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身体素质又有了跃阶似的提升!

    当林沙一身臭汗,满脸轻松走出密室之时,胸中升起一股冲天好奇,仰首望天张嘴发出一声愉悦嘶吼!

    这一声当真有如惊雷炸响,声浪滚滚传便幽州全城,并以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幽州城外扩散开去。

    一股如狮王般的威压笼罩全城,像是大石一样压在心口憋闷得紧。

    全城惊恐!

    尤其是城中的江湖人士,一个个呆若木鸡两眼发直,实力差的被震得头晕目眩难受不已,实力高强的也是个个满脸骇然吃惊不已。

    城中几处隐秘地方,更是爆发数股强绝气息,好似回应林沙的愉悦咆哮一般。只是气息一闪而逝,不过片刻功夫又恢复了平静。

    普通百姓只是觉得声音震耳,被吓了一跳脸色煞白受了点惊吓而已,倒是没有出现什么让人不想见到的变故。

    然后,就在这一刻,城中牲畜无论牛马羊还是鸡鸭狗,好似都感受到了食物链顶端生物的强悍威压,全都吓得瑟瑟发抖瘫软在地。

    很是古怪的,在传荡全城的惊人嘶吼声中,这一刻全城竟是万畜噤声!

    ……

    “哈哈,真要感谢傅采林这厮??!”

    收声闭口,林沙缓步走到后院的小花园,矗立于万紫千红的花丛之中,右手猛一握拳顿时浑身骨节噼里啪啦作响,一股强横霸道的力量聚集于拳头,身子紧绷自信满满,只觉一拳便能将天空打出一个窟窿。

    真的要感谢与傅采林在辽东城头的那一战,尽管他最后满身血污狼狈而败,可是单就战斗中的领悟,以及战后一个来月的仔细感悟,这才有了他这次闭关突破之事。

    气血如汞髓如霜!

    内家拳的修炼到了这一步,已经开始了武侠说法中的‘脱胎换骨’,科幻理论中的‘进化’!

    因为这里是大唐世界的缘故。因为世界规则和天地灵气的缘故,他的身体将向本世界土著的方向蜕变。

    当然,他只是刚刚达到‘气血如汞髓如霜’的特殊身体境界,要说身体完全‘脱胎换骨’还有些为时尚早。

    不过。他眼下已经迈出了最为坚实也最为困难的一步,之后只需要按部就班慢慢积累,等到体内气血能量和精气达到一定程度,便自然而然达成‘脱胎换骨’,‘进化’的目的。

    为了早日达成这一目的。他在过去一年时间中,可是采购收集了不少天材地宝,以百年为单位的人参,何首乌还有灵芝和黄精等药材,以及异蛇蛇胆熊胆之类的玩意可是应有尽有。

    相信用不了半年时间,他便可以完成彻底的脱胎换骨,让身体达到本世界土著的水准。

    到了那时,不说积蓄于一百零八处窍穴中的海量真气,单单就是纯粹的内家拳手段,也足够他横行整个世界!

    就算再次遭遇傅采林。他也用不着那般狼狈失措,起码也有了一战之力,而不是依靠以死相搏的无赖手段寻求脱身!

    ……

    当幽州隋军将校,得知那惊天一声怒吼是新任北中郎将林沙所发,顿时个个惊得面无血色直抽凉气。

    军中早有传闻林中郎将悍勇绝伦,一身武艺已达宗师之境。之前还不以为然认为只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可是现在看来却是名副其实。

    一下子,军中的不服之气消散大半,除了几个自诩出身高贵的将校依旧不以为意外,其余人等却是不敢造次生怕引来林中郎将的不满打压。

    要知晓。军中强者为尊,真要把林中郎将惹火了,他要是看你不顺眼随便找个借口,便能将你暴打一顿还没处喊冤去。

    谁叫林中郎将不仅个人实力高强?;故怯闹菟寰谝淮蠼??

    何大郎为首的心腹将校却是振奋不已,他不像林沙那般经历丰富,遽然崛起加上武力不足,心中一直惶惶不安生怕保不住眼下的官位。

    眼下林沙展现如此惊人实力,他心中的高兴可想而知。只要林沙不倒,他的好日子就不会出现任何波折!

    所以。当林沙闭关突破后第一次召集麾下众将议事之时,大帐内的气氛诡异得紧,之前好似斗鸡一般的平民派和门阀世家派,竟然难得的保持了统一姿态,一个个谦恭老实得紧。

    这就对了嘛!

    林沙心中满意,也没继续折腾手下将校的意思,一边听取他们的练兵汇报,同时根据不同情况布置下新的任务,总之他对手下将校就一个要求:不管他们心中是否甘愿,手下弟兄绝对不能清闲下来!

