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来啦!”

    隋军军旗之下,一位满脸粗豪的队率一脸热情迎了上来。

    “病患在何处?”

    林沙策马疾骑,脸色淡淡毫不客气问道。

    “就是那两人,刚刚不小心落马摔伤了胳膊!”

    对林沙冷淡的态度队率不以为意,指着身后跟着的两位兵丁叹气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

    见到那两位此时已是满头大汗脸色发白,林沙翻身下马直接走了过去,迅速检查了一下两人的伤势,全是骨折倒也没啥大碍,双手猛然探出咔嚓两道骨节撞击声响起,伴随两位伤号凄厉蔼嚎,手指如穿花蝴蝶在两人胳膊上的穴道上连连数下,又从怀出掏出一个小木盒扔给队率,吩咐道:“一日两次敷在伤处,两天时间便能好利索!”

    “谢谢郎君!谢谢郎君!”

    两名隋军伤号满脸感激连连道谢,那位粗豪队率也是一脸感激之色。

    “无需多礼,你们也真是的,在这后勤辎重队伍之中也能受伤?”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淡然,目光如电扫了扫眼前三人疲倦不已的脸色,心中了悟冷淡开口。

    “没法,时间紧任务重,这些民夫又都散漫难以管束,某和手下弟兄竟是一刻都不得闲,这不实在疲倦得紧,这两家伙直接在马上睡着落地就成这样了!”

    粗豪队率一脸无奈,眼中闪过一丝愤满苦涩道。

    “怎么就这么急了?”

    林沙眼神一凝,冷厉如刀不满道:“这都赶了多少天路了,一直不停急赶不说是人,就是这些畜生都受不了哇!”

    说着,拍了拍粗豪队率座下无精打采的雄健军马。

    “谁说不是呢?”

    粗豪队率招呼来数位得空弟兄。将两位受伤弟兄安置妥当,一脸无奈愤愤道:“可是上头催得紧,一味的直叫快快快,某这也是没了办法!”

    “又不是赶着去投胎,催得这么紧干什么?”

    林沙眼中冷光闪烁,讥讽道:“如此一仗打下来。就是高句丽灭了国,只怕征召了数百万民夫也得损失大半!”

    “嘘,郎君噤言!”

    粗豪队率脸色大变,急忙伸掌做了一个噤声手势,神色犹豫凑到林沙跟前,小声道:“前头已有军报传来,陛下催促得急前锋已经跟高句丽在辽东城打上了!”

    嗤!

    林沙冷笑,眉宇间满是不屑,冷哼道:“就这急噪的态度。后续物资还没跟上去,就算能打下辽东城隋军也得损失惨重!”

    粗豪队率脸色变了变,沉默不言算是默认了林沙的意见。

    “我看你还是多做准备吧!”

    摇了摇头,林沙翻身上马,沉吟片刻还是小声叮嘱道:“咱们这里是大军后方,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好看了!”

    “不会吧!”

    粗豪队率过了良久才反应过来,顿时脸色大变惊呼出声:“陛下手头可是拥有雄兵数十万呢!”

    “再多的兵马,也顶不住高句丽一位大宗师傅采林!”

    林沙此时早已催马回赶。远远飘来这么一句含义不明的话。

    这世界真神奇!

    初来之时,林沙就被浓郁的天地灵气给惊住了。

    当他来到泰山下的小村子时??吹剿姹阋幻嘧扯加涤胁幌绿炝┝鹘耸康那亢菲苹岛捅⒘?,心中的惊叹更甚。

    前来征发民夫的小小隋军队率,就拥有天龙世界三流高手的身手实力,林沙已经无话可说。

    带队赶赴涿郡途中,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民夫交流,多得信息更多更杂。

    什么正道魁首慈航静斋。净念禅院,道门大宗师宁道奇,高句丽剑道大宗师傅采林,还有塞外大宗师毕玄,还有岭南宋家宋缺等等等等。直接让他明白了自己这次穿越所在:大唐双龙传世界!

    更让他开眼界的是,见过的数十万民夫之中也不乏高手,堪比天龙时代二流一流甚至超一流的都有,无论气势还是破坏力都比天龙同级别高手强上几筹!

    有他们作为参照,林沙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事实。

    他的境界很高,非常之高,估计比之当代三位大宗师都不遑多让!

    可问题是,他的武功威力和破坏力,比之大唐世界同级别高手差远了。

    在涿郡大军云集高手汇聚之时,他可是在校场亲眼目的两位将军打得不可开交,无论出手威力还是速度又或者其它方面,比之他而言都只弱上一线!

