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林沙率领一万青壮民夫,并数百隋军正规将士,押运足够大军近月可食粮草出了凄惨一片的县城。

    没错,在昨天晚上等后续大部队赶来之后,他又马不停蹄派人将城中大户和富户全部抄了一遍,又得了栗米等各种粗粮近千担,以及少量金银珍宝以及高句丽特产,带着满足离开。

    与此同时,行动时他还暗示不许妄动城中平民百姓,特别是占据城中人口多数的贫民百姓,有可能的话更要以官府名义给予他们好处。

    至于好处哪来,当然是从被收刮的富户以及大户那直接拨拉。

    反正林沙是不信,隋军青壮民夫一次抄家,就能将这些地头蛇手里所有好处全部刮出来。在这乱世之中,家里要是没有一点保命后手,早不知死多少遍了,哪还能继续充当人上之上?

    这么一来,人为的将城中平民与大户分割,等他们走后元气大伤的地头蛇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自家利益,那些得了好处的平民也不会轻易放弃手头利益,还有得一番好争。

    而隋军又收剿了城内所有能够驼扶的牲畜,根本无需担忧短时间内他们曾经驻留的消息会外泄,只需隐瞒到隋军拿下百十里外的另一座县城就成。

    没错,轻松拿下了一座偏僻县城后,林沙没急着往辽东回赶,而是把目标又看向百里外的另一座县城,同样也不在高句丽官道附近的县城。

    大半日后,林沙带着五百多名身体最好的隋军正规将士,以及青壮民夫带足三日干粮狂奔百里,再次装扮成落败的高句丽溃军,轻送叩开了另一座防守松懈的县城城门。

    这次没有遇到警惕性高又有底气的高句丽官员,面对‘平壤’来的‘王师’,连关防印信都不察看便主动打开城门。

    林沙一行自然也不会客气,五百多将士一涌而入,不过花费了一个时辰功夫。便彻底肃清了城内顽敌控制了整座县城。

    高武世界就这点好,个人的身体素质都强得不象话,像是大半天马不停蹄急行军上百里,根本不需要刻意锻炼。只需要身体无恙并体魄强健,随便一位成年青壮便能做到。

    两日之内连破两座高句丽县城,单单缴获的粮食栗米就已足够一万大军近两月所用,之前笼罩在头顶的军粮危急一下子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等到后续人马陆续赶到之后。他又按照之前的经验,狠狠坑了一把城中富户和大户,给他们树立了平民这个卑微的对手。

    更让林沙欣喜的是,竟然从官衙隐秘文档中,发现了一封有关附近地区高句丽军队调动的公文,上面的文字显示就在附近数十里外的一处不起眼山谷,隐藏了五千高句丽军队!

    “高句丽这是想干什么,怎么军队都分得这么散,而且人数都只有几千几千的?”何旅帅得到消息大吃一惊,满脸不可思议问道。

    “还能干什么?”

    对于何大郎的脑子很是无语。林沙一脸冷肃不屑道:“不就是想设套让咱们隋军钻么,要是他们聚集的人数多了,又哪能瞒得了咱们的随军斥候?”

    “说得也是!”

    何旅帅很没形象躺在后衙的床榻上,无精打采问道:“那郎君的意思是?”

    连续高强度行军,又要操心指挥又得顾忌手下弟兄的军心士气,从来都没这种经历的何大郎早就疲惫不堪,实在没什么心情费脑子猜想其它。

    “何大郎,有没有胆子跟我一起去会会这支高句丽人马?”

    房内气氛有一瞬间的迟滞,林沙冷肃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种难言的氛围。

    “郎君你疯了吗?”

    何旅帅吓了一挑,连滚带爬从榻上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看向林沙,没好气道:“那可是五千高句丽正规军,可不是咱们这样的民夫充数!”

    之前击溃三千高句丽军队,并将之折损大半。并不意味着对上五千高句丽人马时,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没错,何大郎将之前的战斗归之于运气。

    这不是没道理的!

    要不是林沙的突然爆发,一下子打了高句丽军队一个措手不及,紧接着他何大郎及时跟进,进一步搅乱对方阵型。而后一万青壮民夫步步紧逼,完成最后一击的话,只怕情况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这里头每一步都不能出现任何意外,幸运的是隋军最后成功了。

    可是要他再次冒险,对上人数达到五千之数的高句丽人马,他心中很没底气啊。

    三千人和五千人,看起来只有两千的差距,可是表现在真实战力上,不能说天壤之别却也相差不小。

    林沙实力达到宗师级别不假,能一口气冲入三千人的军阵中,将之搅得大乱也不假,可不代表他冲入五千人的军阵还能有如此发挥!

