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事的进程,果然没出林沙所料……

    攻打辽东雄城的战事,进展十分不顺。

    一连近两个来月的血战,辽东城依旧还牢牢掌握在高句丽人手中。

    而隋军这方,却是损失惨重战死将士尸体堆积成山!

    隋帝杨广从开始时的自信满满,都眼下的暴跳如雷,动不动就大开雷霆之怒,将之前联手排挤林沙所部的隋军高级将领们,训得跟个灰孙子似的。

    短短近两个月时间,在辽东城下,隋军整体损失竟然高达四万之巨,整片辽东城外地域都被染红触目惊心的红色,而不远处的辽河河水,也在一段时间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恶心得隋军后勤火夫都不敢在河中取水!

    整个行宫笼罩在一片低沉气压中,而林沙的悠闲儿子也基本到头,有麻烦主动上门。

    “什么,宇文成都想要征调咱们手下一部人马?”

    中军主帐,林沙就像看傻子一样,盯着满脸愤愤然的何大郎。

    “正是!”

    何大郎被盯得很不好意思,微微偏移了下脑袋,目光低垂愤愤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开口就是两校人马!”

    “他手下不是足有近万将士么?”

    微微眯缝着眼睛寒芒凛冽,林沙面沉似水平静开口。

    “这小子贪功,在之前的攻城战中一直冲锋在前,结果手下损失人马近半!”

    说起这个,何大郎便满脸幸灾乐祸。

    “也就是说,他手头兵力不足,便把主意打到咱们身上!”

    虽是疑问句,林沙的语气却十分肯定。

    “正是!”

    何大郎又一脸愤怒,咬牙切齿怒骂道:“以为咱们没啥根基,好欺负??!”

    ……

    “不可能!”

    临时行宫朝会上,气氛一时紧张严肃硝烟弥漫,林沙断然大喝一脸冷肃。

    这里可不是隋唐演义世界,你宇文成都虽然颇有勇名??煞叛壅鏊寰低?,丫的你还不知道拍哪去呢。

    “怎么,林郎将这是不支持继续攻打辽东城了?”

    将军队列中,身材魁伟相貌堂堂的宇文成都怒喝出声。一双铜铃大眼中满是愤然和蔑视,声音洪亮在行宫主殿之中来回传荡。

    身为堂堂宇文阀的嫡系子弟,宇文成都自然有资格,看不上林沙这样的‘贫民’,别说什么幽州隋军第一高手之类的屁话。宇文阀可不在乎这些。

    “别随意给人扣帽子!”

    林沙脸色依旧冷肃,目光平静语气毫无波澜,说出的话却像刀子般刺人心肺:“自己没本事就不要在这丢人显眼,以为谁不知道你的图谋似的!”

    话音刚落,主殿一片寂静,宇文一系文武自是怒目而视,其余门阀世家派系官员脸色诡异的难看,与林沙一样出身的官员则是满脸崇拜又眼含担忧,心道林郎将好大的胆子啊,竟敢如此不给宇文阀面子!

    “你……”

    果然。宇文成都被成功激怒,一双粗黑剑眉倒竖,双目含煞脸色铁青难看,一双粗壮大手微微颤抖,显然被林沙如此不给面子的态度气到。

    “你什么你?”

    林沙冷目如电,一点都没给宇文成都留面子的意思,冷哼道:“懂不懂规矩,见到上官还这么嚣张霸道,不知道宇文都尉这副脸孔摆给谁看?”

    果然,之前还眯着眼睛。饶有兴趣看好戏的隋帝杨广,闻言青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郁。

    在场一众文武,除了对气机特别敏感的林沙,其余所有人都没有发觉杨广的变化。依旧将所有注意力放在互喷的林沙跟宇文成都身上。

    “林沙,你不要太过分??!”

    宇文成都双目似欲喷火,咬牙切齿一张刚毅脸膛扭曲变形,狰狞可怖杀气四溢,怒喝道:“某等在前方浴血奋战,你这厮却在后方安享富贵。是何道理?”

    这话说的,在场一干文武嘴角齐齐一抽,觉得宇文成都不愧是宇文化及的儿子,这颠倒黑白的本事一样犀利。

    “嘿嘿,宇文都尉这顶大帽子某可不想戴!”

    林沙冷笑,目光森冷如电一股磅礴气机瞬间将宇文成都笼罩,惊得这位宇文阀的嫡系子弟刹那间如坠冰窟,额头一下子泌出一层细密冷汗,体内玄冰真气疯狂运转抵挡突如其来的庞大压力。

    “某和手下弟兄为何身处后方,想来在场诸位都心知独明!”

    释放的气机越发凌厉,林沙冷笑连连不屑道:“没想到了宇文都尉口中,某和手下弟兄却成了贪生怕死之徒,嘿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放肆!”

