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壤城喊杀震天战鼓轰鸣……

    尽管傅采林的突然出现,一举击杀大将军荆元恒,重创大将军宇文述,以强横武力震慑一干隋军将士。

    因他之故,原本激烈的城墙攻防战,烈度瞬间降下一个层级。

    可眨眼间,等士气高昂的高句丽将士欢呼刚起,隋军将士便在各级将领指挥下,重新振作精神对平壤王都发起猛烈冲击。

    破城就在眼前,灭国之功的诱惑实在太大,轻而易举便将心中惶恐压下,前线隋军将士爆发炽烈战意,重新与士气高涨的高句丽将士混战一团。

    鲜血将高大巍峨的城墙染红……

    残缺不全的尸体堆成几座小山,任由袍泽或者敌人踩踏……

    战鼓轰鸣有如雷霆炸响,带动两方将士热血沸腾不顾生死战作一团。

    军旗招展,杀气战意直冲云霄!

    可这里却是高武世界,决定此次战争胜败的,不仅仅只是双方杀得难解难分的十来万将士,还有颠峰武力之间的对决!

    弈剑大师傅采林:隋军悍将林沙!

    可以说,两人之间的对决,很大程度能决定此次平壤攻防战的结果,比十来万正浴血奋战的两国将士分出胜负还要关键!

    虽然很有些残酷,但这就是事实!

    ……

    剑影重重,好似长江大河,又似瀑布飞泄,气势磅礴却又带着某种自然韵味,让人感觉真的面对大自然的波澜壮阔。

    刀光凛冽,一刀连着一刀好似雪亮白虹,直欲断江截流气势惊人之极。

    叮叮?!?br />
    刀剑相撞,瞬间发出一连串清脆悦耳的金铁交鸣之音。

    傅采林身形飘忽,忽左忽右难以捉摸,手中长剑时而温柔似水时而刚猛暴烈,一会化作片片剑雨洪流,一会又似漫天星辰闪闪发亮。

    弈剑大师之名名不虚传,每每料敌机先。专挑林沙招式薄弱出进攻,出剑时而如狂风暴雨,时而又好象如油春雨细无声,变化多端神妙莫测。

    一身九玄先天真气浑厚之极。好似源源不绝永不枯竭一般,每一次出剑所出剑气都是一般无二,却又恰到好处丝毫都没有浪费之嫌。

    林沙端坐神骏战马,威风凛凛霸气十足,手中大关刀化作连绵刀影。刀气纵横时刻不离傅采林左右。

    全身气血沸腾,浑身骨节经脉连连跳动,脏腑震颤皮膜蠕动,一身神力惊人刀光如匹练纵横,每一刀都带着磅礴劲道,能轻松将傅采林片成两半。

    座下骏马长鸣嘶吼,四蹄腾空奔走游荡,时刻不离傅采林周身五丈,手中大关刀化作片片雪亮白虹,刀刀不离傅采林周身要害。

    两人目的不同。出招打法自是大相径庭。

    一位急着生擒隋皇,好解了高句丽王都平壤之围。身如轻烟飘飘欲仙,一手长剑变化万千神鬼莫测,以极快身法不住向御驾靠拢。

    一位则是阻挡拖延强敌前行,可以毫无顾忌放手施为,一把沉重大关刀好似游龙戏水奔腾欢畅,左劈右砍刀光好似匹练纵横呼啸。

    “好刀法好刀法,可惜今日不能痛快大战一场,可惜啊可惜!”

    傅采林身形飘忽难以捉摸,手中长剑更是化作剑雨洪流。毫不客气连连击打在大关刀最不着力之初,震得林沙体内气血翻涌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憋闷的差点吐血。

    大宗师就是大宗师!

    座下骏马受不住连连沉重打击,发出声声凄厉悲鸣。眼看嘴吐白沫气息迅速衰落,林沙心中闪过一丝心痛当即飞身而起,放了座下骏马自由驰骋而去,身在半空手中大关刀凌空飞舞,好似闪电劈开黑暗混沌。

    筋骨齐鸣气血流速一加再加,这一刀蕴含他此时所有力量。精气神高度集中欲要一刀将傅采林这位强敌震退。

    “来得好!”

    傅采林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脸色前所未有的变得凝重,手中长剑突然像是受了什么牵引般,变得沉重缓慢速度都跟着减缓数分,缓缓递出剑尖依旧不偏不倚点在大关刀刀面着力薄弱处。

    手心一阵剧痛,双臂更是酸麻难忍,体内气血跟着沸腾咆哮,一股股或刚或柔的劲道,顺着手臂向肩头迅速蔓延,而后又从肩头向全身扩散。

    身子连连震颤,脸色憋得通红猛然一口逆血喷血,这才感觉胸口好受了些。

    喀嚓喀嚓……

    魁伟身形不受控制向后倒飞,体内骨节发出喀嚓喀嚓的刺耳脆响,一股股钻心剧痛传遍全身,就是以他强悍的意志力都忍不住脸色扭曲变形,嘴角溢出丝丝触目惊心的殷红鲜血,浑身发软竟有脱力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