    待林沙拐弯抹角问明他们的身份以及武功实力时,犹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心底哇凉哇凉的。

    切磋的两位乃是堂堂卫府大将军,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超一流高手,比之宗师级别高手只略差一线而已!

    也就是说,如果林沙火力全开,战斗力也就是宗师级别,比之更高一层的大宗师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有了这样的觉悟,林沙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这是为啥呢?

    他可不觉得自己比宁道奇之流差!

    单论道家境界,他已达到练神返虚之境,多次引来天雷轰顶绝对的高杆!

    可境界高没卵用啊,不能将境界完全转化成战斗力,就算他此时的境界已过了破碎虚空都没用。

    心中郁闷到了极点,当然也是迷茫到了极点。

    怎么都弄不明白,自己竟然沦落到如此境地?

    也是有了这份觉悟,尽管他加入了隋军民夫队,却并没有显露太多本事,又或者过于张扬形势,免得惹来几位宗师级别高手围攻,他真没把握能够抵挡得住,能不能逃得了也是难说得紧。

    所幸,行军途中时间充裕,思来想去又参照对比,终于在离开涿郡赶赴辽东之时,他琢磨出了一点苗头。

    可能,或许,应该跟大唐世界浓郁的天地灵气有关!

    没法,从他听来的众多江湖传言中,推理出江湖上的宗师级别高手虽说不是多如狗,但是稍微有点名气的势力或者江湖帮派都有那么一位或者几位坐镇。

    这宗师高手数量,未免也太多了点!

    要说到惊才绝艳,林沙所经历的世界多的是,射雕神雕世界的新老五绝,天龙世界的无名扫地僧,逍遥三老,天龙四绝,包括次一级的慕容复丁春秋等等等等,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

    可惜能够成就宗师之位的却是寥寥无几,不过实力最为顶尖的那么几位而已!

    而大唐世界,单从明面上所知的宗师级高手便有近百之数,还不能说明原因么?

    金庸武侠世界与黄易武侠世界最大的不同,估计也就是天地灵气的浓厚程度了,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事务。

    有了这样的想法,林沙自身的战斗力问题就好理解了。

    就好象仙侠修真世界的修士般,在修真界如何风光如何威武霸气,可是一旦渡过天劫进入仙界,首先比不可少的一道程序便是进入化仙池,彻底改造**凡胎成为仙体,而后才能继续一步步向更高境界攀爬。

    这事套在林沙眼下所遇情况上,正好合适理解。

    天龙世界与大唐世界的天地灵气相差悬殊,可以用修真界和仙界之间的差别来形容。

    林沙直接从修真界来到仙界,并没有经历过化仙池进行脱胎换骨般的洗礼,虽然境界到了可是实力却没有跟着上升。

    而仙界本土生灵却是从出生开始便拥有‘仙体’,可能境界提升速度比不上环境更加恶劣,竞争更加激烈的修真界,但是同等境界下仙界生灵的实力绝对远超修真界修士的实力!

    也就是说,林沙眼下的实力之所以被限制住了,那是因为他的身体还没彻底适应大唐世界浓郁天地灵气的环境,想要让境界跟实力达成相等程度的话,他起码要身体变得跟本土生灵一般才可!

    这是个不小的麻烦!

    因为身体素质的限制,虽然有更加浓郁的天地灵气辅助锻炼,林沙的实力进步很快,体内三百六十五处主要窍穴,经过半年时间努力加上之前早已开辟过的,已经达到了一百零八处之多。

    但问题是,这只是数量上的提升,质量上根本没有丝毫进益!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身体素质不跟上去,达到本土生灵平均水准的话,就算他此时修炼了四大奇功,估计除了在精神境界上有所进益之外,其余的作用真心不大。

    这情况,让他郁闷得差点吐血。

    所幸没有一出山就狂爆王八之气,不管不顾张扬形势,而是老老实实窝在不起眼的小山村熟悉新环境,不然只怕此时的处境堪忧。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以他此时的实力放眼百万隋军之中,也是数得着的高手,不经意间小露两手震住监督官理后勤民夫的隋军官兵那是轻而易举。

    他没有显露自己会高深内功的事情,只是纯以强悍的肉身力量,以及内家拳对自身力量的细微掌控,便轻松让外人以为他是一位‘天赋异秉’的猛人。

    加之他又有一身不俗医术,在行军途中当真大放异彩,不仅得到民夫队一干弟兄的尊敬爱戴,就连负责监督管理的隋军官兵都客客气气给予十足尊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