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秋高气爽

    随着大隋帝国第一次远征高句丽之战以失败告终,隋帝杨广率领士气低迷的数十万隋军,丢下一地精良器械和军事物资,狼狈退回了幽州。

    以杨广的浩大喜欢以及爱面子属性,在高句丽身上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可能轻易善罢甘休?

    还在狼狈返程的路上,他便做出了第二次远征高句丽的决定!

    当然,时间安排在明年,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做前期准备,足够下一次他御驾亲征灭掉高句丽的。

    当然,这样的战略方针,跟此时还只是隋中层将领的林沙,屁关系都没有。

    到了幽州后,他手下所部一校人马,被安排在靠近辽东的某个偏僻县城驻守,一边训练一边严密监视高句丽方面的动静。

    尽管也听到了上头隐隐的传闻,他却是不像其余同级将领那般兴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安静低调得紧。

    此时的他,心思也没放在训练手下将士上,而是琢磨着怎么弄钱呢。

    没错,就是弄钱,而且还是大量的钱!

    不是他突然起了什么大心思,又或者知道隋朝后来的历史变迁,想要为以后的‘大计’做准备啥的,只是单纯的为了身体考虑。

    气血能量的升级,使他的身体素质开始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可是在这乱世将起之际,时间却是最为宝贵的财富,他自觉浪费不起。

    从隋末乱世到唐朝建立,时间也不过三四年而已。

    这么短时间,天下局势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要是不早点将自身实力提升起来,还真有可能遭遇危及生命的危险。

    这世上的宗师高手可是不少,尤其那些大势力,随随便便就能挑出几个。林沙虽然对自身实力十分自信,却也不敢打包票能够以一敌多,当然如果他一心要跑路的话就是大宗师当面也有几分把握。

    只不过。这样憋屈的事情他是万万不愿消受滴。

    ……

    很快,整日忙着整军训练的何大郎,便瞧出林沙的不对劲来了。

    他整日里带着一票小弟忙忙碌碌,林沙却像个甩手掌柜般。除了每日点卯必要之外,也就是黄昏时分歇营时露个面,其余时间不是待在校尉府就是不见人影,完全没辽东战场上的冷酷严厉。

    开始时,他只是以为林沙遽然拔起。对整军练兵不甚熟悉。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林沙参军时只是区区随军民夫,如此低的起步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起码他在整军练兵上不用太过指望。

    就连何大郎自己,之前也不过是区区的七品队率,隋军中的最底层武将,也对掌握训练手下人马不甚了了,为了尽快掌控住手头弟兄,可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和汗水,这才勉强支应过来。

    林沙武力强横归强横。但统兵练兵可不是简单的用拳头说话,那可是需要真本事的,搞不好一校数千人马会出大乱子。

    只是,林沙这也太不上心了吧?

    所有的军务全部下放,他自己到是清闲得紧,难道就不怕被架空成了个光杆将军?

    半个月时间匆匆而过,何大郎心中隐隐不安,待一个月过去,林沙依旧还是我行我素,何大郎再也坐不住气势汹汹找上门去。

    “林郎君你倒是好悠闲。什么事都推到某等手上,难道就不怕被某等架空了么?”

    这日林沙白天正好窝在校尉府,何大郎匆匆将手头军务处理干净,便策马疾驰怒气冲冲直接找到林沙好奇道。

    “大郎来啦??熳熳?,来人上酒上饼子!”

    林沙放下手里的帐册,笑呵呵走了过来招呼道。

    “某可不缺这一口烈酒跟饼子!”

    待跑腿小厮端来小壶温热烈酒,还有喷香还冒着热气的几个肉松大烧饼,嘴里说着手上动作却是不停,拿起一个大圆烧饼几口便塞进了肚子。拎起酒壶直接对着壶嘴灌了小半壶烈酒,粗矿的脸上很快涌上两佗潮红。

    “咯,舒服啊,郎君这日子过得才叫舒服!”

    手里紧紧拿着温热的烈酒,满足的打了个大大的饱隔,一股酒气顺着张开的大嘴喷出,满脸艳羡嫉妒道。

    “你既然喜欢,回去的时候带上一坛就是!”

    林沙冷肃的脸色稍稍松缓一些,语气轻松调侃道。

    “你这烈酒哪买的,味道真的不错,是爷们喝的酒!”

    何大郎也没客气,提起酒壶又往嘴里狠灌了一口,脸上神色很是满足。

    “这酒在外头却是没得卖,是某这几天捣鼓出来的玩意!”

    林沙脸色平静,轻轻扫了何大郎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轻声说道。

    “什么,这烈酒是郎君自己酿的?”

