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骁卫大将军主帐,荆元恒再次召集手下一干将校议事。

    军粮的事情暂时解决,在座将校包括荆元恒的心情都不错,所以气氛稍显轻松没了昨天的沉闷压抑。

    “大家都议议,拿个章程出来咱们也好彻底解决眼下麻烦!”

    如果林沙和何旅帅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得下巴落地,堂堂左骁卫大将军,大隋帝国十二柱国之一的超级大佬,日理万机的大忙人,竟然就他们提出的‘小事’如此大张旗鼓的讨论?

    “又是林沙这小子?”

    一干鹰扬郎将和鹰扬副郎将,包括亚帅在内一干将校,对于林沙的印象是十分深刻的,无论气度还是身手,一看就知不是简单之人。

    只是没想到,昨天那胆大妄为的小子刚刚得了便宜,今日又闹出了妖蛾子。

    “他想回辽东搬运粮草?”

    昨天跟林沙动了手的那位鹰扬郎将一脸狐疑,满是不屑道:“是不是觉得此行危险,想要提前开溜???”

    这位对林沙可没啥好感,谁让林沙让他在众多同僚跟前丢了大脸呢?

    帅帐里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凝脂,不过快便送缓下来,毕竟手头的粮草节省一下可以功用大军二十天嚼用,不管是继续前进还是后撤都有了转圜余地。

    毕竟大军才深入高句丽境内四百来里,想要回头的话还来得及。

    这也是一路行军顺风顺水带来的惯性思维,高句丽军队‘一触即?!谋硐?,让他们早已失去了大部分的警惕,认为高句丽军队的反应可以直接忽视。

    “让他们回去搬运粮草也不是不可,少了一万青壮民夫咱们的后勤压力也减轻许多!”这时有鹰扬郎将中肯说道。

    “怕只怕这家伙胆大妄为,借故脱逃引发不好影响!”

    有鹰扬副郎将表示了担忧。也不是没这种可能。

    “怕什么,谅他一区区从九品什长没这胆子!”

    端坐在左手首位上的副帅,很是不以为然开口。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尽快回去吧!”

    见手下意见达成一致,荆元恒从善如流最后拍板:“限定他们二十天内,必须再运万担粮草过来!”

    ……

    后勤辎重营地。林沙所监管民夫驻地。

    “林沙郎君,上头已经答应了咱们的请求,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得到命令后,何旅帅第一时间找上门来兴冲冲说道。

    “大郎打算跟某一同行动?”

    放下手头正在统计的名册,林沙回头眉宇冷厉不满回瞪一眼。

    “这是自然,没有林沙郎君帮忙出谋划策某心中不安呐!”

    何旅帅一脸自然表示,而后挤眉弄眼笑嘻嘻道:“郎君不会以为,没有某部监管,大将军会让郎君带着一万青壮民夫随意就走吧?”

    “算你有得对!”

    林沙重新拿起新鲜出炉的名册。摆了摆手一脸不耐:“既然知晓那就快点准备,咱们午时一刻就出发!”

    “怎么快?”何旅帅反倒吃了一惊,满脸不可思议惊问。

    “不然呢?”

    林沙脸色一沉,不耐烦道:“难道你还想等军中粮草再次告急再出发?”

    何旅帅:“……”

    大军出行一切从简,当午时一过天上烈阳恶意散发炽烈光芒之时,隶属于辎重营的何旅帅所部一团三百隋军正规将士,会同林沙领导的一万青壮民夫准备拔营离开,在后勤辎重营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

    不过不管身后大军营地如何议论纷纷。这些林沙都管不了,此时他正指挥一万青壮民夫。编成十条长长队列驱赶上千头嘶鸣不已的牲畜,不疾不缓的按原路想辽东城赶去。

    有林沙的指挥,一万青壮民夫显得有条不紊,行动间有规有矩倒颇像那么回事,远远的只见一条长长队列像是一条黄龙蜿蜒前进,踏步激起的灰黄尘土飞扬上天。形成一道狰狞灰黄色土龙气势惊人。

    当然这只是面子上好看而已,真要与正规军动真格还差了不少火候,所以三百隋军被分成五队,前后左右各派出一队人马作为斥候警戒,一旦发现敌情立即回报。只是一支百人队负责弹压监管上万民夫。

    没有沉重的粮草辎重需要运输,上万青壮民夫此次回程还是比较轻松的,只是因为手头粮食实在太少,每天都处于半饱状态身体不是很舒服,这才是眼下林沙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和挑战。

