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沙混身浴血回到行宫,震惊了整个行宫上下……

    隋帝杨广满脸惊容,更是不顾林沙浑身血迹斑斑,亲自接见并好言安慰一番,同时还告之突然鸣金收兵的缘故——楚国公杨玄感叛乱!

    林沙还能说什么呢,遇上这种倒霉事儿,除了自认晦气之外别无它法。

    不过隋帝杨广倒也承认他此次战功,待得临时朝会之时他又升官了,任从三品北中郎将统领幽州所有隋军,成为幽州隋军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他的表现摆在那儿,其他将领就是心中再不爽,表面上也是笑呵呵一团和气,谁叫林沙确实表现惊人呢。

    要不是楚国公杨玄感突然起兵叛乱,顺着林沙冲上辽东城城头打开的缺口,只要后续隋军跟得上趟,辽东城易手不在话下。

    如此,二征高句丽首功非林沙莫属!

    到时,只升半格自然少了,起码得抬上一阶品级,直接成为正三品的朝堂大员,军方崛起最速的一员大将!

    真要那样,以宇文阀为首的门阀世家势力,还不得呕死???

    至于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出现在辽东城的事儿,尽管被不少隋军将士知晓,不过隋帝杨广可是下了死命令不许泄露一句,否则格杀勿论。

    林沙清晰感知,自从他满身血污回来后,临时行宫的防御力量和严密程度,都比之前提高了一个级别。

    让他哭笑不得的是,杨广还几次暗示,希望林沙能够进入他的护卫部队,成为隋帝的贴身内卫之一。

    林沙哪会答应这个?

    开什么玩笑,杨广可没几年活头了。再说待在杨广身边也不算什么美差,这厮的处境并不像表面上那般风光。不然也不会屡屡临幸江都,还说什么洛阳不安全之类的浑话。

    眼下林沙可是幽州第一大将,又是新近提拔可以算得上杨广的心腹,他自然不会逼迫得太过。

    不过在御驾离开辽东地区之前。林沙倒是被隋帝时常召到行宫时常伴驾。

    林沙一眼就看穿了杨广的把戏,不过就是担心弈剑大师傅采林找他的麻烦,没有安全感让林沙这位名副其实的宗师高手护卫而已。

    毕竟,有数百登上辽东城头最后又安全撤离的隋军将士亲眼所见。林沙一人独抗高句丽三大宗师高手,其中还有赫赫有名的弈剑大师傅采林!

    最后林沙虽然满身血污狼狈不堪,可却是安然撤回,单就这份武力和本事,放眼隋军一干重将也是头也份的。

    当然。林沙表现得如此悍勇,自然少不得新一轮的身份探询。

    杨广身边可是有魔门高手护卫,又有各大门阀世家的人手暗中?;?,以他们对天下各门各派武功的了解,想要瞒得过他们难上又难。

    所幸林沙从来都没有动用过真气对敌,一直都是使用的内家拳手段。

    无论是从表象上还是武功套路上,那几位魔门高手和门阀高手只得出一个惊人结果:林沙天赋异秉,与所练的外门功夫十分契合,这才能在小小年纪达到如此高度!

    得出这么个结论出来,一干魔门以及门阀高手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也没有其它想法和动作。

    之前林沙官卑位微之时他们没有及时抓住机会,眼下林沙已身居高位,甚至一举成为大隋幽州军第一大将,可不是他们可以随意乱动的。

    就是朝堂上的三大门阀势力,眼下也不敢轻易对林沙如何如何。

    先不说狠狠得罪一位军方重将值不值得,单单就林沙宗师高手的身份,也足够三大门阀好好掂量掂量,要真把林沙得罪死了的后果。

    当然了,该不给面子的时候,三大门阀也真不给林沙丝毫面子。

    就比如眼下。林沙刚刚从一片忙碌景象的临时行宫出来,正好与宇文成都撞上,这厮一脸阴霾拦住林沙的去路,满眼阴郁低声威胁:“别以为你当上了北中郎将便可耀武扬威。在某宇文阀眼中屁都不是!”

    “是吗?”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这厮一眼,一脸悠然说出的话却是狠厉非常:“如果我将宇文阀在幽州的势力连根拔起,宇文都尉是否承担得起这个后果?”

    “尔敢?”

    宇文成都蹬大了眼睛,满脸杀气怒喝出声。

    “有什么敢不敢的,宇文都尉你尽管试试就知道了!”

    林沙咧嘴露出两排森森白牙,冷笑道:“千万别给我出手的借口。否则……”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不过意思却再明白不过。摇了摇头一脸不屑大步流星离开,真以为谁都害怕他们宇文阀啊。

    “哼,走着瞧,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宇文成都一张俊脸扭曲变形,双目喷火狠狠蹬了林沙一眼,而后满心恼火怒气冲冲离开。

    “真是不知所谓!”

