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高手?”

    林沙心头一沉,手上长刀猛一挥砍刀气凛冽将两大高句丽宗师剑手逼退??伤坏阋膊磺崴?,浑身寒毛猛然倒竖而起,死亡的威胁缭绕心田不去,长刀横立胸前怒声大喝。

    “哎,大隋果然人才济济!”

    突然,一道青色身影从高句丽军士群中飞腾而起,犹如轻风拂柳般慢悠悠落在林沙身前。

    林沙打眼望去,来人有一张窄长得异乎常人的脸孔,上面的五官无一不是任何人不希望拥有的缺点,更像全挤往一堆似的,令他额头显得特别高,下颔修长外兜得有点儿浪赘,弯曲起折的鼻梁却不合乎比例的高耸巨大,令他的双目和嘴巴相形下更显细小,幸好有一头长披两肩的乌黑头发,调和了宽肩和窄面的不协调,否则会更增别扭怪异。

    可林沙却不敢丝毫小觑眼前这位面貌普通的家伙,一向敏锐的感知在其身上竟然失灵,对方明明站在眼前,却感觉不到他具体存在的位置!

    印入他心中的,竟然是一片虚幻的天地!

    天地间只有一把神秘莫测的长剑,划动着神秘诡异往来纵横,竟让他有种隐隐的刺痛之感!

    真真不可思议!

    林沙明白,这是对方的修为境界不在他之下的缘故!

    那么,对方的身份就很明显了……

    “‘弈剑大师’傅采林?”

    目光凌厉心头凛然,林沙缓缓开口语气十分确定。

    “不知将军高姓大名?”

    傅采林微微一笑算是默认,目光平和好似的没有丝毫火气和敌意,淡然开口问道。

    “大隋鹰扬郎将,林沙!”

    林沙眉头一挑,傅采林的神态总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脑子一转便恍然这不是他在天龙世界一贯的姿态么,那种十分隐晦的高人姿态?

    呵!

    眼睛微微眯缝,嘴角挂上一丝不屑轻笑,目光突然变得冷厉如刀。脸色沉肃气势迫人,冷然道:“傅大师收起你那高高在上的嘴脸吧,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某就不客气了定要见识一番‘弈剑大师’的风采!”

    话音刚落。身形暴闪一刀砍出!

    刀光如匹练,杀机凛冽气势凶厉,一往无前不留余地。

    但,刀快,剑更快。

    不知何时。傅采林手中已出现一把长剑,迎着霸道刀势剑尖轻轻一点。

    叮!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剑尖蕴含的连绵劲道猛地爆发,气势刚猛的大刀不仅停滞半空,好似受不住连绵暗劲刀身嗡嗡作响。

    林沙只觉一股磅礴劲道从刀上传回,掌心虎口连连剧震,身子猛一摇晃蹬蹬蹬向后连退数步,体内气血翻涌好一阵激荡,脸上潮红一片久久不散。

    “再接我一刀!”

    眼神越发凌厉,林沙一双剑眉倒竖。手臂筋骨血肉一阵微微齐鸣,迅速压下身体不适和翻腾的气血,身形再次暴闪而起凌空一刀劈下。

    刀势暴烈,一往无前!

    可就在这时,一柄长剑好似突兀出现在眼前,剑尖毫无烟火之气轻轻一点,不偏不倚正好点在长刀刀面的着力处。

    ‘嗤’的一声刺耳尖鸣伴随火花飞溅,长剑竟是顺着刀面疾刺而下,如疾风般向林沙握刀的手腕斜削过去。

    林沙身子一震,再次受到手中大刀传回的反震巨力影响。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跃,脸膛憋得通红体内气血倒灌难受异常。

    果然不愧是武学大宗师!

    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瞬间又被扔到一边,腰身一扭微微调整身形。双落稳稳落地向后平滑半丈,在粗糙的城砖上划出两条清晰划痕。

    喝!

    调动体内气血疯狂涌动,运行速度瞬间达到极致,耳中听到血液轰隆隆的流敞声,身体的不适瞬间消散干净,全身充满了使之不完的力量。比之刚才更甚数分的巨力,弯腰躬身如烈马疾驰,卷起一道狂风朝傅采林猛扑而去。

    猛然一脚踏在傅采林身前一丈处,坚固的墙砖碎裂踏出一个清晰脚印,扭腰跨身脊椎骨节齐齐震动,一股股劲道顺着骨节震动迅速推进,从腰围到脊椎,又从脊椎到肩膀,又从肩膀到手腕和掌心,而后一股脑全部聚集于长刀之上!