    林沙心中冒出一个大大问好,要说傅采林的这次攻击虽然出乎意料,劲道刚柔相济十分难缠,可以猜出这位弈剑大师已使出全身本领,可是自身的反应却是如此之巨,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轰轰轰……

    浑身气血奔涌如龙,在耳中就好似长江大河浪涛滚滚,带着不可阻挡之势在体内迅速做着循环运动,身上的不适在气血冲刷之下迅速消失,同时他惊讶的发现骨骼内部似乎也发生了某种精妙变化,在他的感觉中似乎缩小了一点般,还有一点点黑色杂志被气血能量冲刷带走,然后出现在他的皮肤表面!

    这是,易经锻骨中的锻骨?

    心中一片狂喜,没想到自己还有如此机缘,既然在这等凶险战场上,依靠强敌施加在身的巨大压力,迅速开始了锻骨的过程!

    有了这样的惊人发现,林沙顿时士气高昂信心满满,抬眼轻扫依旧风轻云淡派头十足的傅采林,他咧嘴轻笑双眼迅速充血变得通红。

    “傅采林,咱们继续,飞龙在天!”

    嘴里发出一声如狮似虎般的长啸,林沙浑身气血沸腾战意高昂,双脚猛一蹬地如出膛炮弹般高高跃起,手中大关刀化作一道雪亮匹练,以势不可挡之势狠狠劈下。

    既然玩技巧不是傅采林的对手,那咱干脆就玩一力降十会!

    又来这套!

    傅采林眼中闪过一丝愤恨,却是头一次没跟林沙硬拼,身形如轻烟飘渺转瞬即逝,任由林沙一刀砍下凌厉的刀气直接在松软的地面上划出一条长长刀痕!

    而他本人,已经腾空飞跃杀上隋皇帝驾,手中长剑一展如长河奔涌,冲上前来阻拦的护卫瞬间惨叫被清空大片。

    “傅采林哪里走!”

    林沙提气扭身,手中大关刀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圆形轨迹,顺着傅采林前进方向一刀横斩而过。

    “找死!”

    傅采林眼中杀机暴闪,手中长剑笔直射出,叮的一声剑尖点在长刀刀面上,林沙身子一震再次喷出一口逆血,之前骨节酸麻无力的不是适感再次涌上心头。

    噼里啪啦……

    体内气血疯狂咆哮冲刷,一遍一遍在经脉中循环往复,骨节一阵噼里啪啦作响,里面的杂质跟着气血迅速排出体表。

    每到这时,一种痛并舒爽之极的感觉涌上心头,让他一时沉浸其中不可自拔,同时也知晓这是一次难得机遇。

    于是,他跟一个牛皮糖似的,跟在迅疾前进的弈剑大师傅采林身后,不管不顾一刀又一刀疯狂劈下,每一次都应来傅采林毫不犹豫的打击。

    全身上下几乎每一处骨节,都受到了来自傅采林所施劲力摧残,一阵阵剧痛伴随修复精练后的舒爽涌上心头,简直不要太酸爽。

    短短不到数十丈距离,林沙疯狂的连劈数百刀,刀刀凌厉式式凶狠,带着一往无前又有着泰山压顶般的伟力,浑身气血充盈依旧不绝丝毫气馁,感觉从此劈到天荒地老也不在话下。

    因着御驾周围人群秘籍,就是以傅采林之能,也没法一边将满脸疯狂的禁卫杀死,还能迅速向前推进。

    所以,林沙劈下的数百刀傅采林有八层以上全都硬接下来,每每都以更加雄浑霸道又或者阴柔凶狠的劲道反击,让林沙好好享受了一把骨头一根根被敲碎的极限痛苦。

    当然,等他将骨骼压缩精纯,又是另一种舒爽到了极点的感受。

    数百刀下来,他浑身已被漆黑散发恶臭味道的污质包裹,那股子恶心味道简直堪比生化攻击,要不是傅采林跟周围禁卫都陷入狂热的对战状态,只怕早就有人受不住捂鼻跑路了。

    直到林沙最后一刀劈下,再次受到弈剑术无以伦比的重点突破对待,从刀上传回的强猛阴柔劲道,对他的骨骼难以产生伤害,他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就在这短短时间内,他已经在傅采林的帮助下彻底完成了锻骨的过程!

    从此以后,他的身体素质,从内到外都达到了本世界土著水准!

    心中兴奋之极,忍不住仰天长啸,声浪滚滚好似九天惊雷,心中更是战意澎湃直欲冲破头顶天灵盖。

    “都给某住手,想要杨广性命的话,你们最好老实一点!”

    可就在这时,傅采林淡然的声音却像是一盆冷水,篼头浇下透骨心凉。

    卧槽,怎么会这样?

    看到在傅采林剑尖之下瑟瑟发抖,脸色发白毫无一丝帝王气象的杨广,林沙傻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