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任林沙为正五品屯卫校尉,主掌一校兵马,此尔钦哉!”

    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主帐,荆元恒随同隋帝杨广身边近侍,召集群将颁布了最近皇命,林沙不出意得到重用越级简拔。

    “谢吾皇!”

    林沙单膝跪地以军礼行之,面无表情接受了杨广的封官奖赏,同时识海一阵动荡,混沌中的紫色浩然正气好象受到牵引,如潮水般向内凝缩最后缩成一小块深紫气团隐隐有凝聚之态。

    这是怎么回事?

    气运牵引???

    面无表情缓缓起身,心中却早已翻起惊涛骇浪。

    同时,心中却又莫名其妙闪过‘气运牵引’四个大字,当真将他骇得不清,尽管不明原由可他却是深信就是如此。

    难道,这就是他当初心血来潮的原因?

    高武世界,果然神秘莫测,天地之间的秘密不是中低武世界那般隐晦,而是如此直白的显露眼前!

    心思翻腾,浑浑噩噩应付完一堆或真心或假意的恭喜,又应付了隋帝杨广身边的近侍,以及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的示好。

    众将见他脸上笑得僵硬,以为太过惊喜一时难以反应,嘻嘻哈哈打闹一阵便放他独自离去,心中具体是何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任哪个没有丝毫背景的贫寒子弟,一次突然从从九品升到正五品官职,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晕头转向一阵的。

    没错,别看林沙之前救援被围隋军主力之时,挂的是从六品旅帅的名头,可他实际上的官职不过从九品偏将军而已。

    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当初左骁卫大将军提拔时机太过巧合,没两日林沙便挂着一个临时旅帅的名头,率领一万青壮民夫离开了,而同时荆元恒所部主力没两日也身陷重围,根本来不及汇报行营替林沙完成升迁的一系列手续。

    而从旅帅一下子跨越到正五品屯卫校尉。以林沙的战功这份奖赏绝对简薄。如果他出身世家或者门阀的话,以他救援数万被围大军冲出重围,又杀死杀伤数万高句丽军队的惊人战功,起码一个正品四的武骑将军是少不了的。谁让他出身‘卑贱’没人肯花大力气帮他说话呢?

    以林沙突然凝练的识海神气,一下子变得更加敏锐的五感六识,方圆五十米之前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耳目。那些高级将领们的窃窃私语,自以为说得小心没被林沙听见,哪知早就如暮鼓晨钟灌入林沙耳中。

    高级将领们语气中的不屑。羡慕又或者淡漠,根本就影响不到林沙丝毫,只要没被黑了心肠的家伙昧下战功,四品和五品之间的差距也没想象中大。

    而且有荆元恒这样的大靠暂时遮风挡雨,也足够林沙在隋军中站稳脚跟,并且牢牢控制住手头一校数千兵马。

    隋军正规军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可观的,不需要他费尽心力小打小闹,幔慢积累手下弟兄的战斗经验和实力,只要指挥顺畅随时随地都能出发作战。

    有这些,就足够了!

    此时的他。也顾不得突然得手的军中校职。

    之前战场上的突破太过仓促,到了现在还没彻底完成身体素质的蜕变。

    之前就有说过,高武世界和中武世界的天地灵气差距巨大,好比修真界与仙界之间的巨大差距,林沙这个中武世界的绝顶高手,结果放在高武世界身体素质竟然还比不得高武世界的普通人!

    在与高句丽宗师高手对战中,这样的弊端暴露无遗。

    明明境界高上一筹,尽管表现出的战斗力同样也是宗师水准,可是林沙敢保证绝对能将其轻松干翻。

    可结果呢?

    明明可以轻松击败甚至整死的对手,却是纠缠不清就像打不死的小强般。一次又一次从逆境中翻身,这情况实在让林沙无奈。

    而且在一次次的硬碰硬过程中,他一直引以为豪的身体素质,也在战斗中严重扯了后腿。每每碰撞都被巨大的反震之力弄得气血翻腾难受不已。

    无论筋骨皮膜还是气血能量,都在一次次的碰撞中经受了巨大考验。要不是他对身体的掌控已达细致入微之境,只怕没跟那位高句丽宗师高手交手几招,身体便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负担而崩溃!

