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武世界就是这么吊!

    林沙单凭一己之力,独自跟五千高句丽大军周旋,手上一把大刀斩人无数,只杀得昏天黑地战气冲霄。

    一日之间死在他刀下的高句丽将士上千,如此恐怖杀伤力,顿时让被盯上的高句丽人马上下人心惶惶士气低迷。

    高句丽大军主将暴跳如雷,带着剩余近四千人马,追在林沙屁股喉头不放,不将这位大隋狠人干掉别指望军心士气能够恢复正常。

    同时,附近两座县城被隋军拿下,城中官仓以及大户被洗劫一空的消息,也传到了这位主将耳中,心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结果这厮头脑发热不依不饶,半途中伏全军覆没,倒是临死之前的反扑给隋军带来不小伤亡,同时也让以前只是后勤民夫的隋军大部,逐渐有了正规野战军的气质和凶厉之气。

    一举歼灭五千高句丽正规军,隋军的收获极大,单单缴获的军用物资和装备,便足够目前缩水了过两千的近八千青壮,鸟枪换炮战斗力提升了一个档次。

    竹枪虽好却太过单一,在军阵互轰之时效果还好,可是对上多兵种联合作战的敌人就很是吃亏了,单单一个弓箭手就能要了老命。

    欢欢喜喜接收缴获换装不提,林沙从缴获的几份来不及销毁的机密文件中,看出了高句丽此次对付隋军的某些布置。

    他一边打发人手快马赶去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报信,一边找来‘亲密’的战友何旅帅何大郎,商量他们以后的进军行止。

    当然,除了送信之外,邀功请赏自然是少不得的,大隋向来注重军功,想来此次只要荆元恒不昧着良心将他们的战功全部贪墨,多多少少都会官上一两级,能够更加名正言顺的掌管手下近八千脱胎换骨的青壮民夫,以后也有资格列席重要的军事会议!

    与此同时。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所率大军也遇到了麻烦,因着一些狗屁倒灶的事儿,隋军几位大将军跟高句丽请降使者乙支文德闹翻,乙支文德竟然深藏不露是位宗师级别高手。关键时刻在身边护卫的拼死?;は绿映錾?。

    感觉被耍了面上无光的几位隋朝大将军不乐意了,不顾麾下将士满脸菜色手脚发软的事实,挥军疾进缀在身后一定要乙支文德的性命。

    乙支文德狡诈之极,不仅自身武艺出众,而且兵法谋略都极为出色。竟以连败之法将大隋三十万大军,硬生生拖入高句丽腹地,给高句丽大军合围制造了良好机会。

    而是,等林沙派遣的报信人员一路追赶,将延缓了多日的信件上交之时,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所部隋军,以及深入萨水距离高句丽国都平壤不远。

    “这是后方刚刚送来的情报,大家都议一议!”

    中军主帐,荆元恒面沉似水气势迫人,一双锐目缓缓扫过在座将校。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

    “连破两座县城倒不算什么,怎么说他们手里都有上万人马!”

    立即便有鹰扬郎将开口,语气沉重不信道:“不过要说他们连败两支高句丽大军某却是不信!”

    “某也不信!”

    另一位鹰扬郎将接话道:“不过根据信使所述,又结合信上所言,却又没有丝毫破绽,想不信都难!”

    “谁都没想到,林沙那么个不起眼的小子,竟然有宗师级武力!”

    这时,一位副将开口感叹道。

    顿时,整个主帐陷入一片沉寂。无论是荆元恒还是一干将校都无语之极。

    “不过是天赋异秉罢了,谁能想到这小子实力如此强横?”

    最后,还是荆元恒开口打破了难言的尴尬。

    “那这份战报……”

    这时,负责记录战功赏惩的典军校尉一脸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击溃高句丽八千大军,直接干掉的人数竟然达到五千之众,说这种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这时,有那看林沙和何旅帅不顺眼的将领开口嘲讽,抬头冲着荆元恒提议道:“大将军,此等夸大战功之时决不可忽视!”

    “恩!”

    荆元恒轻轻点头??聪虻渚N痉愿赖溃骸熬桶慈咭磺Ц呔淅鼋康恼焦巧?,等以后有了功夫再向上邀功吧!”

    典军校尉点头应是,再不多话悄然隐身。

    “有功则赏有过则惩,这是咱们隋军的一贯规矩!”

    见手下将校对此没有异议,荆元恒便拍板定下奖赏:“有鉴于何大郎部的战功,临时提拔何大郎为校尉,林沙直接担任旅帅一职,上报大行营确定吧!”

