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时间匆匆而过!

    隋大业九年,隋帝杨广再调大军百万,以及随军民夫数百万,浩浩荡荡齐聚幽州,开始了第二次远征高句丽!

    辽东古城,隋军军旗遮天蔽日,数十万隋朝大军营帐将整座古城围得水泄不通。

    一日,隋帝杨广召集正五品以上将领,于辽东古城商议征战高句丽战略。

    此时,已是正四品鹰扬郎将的林沙,协同正五品鹰扬副郎将,重新归置于大将军荆元恒麾下,参与了此次由杨广亲自主持的军议。

    军议上,由杨广引头,大将军宇文述,大将军荆元恒,大将军杨义臣等隋军重将纷纷发言,经过三日讨论最后定下征讨高句丽的战略。

    三月,近百万隋朝大军从幽州和辽东古城出发,兵分两路一路直取高句丽国都平壤,一路则直接围攻高句丽重镇辽东城。

    不说去年刚刚在萨河大败的宇文述,又加上一位生力军杨义臣,率领数十万大军气势汹汹杀奔平壤而去,作为幽州隋军高级将领的林沙,带手手下上万将士,以及数倍于此的民夫,跟随在大将军荆元恒身后,伴驾隋帝杨广围攻高句丽重镇辽东城。

    ……

    辽东城外隋大营连绵百里,数百面将旗高高扬起,随风舞动威风凛凛。

    西城郊外的一处巨大营盘,高高飘扬的‘?!执笃?,让熟悉隋军军制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此乃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的将旗。

    营地中心处耸立一座巨大营帐,正是荆元恒的主帐所在。

    随着激昂的军鼓声响起,整个巨大营盘就像突然活过来般,一支支气势凛然的小小骑队纷纷聚拢而来,三通鼓后巨大的帅帐里已坐满了煞气逼人的数十将校,整个营帐的气氛肃然而又压抑。

    林沙端坐于右首靠前位置,身后坐着两位鹰扬副郎将,一张英气勃勃的年轻俊脸在一干中老年将校中十分显眼。

    此时大将军荆元恒还未到场,一干将校各自寻找相熟同僚小声议论。时不时的抬眼扫过默然端坐的林沙与身后两位副将,眼神满是十分古怪的诡异。

    尤其数位出身门阀世家品级低于林沙的将校,看向林沙的目光十分不善,好象林沙抢了他们的东西一般。

    “郎君……”

    何大郎毕竟出身贫贱。哪里经受得住如此关注,一时浑身不自在心头恐慌,不知何时已是满头大汉脸色发白。

    “无需担忧,保持平常心即可!”

    林沙脸色沉肃默然安坐,八风不动淡然开口。对于四面揪来的探究以及各种眼神视而不见,以他此时的身份地位也用不着太过客气。

    一年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

    比如说,林沙鼓捣出来的一蒸粮食烈酒,此时已经远销塞外,就连处于敌势状态的高句丽境内,也是闻名遐迩。

    在赚取的大笔金钱的同时,东北塞外特有的人参,鹿茸,以及高句丽特产高丽参?;褂懈髦终涔蟛蛊┎脑丛床欢先胧?。

    借助这些补气益血的珍贵药材,林沙的气血能量在这一年时间当中,着实提升了许多,跟着整个身体的机能都跟着增强不少。

    本就凝练的气血,越发粘稠似乎有向铅汞靠拢的迹象。

    有了关外汉子十分喜爱的烈酒做纽带,他顺手跟塞外部落做的口外贸易搞得红红火火,什么毛皮牛羊马等等牲畜的交易量越来越大,他在塞外的潜在影响力也是飞速提升。

    起码,解决一些塞外的小麻烦,都不需要动用手头正规军力。只是通过贸易行的伙计传话,又给点好处的话,很多实力不足的小部落,很是愿意替林沙跑跑腿这些活计。以好从贸易行这头获得更多的贸易份额。

    没错,针对东北塞外部落,林沙玩的就是经济渗透和控制,只要不是遇到过不下去的年份,有林沙手里贸易行的大量往来贸易支撑,东北草原以及林子里的部落却是轻易不愿动那刀兵。就是有那二愣子和野心勃勃之辈,只要没有号令整个部族的威望,都不需林沙亲自率兵出手,自然就有想要巴结的部落联合出手料理。

