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北中郎将府邸大堂

    “独孤盛,某和你们独孤阀好象没有丝毫瓜葛吧?”

    林沙稳稳坐在主位上,目光玩味的看着眼前狼狈的中年华服壮汉,毫不客气质问道。

    看着眼前家伙,他只觉说不出的好笑。

    实力平平也就一流高端至颠峰左右,还敢学别人玩试探这招。

    结果,玩脱了吧?

    要不是他一手刀术早已出神入化,千钧一发时刻止住砍出的刀势,只怕这位独孤阀的核心成员将憋屈而亡。

    没错,当街行刺的刺客身份,正是独孤阀的独孤盛和他手下护卫首领。

    结果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独孤盛身边的护卫首领武艺不精,被他一刀给秒了身首异处,随后跟进的独孤盛要不是林沙中途停手,只怕他此时也是一具冰冷尸体!

    “真是没想到,堂堂独孤阀核心成员独孤盛,竟然会干这等偷鸡摸狗,当街行刺的事儿来!”

    不等惊魂未定的独孤盛反应过来,林沙便毫不客气讥讽出声。

    “林,林沙,你,你可不要太过分!”

    独孤盛一张俊朗大脸涨得通红,双目似欲喷火狠狠蹬向林沙。

    “怎么,某说错了么?”

    林沙嗤笑,一脸不屑怒哼道:“你堂堂一朝廷大员,竟玩起了沿街刺杀的勾当,要是消息传出去独孤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独孤盛脸色煞白,突然无精打采一脸颓然,摆了摆手有气无力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某这次算是认栽!”

    哟喝,还跟老子耍起无赖了?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道道精光闪烁不定,满脸探究身子前倾,神色玩味冷声道:“说说吧,独孤将军你突然来到幽州,还跟某玩当街行刺这样的把戏。到底所谓何事?”

    “这个……”

    独孤盛脸色纠结,眼珠子左右转了转扫了眼大堂里的小厮和卫兵。

    “你们都出去,没有某的吩咐不许靠近大堂!”

    微微一笑,林沙挥了挥手将大堂中的闲杂人等全部赶走。这才嘴角挂笑缓声道:“独孤将军,现在能说了吧?”

    “这个,实不相瞒,独孤阀想与将军结为秦晋之好!”

    说起这话来,独孤盛一张颇具威严的大脸。很有些不好意思。

    “秦晋之好?”

    林沙眉头轻挑,一脸玩味的反问出声。

    “怎么,林将军不愿意?”

    独孤盛脸色一沉,满是不悦问道。

    林沙的态度让他惊疑不定又气愤难平,难道他独孤阀的女子下嫁,还辱没了他林沙不成?

    独孤阀作为当世四大门阀之一,在朝堂上实力雄厚,更是出了一位先太后独孤伽罗,是整个大隋都处于顶尖位置的世家门阀。

    要不是如今天下动荡,大隋的局势眼见着越发糜烂。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彻底崩塌。

    而独孤阀的势力大多都在朝堂之上,一旦大隋倾覆除了杨氏皇族之外,受到影响最大的便是独孤阀,必须提前给家族找好退路,否则区区一个北中郎将又怎会放在独孤阀眼中?

    可是,独孤阀不看在眼里的小喽罗,竟然对他提出的‘结两姓之好’的提议不是欣喜若狂,神色依旧平淡甚至还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摸样,尼玛的这是怎么回事,有一种拿错剧本的赶脚。

    “独孤阀。怎么会看上某的?”

    林沙微微一笑,看向独孤盛的目光意味深长,不答反问道。

    “哼,林将军说句痛快话。你答不答应吧?”

    独孤盛眼神冰冷,怒视林沙沉声道。

    “答应又如何,不答应又如何?”

    嘴角挂上一丝浅笑,林沙饶有兴趣开口问道。

    “不答应……”

    独孤盛满脸怒容,双拳紧握青筋根根爆起,咬牙切齿愤恨道:“就算了!”

    大堂的气氛有一瞬间的迟滞。不过林沙毫不在意,根本就没将独孤盛的不满和怒火放在眼里,只是微微示意他继续说。

    “答应的话!”

    独孤盛眼中精光暴闪,满脸自信神采飞扬:“林将军将得到独孤阀的鼎力相助,以后封公开府不在话下!”

    脸上的轻笑缓缓收起,目光凌厉紧紧盯住独孤盛,嘴角一弯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讽,缓声冷笑道:“好大的手笔啊,独孤将军你还是收回那一脸的傲气吧,某可不稀罕你们独孤阀的支持!”

    “你,真真不知好歹!”

    独孤盛脸上狂怒之色一闪,双眼瞪得跟铜铃也似,眼中似欲喷火可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满脸颓唐。

    “嘿,是某不知好歹,还是独孤将军在诓某???”