    一帮将校自然没什么意见,反正都是临时官职,只是方便何大郎跟林沙他们在后方行动而已,再说了从六品的旅帅不过隋军底层军官,连中下层军官的名头都挨不上,对他们而言自然没有任何影响。

    “好了,该奖赏的都奖赏了,现在咱们议一议何大郎和林沙送来的情报,你们都是什么意见?”

    荆元恒摆了摆手转移了话题,一双浓眉紧锁沉声道。

    “大将军,何大郎和林沙送来的那几份文件虽然语言含糊,不过从中可以大致看出高句丽在下一盘大棋!”

    立即有将军接口说话,满脸沉重凝声道:“乙支文德那家伙也太过狡诈,咱们这都不知不觉深入高句丽腹地,要是真有什么阴谋咱们可得小心了!”

    “某却觉得高句丽没这能耐!”

    又有将领提出不同意见,其说辞倒也十分合理:“高句丽区区一小国尔,之前更是连战连败,宇文大将军那跟是一日七捷,估计高句丽人都吓破了狗胆,哪还有精力布置什么阴谋陷阱?”

    “话不能这么说!”

    立即有将领昂声反驳:“咱们自从进入高句丽境后,除了在辽东城大打出手,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敌手,进军行程实在太过顺利,要说这其中没有一点问题某却是不信!”

    他话音刚落,又有将领附和道:“正是如此,何大郎和林沙送来的文件上,不是明明白白说清楚了么,远离咱们行军路线的地方竟然隐藏数支高句丽军队,虽然人数不多可谁都不能保证其它地方没有隐藏的高句丽军队,为了稳妥计咱们不得不防!”

    “……”

    事关荆元恒所部隋军以后的战略战术,更有可能涉及到他们的人身安全,所以尽管其中有不少将校对何大郎和林沙的观感不佳,却也没有出口致疑他们所送情报的真实性,而是很热情的参与了讨论并给出意见。

    “咱们的军粮,还能坚持多久?”

    听完了手下将校的议论后,荆元恒缓缓开口问了一个貌似不相干的问题。

    “大将军,节约一下的话还能坚持十五日!”

    负责后勤辎重的校尉急忙起身回答。

    “要是咱们这时候撤离,返回辽东城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荆元恒继续问道。

    “大概八天到十天左右!”

    作为前锋探路人马的鹰扬郎将,急忙起身回禀。

    “要是中途出现了变故!”

    荆元恒目光冷厉,不紧不慢道:“比如说被高句丽军队拖住脚步,那咱们能支撑多久?”

    话音一落,整个主帐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一般,在座将校一个个屏气凝神闭口不言,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军粮是个大问题!

    将校们明白了大将军最担心的不是高句丽有没有阴谋诡计,而是隋军自身的军粮储备不够,根本就经不起折腾啊。

    “大将军,何大郎与林沙不是攻破了两座县城,又击溃了两支高句丽军队么?”这时有将领开口打破了主帐尴尬的气氛,沉声道:“估计缴获了不少粮草辎重,那就让他们紧急运送一部分过来应急!”

    见手下将校对这个提议都表示赞同,荆元恒点了点头拍板道:“那就派出信使,让他们暂时不要返回辽东,先调运部分军粮过来再说!”

    “同时,将消息传递给宇文大将军和于大将军他们,咱们几支隋军人马互通声气,可不能让高句丽人给钻了空子!”

    说着,荆元恒目光冷厉扫视一圈郑重发言。

    “谨尊大将军令!”

    一干将校齐齐起身应和道。

    ……

    林沙并不知晓,因为他的存在,身处高句丽腹地萨河的隋军主力有了不小变化,别的不说起码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已经起了撤离之心。

    这边,他跟何大郎何旅帅,哦眼下已经是何校尉还有一干心腹弟兄商议出了结论,暂时不回辽东,只派遣一支千人民夫队带上重伤行动不便的弟兄先一步返回,其余人马则跟着林沙转战高句丽腹地。

    与此同时,逃过萨河连战连败的高句丽重臣乙支文德,好象被隋军的‘强大’吓破了胆,竟然厚颜无耻的再次请降。

    以宇文述和于仲文为首的隋朝柱国大将军们,此时已经得到了荆元恒的战情通报,明白了后路似乎有些不稳,不管心中到底是何想法都领了荆元恒这份人情,再加上各自大军军粮匮乏的现状,所以根本就没理会乙支文德的表演,直接开拔起营回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