的也不需要林沙忙活什么,军务都手下熟悉将领打理,他只需要做好掌总监督便可。

    倒是数十万隋军将士离开之前。所需用度和一应后勤物资调配的事儿比较麻烦,不过这有杨广身边的能人主管幽州隋军只需查漏补缺即可。

    而林沙,眼下已不是香勃勃那么简单……

    趁着隋军主力即将离去,一片兵慌马乱之际。独孤阀核心成员,隋帝杨广禁卫军将领,屯卫将军独孤盛又一次主动登门拜访。

    “你怎么又来了?”

    见这厮请到主厅落坐后,林沙一脸不耐道:“陛下这些日子对身边的防护看得很严,要是知晓独孤将军你擅离职守。嘿嘿……”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不过意思已再明白不过。

    “某时间不多,咱们长话短说?”

    独孤盛一脸无奈,之前他还高上林沙半品,怎料眨眼过去,林沙便与他官职品级旗鼓相当,最重要的是林沙还是统兵一方的大将,而他只是隋帝禁卫军中的一员比较重要的将领而已。

    太平光景自然是他这样的禁卫军将领更为吃香,可是眼下么实在难说得很呐。

    “得,独孤将军最好别说。某也不想听!”

    对待独孤盛这样的门阀贵胄,林沙真的难有什么好感。

    “还是那个提议,独孤阀想与将军联姻!”

    独孤盛也摸清了林沙的脾气,所以虽然对他的态度十分不满,却也没太大反应直接说道。

    “眼下这时机,独孤将军说可能么?”

    林沙忍不住晒笑出声,冲着独孤盛不客气反问。

    “只要将军有这个意愿,再大的麻烦我独孤阀都能解决!”

    强忍心头怒气,独孤盛豪气道。

    “好大的口气!”

    林沙眼皮都没抬一下,嗤笑出声:“这次。独孤阀拿出的,不会又是什么庶女和不重要的嫡女吧?”

    “就按将军的意思,独孤凤如何?”

    独孤盛眼中精光闪烁,目光炯炯一字一顿说道。

    “独孤阀好大手笔!”

    林沙微微一愣。而后拍掌轻笑:“据某所知,独孤凤可是独孤阀此代第一天才,小小年纪已踏入一流境界,假以时日晋升宗师之境不在话下!”

    “将军真的这么认为?”

    独孤盛耸然动容,目光炯炯盯住林沙不放。

    这是高武位面,一位宗师级高手对家族的作用之大简直难以想象。

    独孤阀之所以能成为大隋四大门阀之一。而且排名还在李阀之上,不仅仅只是因为独孤阀在朝堂上的强悍势力,还有他们家老祖宗尤红楚可是堂堂宗师高手有很大关系。

    要是独孤阀再出一位宗师高手,那地位可就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独孤盛一时竟有些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继续跟林沙商谈下去?

    “独孤将军还是会去好好想想吧!”

    一眼看出独孤盛的犹豫,林沙没多说什么摆了摆手直接送客:“将军好走,某就不送了!”

    “告辞!”

    独孤盛此时心中更犹豫不决,见林沙如此他也没有生气,反倒暗松了口气急忙起身离去。

    “小姑娘家家的,听墙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待独孤盛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林沙这才转头冲着门外某个方向轻笑道。

    “哼,事关本姑娘的终身大事,本姑娘自然还弄个清楚明白!”

    一道清脆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火红身影飞入空荡荡的大堂。面容精丽满脸傲气,不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独孤凤还能是谁?

    “哈哈,独孤姑娘巾帼不让须眉!”

    林沙哈哈一笑,倒也不一意。

    大隋时期民风开放,不然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大唐雄风了,女子出仕参军都有先例可循,花木兰就是一个最好例子。

    更别说在此高武世界,慈航净斋和阴葵派两帮主事的都是女人,能够左右天下局势谁能小觑?

    “哼,本小姐如何用不着你来置喙!”

