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当!

    金铁交鸣声不绝,气爆轰鸣震人心魄。

    一把长刀化作长虹匹练,压得剑法不俗的高句丽宗师高手,几乎喘不过气。

    什么是猛人,林沙此时的表现绝对就是最好的诠释。

    那高句丽宗师心中憋屈震惊极了,不就一年时间没见么,对面那隋军小子怎么回事,实力竟然有了这么大提升,基本没还手之力了啊怎么破?

    刀光如雪,杀机重重!

    林沙气势如虹,身形连连暴闪间,手中长刀时刻不离强敌周身要害。

    额头不过一时三刻便布满细密冷汗,那高句丽宗师竭尽全力,手中长剑纵横交错剑影重重,剑招精妙好似国手下子,每一招每一式都思虑长远布局严谨,每每直指林沙刀法中的破绽。

    这剑法好熟悉??!

    不知为何,林沙心中竟然对强敌的剑法,生起一种莫名熟悉感。

    独孤九剑!

    对,就是独孤九剑料敌机先的套路!

    林沙恍然开朗,立时明白了对方的武功套路,就是与独孤九剑理念大有相合之处的九玄**和弈剑术!

    可那又如何?

    他听说过弈剑术以及弈剑大师的赫赫威名,可惜不同人使出的弈剑术威力不同,就比如眼前这位宗师强敌。

    嗤!

    刀光凛冽一往无前,任你剑术千变万化我只一力破之??醋鸥呔淅鲎谑坏牧成?,不断变换的招式以及眼神中的慌张,还有逐渐凌乱的剑法和气息,林沙嘴角露出一丝冷酷微笑。

    叮!

    蓦然,斜次里突然飞来一剑,角度刁钻直击林沙刀法破绽。

    又来一个!

    手腕翻转,手中长刀瞬间偏移方向,与突然袭来的利剑狠狠相击,火花飞溅金铁交鸣之声清脆悦耳。

    手心一麻,林沙只觉虎口剧震几乎握不住剑柄。一股股奇异劲道源源不绝汹涌而至,顺着小臂经脉筋骨直冲胳膊而去。

    嘿!

    手臂筋骨齐鸣,劈啪的骨节响动,细微的筋肉皮膜蠕动。轰隆隆的气血来回冲刷,瞬间便将手臂上的不适消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

    一不小心吃了闷亏,林沙自是不甘示弱,长刀化作一道闪亮匹练,带着一往无前的刚猛气势。又夹杂着一股隐晦不明的意味,咻的一声快若闪电劈出。

    刚刚从混乱的军士群中突然杀出的高句丽好手,没想到林沙的反应如此之速,他还没从之前的碰撞中彻底恢复,面对林沙气势汹汹的一刀,咬牙提起体内混乱真气,长剑寒芒闪烁如流星划过天空一闪而逝。

    叮叮?!?br />
    一连串清脆金铁交鸣声响起,震得附近的大隋以及高句丽军士耳中嗡嗡作响,体内气血翻涌好不难受。

    噗!

    突然杀出的高句丽剑手,被剑上传回的汹涌蛮力震得气血沸腾真气乱窜。而后又被一股接着一股隐晦劲道袭入身体,握着剑柄的手心筋骨一阵剧痛,并迅速向整条胳膊甚至身体其它部位蔓延,胸口顿时如遭垒击一紧一松,再也忍将不住一口逆血脱口喷出。

    “小心,刀法中有古怪!”

    这厮狂喷鲜血身子凌空暴退,还不忘大声提醒同伴一句。

    “知道又如何?”

    林沙冷笑,身形暴进长刀化作片片雪亮匹练,刀气纵横瞬间就将高句丽剑手完全笼罩,不给他丝毫喘息之机。

    “可恶的隋狗!”

    蓦然耳边传来一声炸响。一柄长剑硬生生插了进来,不偏不倚正好点在长刀化做的雪亮匹练之中,叮的一声脆响声中刀剑猛一震颤迅速分开。

    “不过如此!”

    林沙战意熊熊不以为然,手中长刀时而化作出海蛟龙。气势猛厉杀气冲霄;时而化作绵绵细雨,润物无声间隐含凛冽杀机。

    左挥右砍纵横交错,以一敌二气势不减,竟还压着两大高句丽宗师猛揍!

    越打越是兴奋,越打越是畅快,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舒畅。毛孔舒张处处都透着喜悦。体内气血汹涌澎湃,气势汹汹往来冲刷不绝,不断的自我凝练改造提升各器官以及骨骼素质。

    浑身上下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而且力气还越来越大,出刀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时??杉黄┝恋豆馄チ纷莺峤淮?,刀气凌厉难以抵挡。

    畅快!畅快!