    好似承受不住如此力量加持,精钢打造的长刀刀面嗡嗡作响,顺着挥出右手化作一道闪亮匹练,带着一往无前的疯狂气势横扫而出。

    傅采林依旧是那一副高人风范,见到林沙几乎运尽全力挥出这一刀,只是眉头微挑眼中凝重之意微闪,手中长剑不知何时已化作流星坠落,只见点点寒芒闪烁叮叮当当的金铁碰撞声不绝。

    几乎每一剑,都击在长刀所化雪亮匹练的着力处,一连十三剑点下硬生生将长刀化作的雪亮匹练止住去势,挡在离其腰间相隔三寸处!

    “三招已过,某不客气了!”

    傅采林淡淡一笑,手中长剑一收一挺,疾如流星直刺林沙心口。

    憋屈,前所未有的憋屈!

    好久都没体会过如此憋屈感受,林沙郁闷得差点吐血。

    什么时候,他都沦落到需要别人先让三招的地步了?

    开什么玩笑!

    尽管刚才傅采林的十三剑连击,连续不断的劲道从刀上传回,震得他手臂酸麻几乎握不住刀把,体内气血更是沸腾汹涌,一会快一会慢的难受之极,但他根本顾不了这么许多,面对傅采林这位大宗师的主动进攻,没有丝毫犹豫强压身上不适发动猛烈反击。

    刷刷刷……

    一刀接着一刀,刀光匹练纵横,气势一往无前不留余地。

    林沙双眼迅速充血恐怖异常,体内气血奔涌咆哮几乎沸腾,浑身气势一涨再涨惊人之极,一把长刀已完全化作刀光匹练,不退反进不顾刺来长剑,手中大刀直取傅采林上身要害!

    疯狂,实在疯狂,他一出手就是同归于尽的驾驶,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林沙这也是无可奈何,尽管他的精神境界与傅采林同属一个阶级,甚至隐隐还超出一头,起码傅采林的出剑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可这没卵用,身体速度和反应都跟不上,就算他知晓如何应对反击,因为身体的缘故也没法做好。

    而且他对独孤九剑了解很深,料敌机先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弈剑术作为一种可以看作独孤九剑升级版的玩意,将敌人的招式应对以及重重变化全部置入心中的棋盘,一举一动无不在期盼的范畴之内,可以说都在傅采林的心中有了应对之法。

    这才弈剑术最可怕的地方,独孤九剑的料敌机先是等敌手出了招后再做应对,而弈剑术则是将敌人的所有反应纳入心田,而后根据招式间的变化以及其它方面的反应,提前做出准确预测的极高明手段。

    明了这些后,林沙尽管心中藏有武功千千万,也能做到随心所欲不落俗套??梢坏┰耸鼓程椎斗ň陀屑?裳?,如此便会落入傅采林的算计之中,反倒不如硬碰硬直来直往。

    弈剑术是将事情无限复杂化,而后抽丝剥茧找到最好的应对之法。

    林沙既然自觉在武力上差上一筹,自然不会傻到以短攻长,还不如来最简单直接的手段,不仅符合自身脾气同时也是一种十分不错的对敌手段。

    傅采林是大宗师不假,但不表明他的武功和内力修为一定比林沙强过一筹。只是在眼界,经验以及出手时机的把握方面,要比此时实力受到限制的林沙要强,至于他的一身内功修为,比之林沙内家拳全力爆发之际,就算强也强得有限!

    玩横的,他还从来没怕了谁去!

    果然,见林沙竟然出手便是以命搏命的架势,傅采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估量了一下不收招的结果,林沙肯定会被他一剑穿心而亡??墒撬蔡植涣撕?,林沙临死的凶猛反扑,最起码都能将他重创,说不定还会就此陨落。

    电光火石间思量了利弊,就当林沙与他之间的距离不足一丈,强烈感受到其身散发的决死暴虐之气,傅采林终于收剑身形如轻风吹拂,飘飘荡荡游移不定捉摸不透,手中长剑下一刻化作漫天繁星从天而落。

    叮叮?!?br />
    每一剑都恰到好处,每一剑都点中要害,不过瞬间刀剑已激烈对撞数十记,傅采林好似随手而为,便轻松将林沙抱着绝死攻击的猛烈刀势全部接下。

    与此同时,一道接着一道或直接,或旋转,或扭曲的劲道顺着长刀涌入林沙手上,引来体内气血连连爆动,身子也跟着连连受创,一股逆血直冲喉咙。噗的一声血花飞溅劈头盖脸向傅采林喷去。

    蹬蹬蹬连连后退,胸口像是堵了一块千斤巨石般沉闷异常,体内气血激荡一时竟是难以压制,气息紊乱眼神凶狠,本欲重整旗鼓再作厮杀,谁料就在这时,城下隋军大阵突然响起一阵刺耳鸣金声。

    当当当……

    怎么回事?

    林沙当即脸色大变,心中怒气翻涌眼中杀机凛冽,他第一反应就是宇文阀暗中动了手脚,见不得他立下攻打辽东城第一功,回头一望更是目呲欲裂愤恨难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