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骁卫大将军临时中军主帐,荆元恒与手下一干将校济济一堂,临时大帐正中一位魁伟青年傲然挺立。

    “你就是林沙?”

    不同荆元恒开口,其心腹鹰扬郎将便沉冷开口。

    “正是!”

    林沙不卑不哼淡然回答,脸色一如既往的冷肃。

    “见到大将军为何不跪?”

    那鹰扬郎将眼神一厉,猛然爆喝出声。

    犹如平地起了一声炸雷,在座将校以及大将军荆元恒都忍不住微微皱眉,首当其冲的林沙却是八风不动依旧昂然挺立,只冷淡回答:“军中一切规矩从简!”

    想要他下跪行礼,别做梦了!

    “放肆!”

    那鹰扬郎将顿时勃然大怒,身形一纵飞身而起一拳轰出,拳风呼啸劲风凛冽,隔得老远便刮得脸颊生疼。

    林沙脸色平静无波,视挥来铁拳如无物,只是在拳头临身之际偏了偏头,任由一头长发被拳风带得凌空飞舞,从始至终神色都没有丝毫改变。

    “小子你找死!”

    那鹰扬郎将好似受了莫大羞辱一般,一张粗糙大脸涨得通红,猛然抽身一脚踢出,腿风凌厉气爆轰鸣。

    哈!

    林沙哈的一声大喝,全身筋骨猛然膨胀青筋根根爆起,瞬间整个身子都膨胀一圈有余,弯腰蹲马硬生生挨了一脚。

    砰!

    身体硬如金刚,只觉一股大力从小腹传来,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平平移动,足足后移了近丈距离才稳稳落脚。

    呼!

    长长呼出一口大气,林沙装作费力的直起身子,脸色依旧冷肃没有丝毫改变,一双目光冷厉直视那位大发脾气的鹰扬郎将。

    “小子我看你到底有多硬!”

    林沙表现如此强悍,那鹰扬郎将心中也是微微吃惊,感受到周围同僚投来的目光意味不明,顿时心头火起好象受了多大屈辱一般。暴喝一声额头青筋暴起便要再行出手。

    “够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荆元恒缓缓开口,语气平淡却透着不容质疑的威严,一脸暴怒的鹰扬郎将脸色神色一变。急忙收敛身上暴虐杀气,回身拱手连道不敢。

    “下去吧,还不够丢人现眼的!”

    挥手斥退满脸羞愧的鹰扬郎将,荆远恒上下打量了林沙一眼,喝道:“好一位雄壮大汉。身手也算不错愿不愿意加入本帅的亲兵营?”

    “多谢将军厚爱,某更喜欢眼下的生活!”

    没有理会周围吃惊的目光,林沙双手抱拳冷淡拒绝。

    “人各有志本帅也不强求!”

    荆元恒脸上的热情消散一空,缓声道:“既然你手中有大批粮草,为何不事先汇报?”

    话音刚落,身上爆发无穷威势,如惊涛骇浪般向林沙潮涌而去。

    帅帐气氛一时凝重如山,一片肃杀在座一干将帅心情压抑之极。

    “之前某为了押运这些粮草,受了多少白眼和讥讽?”

    林沙却如海浪中的礁石,岿然不动好似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脸色冷肃声音也跟着沉冷下来,昂声道:“眼下既然表明某之前所做所为有先见之明,自然不想这么悄无声息做了好事不留名!”

    这小子真是好大胆子!

    在座一干将校吃惊得睁大了眼睛,纷纷对林沙刮目相看,能够轻松扛下大将军凌人的威压不说,还有胆子在这里要好处?

    不过隋堂男儿就应如此,有野心便大大方方表现出来,只有你有足够实力和利用价值,就不用担心出不了头。

    所谓的大唐雄风不在如是!

    果然,帅帐里的气氛先是沉闷之极。而后荆元恒猛然仰头哈哈大笑,手指林沙连连说道:“好小子,有胆魄,某喜欢!”

    随着荆元恒开口打破了帅帐难言的尴尬沉闷。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在座一干将校不管心中如何想法,脸上都露出淡淡笑意。

    林沙一脸冷肃,不卑不亢的态度更让众将满意几分。

    “好小子,你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只要不过分本帅都可以答应下来!”

    荆元恒是个豪爽性子。眼下都到火烧眉毛的时候了,有了足够大军嚼用十日的粮草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林沙识趣不提出过分要求的话,答应又何妨?

    “不过只是一个小小愿意,那粮草作为晋升之资最好不过!”

    林沙缓缓点头沉声开口,沉吟片刻又继续道:“也能激发一干青壮民夫的上进之心!”

    “好!”

