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隋军大营,帅帐

    气氛凝重火药味十足,一位位粗豪军喊就像斗鸡一般,蹬圆了一双铜铃大眼互不相让。

    林沙端坐在帅座上,饶有兴趣的坐山观虎斗。

    他又不是傻子,也没那心力真的把所有精力,全都用在军务上。

    别说他没有这个想法,就是有想法也是以自身实力为要,只要拳头大了什么样的荣华富贵得不到?

    幽州隋军之中确实有不少刺头,他们身后有各大门阀世家的支持,一点都没将林沙这么个毫无背景的上司放在眼里。

    如果林沙贪恋权位,又或者想在隋朝大干一番的话,估计还会顾忌一二,可是眼下嘛不长眼的东西哪凉快滚哪去。

    作为幽州军方第一大将,想要挫磨手下将校,手段真的不要太简单。

    等隋帝杨广率军离开后,他马不停蹄大肆提拔了一干军中底层将校,几乎全是出身平民与那些门阀世家没丝毫的关系。

    然后明升暗降左右腾挪,将身上门阀世家烙印深刻的将校好好的修理一通。

    之后,随便施点小手段,两边便像斗鸡一般对立起来。

    林沙则稳坐钓鱼台,只需掌总控制好火候,必要时出面调停一番,整个幽州隋军系列便尽在掌握之中。

    当然,暗地里肯定有些不如意的地方,不过林沙也不甚在意,只需要他们老实听令,认真完成布置下去的军务就成,至于他们到底忠诚与否林沙根本就不甚在意。

    高武世界就这点好,只要实力强悍到一定程度,一人之力便可力压千军万马,只要不是真要了绝境一般人也不会轻易得罪一位宗师高手,而且还是能从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手中安全脱身的宗师高手!

    花费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林沙才将幽州隋军军务调理清楚,起码他的命令下去不会遇到什么阳奉阴违的屁事儿。

    特别是当一位宇文家的姻亲子弟,堂堂的一营校尉。被林沙抓住错处直接打发到后勤辎重营坐冷板凳,敢于直接挑衅的将校直接匿迹。

    和之前一样,等将幽州隋军的内部关系理顺之后,林沙又当了一次甩手掌柜。将军务都交给何大郎临时掌总,负责日常一应军务,同时还有数位鹰扬郎将和鹰扬副郎将配合,只有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时林沙再亲自出面处理。

    如此一来,林沙的空闲时间便多了许多。能够腾出功夫和精力,慢慢琢磨自身武力问题。

    辽东城头,跟两位高句丽宗师,以及大宗师傅采林一战,尽管最后落得借力狼狈逃脱的下场,险险的把小命都差点丢在那儿,在鬼门关前走上一圈,不过有付出便有收获。

    生死之间有大造化!

    林沙对此深以为然,别看他又是燃烧气血,又是浑身处处是伤的。好象情况十分严重。

    当然了,如果放在一般人身上,就是大唐世界的土著高手身上,按伤势也是极为骇人的,没个小半年的修养休想恢复如常。

    可林沙是什么人?

    内家拳境界已经到了罡气颠峰的存在,只差一步便可以达到‘打破虚空可以见神’的至高境界!

    对身体的掌控,早已达到细致入微之境。能够在短时间内加快或者减缓部分气血流动速度,同时还能控制筋骨血肉以及皮膜,配合体内的气血循环做共鸣运动,催发体内生机加快伤口愈合速度。

    不要忘了。他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加上对身上的熟悉程度,只要不是身体器官严重衰歇又或者致命的伤势,只要外部营养和能量供应得上。无论再重的伤势对他而言都是小菜一碟。

    再说了,那日从辽东城头飞落,看起来满身血污情况严重,其实不过只是表象而已,他身上的伤势真心不严重。

    要是他完好无损回来,见了隋帝后杨广会是什么想法?;岵换嵊兴纳俸么?,这些都难说得很!

    他虽然并不贪恋权势,不过该自己得的好处却没有轻易放弃的道理,这也不符合自己的做人原则不是?

    这不,不知杨广到底是出于安抚的意思,还是培植隋军新势力的想法,又或者出于军中派系平衡的考虑,林沙却是此次隋军二征高句丽的最大受益者好不好?

