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某不知某小城郊外,两只‘军队’杀气冲霄紧张对峙……

    一方衣裳杂乱人数过万,手持长长竹枪神色慌张一脸惶恐。一方衣甲鲜亮训练有素,手中刀枪剑戟寒芒闪闪杀气凛然,人数只有三千可是气势却是比对面的上万青壮更为强大。

    “稳住稳住,都给我稳??!”

    林沙策马疾驰,来回在竹枪队列前方左右徘徊,雷霆般的声音传荡四野:“对方不过三千人马而已,比咱们少多了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

    “就是,高句丽人都是一帮窝囊废!”

    “咱们大军所向披靡,这帮家伙不敢跟大军直接对上,专挑咱们这样的落单人马对付,欺软怕硬的货色怕个屁!”

    “只要咱们阵型不乱,对面的高句丽贼子就不能拿咱们怎么样!”

    “……”

    在林沙的暗示下,何旅帅和手下一干将士,手心里捏着把汗心虚气短的跟着一通吆喝呐喊,别说效果还真是不错,原本慌张得不行的上万青壮民夫,竟然慢慢的缓过神镇定下来。

    这就好!

    林沙对于气机的感应尤其敏锐,尤其大唐世界天地灵气浓郁,尽管眼下修炼似乎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瓶颈状态,可是精神却有种奇怪的舒张,感知能力和敏锐度都有极为明显的提高。

    也就在他带领上万青壮民夫,以及三百隋军将士离开荆元恒大军五日后,遭遇了连续十二波高句丽小股人马偷袭,伤亡了近百人手后终于与高句丽一支三千人大军在这不知名的城镇郊野相遇。

    同时林沙心中也落了底,知道乙支文德怕是已经开始了诈降。

    尽管心中明了隋军败退时间不远,也知晓其中原因何在,可是他的身份在隋军中太过低微,根本就没有任何话语权,就算他明道道说出来都没啥用,反而会被扣上一顶妄议军机的大帽子。

    等到事情真的按照他的‘推测’爆发后,那九位高高在上的大将军和将军们。根本就不会领他的情反而还会出手教训,谁叫他一个隋军中的小喽罗表现这般抢眼,好象衬得他们这些堂堂柱国大将军都是傻子一般!

    所以,他没有强出头……

    “隋人。将军令你们快快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这时,高句丽阵中一骑策马奔出,马上那位身材瘦高的大饼脸高句丽军士,扯着大嗓门得意洋洋吼了一嗓子。

    去尼玛的!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大手一摸操弓在手,弯弓搭简一气呵成,咻的一声弓弦颤抖箭若流星,瞬间飞跃数十丈距离从那大饼脸军士胸口一闪即没。

    下一刻,负责喊话的大饼脸军士胸口突然出现一道拳头大小血洞,血如泉涌喷溅老远,身子在马上摇晃几下哼都没哼一声翻身就倒。

    “……”

    刚刚还耀武扬威,战鼓擂得震天响,军旗挥舞不可一世的高句丽军队方阵顿时一片肃静,就连战鼓轰鸣之声都有一瞬间的停滞。

    “将军威武!”

    隋军战阵这方也是突然一阵沉默。而后不知谁带头顿时欢呼声响彻天地,上万青壮民夫个个脸泛红光一脸喜气,士气高昂战意升腾。

    林沙心中汗颜,他这个‘偏将军’可是从九品啊,要是传到隋军大营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就在这时,从高句丽阵中又冲出数骑,一个个身强力壮浑身凶悍,冲至隋朝阵前叽里咕噜一阵大呼小叫,估计没说啥好话。

    林沙脸色肃冷,一连从箭囊中取出四枚利矢。满眼杀气就准备施展很久都没用过的连珠箭法。

    “郎君不要!”

    何旅帅难得的开口喝止,见林沙一脸不解望过来,扯了扯嘴角苦笑道:“对方要单挑斗将呢!”

    嘿!

    林沙乐了,很少在战场上看到如此具有个人英雄主义风格的做法了。顿时来了兴趣冷厉道:“我上去直接解决了他们!”

    “别!”

    何旅帅一把拉住准备催马上前的林沙,见林沙脸色瞬间冷肃满眼不善,心头打了个哆嗦急忙道:“杀鸡焉用牛刀,还是让我们这些小喽罗上吧,谁知道高句丽人有什么后手阴谋,郎君你还是坐镇后方的好!”

    “也好!”

    目光缓缓扫视一圈。见到跟在何旅帅身后的隋军将士个个两眼放光精神振奋,林沙心头一动点了点头没再坚持。

    顿时,何旅帅亲帅数名隋军彪悍将士打马前行,与人数相等的高句丽骑将紧张对峙,双方语言不通也没什么废话直接拍马就杀作一团。

    杀!杀!杀!

    何旅帅双目瞬间变得通红一片,须发贲张好似一头暴怒雄狮,手舞大刀拍马疾进,几个呼吸功夫便已冲至选中对手不足三丈处,猛然扬起手中寒芒闪闪的大刀斜劈而下,精气神高度凝聚刀光闪耀气势凌厉。

    铛!

