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免期间就两更吧)

    战鼓轰鸣,旌旗招展,欢呼震天。

    平壤城墙缺口处,隋军将士气氛狂热,如潮水般向缺口涌去。

    高句丽守军在缺口处的力量,已经被潮水般汹涌的隋军将士淹没。

    前线指挥的几位隋军大将,包括宇文述和荆元恒等人,全都一脸惊喜不顾手下护卫劝阻,一个个亲冒矢石打马前冲,希望能做那第一个冲入平壤王城的隋军将领!

    可惜,心中狂喜还没褪去,他们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

    一股大宗师独有的强绝气息,突然出现在城墙缺口处。

    傅采林!

    正在御驾附近巡视的林沙,双眼微微一眯猛一拉缰绳,策马缓缓向御驾所在靠近,张嘴发出一声长啸:“傅采林出现,众护卫?;さ奂?!”

    “什么,弈剑大师傅采林?”

    “快快?;せ实?,不要让傅采林伤害到皇帝!”

    “围起来都围起来,把陛下围起来!”

    “……”

    林沙一声长啸不打紧,却是把帝驾周围的护卫吓个半死。

    尤其杨广还自己找死,听闻平壤王城城墙已破,兴致勃勃不顾众臣劝阻,非得催使帝驾不断靠近前线,说什么定要亲眼见到高句丽亡国!

    现在可好,高句丽亡没亡国还不知晓,杨广却是把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而这位隋皇陛下的表现,却是让人大失所望。

    “什么,傅采林出现了?”

    奢华气派的御驾中,传来杨广气急败坏的大呼小叫:“快快招呼宇文大将军,荆大将军回来护驾!”

    同时,还慌张之极招呼身边护卫:“快快快,你们都是死人啊,?;る蘅炖幢;る?!”

    如此表现,实在让人不齿得紧。

    而就在这时,从巨大的城墙缺口处。突然飞出一道青色身影,似缓实疾从缺口一闪而过,飞过冲到最前头的荆元恒身边时,突然一片剑光如雨点般飞落而下。瞬间将荆元恒笼罩其间。

    ?。。?!

    荆元恒措手不及,只一个照面便落入极度危险境地,蓦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只见血雨弥漫一颗脸色狰狞扭曲的头颅冲天而起。

    隋军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便在平壤王城外毙命于傅采林之手!

    可还没等隋军方面做出什么反应。傅采林却是没有停下的意思,身形如轻风吹拂于半空飞速掠过,下一瞬间隋军另一位大将军宇文述便落于危险境地。

    “?;ご蠼?!”

    “爹,小心!”

    “弓箭手弓箭手,弓箭手死哪去了?”

    “……”

    宇文述和身边亲卫顿时变了脸色,附近领兵征战的宇文阀将领,还有宇文述的三个儿子,以及几个侄子惊得目呲欲裂疯狂打马疾驰而至。

    可惜,傅采林制造的剑影洪流,却已经将来不及躲闪的宇文述笼罩其间。

    吼!

    宇文述全身气势大张。宗师级高手实力毫无保留喷薄而出,手中一杆长枪好似蛟龙出海摇头摆尾,带着凛然气势不顾一切冲天而起。

    叮叮?!?br />
    喧嚣吵杂的战场,突然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金铁交鸣之音。

    “傅采林你欺人太甚,老夫跟你拼啦!”

    只一个照面,实力相差悬殊的两人瞬间分出胜负,宇文述座下骏马嘶鸣一声倒毙在地,宇文述本人周身伤痕密布瞬间成了一个血人。

    不过宗师高手就是宗师高手,尽管宇文述落入完全下风,身受重创的同时却依旧还有搏命之力。

    一枪。凝聚了宇文述全部精气神的一枪,冲天而起!

    “好!”

    感受到这决死一枪中蕴含的强悍威力,傅采林一双狭长的小眼猛然睁大,精光四射大喝一声好。手中长剑剑势突然一变。

    精钢变成绕指柔!

    原本气势凶凶的剑势消失不见,变得缠绵悱恻温柔似水。

    可就是如此看似没有丝毫威力的剑势,却将宇文述凝聚全部精气神的绝死一枪威能,消弭于无形!

    “难道某宇文述,今日便要丧命于此?”

    宇文述满眼悲呛一脸绝望,感受到缕缕剑气透过皮肤。冲入血肉经脉之中,疯狂破坏体内生机猛地一口逆血喷出,脸色煞白如纸仰天便倒,意识消散的最后关头眼中只有那一柄似慢实快的长剑!

    “宇文大将军!”“爹!”“叔父!”“……”

    宇文阀的将领,还有宇文述的三个儿子,以及几个侄子眼见如此,顿时悲呼出声凄厉绝望。

    别看用来描述的字数不少,可是傅采林和宇文述的对决不过眨眼间便分出胜负,宇文阀一干将领却是有心无力,根本来不及救援!

    咻!