    荆元恒满意点头,大手一挥答应下来。

    不过半日,大将军将令下来,因林沙运粮有功,特简拔从九品偏将军之职,监管一万青壮民夫依然隶属辎重营。

    消息传开,顿时在辎重营引发一片哗然。

    羡慕嫉妒恨各种情绪兼而有之,正像林沙在帅帐所言那般,因为这份突然的提拔将令,原本笼罩于辎重营上空的阴霾消散不少,军中流言也被幸运小子林沙的突然发迹取代。

    而从林沙所在民夫营地取出的那一袋袋粮草,也让辎重营上下看花了眼,消息瞬间蔓延至全军上下,顿时军心稍稳高层将领忍不住松了大气。

    因着林沙的关系,作为直接监管人员何队率跟着受益,被‘慧眼识珠’的大将军荆元恒破格提拔,直接调任正六品的旅帅一职,依旧还负责监管后勤辎重青壮民夫,同时还是林沙的直接上司。

    得了好处,何队率,哦现在应该叫何旅帅也是大方,直接让林沙在他那一旅隋军中任了什长之职,手下有了十员隋军正规战士作为小弟。

    而有了林沙献出的大批粮草,军中缺粮的状况得到极大改善,起码只要省上一点坚持二十天不在话下。

    这时,摆在左骁卫大将军荆元恒面前的难题,变成了是继续前进还是直接后撤的选择,无论哪个选择都对他和手下将校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这样高端的问题,还不是眼下号称偏将军,却是个小小什长手下只有十位正规隋军小弟的林沙能够参与讨论的。

    此时他跟着新任何旅帅,正商讨着手下青壮民夫的生计问题呢。

    “何大郎,这样下去可不成啊,每日单是粮食消耗就不是小数目!”

    林沙找上正意气风发的何旅帅,兜头便被他泼了一盆冷水。

    至于手下的上万青壮民夫,有那五千民夫作为根基,很轻松便控制得如臂使指得心应手,起码在军粮彻底耗尽之前不用担心出什么问题。

    “那林沙郎君你说怎么办?”

    面对林沙,何旅帅的脾气要多好就有多好,想了想没个头绪便双手一摊无奈问道。

    “必须尽快撤离,否则只怕想走都走不掉了!”

    回想隋朝第一次远征高句丽的惨败,林沙可不想做那丧家之犬。

    “想走哪那么容易?”

    何旅帅苦笑连连,没好气道:“没有上头的命令,你说我一小小旅帅有这胆子么?”

    “大将军他们估计还得思量一阵,不过咱们想要提前俩的话,却也不算难事!”林沙轻轻点头,话锋一转自信道。

    “哦,郎君你有什么办法?”

    何旅帅脸上喜色一闪,虽然因着献粮之功让他连升两品,不过大军眼下的情况只能说稍微缓解一二,要是不能早做决断依旧可能陷入危险境地,这点在林沙的耳濡目染之下他还是想得清楚的。

    “向上头反应,就说吾等愿意回去调运粮草!”

    林沙面容冷肃,大手一挥斩钉截铁道。

    “是不是太过了点?”

    何旅帅吓了一跳,林沙的建议也太过大胆,脸现忧色道:“郎君你要知道,这里距离辽东城可是有四百来里路程!”

    “路程再远又如何,总比活活饿死强!”

    林沙很是不以为意,脸色一板冷硬开口:“只有趁着咱们还有余力尽快返回,无论是运粮支援还是就地驻扎都有了回旋余地!”

    “……”

    何旅帅默然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应声道:“那好吧,就听郎君的!”

    看到何旅帅远去的背影,林沙冷肃的脸上露出一丝和缓微笑,根据正史记载隋军第一次远征高句丽,最大的转折点在乙支文德诈降开始。

    眼下高句丽方面还没有诈降的动作,林沙也不知晓乙支文德什么时候过来,不过就算他明了内情也是无可奈何,身份太过卑微根本就影响不了大局,就连稍微重要一点的军事会议都没资格参加,他就是心中有再好的想法和建议也是无用啊。

    还不如借用借用新鲜上任何旅帅的力量,先挑出荆元恒辖下大军这个大泥潭,有一万经历过组织训练的青壮民夫在手,又有何旅帅手下数百正规隋军将士辅助,就算碰上了高句丽的某支偏师也有一战之力。

    隋朝军制本就是以府兵制为主,说白了就是军民合一,别看他手下上万青壮民夫不是正规隋军,可只要给他们发下武器装备,稍稍组织训练一番就不比普通的隋军正规军差。

    至于将领水准,尽管隋军九支大军统领全是身经百战之将,可比之林沙却是差了不少火候,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单人武力,他有信心在这混乱的高句丽战场打出一片天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