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一年时间,以数千兵力杀敌一万三千五百!

    无论如何评价,这都是了不得的大功劳!

    又之前之前源源不绝的捷报摆在那儿,都是过了朝堂明路的,就是有人想要从中作梗都找不到太多借口。

    当然了,以宇文门阀为主的朝堂势力,却是认为林沙上报有夸大其词的嫌疑,这战功和杀敌人数都大有水分!

    因着林沙的总结报告,朝堂上还争论了一阵子。

    别看林沙新近崛起,好似在朝堂上没有任何根基,当然事实上也没啥根基。

    可是,他当初率领上万青壮民夫,救援隋军主力的情分还在,不管是宇文述还是于仲文,还有荆元恒等军方大佬还是很承情,只要不与宇文门阀发生激烈的利益冲突,帮林沙说些好话倒也不难。

    于是,经过一点小波折,林沙成功晋升隋军高级将领行列,虽然战功被人为的缩水一半左右,不过在这大隋局势动荡不安的时刻,他的表现无疑十分亮眼,还是被提升为正四品的鹰扬郎将!

    到了这时,林沙的地位已是非同小可,整个幽州除了大总管之外,他在军方属于第二阶层顶峰人物,手掌上万正规隋军!

    因着身份地位的急剧提升,林沙也招惹了不少麻烦。

    伴随着晋升圣旨的到来,大隋四大门阀中的三家,独孤阀,宇文阀还有李,阀,都派出了家中的核心人员前来拉拢。

    真真可笑!

    看着那一个个趾高气昂,一副‘老子能来就是看得起你’的做派,差点没把林沙给恶心到。

    所幸他平时就以冷面示人,除了军务和暗中的生意,其余一概懒得理会,他也没有将人直接赶出去,只是不冷冷淡淡的晾着,直晾得那几位眼高于顶的主没了耐性。骂骂咧咧主动离开这才罢休。

    林沙一直龟缩幽州不出,眼隋帝杨广又是着急忙火的准备再征高句丽,像林沙这样的猛将除非抓住了把柄,否则真想要拿下也不容易。这事暂时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不过,他如此行径,也算是彻底将三大门阀给得罪了,只是林沙本人并不太在乎而已。

    一下子隐隐得罪了三大门阀,在幽州军中倒是没人找他麻烦??墒前档乩锏纳饩驮饬搜?。

    鼓捣出来的烈酒以及一些玩意在塞外卖得火暴,可一旦进了关内就是肉豹子打狗,不说有去无回可每每所赚利润大半都被那些世家门阀刮走,劳心劳力又没啥好处他干脆直接熄了通商关内的想法,只是找了几个代理商出货就是,再不理会关内世家门阀那通子糊糊事儿。

    暗地里,却是让某些人恨得牙痒痒的。

    ……

    闲话休提,再说杨广召集了隋军一干将领开了个碰头会,分派好了作战任务便拉开了第二次远征高句丽的序幕。

    宇文述跟杨义臣,率军再陷平壤那个大泥坑。这边辽东城,隋皇杨广亲自坐镇指挥,数十万隋军对城池发动了连绵攻势。

    因着崛起太速,隋军一干将校信心满满,觉得小小一个辽东城手到擒来,自然不想再让林沙出什么风头,而是联手暗中操作一番,林沙便很‘荣幸’的得了个护卫帝驾的差事,就连攻打辽东城的轮换阵容都没他什么事。

    “这帮混蛋,就是见不得咱们好!”

    短短一年时间。便从七品队率升迁至五品鹰扬副郎将,何大郎也是意气风发心怀大志,本想在此次征讨高句丽的战斗中再出风头,要是能够拔得头筹的话。说不定他官职上的那个副字就将褪去。

    对于手下上万隋军的战斗力,他是十分有信心的。

    因着林沙暗地里做口外生意,赚得盆满钵满,作为手下心腹武将也跟着吃汤,一个个手里富得流油,自然没啥兴趣喝兵血克扣粮饷什么的。

    手下弟兄能够拿到足额粮饷。平日里的训练又从未懈怠,还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战斗力相当惊人。