    就在宇文述已重伤昏迷,小命随时都有被傅采林取走之时,突然一道尖锐刺耳的破空声响起,携带一往无前的威势眨眼间便飞至傅采林身前。

    危险!

    傅采林猛然一阵心悸,来不及取身受重伤的宇文述小命,高瘦的身形突然冲天而起,手中剑光暴闪凌厉之极与空中飞来黑影对撞。

    轰??!

    半空猛然响起一声惊雷,众人这才看清那道黑影,原来是一支足有近丈来长,成人拇指粗细的特制长箭,此时受到猛烈撞击碎裂成几断,无力掉落在地。

    “傅采林休得猖狂,看某长箭!”

    就当一干宇文阀将领茫然不知所措之际,一声滚滚如炸雷般的喝声将他们惊醒,蓦然回首望去正见林沙策马凝立于御驾外围,手上一把大得足有人高的长弓,弓上长箭正是刚才特制长箭。

    只见林沙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然后崩的一声弓弦震动闷响传出,箭若流星发出凄厉气爆,瞬间跨越数百丈距离直奔身在半空的傅采林而去!

    傅采林不愧是天下有名的三大宗师,一手弈剑术已达出神入化之境,突遇林沙的爆裂长箭突袭虽惊不乱,借助手上长剑传回的汹涌巨力,高瘦的身子在空中利索的凌空倒翻,长剑妙至毫颠在又一支飞来长箭身上轻轻一点,身如轻烟好似逍遥仙长飞身急掠,只一瞬间便拉近了与御驾百丈距离。

    “傅采林受死,去去去!”

    林沙脸上神色不动,端坐马上气沉丹田沉稳如山,手上动作不停十石强弓弓弦不停震颤,一枚枚特制长矢如流星坠地,一颗连着一颗几乎连成一线,空气都似乎受不住如此爆裂突击,竟在呼啸长箭周围泛起一圈肉眼可见涟漪!

    “隋将林沙,没想到一年不见你的实力又有增长,留你不得!”

    傅采林一眼就认出了林沙,张口长啸给林沙下了决断,同时身在半空矫健似游龙,手中长剑连连挥舞充分像诸人展示了弈剑大师的绝世剑术。

    挑,点,抹,削,扫……

    面对一枝枝气势惊人的爆裂长箭,傅采林好似闲庭信步一般,手中长剑只是顺势而为,那一支支长箭不仅没有对他造成丝毫阻碍,反而还让他的前行速度更快一筹!

    几个闪瞬间,又是上百丈距离!

    “快快快,拦住他拦住他!”

    林沙冷静异常,手中动作如行云流水,充满了自然和谐的美感,抽箭搭箭拉弓放箭一气呵成,几乎没有浪费半点时间,放出一支支足以威胁傅采林生命安全的特制长箭。

    可惜队友不给力哇,隋帝杨广在高大宽阔的御驾上看得一清二楚,尤其傅采林好似轻烟飘渺般的身形急速靠近,把这位隋帝陛下吓得不轻,连连大呼小叫一脸惊惶失措。

    “陛下不必惊慌!”

    林沙手上动作一顿,心中叹了口气差点破口大骂,玛的就这么点胆子,之前还一个劲催促上前上前,现在怎么不继续耀武扬威了?

    就在这时,傅采林已身如轻烟飘荡而至,身形在帝驾护卫群中连连闪烁,几乎没人可以阻挡他的前进步伐。尽管周遭全是隋帝禁卫好手,却依旧让傅采林迅速逼近御驾。

    “韦公公,边不负,尔等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暗暗叹了口气,傅采林此时已深入禁卫群中,此时发箭偷袭最有可能误伤自己人,他急忙将手中长弓扔给身旁亲卫,接过另一位亲卫扛着的大关刀,也就是所谓的‘青龙偃月刀’,重达一百八十斤,是他坐镇幽州期间花费不小代价,以天外陨石打造的重型武器。

    掉转马头,从另一个方向绕过混乱的禁卫群,马不停蹄冲向隋帝杨广所在御驾。

    “杨广狗贼,纳命来!”

    也就眨眼功夫,傅采林已经孤身杀到御驾前,一手长?;髀旖S旰榱?,带着一往无前之势直扑御驾而去。

    不得不说这厮当真狡猾,特意绕过林沙这位最为难缠的隋军大将,杀入禁卫群中如入无人之境,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已打穿看似牢不可破的禁卫群,浑身剑意凛然杀至杨广所在帝驾跟前。

    “傅采林休得猖狂!”

    就在这时,两道身形疾如利箭****而出,浑身缭绕阴寒气息一看就不是啥好路数,正是作为杨广贴身护卫的阴葵派两大长老韦公公和边不负。

    叮叮?!?br />
    一阵金铁交鸣声响起,韦公公和边不负发出两声凄厉惨嚎,浑身鲜血淋漓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出去。

    三人之间的境界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可以道理计。

    就在这时,一声悠长马鸣传出老远,一道惊人刀光冲天而起……(未完待续。)

    PS:  限免应该是两天吧,这两日每日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