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杀!杀!

    林沙心中战意汹涌,手持大刀奔行疾如迅马,在麾下密密麻麻的攻城将士掩护下,奔至辽东城下双脚猛一蹬地,魁伟身形有如炮弹冲天而起。

    刷!

    刀光如匹练,迎面飞来的数枚利矢,还未近身便一份为二软趴趴掉落,而林沙冲天而起的身形,却未受到丝毫影响。

    哗啦!

    显示见到林沙的表现悍勇,城墙上的高句丽守军,突然端起一口大锅,冲着林沙飞跃方向猛然倒下。

    滚滚热油劈啪作响,周围气流迅速升温滚烫难耐,攀附于高高墙梯上的攻城将士,只是稍微溅上一点便忍不住惨叫连连,有那受不住剧烈疼痛的更是手上一松脚下踏空,从那数丈高空一头载倒。

    呼!

    林沙首当其冲,感受到扑面而至的炽烈温度,眼睛微微一眯猛然一掌挥出,掌劲凌厉带起一阵呼啸劲风,卷起扑面而至的大波滚油,竟不可思议倒飞上城墙,引来守城将士一阵哀嚎惨叫,顿时一大片城墙乱作一团。

    “小心了,某借肩膀一用!”

    上冲势头已衰,林沙大喝出声一脚踩在攀附墙梯的麾下将士肩头,身子借力再次冲天而起,而那被借力的攀梯将士只是感觉肩膀一麻,而后迅速恢复过来继续手脚灵活向上攀爬。

    “去死!”

    林沙的表现顿时引起附近城墙守军的关注,一位高句丽将领眼见林沙便要飞上城头,自然不甘示弱弯身举起一块上百斤重擂木,大喝出声双手猛的用力一甩,那块擂木便脱手飞出直往林沙飞来方向砸去。

    喝!

    林沙身在半空如大鹏展翅,面对从天而降的沉重擂木面不改色,手中大刀闪电般探出,带出一阵刺耳破空尖啸,瞬间便与从天而落的沉重擂木撞在一起。

    惊异的是,大刀与沉重擂木碰撞。竟是没发出丝毫声响。

    手腕一抖,手臂骨节一阵劈啪作响,小臂筋肉连连颤抖,一道道暗劲顺着大刀涌入沉重擂木之中。接下来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

    从天而降的沉重擂木,竟然在半空突然翻滚着迅速旋转,带起阵阵呼啸风声被好似轻柔无骨的大刀一挑一拨,竟是倒滚着突然改变方向倒飞了回去,而林沙也借着刀柄传回的一道道旋转力道。上升的势头更快数分。

    嗤嗤嗤……

    说起来长其实时间特别短暂,不过数个呼吸功夫,原本已落下三分之一城墙的沉重擂木,以及打着翻滚从高大城墙上头旋转飞过,轰隆一声砸落在城墙后方的地面上,引来附近高句丽守军以及民夫一阵惊呼骚乱。

    而林沙也跟着飞上高达十来丈的辽东雄城城头,墙垛上立即便有数支长枪带着锐利杀意刺到。

    嘿!

    林沙身形高高纵跃而起,手中大刀挥舞如风,带起片片凄厉破空锐啸,瞬间在身前布下一片刀光密网。叮叮当当数声金铁交鸣声响起,数枚铁制枪头与枪杆分离掉落,刚刚挺枪来刺的数位高句丽军士抽回没头的长枪一脸骇然,可还没等他们又进一不动作,只见眼前一道匹练闪过,只觉喉咙一凉鲜血狂飚迅速失去意识。

    双脚落地稳稳踏上隋军连攻了近两月,都没能踏足的墙头。

    “上去了上去了,将军上去了!”

    “弟兄们加快动作冲啊,快点上城帮助将军!”

    “哈哈,将军上城了将军上城了。弟兄们动作都快点!”

    “……”

    林沙飞身跃上城墙的举动,让城下数万隋军将士看得清清楚楚,顿时士气大振热血沸腾,在何大郎的费力指挥下。一个精神抖擞顺着墙梯如蚂蚁般迅速向上攀爬。

    “哈哈,弟兄们动作都快点!”

    林沙哈哈大笑豪气冲霄,手中大刀挥舞成片,道道匹练寒芒疯狂闪烁,呼呼呼的劲风呼啸声不绝,左冲又突方圆三丈之内根本无高句丽军士立足之地。

    “可恶的隋狗。给某死来!”