    端着酒壶的手僵在半空,何大郎满脸不可思议惊呼道。

    “正是!”

    林沙神色淡然,不过是最为粗级的一蒸粮食酒而已,在他眼里确实算不得什么。

    “好本事啊,郎君!”何大郎强行收敛了脸上的震惊,伸出大拇指一脸敬佩,摇了摇头话锋一转轻笑道:“不过以后某可就有口福了,起码烈酒供应不缺??!”

    说着,很是豪爽的将酒壶里的烈酒喝得干干净净,随意摸了把溢出的酒水,将空荡荡的酒壶往案几上一放,吆喝道:“来人,再上一壶烈酒!”

    门外侍侯的跑腿小厮不敢怠慢,进来见林沙点头便急忙又去打了一壶烈酒,只是这次是没温的凉酒了。

    “大郎,你这家伙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找某有何事?”

    都是战场上交下的生死弟兄,林沙也没客气,等何大郎吃饱喝足将碟碗清理干净后,他便端着一杯温开水直接开口。

    “郎君某想问问,咱们手头的人马接下来该如何操练?”

    何大郎现在也是有身份的武将了,说起话来再没了之前的直白。

    “大郎你不是练得好好的么?”

    微微皱了皱眉,林沙很是疑惑问道。

    “都是久经训练的老兵,又经历过远征高句丽之战,稍微调整一下便能直接上战场了!”何大郎苦笑连连,很有些不好意思道:“眼下一切都步上正轨,之后如何行事某却是一头雾水!”

    何大郎乃隋军底层军士出身,花费了近十年功夫才爬到七品队率之位,对于隋军的各种单兵和小股人马联合操练熟悉得紧。

    可是正如他所言那般,因着经历跟眼界问题,他对团旅级以上人马的训练,还有一些特殊的训练方式两眼一摸黑。

    当然了,林沙的出身比他还要底,自认为林沙也不清楚这里头的弯弯绕,自是没有在林沙跟前说过心中的困惑。

    一个月时间,足够手下那帮军中老鸟,从远征高句丽失败的打击中,还有换了领兵将领的不适中恢复过来。都不需要何大郎和林沙每日里严格监督,为了在战场上尽可能的保住小命,他们平日里的训练可是一点都没马虎过。

    可到了这时,何大郎不知该如何处理了。

    “既然训练已经不成问题,那就多开始实战演练就是!”

    林沙却是很不以为然,他当然知晓何大郎心中的忐忑,因为出身的缘故眼界和能力都很有欠缺,稍一表现不好就有可能受人嘲笑,林沙自是不会在乎他人看法,可何大郎还没修炼到这等高深境界啊。

    而且老是训练也不是个事,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与热兵器时代完全是两个概念,虽然也讲究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却是更加注重实战经验以及见血的经历,既然如此他自是不会轻易放手下弟兄有空闲时间打架闹事。

    “实战演练?”

    何大浪吃了一惊,猛然睁大了眼睛惊呼道。

    “自然是实战演练!”

    林沙脸色冷厉,眼中凶光闪烁,冷笑道:“高句丽人摆了咱们隋军一道,想要过安生日子却是没门!”

    挥手制止了何大郎的意欲开口的想法,冷哼出声:“大郎放心就是,只是小股部队的骚扰偷袭,某脑子还没烧糊涂,以为就凭咱们手头数千人马,便有资格正面挑战高句丽数十万大军!”

    呼……

    何大郎长长松了口气,一脸心有余悸的摸样,拍了拍胸膛轻笑道:“郎君你没这种想法就好,不然某就是拼着翻脸也不会让你乱来的!”

    “哟喝,没想到大郎你还如此有责任心!”

    林沙眉头轻挑,忍不住开口调侃。

    “自然,总比某位甩手掌柜要强!”

    轻轻撇了撇嘴角,何大郎斜瞥了林沙一眼,不满道:“我说林沙郎君,这一个月来你也过得太过轻松惬意了吧,把什么事情都交由某来负责,难道你就不能勤快点做个好榜样么?”

    “辛苦大郎了!”

    林沙恍然,瞬间明白了何大郎上门的目的,轻笑着点头说道:“某也是有事要做,事关某实力更进一步的要务!”

    事无不可对人言,何况何大郎还是一起并肩上过战场的袍泽,林沙更是没有隐瞒的必要,相信他知道了自己的想法后,自然会想明白,并且提供主动帮助的。

    果然……

    “这是真的么,实在太好了,有要某帮忙的地方么?”

    何大郎先是一愣,而后满脸欣喜急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