    就在行宫主殿的气氛紧张凝重万分之际,突然一道淡然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顿时让一干文武官员变了脸色,就连一直歪侧着身子搭在龙椅上,一副恹恹无精打彩的隋帝杨广都忍不住眯了眯眼,嘴角扬起一抹冰冷轻笑。

    “宇文少监这是何意?”

    林沙脸色沉肃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目光阴冷如电直视开口的宇文阀在朝堂上的重要代表,许国公兼大将军宇文述之子现任将作少监的宇文智及。

    撇了撇嘴一点都无担忧之色,摇头轻笑出声:“侄子不成叔叔上,你们宇文阀也就这点本事了,有能耐直接拿下辽东城啊,在这里跟某一个小小郎将乱扣大帽子算怎么回事?”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鹰扬郎将!”

    宇文智及眼睛微微眯缝,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暴戾杀机,一双目光阴冷如刀,直视林沙好象要将他千刀万刮一般,凉凉笑道:“没想到林郎将还是一条好汉,竟然有胆跟宇文阀作对!”

    “哎哎哎,某怎么说的?”

    林沙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回头缓缓扫视一圈在场文武,看到这些隋朝大佬们眼中或漠然,或同情,或怜悯,或不屑,或冷笑的各样神情,林沙连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最后一上呢凛然气势如海潮般向宇文智及汹涌而去,冷然道:“难道你们宇文阀就会往别人头上扣帽子?”

    “你……”

    宇文智及被突如其来临身的磅礴气势惊住了,他的实力可比侄子宇文成都强得多,惊愣片刻便反应过来,体内玄冰真气疯狂运行,勉强顶住铺天盖地汹涌而至的气势威压,满脸惊骇怒视林沙一时说不出话。

    “你什么你?”

    林沙眼神漠然冷厉如刀,毫不客气怒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陛下就端坐在上头,宇文少监你开口宇文阀闭口宇文阀,有没有将陛下和朝堂衮衮诸公放在眼里?”

    “黄口小儿休得逞那口舌之利!”

    不待气得脸色发青的宇文智及开口,立即有那见势不妙,坐在龙椅上的杨广脸色已是毫不掩饰的难看,跳将出来怒指林沙呵斥出声:“宇文少监和宇文都尉不过是见攻打辽东城屡不见效,想要抽调更多人手加入攻城人马而已,林郎将以在推辞大扣帽子又是何意?”

    果然,这话一出,杨广探询的目光又转到林沙身上。

    “笑话,某什么时候说过不愿出战了?”

    林沙一脸冷然,目光扫过之前暗地里联手排挤他的文武,冷笑出声转头望向神情莫名的隋帝杨广,拱手道:“陛下,臣愿出战!”

    “好好好,林卿不愧为我隋军悍将,果然忠君爱国!”

    杨广轻轻点头,直接开口吩咐道:“那就……”

    “陛下,臣等愿继续出战!”

    可就在这时,宇文成都插话进来,目光炯炯看向林沙一脸不岔,声音洪亮如钟一下子吸引了一众文武的关注目光。

    “好好好,果然不愧是宇文阀的狮虎儿,那就一同出战吧!”

    杨广神色莫名,嘴角挂笑点头吩咐道。

    “可是陛下,某麾下人马之前损失已经过半,人收略显不足……”

    也不知道是不是没脑子,宇文成都这时候倒是有些后悔,急忙开口补救道。

    “你们宇文阀控制的军队数量可不少吧,随便从哪位将军麾下抽调一二都不成问题??!”林沙脸色平静,不声不响给宇文成都和他身后的宇文阀挖了个不小的坑。

    “林郎将休得胡言!”

    宇文智及不是傻的,尽管看不出隋帝杨广平静脸孔下的情绪,不过他却不会轻易被林沙拿话套住,

    尽管以宇文阀的实力,确实可以不将杨广放在眼里,可是表面上却是不敢做得太过,真要把杨广惹急了宇文阀也讨不了好。

    “某哪有胡言了?”

    林沙却是不给面子,淡然开口道:“瞧宇文都尉这么理直气壮,想要某麾下将士听命于他,不是有好几位大人都觉得理所当然么?”

    说话间,他敏锐感知高高在上的隋帝杨广,一时心情起伏剧烈,显然真实心情并不像他此时表现得这般平静。

    “好了,诸位都停下来吧!”

    杨广见底下闹的不象话,终于没有继续看戏下去淡淡开口:“既然林郎将和宇文都尉邀战,那接下来攻打辽东城的任务,就交由两位爱卿了?!?br />
    说完,也不理会在场一众文武官场,在随身近侍的陪伴下头也不会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