    这也是一年时间以来,除了敌对关系严重的高句丽之外,东北塞外的局势十分稳定的主要缘故。

    可惜的是,尽管林沙的功劳极大,可是朝堂衮衮诸公却是视之不见,根本就没想到东北塞外的局势,被林沙这么轻而易举稳定下来。

    当然,这世上聪明人还是相当多的,可能有人也看了出来,一年时间当中林沙从刚开始的默默无名,到后来各方势力意欲拉拢的军方实权派,其中的表化不可谓不大。

    这也是有缘故的,林沙的气血能量在大量正规药材的辅助下,得到了十分彻底的凝练和提高,身体素质和机能也得到巨大改善,实力稳中有升,再要是对上那位难缠的高句丽宗师高手,不说轻松秒掉这样的大话,随手压制将他逼得鸡毛鸭血的不成问题。

    一年时间之中针对高句丽这个强敌,他也不是一心钻进钱眼出不来,还是指挥手下弟兄做了不少实事的。

    比如,待整合训练和常规训练步入正规后,每隔数日他便率领一支或者数支百人骑队,主动出击找高句丽边境武装的麻烦。

    因着这里是高武世界的缘故,他可不敢让手下将校带队出马,说不定哪天倒霉的遇上一位高句丽一流颠峰高手,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无更别说逃跑了。

    可是有林沙亲自坐镇就不同了,尽管他基本上都不怎么出手,可是有他的存在出来的隋军精锐小股部队就是有底气,不说寻常的找高句丽小股巡逻人马的麻烦,有时候甚至胆大妄为到冲过辽河在辽东城外耀武扬威一阵。

    这手,可真是把高句丽方面气得够戗。

    想要认真对待,出动大军应对的话,隋军又太过狡猾,仗着人少激动灵活的特点,一人双马甚至三马配置,见势不妙立即跑路溜掉,高句丽大军行动难免缓慢,待得他们出城将阵型调整好,就只能望隋军离开时激气的烟尘兴叹了。

    要是出动的人马数量不多,比隋军袭扰人马多一点或者少一点的话,隋军人马更是‘厚颜无耻’一拥而上,又是弩箭攒射又是标枪投放的,弓箭反而成了累赘玩意,常常整得高句丽方面酸爽不已,损兵折将不说还拿隋军小股人马无可奈何,白白成了隋军将士晋升发财的踏脚石。

    因着林沙一直只是‘袖手旁观’,加上隋军方面只是‘小打小闹’,辽东城中坐镇的高句丽高手们,可做不到像林沙那般丢开脸皮,直接对隋军普通将士动手,平常时日高手风范也是要讲究一下的嘛。

    当然,就是他们不顾脸皮悍然出手,林沙也不是摆设放着好看的,无论拳脚肉搏还是大刀长枪,高句丽一干坐镇前线军中的高手,无论是一流水准还是宗师水准,对上林沙基本上都只有吃亏的份。

    一年时间,林沙的悍勇之名,已经传遍了高句丽前线军中,比之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将军们,对高句丽前线将士的威慑力都要来得大。

    不仅在高句丽前线军中拥有赫赫威名,就是在幽州隋军中,林沙也是赫赫有名的第一高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幽州这边没有江湖上的一流门派,又或者这里干脆就是大隋江湖的荒芜地,总之无论幽州武林还是军中,都没有赫赫有名的江湖大佬坐镇,只是因为高句丽的威胁缘故,军中暂时留驻不少高手坐镇。

    以林沙的强横武力,足以迅速在幽州隋军序列立足,并且揽获大批粉丝,成为幽州隋军中不可忽视的存在。

    有了如此威望和实力,自是再不会轻易发生被人冒领军功的变故,除非有人想要与林沙以及他麾下数千人马不死不休。

    积少成多,聚沙成塔,积小胜为大胜……

    总之,一年时间的连绵小规模征战,看似小打小闹不起眼,可是一旦将伤私杀敌数量统计出来,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一万三千五百!

    这就是林沙以及麾下弟兄,在一年时间的游击战中所获成绩。

    林沙经历了好几个武侠世界,做过皇帝也当过割据一方的藩镇,自然明白封建军队中的一些弯弯绕。

    所以,他从不一次战斗便上报一次,而是等杀敌人数积累到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然后再大张旗鼓的上报。

    刚开始朝廷方面却是很高兴,连绵半年的捷报频传,尽管每次报捷杀敌数量不过上千,可是架不住次数频繁啊,搞到最后甚至就连隋帝杨广都惊动了。

    难得的,对于林沙这位从一征高句丽之战中,因军功崛起的军中新秀,处于醉生梦死状态的杨广还有印象,得到他在高句丽边境的动作和功劳,不仅没有任何不悦反而还大肆奖赏一番,不过半年林沙便因军功再提半级。

    不过这样的捷报传多了,朝廷也就麻木了,后半年林沙手下的杀敌数量因着熟悉了战术战法的缘故有了明显提升,可是朝廷并没有继续大加封赏。

    直到,林沙的年终总结战报送到朝堂,看到那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才终于再次引起隋帝杨广的重视……

    d(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