    身子向后一靠,露出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惫懒相,脸上神色逐渐变得沉肃,大堂里的气氛都开始变得凝重,缓声开口:“独孤阀既然那么有力,怎么将军眼下只是区区的三品屯卫将军,只比某高上半品而已?”

    “哼,朝堂要事,岂是你一区区中郎将可以置喙的?”

    独孤盛脸上怒色一闪,眼中却满满都是不岔之色。

    “有没不能置喙的?”

    林沙突然脸色一缓,淡淡道:“同是四大门阀,宇文阀的势头还是手头实力,可是比独孤阀要光鲜强大得多!”

    “牙尖嘴利!”

    独孤盛也不是好惹的,眼中冷芒闪烁连连冷笑道:“听闻林将军跟宇文阀的关系十分不睦,就是不知道林将军担不担心宇文阀的打压!”

    “让独孤将军失望了!”

    直视独孤盛,林沙目光清澈一脸坦然,轻笑道:“宇文阀又如何?”

    不等独孤盛开口,突然神色一冷不屑道:“不过就是不当官而已,凭某手上实力真要发狠,他宇文阀真有信心顶得住一位宗师的惦记?”

    独孤盛脸色连连变幻,一会喜一会忧,一会怒一会笑,好象川剧变脸般,短暂时间便连连变幻了数种脸色,直让林沙有种叹为观止的赶脚。

    “好好好,好气魄好豪气!”

    岂料独孤盛脸色变幻一阵后,突然拍掌大笑连连道好,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激赏,哈哈大笑道:“哈哈,没想到宇文阀那帮老狐狸,竟然招惹上了林沙你这样的妙人,真是有趣啊有趣!”

    “有什么趣?”

    翻了翻白眼,林沙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独孤盛,没好气道:“这是某跟宇文阀的龌龊,跟你独孤将军和独孤阀毫不相干!”

    “嘿嘿……”

    独孤盛脸上尴尬一闪而逝,老脸一红清咳出声,话锋一转认真道:“林将军,给某个实话,你究竟答不答应与独孤阀结亲!”

    “不答应!”林沙丝毫迟疑都无,毫不犹豫回答。

    大堂气氛一冷,一股子火药味迅速弥漫。

    独孤盛强压心头火气,咬牙切齿开口一字一顿道:“这是为何?”

    “先不提独孤阀的诚意如何!”

    林沙脸色不动分毫,一点都不在意独孤盛的注目礼,端起身前小几上的酒壶,自顾自倒了一杯水杯,缓缓端起轻抿一口,待到独孤盛快等得没了耐心,这才不紧不慢冷言道:“独孤阀的情况某有所耳闻,你们拿出来的结亲对象,左不过你个不重要的嫡女,甚或几个小透明的庶女而已!”

    说着,目光炯炯盯住独孤盛,直到独孤盛被盯得难受转过脑袋,他这才冷笑道:“据某所知,独孤阀最看重,同时也是潜力最好的年轻女子,唯有一位独孤凤而已!”

    “放肆!”

    独孤盛勃然大怒,一双大眼瞪得溜圆,满脸怒火断然怒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将军真是有胆子肖想??!”

    “呵呵,肖想么?”

    林沙也不气恼,只拿眼睛定定望着独孤盛,大堂一时寂静无声气氛诡异,良久直到独孤盛有些承受不住这种难言的压抑,他这才缓缓开口轻声道:“门外的姑娘,墙角已经听得够多了吧,何不出来一见?”

    什么,有人听墙角?

    独孤盛脸色大变,心思电转目光冷厉阴霾,瞬间便下定了决心。

    朝臣私下勾结外将可是大罪,当然私底下如何谁也说不清楚,可要是事情暴光他以后的前程尽毁不说,还会连累整个独孤阀!

    “哼,小小的中郎将,竟然看不上独孤阀!”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让独孤盛是跟熟悉的清脆女声,脑子一懵心道她怎么来了?

    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便见大堂门口飘来一道火红身影,瞬间满室生香好闻不已,火红身影身法飘逸灵动,似缓实疾瞬间跨过正堂数丈距离,‘呛’的一声一道寒芒匹练带着凌厉气势****而出。

    “小姑娘家家的,脾气这么火暴可不是啥好事??!”

    面对气势凌厉的长虹匹练,林沙神色不动丝毫,就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语气轻快淡淡开口,直道凛冽寒意临身这才缓缓伸出右手食指,一指点出!

    咻!

    平平无奇的一指,却是激起空气一阵剧烈激荡,一道凝练之极的指劲带着锐不可挡之势,不偏不倚正好与挥来长虹匹练撞上。

    “凤儿不可!”

    直到这时,独孤盛才反应过来,脸色剧变大喝出声,可惜已经迟了。

    “林将军还请手下留情!”

    额头瞬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独孤盛大喝不声,揉身而上两记手刀凌空劈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