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指劲与长虹匹练重重相击,火红身影闷哼出声,飘逸灵动的身形猛然一顿,露出一道曲线曼妙的玲珑身躯,还有一张虽显稚嫩,却可看出然后绝世风姿的美丽脸膛。

    林沙面无表情,手腕一翻随意一抹,独孤盛凌空劈来的两道气劲瞬间消散无踪。

    咻!

    就在这时,小美人独孤凤手中长剑一抖,剑影重重气势磅礴,剑光点点有如天河倒悬,又似火山喷发漫天遍野,好象那无穷苍碧坠落红尘,不给林沙丝毫喘息之机。

    “好剑法,这就是独孤阀的绝世剑法《碧落红尘》么?”

    身子挺拔端坐不动,林沙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摇头轻笑:“果然是好剑法,只是可惜了使剑之人!”

    说着,右手食指骨节一阵轻脆震响,一道凌厉指劲脱指而出,一头扎进漫无边际的剑光海洋之中。

    叮!

    一声金铁交鸣声突兀响起,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好似狂风暴雨无穷无尽的剑光海洋,似乎要将林沙彻底吞噬一般的重重剑影,距离他的身躯不过短短一尺之遥,敏感的肌肤都能感受到冰寒锐气,却是突兀停在半空。

    独孤凤小美人精致绝色的小脸蛋憋得通红,持剑的秀手连连颤抖青筋根根爆起,鼻吸粗重洁白额头已是冷汗密布,就那么呆呆僵在那儿。

    一双灵动傲气的双眸,此时却充满惶恐害怕,洁白的贝齿狠狠咬住红润的下嘴唇,一团水雾在眼眶中慢慢升腾,却是很是倔强的不凝聚成液体。

    “凤儿,还不速速退下!”

    诡异的僵持,被独孤盛一声大喝破坏,浑身僵硬动不得分毫的独孤凤只觉衣领一紧,已被独孤盛提溜着放在身后。

    “林将军,还请不要跟凤儿一般见识!”

    粗壮魁梧的身躯挡住了林沙的视线。独孤盛老脸憋得通红低头请求道。

    “嘿嘿,独孤将军以为某就般小气,连个小姑娘的胡闹都放不开?”

    林沙嗤笑出声,仰靠在椅背上的身子懒懒散散没个正形。白了独孤盛一眼没好气道。

    “那就好那就好!”

    独孤盛却是长松口气,不知不觉额头已是冷汗淋漓,顾不得擦拭他回头满脸严厉冲着独孤凤呵斥道:“凤儿这是怎么回事?”

    “盛叔……”

    独孤凤好似才从刚才的打击中清醒过来,一张精致绝世的小脸憋得通红,好象一只红艳艳的大苹果。嘟着小嘴收起长剑,拉长了声音不满道:“这里有外人,咱们有事回去再说!”

    “好,等会你跟我走,看你有什么好说的!”

    独孤盛老脸一红,感觉在林沙面前丢了面子,狠瞪了独孤凤一眼无可奈何说道。

    “两位,用不着在某面前演戏,还是请回吧!”

    见识到了大唐世界赫赫有名的美女独孤凤,不过她眼下年纪还小说什么风华绝代有些自欺欺人。林沙也没兴趣继续跟独孤阀的人罗嗦下去。

    “林将军,不再考虑考虑?”

    独孤盛脸上怒色一闪却也只能强行压制,林沙刚才表现出的实力太过惊人,比之普通宗师高手还要强上一线。

    独孤阀作为四大门阀之一,尽管武力是四大门阀中最差的,可是底蕴摆在那儿不容小觑。

    而且作为隋帝杨广的近卫军将领,他也不是没见识过宗师高手。

    无论魔门还是佛门的宗师高手他都见识过,可他们给独孤盛的感觉,却远不及林沙这般有威慑力。

    果然,不愧是能从弈剑大师傅采林手中。逃出生天的狠人!

    “考虑什么?”

    林沙一脸似笑非笑,撇撇嘴不屑道:“先不说某看不看得上独孤家的姑娘,单就是独孤家能给某带来的那丁点好处,却是提不起某的兴趣??!”

    独孤盛和独孤凤脸色一阵漆黑。齐齐怒视林沙恨不得把这厮给剐了,嘴巴忒毒了些,合着在他心中独孤阀屁都不是???

    可惜,不管他们如何恼怒,林沙的毒舌攻击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反倒是某,跟你们独孤阀有牵连之后。估计某这个幽州隋军总管的位置就坐不下去,该被提溜到某个不起眼位置做冷板凳!”