    不仅如此,为了提高军队战斗力,林沙还大方的拿出一套金刚铁布衫的外门功夫,教授手下将士修炼提升自我武力。

    这可十分了不得,隋朝时代的世家门阀实力强横,掌握了知识和武功传承,一般普通平民除非加入帮派,表现出色立下大功,否则别想修炼正经武功。

    此时的少林可谓籍籍无名,江湖上完全就是佛门与道门对立,再有世家门阀穿插其中,关系错综复杂不是普通平民可以参合得起的。

    隋军中也有军中武技,可那纯粹是杀人用的玩意,对身体的消耗和损伤极大,除非真的天赋异秉,否则最高不过练到江湖二流水准,而且对寿命也有极大妨碍。

    林沙教授的铁布衫可就不同了,虽然只是外功却十分完整,不仅具体的修炼方式完善,就是理论也是十分充分,还有附带的疗养之法,只要不是傻子将士们基本上都能修炼。

    为了提高手下将士实力,林沙也是煞费苦心,同时视亲密程度,他还将拥有内力运行之法的铁布衫神功的修炼口诀,以言传身教方式秘密传授。

    像是何大郎这样的绝对心腹,自然是得授完整铁布衫神功,又有大量珍贵药材以及药浴手段辅助,经过大半年时间的刻苦修炼,他此时已有江湖二流好手实力。

    高武世界,就是这么吊!

    因着个人实力的提升,加上一年时间连跳数级,从最底层的队率,做到隋军高层的鹰扬副郎将,何大郎要是志得意满,自然受不了这么大的‘委屈’。

    “算了吧,让他们打头阵吃苦头便是!”

    林沙神色冷肃,一点其它表情或者反应都无,只淡淡说道:“真以为辽东城这么好打???”

    高武世界的城墙工事,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动不动就城高十来丈,宽度达到近十丈,简直比正常历史后世的三防工事都不遑不让。

    江湖一流高手全力出手的破坏力,不比现代的一百五十五毫米榴弹炮差,可他们全力一击,最多也只能在条石垒彻的墙砖上留下一道浅坑!

    这么说吧,辽东城这样的边塞要城,其城防工事的坚固程度,比之现代的岸防炮台一点都不差,就是有战舰导弹狂轰滥炸,起码也得集中火力轰个半天,才能在坚固的城防工事上轰出一道缺口!

    “难不成这辽东城还有什么古怪不成?”

    何大郎吃了一惊,满脸惊讶压低了声音,幸灾乐祸问道。

    “嘿嘿,你瞧着便是!”

    林沙冷笑出声,不知为何,辽东城竟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好象城中隐藏了什么可怕存在一般。

    他对自家的感应十分信任,加上此时的身体素质提升改造都还在缓慢进行中,也不愿在这时因为战事有所耽误,没有被安排轮值任务自是最好不过。

    ……

    于是,林沙和手下所部上万人马,全都老实窝在御驾之旁,充作隋帝杨广的所在行宫外围防护,不时可以在杨广跟前亮一亮相刷刷存在感,倒是跟行营一干杨广身边的心腹侍从混了个脸熟。

    杨广这厮不愧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昏君’,尼玛的在这种万众瞩目,数十万隋军将士因为他的喜好浴血征战之际,隋帝行营却是歌舞升平纸醉金迷,每日里靡靡之音不绝,实在让人寒心。

    当然,林沙虽然心中不屑不过也没表露出来,他见杨广之时惊讶发现这厮也有不俗武力,凭其气息隐约可以看出他有江湖一流高手水准。

    此时的杨广四十来岁近五十,本是一位武者最为颠峰时期,可惜看这厮一脸的苍白之色,眼底周围青黑环绕一副酒色过度的摸样,而且气息给人一种虚浮不稳迹象,显然这位‘昏君’的身体底子已经开始败坏了。

    林沙没有兴趣理会,也不会傻腾腾的跳出来告诫,杨广是谁,咱们有那么熟么?

    反倒是杨广身边隐藏的护卫高手,才是让林沙真正重视的地方。

    每次前往临时行宫陛见,杨广周围都有数股极为强悍,又给人以阴冷邪寒感觉的气息出现,以林沙对本世界武者的认知,发现有三位宗师高手,还有五位超一流高手存在!

    尼玛的,这份防护级别,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这些家伙,就是魔门六道中的高手吧?

    当然,其中肯定也有世家和门阀,以及杨氏皇族自身培养的高手!

    每每气机牵引之下,都能勾得林沙体内气血微微震荡,心头战意沸腾脏腑齐齐跳动,浑身上下充斥使不完的力量。

    所幸,林沙对自身身体的掌控,已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能够轻易压制身体的本能反应,同时尽量将自身气息掩盖,只露出想让人看到的那一面。

    就是不知道这些暗中隐藏的神秘高手护卫,对他这样纯粹依靠身体素质,一举跨入宗师境界的‘泥腿子’,是个什么看法?

    林沙却是没功夫理会这些,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伴驾,等以后在军中的地位更高之时,总有机会跟这些高手护卫们有接触机会……(未完待续。)

    PS:  昨晚打雷断电,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