    就算林沙表现依旧神勇,可是五千人的人马又岂是那么好搅乱的?

    不是他妄自菲薄,就手下那票青壮民夫,别看人数高达上万,又经过了简单训练以及三场战事的磨练,可归根结底还是战场新人和菜鸟,打打顺风仗还成要是遇上逆风仗的话,那结果就不好说了。

    以他此时跟林沙的关系,自然没必要藏着掩着,所以也就顺口将心中担忧说了出来,免得林沙‘脑袋发热’不管不顾乱来。

    “哈哈,何大郎你的担心很有道理,某心中有数!”

    林沙难得露出了开心笑颜,随即脸色一板满脸郑重表态:“不过这次某已经有了全盘计划,出不了什么大事的!”

    “希望如此吧!”

    见林沙态度坚决,何旅帅也没多说什么,只得无奈说道。

    ……

    三个时辰后,将将进入黄昏时分,天色昏暗大地披上一层浅薄红装。

    林沙亲率五百青壮,骑乘五十匹各种马匹,轰隆隆大张旗鼓直扑五千高句丽人马隐藏山谷。

    待他们赶到距离山谷还有十来里距离之时,便遇上了高句丽军队的上百精锐斥候人马。

    咻咻咻……

    示意手下弟兄远远驻留,林沙单枪匹马直冲上前,手执铁胎弓左右攒射,箭若流星发出道道凄厉破空声,那上百位高句丽精锐斥候措不及防之下,一个照面便被射落二十来人!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见林沙又只是单人独骑,原本还心存顾忌的高句丽精锐斥候,顿时策马围拢过来挥刀一阵狠杀。

    林沙哈哈大笑挥刀疾进,顿时刀光闪闪好似蛟龙出海,又似波涛汹涌连绵不绝,气势凌厉以一敌百瞬间便分出胜负,上百高句丽精锐斥候又倒下数十位,几乎个个身上要害中招全无幸理。

    如此强悍的表现顿时震住了其余高句丽斥候,不信邪的又跟林沙对冲一次再次损失数十人手。每每只觉眼前一片雪亮刀光,刀气凌厉连林沙的边都沾之不上,结果就损失大半人手。

    剩余斥候顿时心寒胆怯,不敢再跟林沙炸刺,纷纷掉转马头打马便走。

    “哪里跑!”

    林沙长啸出声,大刀犹如匹练横扫,刀气纵横直接将离得最近的数名高句丽斥候拦腰斩成两段,同时收刀入鞘拿起鞍前挂着的铁胎弓,左右连环弓弦连连震响,伴随一声接着一声凄厉哀嚎狂命奔逃的高句丽斥候,正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减少。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隋军威武!”

    眼见林沙如此犀利,远远缀于后面的五百隋军青壮一时士气大振欢呼震天,在各自军官的带领下疾冲而至,一边收捡挂掉高句丽斥候留下的军马,一边跟在林沙身后替起呐喊助威。

    林沙也真个胆大,似乎受到了身后的呐喊助威影响,策马扬弓意气风发狂追不止,跟随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寥寥数位高句丽斥候,一路杀到五千高句丽大军隐藏的山谷之外。

    呜呜呜……

    顿时,山谷之中人喊马嘶号角齐鸣,一队队盔明甲亮的高句丽将士,在各自将旗的引领下冲出山谷,气势汹汹朝单人独骑的林沙汹涌而至。

    “来得好!”

    林沙目光微微一凝,口中发出一声雷霆般巨吼,面对气势汹汹的数百高句丽将士,眼中闪烁莫名凶光不退反进,拍马疾行扬刀一头扎进仓促间慌乱不堪的高句丽军阵之中。

    杀!杀!杀!

    人马合一气势如虹,刀光一展化作一片雪亮刀浪,犹如劈波斩浪般瞬间便在高句丽军阵之中破开一道巨大缺口。

    浑身上下包括座下军马都笼罩于一团雪亮刀光之中,挨着就死碰着就亡,一路马不停蹄硬生生在高句丽军阵之中闯出一条血路,只留下具具尸体已经迅速将地面染红的汩汩鲜血。

    “哈哈哈,痛快痛快,大爷不奉陪了!”

    十几个呼吸功夫,他便策马疾行一路畅通无阻在高句丽军阵中杀了一个来回,直接被他挥出刀气斩杀的高句丽将士上百,不等其余高句丽将士从巨大的打击中清醒,又或者源源不断从山谷开出的人马包围机会,他便掉转马头扬长而去……(未完待续。)

    PS:  凌晨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