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鹰爪功!

    倚天世界明教白眉鹰王殷天正的成名武技,赖之纵横江湖数十载!

    这只是外门功夫,林沙当初跟殷天正没少交手,自然轻松就学会了。想要精深靠的就是一个天赋异秉,以及长年累月的磨练。

    此时,林沙使出大力鹰爪功,配合鲲鹏九变身法,真入雄鹰展翅翱翔九天,一爪探下石破天惊!

    嗤!

    尖锐刺耳的锐啸声中,凌厉的鹰爪轻松突破层层气劲莲花的阻隔,在阴郁中年惊骇的眼神中抓住他的肩头。

    五指指尖暗劲吞吐,阴郁中年如遭雷击,高瘦的身子一颤,而后软如面条瘫倒在地。

    “饶命饶命,你不能杀某,某是皇帝陛下身边的暗卫!”

    这厮忒没骨气,林沙还没拿他怎么样了,他便一脸惊恐慌急求饶。

    “哦,皇帝陛下的暗卫?”

    林沙眯缝着眼睛,轻笑着蹲下身子,一脸不怀好意道:“你有什么证明,知道欺骗某的后果么?”

    说话间,脚下坚固的青石地面,已无声无息化作粉末,出现一个两寸深的清晰脚印。

    阴郁中年看得亡魂大冒,冷汗瞬间将后背衣裳打湿,不敢怠慢急忙伸出从怀中取出一枚古朴小令牌。

    “嘿,果然是禁宫暗卫!”

    把玩着小巧玲珑,却又造型古朴的小令牌,林沙嘴角挂笑一脸高深莫测,突然脸色一变厉声喝问:“你是何人报上名来,为何无故闯某中郎将府邸,不说个清楚某虽不会整死你,可让你以后成为废人还是能够做到的!”

    这声厉喝,好似惊雷在阴郁中年耳中炸响,骇得他脸色一片煞白,体内气血几乎停滞,真气更是胡乱流窜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刚刚放下的心又猛地提溜起来。

    迎着林沙阴沉似水的目光。他只觉亚历山大,无数念头在脑中飞快转动,最后还是决定老实交代:

    “在下,阴揆派长老。边不负!”

    林沙先是一愣,即而露出了然神色,缓声开口:“魔隐边不负?”

    “正是区区!”

    边不负煞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血色,语气中带着隐隐的傲气和自负。

    “呵,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怎么会跑来某中郎将府窥视?”

    心思电转,林沙也懒得费脑子,轻轻一脚将瘫软如泥的边不负踢进了屋子,随手打发听到动静急匆匆赶来的府中护卫,扫了何大郎一眼见他没离去的想法也就罢了,一屁股坐在首位上居高临下质问。

    “这……”

    就是以边不负的狡诈性子,说起这事也是大觉尴尬。

    心中暗骂,把撺掇他过来找麻烦的宇文化及骂了个狗血淋头,尼玛的这家伙真不是玩意,林沙实力如此强横竟也不事先提醒一二。现在搞到他堂堂阴葵派长老受此奇耻大辱,以后有机会定当好好回报!

    “说!”

    林沙轻喝一声,边不负耳中像响起一声炸雷,浑身气血顿时紊乱,胸口一闷一口腥甜液体哇的一声脱口喷出,脸色苍白若纸没有丝毫血色。

    “是,是,是宇文化及的意思!”

    心中惶恐到了极点,林沙的实力之强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就算对上邪王石之轩和阴后祝玉研,他自信能够有出逃机会。没想到幽州这么一个边鄙之地,竟然还有林沙这等高手。

    当然,这也是他太过大意的缘故,同时也是武功被克制的因素造成。

    阴葵派核心**乃天魔功。不断衍生出了多少武功和心法,凡其核心本质却是一致,都有一种借力打力的技巧蕴含,只看哪种武功的技巧更为高明而已。

    而林沙一直显露在外的都是基于身体力量的硬功,这种直接的物理劲道打击,其实比真气更难以防范。尤其实力境界到了林沙这等程度的,想要借力打力或者干脆返回部分攻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边不负虽然听说了林沙的勇名,可却不怎么放在心上。

    战场勇将,跟江湖好手之间还是很有差别的。

    结果,带着满满自信而来,他就杯具了,一招便落败被擒。

    “你是宇文阀的狗吗?”

    林沙眼睛一瞪,指着边不负的鼻子毫不客气破口大骂:“人家说什么你就是什么,难不成宇文化及叫你去****,你也去吃吗?”

    边不负那个郁闷啊,尴尬得不知所措,这骂词可真够毒的,想他堂堂阴葵派长老,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魔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对待过?