    幽州隋军第一大将,这样的崇高地位,要是放在往日,就算林沙的功劳再高,想要获得也是难上又难。

    别的不说,就是朝堂掌握大半重权的门阀世家势力,就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

    幽州北中郎将府邸,后院书房密室

    小小的密室布置十分简单,除了一张床榻之外就只有一张四方小桌,再就是几个小凳子便再无其它。

    而此时,林沙正以五心朝天式盘坐在床榻中央的蒲团上,双目半瞌不瞌呼吸细微悠长,浑身气息收敛好似一块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人型石头,要不是胸膛跟着悠扬的呼吸缓缓起伏的话,如果有外人看到的话还真会以为他已坐化呢。

    小小的密室安静异常,就是林沙细微悠长的呼吸都轻不可闻。

    咚咚咚……

    可就在这时,静室突然响起咚咚咚的震响,不紧不慢极有节奏,声音从开始时的微不可闻,到后面越来越响,最后好似战鼓轰隆震耳欲聋。

    哗啦啦……

    随着犹如战鼓轰鸣的咚咚声越来越响,紧接着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清晰传出,还似有长江大河浪涛翻滚连绵不绝。

    安静的密室就像开了音乐演奏会般,咚咚咚的震响和哗啦啦的水流涛涛声互相辉映,竟有一种诡异的和谐美感。

    真是古怪!

    如果有外人在场,便会发现无论是战鼓轰鸣之音,还是哗啦啦的流水之声,都是从林沙身上传出!

    这是心脏的跳动声,还有气血流动时的声响啊。

    不仅如此,随着心脏跳动造成的密集鼓声与气血流动形成的水流声相继响起交相辉映,密室的气流突然缓缓流动,像是受到什么大力吸引一般,缓缓向林沙头顶聚拢并慢慢旋转。

    呼呼呼……

    很快,旋转的气流,在林沙头顶形成了一个小小旋涡,一道道无形无色的天地灵气,顺着旋涡慢慢向林沙头顶不知何时已开启的天地之桥而去。

    与此同时,林沙体内其它四脏,跟着咚咚咚跳动声响不绝的心脏,也开始慢慢的齐齐颤抖,而且幅度越来越大渐渐有跟心脏保持同一频率的迹象。

    五处窍穴,齐齐喷出五道精气洪流,于脏腑内部往来冲刷,一遍又一遍不断洗练提升脏腑机能,而后全部汇集到中丹田精气海之中,通过某种神秘神秘冲入心脏,加入已经开始加速的气血流动循环之中。

    随着气血在周身一遍一遍的循环往复,五脏精气不断融入气血精华之中,使得本就凝练异常的气血更加凝练。

    如此往复循环,密室之中心脏跳动如战鼓轰鸣,气血流动还是长江大河浪涛汹涌,脏腑齐齐震动遥相呼应,五脏五行精气汇集于中丹田精气海,而后统统加入气血循环之中,不断提炼增强气血能量的纯度和精练程度!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林沙端坐蒲团足有三个时辰,身形笔直如松如剑傲立,体表皮肤因着气血的不断凝练和流动,开始逐渐升温发红。

    诡异的是,此时林沙体表温度不低,却是没有丝毫汗迹和蒸汽出现,这是他提早封闭了全身毛细血管的缘故。

    内家拳经有云:汗乃精气也!

    排汗,就是排出体内精气。

    此次闭关对于林沙而言关系重大,但凡有一点点不对的地方,他都要尽可能的避免出现问题,免得功亏一篑自误。

    此时,他体内简直就是一个大洪炉,一股炽烈气息在脏腑间升腾,火热火热的好象胸膛着了火般。

    流动的气血在炽热的气息中跟着凝练,很快便凝练到了极致??上Я稚趁荒芰δ谑?,不然他铁定会发现在体内循环运转的气血,粘稠得好似水银铅汞一般,带着一种沉重的质感。

    每一次气血在体内循环一周,都给身体带来细微变化,随着气血凝练到极致,身体也开始逐渐出现明显反应。

    不说胸膛火热火热的好似燃烧一般,支撑身体的脊椎骨跟着像是着了火,后背升起一种难言的灼烧不适之感,脊椎之中的骨髓好象也受到影响,开始逐渐生温度变热出现了莫名的变化。

    如此,又是数个时辰过去。

    林沙盘坐于蒲团之上一动不动,已经整整鼻观十个时辰!

    从早上开始一直到凌晨时分,体内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炽烤得脏都有些承受不住,突然一动不动好似人形岩石的身躯猛然一震,而后脊椎骨节一阵劈啪作响,好象推翻了多米诺骨牌一般,全身骨节跟着一阵噼里啪啦齐齐爆响。

    与此同时,体内脏腑也跟着齐齐震动,凝练之极的气血好似也发生了莫名变化,在身体内部缓慢做着循环流动。

    一股比之以往全力爆发之力,更为强横的力量感觉突兀涌上心头,不知为何林沙心中突然闪过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有些了然又很是迷茫自然而然知晓眼下的状况:气血如汞髓如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