    高句丽骑将也不是吃素的,同样挥刀拍马疾冲而上,两骑瞬间交错而过两把大刀更是发出响亮对撞声。

    “去死!”

    何旅帅脸膛通红欲紫,强行压下体内沸腾气血,满眼凶光狠一咬牙于两骑交错瞬间,反手一刀回砍直欲将对手一分两半。

    铛!

    刀光如匹练般闪烁,又是一声惊人巨响,两骑各已冲出老远,等两名骑将各自勒紧缰绳绕圈转身后,喉咙发出声声类似野兽般的嘶吼咆哮,毫不犹豫再次催马上前战作一团。

    不独何旅帅陷身苦战,跟他一同出战的数位彪悍隋军将士情况都差不多,与各自对手战在一处兵器激撞时的当当声不绝,火花四溅嘶吼连连战意汹涌。

    林沙策马缓行于一万青壮民夫所布阵列最前方,眯眼观看阵前热血澎湃激斗正酣的斗将场面,就连他都有种热血沸腾直欲冲出大砍大杀一通的冲动,心道难怪三国隋唐之际的斗将那般流行,果然是激励士气鼓舞斗志的不二法门!

    同时也暗暗心惊于高武世界战将的实力,别看何旅帅只是区区的隋军底层军官,可是眼下爆发出的实力和破坏力,甚至不比天龙世界的普通二流好手逊色!

    杀!杀!杀!

    战不片刻,何旅帅口中突然发出野兽般咆哮,满脸狰狞目含凶光分明就是一头真正野兽,与之对战的高句丽骑将措不及防吓了一跳,可等他回神之时何旅帅已打马疾冲而至,手中大刀如匹练般一闪而过,紧接着一颗满脸不可思议的高句丽骑将头颅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其它几处的斗将也分出结果,除了一位隋军骑将不是对手被杀之外,隋军方面竟是以全胜姿态取得完美胜利!

    “隋军威武!”

    林沙高举山寨版大关刀,长达一米有余的刀片在阳光下闪烁慑人寒芒,林沙一声大喝如雷霆炸响响彻方圆数里!

    “隋军威武!”

    “隋军威武!”

    “隋军威武!”

    顿时,上万青壮民夫高举手中竹枪,顿时隋军队列一排枪林高高耸立,呐喊欢呼声惊天动地气势一时雄壮到了极点!

    这就是斗将的好处,鼓舞士气的作用实在太过明显!

    高句丽军队中军旗下,一位顶盔贯甲的高级武将满脸涨得通红,眼神凶狠怒吼咆哮,顿时一队弓手迅速上前,弯弓搭箭对准还在阵前耀武扬威的何旅帅等人一阵攒射!

    咻咻咻……

    数百枝利箭如蝗虫般疾飞上空,而后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席卷而下。

    “卑鄙小人!”

    “竟敢玩偷袭,真是阴险!”

    “旅帅小心!”

    “……”

    隋军方面谁都没料到高句丽人居然这么卑鄙,趁何旅帅等人庆祝之际发动箭雨偷袭,顿时个个气急败坏破口大骂,同时对何旅帅等人的安危揪心不已。

    何旅帅等人只觉头顶一暗,顿时发觉不妙抬眼望见密密麻麻的箭雨呼啸而至,顿时变了脸色满脸死灰,心中大骂高句丽人不守规矩!

    “旅帅,你们都给我退后,我来应付!”

    就在这关键时刻,林沙拍马疾进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惊人咆哮,这一刻连气流都似乎受到影响向外呼啸刮起阵阵凄厉狂风,林沙端坐军马之上一手持缰一手大刀毫不犹豫冲进箭雨覆盖区域。

    吼!

    双目瞬间通红似欲滴血,一头扎得整整齐齐的长发根根倒竖而起,硬木做柄生铁为刃的大关刀如游龙冲天,瞬间舞出一片雪亮刀光。

    叮叮?!?br />
    密密麻麻的叮当碰撞声不绝于耳,以林沙为核心数丈方圆都笼罩在一团雪亮刀光之中,竟是没让任何一枚箭矢透过刀光之网飞射进来。

    正慌忙掉转马头的何旅帅看呆了,其余几位隋军勇士也看傻了眼,对面的高句丽弓手以及将领也双眼发直不知所措,隋军阵列方面更是鸦雀无声情景好不诡异。

    “给某去死!”

    策马疾驰,天上密密麻麻落下的箭雨都被耀眼刀光挡在数丈开外,连绵箭雨根本无法阻挡他的前冲脚步,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便冲过两军阵前开阔地带,高高扬起大关刀如匹练般横扫而过。

    高句丽军阵阵前的弓手根本来不及反应,连惨呼声都来不及发出,便有数十人身首异处鲜血狂飚……(未完待续。)

    PS:  凌晨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