    幸好,在连续的征战与苦战中,体内的气血能量不断凝练。到了最后关头终于突破关卡,气血能量不知不觉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根据林沙之前的研究和琢磨,跟大唐世界普通百姓的气血质量相差不大。

    心脏每一次跳动,生出的血液都与大唐世界普通人差不多,随着这些凝练气血游走全身,逐渐吞并体内原有气血,他的身体素质也在这种情况下迅速得到提高,浑身上下充满使不完的力量,而且力量还有大幅度提高。

    那位高句丽宗师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最后关头好似察觉林沙的不对劲,稍微试探一番被一拳轰飞后干脆隐身重重高句丽大军之中,不跟林沙玩正面交锋,战斗方式一改变成了偷袭暗杀。

    时刻被一位宗师高手惦记偷袭,林沙也是醉了。

    他没心思跟一位宗师高手纠缠,将人驱逐后又直接上马冲锋陷阵,帮助周围被围隋军将士冲出重围。

    最后,经过救援隋军人马和被围隋军主力的通力合作,经过大半日的浴血厮杀,被围近十万隋军将士杀出重围。

    本来还有十来万隋军将士依旧身陷重围,按林沙的意思应该继续救援,可惜身为隋军大将的宇文述和于仲文等却是不乐意。

    尽管林沙依旧气血充盈战力不衰,可惜胳膊扭不过大腿,几位拥有宗师级实力的大将军不愿出力,林沙独木难支也是无可奈何。

    他当时清晰感应到高句丽军中好几股宗师级气息,尽管心中跃跃欲试可理智还是让他跟着主力部队撤离,只得眼睁睁看着依旧陷入重围的十来万隋军陷身绝境。

    心里很不好受!

    不过林沙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去,倒也没将这些心结太放在心上。

    这又不是他的错,凭什么将别人的错误让自己承担,他又不傻?

    回归的路途也不甚安宁,高句丽国设了那么大一套子,怎么可能轻易放任近十万隋军精锐轻松撤离?

    结果回程的一路上打打停停,所幸林沙之前连续拿下数座高句丽县城,后来又连续偷袭数支高句丽人马的缴获,所得军粮倒是足够近十万大军勉强保持战力回到辽东城。

    因为战乱的关系,同时还得时刻保持警惕,不给混迹高句丽军中的宗师好手任何可趁之机。又或者在高句丽宗师高手肆无忌惮屠杀隋军将士之时,第一时间冲上前去阻止或者狠狠修理一通。

    所以,尽管林沙心中急切得很,却一直没有时间和空闲观察身体变化。

    等到隋军主力返回辽东城,又是一通忙乱,紧接着就是有功就赏有过就罚的阶段,他尽管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可是架不住身边的心腹弟兄都是一副忐忑不安的摸样,他哭笑不得之余也只得腾出空闲时间安抚一番。

    结果直到现在,他才彻底有了空闲时间,慢慢观察研究身体最近的变化。

    回到营帐,从荆元恒那接受了一校人马,同时还有军旗,盔甲以及各种琐碎事务的交割,待一切完成后林沙将所有军中事务交有同样跟着升迁,官拜从五品奉车都尉的何大郎。

    惊喜,绝对的惊喜!

    他这一闭关研究不打紧,一下子便被身体内部出现的可喜变化惊住了。

    随着体内气血能量的升级换代,气血充盈全身之后,无论对筋骨还是血肉,又或者皮膜开始了缓和的改善,使得整体素质跟着迅速提升。

    之前他没怎么在意,现在沉下心思观察研究了一番,又对比了军中一干将士的身体状况,发现了一个让他惊喜的变化。

    不说身体素质的全面改善,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单单就气血能量的升级,就足以提供林沙源源不绝的力量,绝对让人吃惊的力量。

    什么上百斤的狼牙棒,数百金的金锤之类的超级重兵,现在他挥使起来都轻松得紧,比之气血出现明显升级之前要强得太多。

    这么说吧,如果林沙之前身有千斤巨力的话,现在随着体内气血能量的升级,尽管身体素质还在缓慢提升中,他能够挥使出的力量已达到两千斤之巨!

    这不仅仅只是数量的增加,而是质的提升!

    以后再碰上隋唐时代的那些超级猛人,动不动就玩四百斤,八百斤重型武器的猛人,起码他在力气上不会有丝毫吃亏之处。

    随着对身体各项机能的深入探察,他心中的惊喜越来越多。

    耳中全是气血奔流时的轰隆之声,不断冲刷提升着身体内脏以及筋骨的质量,让他的身体逐渐跟大唐世界土著比拟,同时随着身体素质的迅速提升,林沙还惊喜的发现了其它方面的惊喜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