    林沙的表现如此彪悍,加上城墙防御出现了大漏洞,顿时引来城墙上的高句丽守军疯狂反扑,普通军士遇到林沙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在他那把大刀之下凭添亡魂数量而已。

    可是很快,高句丽城防军中的高手将校纷纷赶到,或刀或枪或捶各种兵器闪亮登场,一个个气势凶凶冲着林沙猛扑而至。

    当当当……

    激烈的金铁交鸣声不绝,林沙一身怪力强横无匹,手上大刀更是被舞得风车也似凌厉非常,左劈右砍几无一合之将。

    三流,二流甚至一流高手纷纷扑来,可他们根本就接不住林沙的猛力攻击,凄厉的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一位又一位在高军丽军中享有勇名的军中悍将,就像是天女散花一样以比来时更快速度不是直接倒毙当场,就是狂喷鲜血倒飞出去,砸翻砸伤不远处的高句丽城防军士一片。

    城墙上一片混乱,鲜血汩汩而流,残肢断臂被抛得到处都是,以林沙为圆心,方圆十丈之内躺倒一片高句丽将士,殷红的鲜血几乎将这一片城墙墙砖染成触目惊心的黑红之色。

    林沙的悍勇,出乎了高句丽将士的意料之外,不过短短数十息功夫,直接死在他刀下的高句丽将士,便不下两百之数,更让他们心寒的是,其中还有十来位军中赫赫有名的勇气!

    “杀杀杀,杀长城墙了!”

    “上去了上去了,又有弟兄上去了!”

    “擂鼓助威,快快擂鼓助威!”

    “……”

    也就是这么点时间耽搁,顺着身后搭在城楼上的长梯,一位位隋军战士满脸兴奋冲上城头,来不及给林沙见礼急忙取下咬在嘴里的钢刀,三五人一小队自发自觉的向两边城墙扩大战果。

    咻咻咻……

    可就在这时,一阵凄厉箭雨破空声响起,刚刚登上墙头,准备大展拳脚的数十位隋军将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甘惨叫,便被漫天泼洒而下的箭雨覆盖,浑身上下插满箭矢不甘而亡。

    “该死!”

    享受到最多箭雨招待的,自然还是表现最为强悍的林沙了,他眼都不眨一下,身形快若奔马不退反进,迎着铺天盖地纷纷扬扬而落的凌厉箭雨,空着的左手猛然成掌挥出。

    砰!

    凌空一声气爆炸响,数十枚箭矢被硬生生轰得倒冲上天,周围也有十来枚箭矢受到波及,原本的飞行轨迹受到影响歪歪扭扭一头栽下。

    身形飞纵急跃,瞬间冲出十来丈远,手中长刀化作一道冰寒匹练,带着凛冽杀气冲入措不及防的弓箭手群中。

    惨叫哀嚎不绝,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殷红鲜血四下抛洒,一人一刀好似如入无人之境,不过数个呼吸功夫,才刚刚才城墙各处聚集而来的上百弓箭手,便无一人生还倒在血泊之中。

    呼呼呼……

    胸膛热血沸腾,战意升腾直冲天灵,双眼慢慢变得通红似欲滴血,呼出的废气都带上滚烫热意,一身凝练之极的气血,不知不觉顺着血管,已逐渐开始加快运行速度。

    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每一刀都使出了八分力气,破空声凄厉卷起道道汹涌气流,长刀所向狂风大作声势骇人,伴随漫天血雨腥风,这情景实在惊人之极。

    他在城头大肆杀戮,一段近十来丈长的宽阔城头,竟然被他凭一己之力硬生生清空干净,为城下隋军将士源源不断安全上城提供了有力保障。

    “冲上去冲上去,快点冲上去!”

    “盾牌,带上盾牌,别让高句丽的混蛋再次给清空了!”

    “前面的前面的动作快点!”

    “……”

    何大郎一阵大声吆喝,仗着体内修炼铁布衫神功小成,鼓荡那一点点可怜的真气,扯着嗓门硬生生盖过震天的喊杀声,以及惊天动地的擂鼓声,远远传开手下上万将士基本全听入耳中。

    很快,又一批隋军将士冲上墙头,这次他们学乖了在各自伍长什长们的招呼下,组成一个个战斗小队迅速与源源不断支援而来的高句丽守军战作一团。

    此时的林沙手持大刀,大步流星冲入密密麻麻的高句丽守军之中,长刀上下飞舞划出道道寒芒匹练,犹如割麦子般将阻挡在身前的高句丽守军砍翻。

    “又是你个混蛋家伙,堂堂宗师高手竟然如此不顾身份,给某去死吧!”

    突然,耳中传来一声爆喝,林沙前行脚步猛的一顿,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动作,一道锋利寒芒从高句丽守军中****而出,瞬间跨越数丈距离带着凛冽杀气,直取林沙喉咙而来。

    刷!

    浑身寒毛倒竖,林沙眼中精光一闪不退反进,手中长刀一扬划过一道闪亮匹练,竟是后发先至直取一年前在战场上‘结识’的高句丽宗师高手。

    长剑轻轻一抖瞬间转换方向,急速前行的刀剑在半空猛然相撞,那高句丽宗师只觉手上传回一股巨力,虎口剧痛手心发麻差点握不住剑柄,顿时心下大骇。

    嗖!

    间不容发之际,双脚猛一蹬地体内真气汹涌澎湃,前行的身子猛然一滞,违反物体运行轨迹不可思议倒纵而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