    独孤盛脸色一变,林沙这话十分诛心却又是事实。

    别看隋帝杨广一副昏君架势,可他对门阀世家的防备已深入到骨子里。

    不然,开科取士这等打破门阀世家对知识和朝堂垄断的手法,也不会在他手里首创先河。

    再有就是军中,别看门阀世家的代表个个身居高位,不是上柱国,柱国大将军和将军,就是统兵一方的大将之类。

    但这是门阀世家与皇室搏弈后的结果,杨广就算再不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而且还要摆出一副热情相待的嘴脸。

    当年杨坚得国不正,杨广继承帝位的手段也十分令人不耻,正是朝堂上的门阀世家支持才能坐稳帝位,不说酬功之类的套话,单单为了屁股底下那把龙椅,杨广就不敢做得太过。

    可是,杨广对门阀世家的势力又忌惮到骨子里,时时不忘防备打压。

    独孤阀把宝压在朝堂上不假,却不表示他不想插手地方军政。

    眼下天下局势动荡,大隋有倾覆迹象,这让独孤阀核心高层忧心不已。

    东汉时期的杨氏家族就是个很好前例,同样都是四世三公,同样都是当时的世家领袖,可一个在三国时期就出了个没有眼力界的杨修,而另一家则是雄霸北方多年的豪雄,这就是选择不同带来的不同结果。

    独孤阀此时的景况,跟东汉末年的杨氏何其相似?

    都是立足朝堂,在地方军政事务上的影响力严重不足。在太平光景倒没什么,反倒还能占据制高点依托大隋帝国的强盛而盛极一时,可一旦天下动乱在地方上的影响力极小的后遗症就彻底暴露了。

    眼下的局势,各门阀世家的争斗场合,已经逐渐从朝堂转移到了地方,无论是为了家族的延续还是更进一步,单单依托风雨飘摇的朝堂却是不够。

    独孤阀眼下的处境十分尴尬,在朝堂上的势力倒是不小,可也就跟宇文阀相差不多甚至还有所不如。

    而在军中的势力,宇问阀则要强过独孤阀不少!不说宇文阀的宇文述乃堂堂大将军,隋帝杨广两次征讨高句丽都倚为重将予以重任。

    还有宇文伤,宇文成都以及宇文无敌父子三,都在军中任有要职。

    而宇文化及,宇文士及和宇文智及三兄弟又在朝中占据高位,可谓文武病重势力滔天。

    反观独孤阀,势力也就在隋帝的近卫军中,还得与宇文阀和各大世家代表争夺主导权,至于其余军队中的影响力就呵呵了。

    也是因着种种缘故,所以他们才选上了林沙这位火速崛起的地方高级将领作为联姻对象!

    其它地方的镇将和关键将领,不是跟各大门阀世家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都是‘名草有主’之人,独孤阀不是不能拉拢只是所需付出的代价太大。

    只有林沙这样出身清白,又与各方势力没多少勾连,还和宇文阀交恶的军方新起将领,却是独孤阀拉拢的最好对象。

    只是可惜……

    “林将军,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独孤盛脸色铁青面沉似水,眼中精光闪烁怒气隐隐,沉声怒喝:“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想要后悔都没机会!”

    “请吧!”

    林沙眼皮都懒得多抬一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嘴角挂上毫不掩饰的讥讽轻笑,摇头道:“后不后悔某不知道,反正某眼下却是没跟独孤阀联姻的打算!”

    “林将军好自为之!”

    被人一再驳面子,独孤盛感觉脸面火辣辣的难堪之极,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火气转身就走。

    “哼,你给我等着,今日之耻它日定当回报!”

    倒是独孤凤,瞪着一双漂亮的单凤眼,气咻咻冲着林沙厉喝出声,柳眉倒竖眼中煞气隐隐,一副巾帼女英豪摸样,也不等林沙有所反应,跺一跺脚跟在独孤盛身后快步离开。

    “嘿嘿,还真是有趣的小姑娘??!”

    叔侄两怒气冲冲出了中郎将府邸,远远的飘来林沙的轻笑,脚下同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在地,顾不得心头火气狼狈而走。

    ……

    中郎将府,正堂

    “郎君,你这么不给独孤阀面子,真的好么?”

    待得独孤盛与独孤凤两叔侄离开,何大郎这才从耳房走了出来,一脸担忧问道。

    “怎么,大郎对独孤阀的姑娘感兴趣,要不要某替你搭搭桥?”

    林沙转眉轻笑,看向一脸窘迫的何大郎调侃道。

    “别别别,某可没郎君这么大心脏,说不给独孤阀面子就不给他们面子!”

    眼见有引火**的趋势,何大郎急忙摆手告饶,同时转移的话题沉声道:“郎君,朝廷有调令下来,你看看其中可有什么不妥么?”

    说着,他将一封公文递了过来,脸上满是凝重犹豫之色。

    林沙也没多话,接过公文随便扫了一眼,看到了某个熟悉之极的名字时手上动作一顿,咧嘴露出两排森森白牙,冷笑道:“咱们这成了香饽饽了,什么牛鬼蛇神都跑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