    自觉练兵有成的,可以带兵剿匪,反正就是不能让手下弟兄有空闲时光惹是生非,话说他对扰民的兵痞之类的家伙实在无爱。

    众将唯唯诺诺********,不敢有丝毫轻慢得令散去。

    “这帮家伙,先前还趾高气昂一副高人一等的摸样!”

    待得众将离去,何大郎这才笑骂道。

    “别理会他们!”

    林沙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平静道:“大郎盯紧点,只要他们老实听令行事就成,某也没想过要他们彻底归心!”

    “那剿匪之事……”

    何大郎嘿嘿一笑也不多说,话锋一转好奇问道。

    “眼下整个大隋都乱了!”

    林沙目光深沉,淡然道:“其它地方我管不着,但是幽州却是不能出丝毫岔子,也不能乱!”

    何大郎漠然……

    大业九年,整个隋朝都陷入动乱之中。

    先是正月,灵武(今宁夏灵武西南)人白瑜娑叛乱,夺取官马北连突厥,不过短短半年时间便已聚众至近万,形成一股势力强大的反叛势力。

    三月,又有济阴(今山东曹县西北)孟海公造反,据周桥,进占曹、戴二州,众至三万,实力雄厚让人不敢小觑。

    同为三月,齐郡(今山东济南)人孟让举旗造反,北海(今山东益都)人郭方预叛乱,自号卢公,众至三万实力不俗,平原(今山东平原西南)人郝孝德聚众数万叛乱,与王薄、孙宣雅等部十余万结为联军声势浩大之极。

    还有厌次(今山东无棣南)人格谦叛乱,以豆子航(今山东惠民县境)为根据地,称燕王众至数万。

    又有渤海(今山东阳信)人孙宣雅举旗造反,以豆子航为根据地,众至数万自称齐王。

    还有杨玄感叛乱,此时的山东以及河南腹地简直乱成一锅粥。

    随着隋朝第二次远征高句丽失败,伴随无数民夫和将士或劳累或病死于路途,整个中原一片沸反盈天怨声载道,各地豪雄蠢蠢欲动大隋风雨飘摇。

    林沙镇守幽州,这里刚刚聚集过百万隋军,倒是没有不开眼的玩意跳出来找虐??墒翘胖性沟卮吹囊患忠患恍∠?,对于杨广和整个朝廷简直无语了。

    同时也很是好奇,尼玛的山东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叛军势力,还动不动聚众数万的,也不知道这地头到底有多少人口可供挥霍?

    再想想唐初数位名将都出身山东,显见这里可真是乱得很。

    感叹归感叹,这些却不关林沙什么事,眼下他主要的任务便是尽快让身体达到脱胎换骨的程度,瞬间掌控幽州军务,同时防备高句丽方面有可能的异动。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过去,林沙的生活既悠闲又充实,手下掌管数万人马,很多时间已不需要他亲历亲为,只需掌总监督即可,让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这日,他被何大郎拉去助阵,在城北军营巡视一圈,修理了几个不听话的兵痞,小小露了一手将一干桀骜不逊的将士镇住,直到何大郎彻底掌控局势,这才骑马晃悠悠返回中郎将府。

    “拿命来!”

    就在他策马转过一条繁华街道,直奔官衙府邸所在之时,突然从旁边的酒楼中飞出一道人影,暴喝出声手中长?;饕坏愫⒓泊潭?。

    恩?

    没有杀气!

    林沙端坐马上轻轻挑眉,完全没有突然遇刺的惊慌,待到那刺客手中剑锋离身不足一尺之时,搭在刀把上的右手动了。

    呛!

    一道清脆刀鸣声响起,半空突然划过一道美丽雪白匹练,叮当一声刀剑猛烈相击,长剑受不住力匡当一声掉落在地,化作匹练长虹的长刀却是去势不减,带着凛冽杀气直奔刺客喉咙而去。

    那刺客满脸惊骇不知所措,脸色煞白一脸绝望……

    “刀下留人!”

    可就在这时,刚才刺客飞出的酒楼突兀传出一声暴喝,一位锦衣华服的中年壮汉冲天而去,手中长剑嗡嗡作响剑影漫天,好似天河倒悬铺天盖地席卷而至,隔得还远林沙的脸颊便感觉一阵刺痛。

    “呵呵……”

    林沙只是轻笑一声,刀光一闪一颗满脸惊骇的头颅冲天而起。

    而后,手腕一翻刀光如匹练倒卷而起,与从天而降气势凶凶的剑雨长河猛烈相撞。

    “混蛋,某要你死!”

    那剑法不凡的中年壮汉满眼愤恨,眼中杀机暴闪咬牙切齿怒喝出声。

    可惜他话音刚落,便觉手上长剑一震,一股沛莫难挡的巨力汹涌而至,虎口剧震手心一按摩再也握不住剑柄,长剑顺势脱手而飞一把闪烁凛冽寒芒的大刀已凶狠挥来,刀上的冷意惊得他亡魂大冒声音都变了形:“不要,某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