    心中说不出的畅快惬意,手中刀法更是信手拈来随意而为,剑法棍法枪法等等招式都揉合进刀法之中,一时间他手中大刀似乎化作万般兵器,顺手而为联接流畅没有丝毫迟滞之处,变幻多样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

    这下,可就苦了那两位高句丽宗师级剑手了。

    他们所学弈剑术最重料敌机先,将战斗纳入心中的棋盘,而他们却跳出棋盘能够冷静看出局势变化,既而做出响应应对。

    理论强大之极,比只独孤九剑都要厉害得多,可对剑手们的要求也是极高。

    做不到见识广博,做不到心神清明,做不到料敌机先,凡是有一点差错,弈剑术的威力便大打折扣,就比如眼下情况。

    林沙一刀在手,刀光匹练犹如浪潮汹涌,气劲纵横一往无前,同时其间又暗劲隐藏隐蔽之极,一不小心便可能中招受伤。

    两大高句丽宗师级剑手联合,都感觉大为吃力几乎支撑不住,连连吃憋被整得手忙脚乱气血翻涌,心中烦躁之极几欲吐血。

    三位宗师高手在墙头打得不亦乐乎,周围气劲纵横狂风呼啸,方圆十丈范围却是无一大隋或者高句丽将士胆敢靠近,要是一不小心被汹涌气浪波及哭都不知道找谁哭去。

    林沙更是有意识的带动高句丽两位宗师剑手,一时向高句丽将士密集处靠拢,一会又将身陷险境的隋军将士,与几倍人数的高句丽守军分割开来,替源源不绝攀上墙头的隋军将士减轻了不少负担。

    此时辽东城头杀声震天,两方将士混战一处打得惨烈,人头滚滚鲜血飞溅,墙头变色残肢断臂四下抛洒,浓郁的血腥味冲天将城有点缀成一片修罗地狱。

    ……

    “冲上去了冲上去了,陛下大喜!”

    正当林沙率领麾下将士浴血征战辽东城墙头之时,后方的临时行宫没过多久便传来一阵惊喜大呼。

    “怎么回事?”

    杨广正和随军的美人儿条情嬉戏,气氛暧昧前戏已经做足,衣裳清零正准备提枪入阵,谁料竟有不知死活的内侍大呼小叫冲了进来,杨广顿时气恼不已满脸杀机。

    “陛下大喜,陛下大喜,鹰扬郎将林沙,已亲自出手杀上辽东城头!”

    迎着杨广似欲喷火的冰冷眼神,那内侍心头一颤脸上喜色一僵,迅速低头急忙轻声提醒道。

    “什么,林爱卿已经杀上辽东城头了?”

    果然,闻言杨桄脸上喜色一闪,再也顾不得被打搅了好事急声道。

    “正是!”

    那内侍暗暗松了口气,急忙回禀:“不仅林郎将杀上城头,后续人马也源源不断涌上城头,恭喜陛下贺喜陛下,辽东城眼看着就要拿下!”

    “哈哈哈,好好好,林爱卿果然不负朕之厚望!”

    杨广满脸喜色哈哈大笑,心情畅快眉宇间都透着轻松。

    可就在这时,殿外一阵杂乱脚步声响起,随杨广亲征高句丽的数位文武重臣,满脸惶然迅速走了进来,急声禀告:“陛下不好了,楚国公杨玄感叛乱!”

    ……

    与此同时,亲自率军攻打辽东城另一面城墙的宇文成都,比隋帝杨广还早一些得知林沙率军杀上城头。

    “混蛋混蛋可恶的混蛋,让弟兄们加把劲,给某冲上城头!”

    宇文成都脸色铁青满脸愤然,冲着身边一干心腹将校咆哮怒吼。

    一干将校面面相觑却又无可奈何,同时心中又暗暗震惊于林沙的用武,尼玛的这才多长时间啊,就被这小子带人冲上城头,要是当初不排挤他的话,辽东城岂不是……

    当然这话只敢在心里想想,打死他们都不会轻易说出口的。

    可是,看着麾下攻城依旧艰难的诸将,脸色也实在不怎么好看。但辽东城高墙坚,城上守军虽然因为另一侧城墙被突破出现慌乱,却也不是隋军短时间内可以轻易突破的。

    “废物废物,都是一帮废物!”

    宇文成都心情烦躁之极,眼见麾下将士死伤惨重,攻打了半天连城头都没摸上去,不禁心头恼火异常破口大骂。

    也就在这时,一位小将突然策马疾驰而来,凑到宇文成都耳便嘀咕一阵,宇文成都脸色一阵变幻,目光闪烁沉声问道:“当真?”

    “千真万确!”

    那小校郑重点头,还不忘提醒道:“都尉还得早做决断!”

    “正该如此!”

    宇文成都脸上闪过一丝阴笑,急声命令道:“快快快,命令将士们放缓攻城速度,没某的命令不许拼尽全力!”

    ……

    不说行宫方向和宇文成都方面的变故,此时的林沙却是身陷险境。

    之前他一人独挑两大高句丽宗师剑手,打得两人狼狈不堪几无还手之力,同时还策应攻城隋军将士,努力扩大战果巩固城头上的立足处,可就在这时一股强大之极的气息突然临身,一股远超两大宗师剑手的凛然气势喷涌而至,好似一柄绝世锋芒的利剑临身,林沙心头竟涌起强烈的?;?,一股死亡威胁笼罩心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