    ……

    很快,新任北中郎将林沙与宇文成都发生激烈口角的事情,便在忙碌的临时行宫传开。

    林沙很敏锐发觉,杨广对待他的态度,热情真诚了不少。

    嘿嘿,看来这位隋帝陛下,显然没有表面上那般重视门阀世家啊。

    想想也是,就连杨坚都对门阀世家忌惮异常,更别说不如杨坚的杨广了。这厮虽然喜好奢华爱好美色,不过从他种种的施政手段上来看,用天纵其才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修建大运河,开科举之先河,这两件无论哪一件哪出来,都是功在千秋利在当代的大好事。

    只是可惜这厮太过急功近利,像大运河这样的百年工程,他竟然急不可待花费了区区数十年便完成,其中损耗的巨量民力以及财力,硬生生将开皇三十年盛世积累花费的差不多。

    而科举取士虽然开千年之先河,同样面对了门阀世家的重重打压和阻拦,进行得很不顺利,朝堂上依旧是以门阀世家为主。

    杨广如果只是个彻底的酒色之徒也就罢了,偏偏他还见识不凡手段也不差,自然免不了与门阀世家为了朝堂和军队的掌控权暗中激烈交锋。

    ……

    在这样的纷纷扰扰中,隋朝第二次远征高句丽之役,就如此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比之第一次远征表现还不如,大将军宇文述顿兵平壤城外,隋军主力拿区区一个辽东城没有任何办法,从海路进攻的来护儿大军还没出动,便被楚国公杨玄感的叛乱打乱布置,而后很倒霉的成为‘叛乱份子’。

    隋帝杨广气得肝儿疼,急急忙忙从高句丽战场返回,甚至连几乎唾手可得的辽东城都选择了放弃。

    傅采林虽然是大宗师不假,却是不好太过干涉朝堂以及军队征战事务。

    他要是做得太过,大肆杀戮隋军普通将士的话,以为大隋就没有江湖高手了么?

    不说散人宁道奇,单单支持杨广登上帝位的魔门,真要下了狠心与高句丽武林为难,单独一个傅采林也算不得什么。

    他可以刺杀杨广,也可以刺杀隋军重将,单唯独不能对付普通将士。

    所以说,林沙当初冲上辽东城头的举动,却是为隋军的胜利打开了一条光明大道,只是可惜最后却功亏一篑。

    杨广要是不生气那就见鬼了,两次远征高句丽,连一座高句丽雄城都没拿下,脸皮都丢光了有木有?

    于是,第二次远征高句丽之役没有进行多久,便草草收场,隋帝杨广满心愤怒的率领近百万大军杀回中原腹地,一心想要将杨玄感这二五仔挫骨扬灰。

    作为此时的幽州隋军第一人,林沙自然不用理会这样的糟心事。

    此时他正忙着整理掌握幽州隋军部队呢,哪还有闲心思管其它?

    话说,在隋唐演义中,幽州可是处不小的支线地图,起码幽州王罗艺还有他儿子好汉罗成,还有一个秦琼秦叔宝,都在幽州这地界发光发热。

    而在大唐世界,幽州却是一处被忽视的边塞重镇。

    无论是佛门道门,还是魔门两派六道,都没有在幽州行事过的痕迹。

    可事实上呢?

    作为大隋数一数二的边塞重镇,这里军队云集,门阀世家的势力几乎无所不在,同样各类妖魔鬼怪还有东北武林势力参合其中,简直就是一团乱麻。

    之前林沙只是驻守最前线的县城,一心操练手头数千乃至后面的上万军队,又门心思发展口外贸易赚钱,倒没有太多心思了解幽州的具体形势。

    可是现在不同了,作为幽州军方第一大佬,要是连手下人马都掌握不住,那不是让人以为他没屁用么?

    于是,在隋帝杨广率领隋军主力离开不足半月,等摸清了情况之后,林沙开始了剧烈的动作。

    操练,操练,还是操练!

    他可不管手下将领是哪个派系的,先提溜出来狠狠操练一番,有能力的自然继续留任,连手下军队都管理不好的,对不住了给劳资滚一边去,幽州军中不需要这样的废物。

    如此毫不留情面的折腾,自然搞得幽州军内部沸反盈天怨声载道,那些有真本事继续得以重任的将领还好,至于那些没本事却背景强硬的家伙,自然不甘心被林沙这么个顶头上司排挤边缘化,小动作频频同时快马信使简直不要钱般,每日里马蹄声隆隆就没停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