    有心发怒,却又没按胆子。

    看得出来,林沙可不是心慈手软的家伙,那一身血腥煞气就是魔门中人都大觉惊心,不知道双手沾染了多少鲜血,边不负本就是个以我为主的自私之人,自然不会逞这可能招惹杀身之祸的口舌之利。

    “看在皇帝陛下的面子上,今天就放你一马,要是以后还如此不知好歹,可就别怪某心狠手辣!”

    像训孙子般狠训了边不负一顿,林沙眯缝着眼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不耐烦道:“还不快滚,别在这碍眼!”

    “是是是,某这就滚某这就滚,不碍将军的眼不碍将军的眼!”

    边不负如蒙大赦,尽管心头恨得不行,脸上却是露出满满的谄笑,不顾手脚发软连滚带爬离了中郎将府偏厅,在外头引来一片骚动。

    府中突然多出一位陌生来客,负责府邸安全守卫的卫兵自然不敢怠慢,急忙将浑身无力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边不负控制起来,然后护卫首领忙忙跑来询问情况和处理意见。

    边不负这次的脸,可算丢大发了。

    等他灰头土脸从北中郎将府邸出来时,一身狼狈脸色青白交替,心中又气又恼,回头狠瞪了北中郎将府邸一眼,这才像丧家之犬般狼狈离去。

    ……

    “郎君,这家伙可不是好鸟!”

    何大郎一口吞下林沙秘制补气丸,等到药力化开暖融融的感觉蔓布全身时,原本苍白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端起仆人送上的蜂蜜水灌下一大口,这才郑重说道:“离开的时候,那家伙可是满眼怨恨,显然心思不纯!”

    “不用担心!”

    林沙嗤笑出声,摇了摇头一脸不以为意,冷肃道:“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没必要太放在心上!”

    何大郎苦笑,林沙实力强横自然可以不将边不负放在眼里,可是其他人就没这份本事了。

    “真不用担心!”

    放下手头茶盏,林沙脸色沉肃冷声道:“只是阴葵派的派驻人员,那厮在皇帝身边待的时间不会太长!”

    怎么说都是隋朝高级将领,一些对外界隐秘的消息,对他而言都是公开的秘密,他自然也知晓了某些不为外人道的消息。

    杨广当年杀父夺位,除了依靠权臣杨素帮忙控制朝廷之外,最重要的助力便是来自魔门阴葵派的支持。

    这里可是高武世界!

    就连杨广自身都拥有一流高手实力,更别提开国君主杨坚了。

    就算杨坚已病入膏肓,单靠一个杨广可弄不死。

    再说,杨坚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实力强悍的禁卫?;??

    其跟佛门的关系好得就差穿一条裤子了,以慈航净斋为首的佛门势力,可一直都是隋朝皇室正统的鼎力支持者。

    宫变之时,要不是有魔门高手牵制佛门禁卫,杨广哪能轻易坐上皇帝宝座?

    为了维持住这份好不容易获得的胜利战果,魔门阴葵派对杨广的?;た晌讲灰庞嗔?。

    杨广第一次远征高句丽时,能在弈剑大师傅采林手上逃得性命,魔门高手可是出了大力,为此损失惨重。

    林沙也是当上了北中郎将,成为幽州军方第一大将之后,才慢慢知晓了这些内情,简直惊心动魄让人震惊。

    此时遇到了阴葵派长老‘魔隐’边不负,虽然让他有些诧异却也不算太过吃惊。

    这厮的武功倒也不错,先天颠峰快要触摸到宗师之境,说一声伪宗师也不为过,一手魔心莲环的手段也算可以,难怪有胆子暗中窥视。

    “郎君,这阴葵派是怎么回事,某怎么以前从未听闻?”

    何大郎放松心情,林沙的保证他还是很信任的,既然林沙如此说了他姑且就信了,话锋一转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大郎你在军中的地位也差不多了,是该知晓一些朝堂秘闻!”

    见何大郎很快就抓住了重点,林沙满意点头,神色缓和凝声开口道:“这阴葵派啊,是江湖上的魔门两派六道之一,算是魔门魁首吧,同时他们还有另一个身份,支持皇帝的最强力江湖组织!”

    林沙也没有隐瞒,将自己所知的一些关于阴葵派信息,毫不保留告之何大郎,最后不忘叮嘱要他小心行事,朝堂和江湖互相渗透得太过严重,他们不仅要防备政敌攻击,还得小心江湖中人的敌视。

    “这日子,真心叫人过得心惊胆战??!”

    何大郎好半晌才从震惊中回神,苦笑连连说道。

    “有某在呢,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特别是江湖人士引起的麻烦,千万不要硬撑交给某来处理!”

    林沙嘴角挂上满满的阴沉,霸气道:“某倒是要看看,有谁敢来上门挑衅!”

    说着,目光冷厉,抬头望向某个方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