    独孤凤柳眉倒竖凤目含煞,看向林沙一脸不善冷声道:“怎么,平北将军看不上本小姐?”

    “看得上如何,看不上又如何?”

    面对性子如此泼辣的独孤凤,林沙倒是来了兴趣不答反问。

    “哼,别说得这么难听,好象被小姐一定就要嫁你似的!”

    独孤凤杏目含煞,芊芊小手已摸到腰侧的剑把之上,冷然道:“平北将军你应该问问,本小姐看不看得上你才对!”

    “独孤姑娘别在某跟前说这等大话!”

    林沙嗤笑,毫不客气揭穿独孤凤伪装的坚强面具,淡淡道:“姑娘的实力还没到那份上,婚姻也轮不到姑娘自己做主吧?”

    “哼,要你管!”

    独孤凤身子一僵,瞬间恢复又摆出一副泼辣小辣椒摸样。

    咻!

    突然一道激越破空声响起,独孤凤心头一寒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觉耳边一道劲风划过,一缕黑亮秀发从香肩飘飘而落。

    “你!”

    独孤凤脸色煞白怒目圆瞪,一排洁白贝齿死死咬住嘴唇,惊魂未定气息好一阵混乱。

    “如何?”

    林沙缓缓收回手指,抬眉冷肃道:“单凭某这身实力,独孤阀就不得不重视,别说姑娘你眼下只是受宠而已!”

    独孤凤紧咬嘴唇一脸倔强,高昂着脑袋不肯低头。

    眼睛微微眯起,林沙不以为意再补一刀:“就算独孤阀巴巴的想来结亲,还得问问某高兴不高兴!”

    “狂妄!”

    独孤凤气得身子发抖,满脸怒容厉斥。

    “狂不狂妄不是姑娘你说了算的!”

    林沙嗤笑,目光深沉盯着略显稚嫩的独孤凤,冷然道:“某可没什么地方要求到独孤阀身上的,反而独孤阀想着在地方上扩充势力,在幽州地界上行事必须得仰仗某才成!”

    独孤凤目瞪口呆,她还从未见过如此不把他们独孤阀放在眼里的人物。

    “姑娘还是早点回去的好,免得你家叔父又得替你担心!”

    林沙脸色沉肃,目光炯炯平静说道。

    “哼,好一个平北将军,你给本小姐等着,以后定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独孤凤狠一跺脚,身子一纵如倦鸟投林般飞出了正堂。

    “嘿,真是无知无畏的小姑娘,你说是不是啊‘魔隐’边不负?”

    林沙端坐不动,声音低沉突然开口说道。

    “咳咳,果然不愧是能在大宗师手下讨得便宜的高手!”

    房梁阴影处一道身影倒卷而下,双腿稳稳落地不是魔隐边不负还能是谁?

    只是这厮此时的状态很不好,脸色煞白气息紊乱,一副重伤未愈的摸样,显然还没从傅采林之前的重击中彻底恢复。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某可没闲功夫跟你闲扯!”

    林沙脸色一变,双目阴冷如毒蛇,轻飘飘一句话却惊得边不负寒毛倒竖心底发寒,猛地一阵剧烈咳嗽脸色涨得通红。

    “说不说,不说立马给某滚蛋!”

    对边不负这种人,林沙根本懒得给半分好脸色。

    “是是是,某家掌门想与将军见上一面!”

    边不负心中暗恨,眼中凶光闪烁低着脑袋小心说道。

    “阴后祝玉研?”

    林沙眉头轻扬,目光炯炯盯住了边不负。

    边不负脸色微微一变,所幸他低着脑袋不用担心露馅,点头沉声回答:“正是!”

    “在哪回面?”林沙一脸玩味直截了当。

    “洛阳!”边不负言简意赅。

    “没兴趣,不想去!”林沙面无表情断然拒绝。

    “你……”边不负顿时气得差点吐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