    所以,返程路上沿途的花花草草以及动植物可遭了大殃,凡是可供食用的全部一扫而空,好似蝗虫过境只留下一片狼籍,只恨得隐藏于暗中的高句丽军队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尤其当斥候在一片山谷发现一大片竹林,林沙当即命令青壮民夫几乎将它们全部连根挖出,不仅制造出了足够数量的竹枪,还获得了更大数量的可食用竹笋,一下子减轻了整支人马不少的后勤压力。

    直到他们远离了大军上百里,孤军行进于之前扫荡‘干净’的高句丽国境时,逐渐开始出现了小股高句丽军队骚扰偷袭。

    这日,上万青壮民夫大部队刚刚行至一条河边时,突然前探的斥候发出警告,直冲高空的响箭凄厉刺耳,正在中军位置的林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猛然大喝出声:“全军止步,做战斗准备!”

    声浪滚滚如潮水般想四面八方扑开,不过瞬间便已传入上万青壮民夫耳中,让正有些心慌不知所措的青壮民夫稍稍安心。

    随即,在一位位隋军正规将士的呼喝招呼声中,慢悠悠茫然不知所措举起手中长长竹枪,混乱的排好队列整支长长队伍变成了一头长满长刺的刺猬,长长的枪林看得人心惊胆战一股子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怎么回事?”

    叮嘱何旅帅看好那帮没有经历过实战的民夫,林沙单人独骑打马疾行,不过半盏茶功夫便冲至响亮哨箭射出位置,正见数名作为斥候的隋军正规将士打扫战场,除了几位受伤人员之外地上还躺着几具高句丽军士尸体。

    “郎君,这里隐藏了数十位高句丽军士,被咱们发现一冲而散!”

    负责带队的斥候也是位什长,同样官居从九品,不过在林沙跟前却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处,急忙打马赶了过来轻松回报。

    “恩,那他们人呢?”

    林沙脸色冷肃缓缓点头,仔细感应了一番周围半里之内在无其他活人气息,眉头不禁轻轻一皱好奇问道。

    “让他们溜掉了!”

    斥候首领有些不好意思点头,脸上满是愤愤好象也对自己的‘战果’很不满意似的。

    “小心点,你们自己的安全为第一要务,要是敌人势大后撤也没什么,只要你们能及时做出警报就成!”

    不知为何,林沙心中突然像是压了块大石般沉甸甸的,好象即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

    回思一下隋军第一次远征高句丽的经过,顿时心中一动脸色不由自主跟着严肃起来,看向满头雾水的斥候首领郑重叮嘱道。

    “放心吧郎君,某心中有数!”

    看得出来,这厮虽然回答得中气十足,可脸上的神色却表明了其心中的不以为然。

    “万事小心!”

    轻轻皱了皱眉,心中略有不喜,林沙到底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再次叮嘱了句便调转马头带着几名伤员回返。

    果然不出所料,之后的行程就没有之前那般顺利了。

    时不时冒出的高句丽军士,让四周警戒的隋军斥候烦不胜烦。

    就在隋军斥候漫不经心间,每次的伤亡数字虽然不大,可积累起来就十分惊人了。

    终于在遭遇第十波偷袭后,林沙通过何旅帅将所有隋军正规将士召集起来,向他们通报了这段时间的伤亡统计总和:战死三十六人,重伤十八人!

    这还是林沙拥有一手精湛医术,能够轻松解决绝大部分伤势的情况下,所以隋军将士几乎没有轻伤号存在。

    怎么这么严重?

    一干隋军将士看到这个数字都吓了一跳,平日里没怎么觉得??!

    “估计这是高句丽人的手段,想以温水煮青蛙之势,慢慢将咱们吞食干净!”

    林沙直接道出其中隐秘。

    “不能吧,就高句丽这帮歪瓜劣枣?”

    立即便有隋军将士不服道。

    林沙只是冷笑也不解释,倒是何旅帅一脸铁青大声呵斥。

    与此同时,就当林沙和手下一万青壮民夫离开一天后,另一路大军宇文述那儿传来消息,高句丽派遣重臣乙支文德上门投降。

    这让本打算跟着回返的荆元恒跟手下将校迟疑了,大军的安危与打败高句丽获得滔天大功之间摇摆不定,一时竟是陷入进退两难之境。

    而那乙支文德也不是好相与的,一来便找了个借口向一干隋军大将提出比试要求,身后跟着数位高句丽赫赫有名的宗师级别高手,出手便连败隋军一干猛将,搞得隋军上下灰头土脸很是狼狈,一下子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去。

    暗潮汹涌与此同时,大批高句丽精锐部分暗中调动频繁,悄无声息布下一张天罗地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