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武功越高所需佛理越广,不过说着唬人而已!”

    “我虽没学过少林七十二绝学,却也尽览其口诀心要,信手拈来轻松得紧,不会有任何意外出来!”

    “老和尚你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以你此时功力,除了几门特殊武功之外,少林七十二绝学想必大半都会吧?”

    “别说你佛理高深,比佛理哪家名寺古刹里专修佛法的大德高僧都要比你强,你又凭什么说以你的佛理深度,能够驾御这么多的少林绝学?”

    “说白了不过是老和尚你的境界高而已,以我看来你已超越了先天境界,达到了更高一层的武学境界,什么武功都是信手拈来,所谓少林七十二绝学跟太祖长拳又有什么区别?”

    林沙一番话,只听得慕容博父子和萧远山父子,外加一位吐蕃国师听得目瞪口呆,张大嘴巴半晌合不拢?!??!?br />
    “阿弥陀佛,施主口才便给老僧不及!”

    灰衣老僧浑浊老眼突然闪过两道慑人精芒,缓缓开口沉声道。

    “呵呵,我口才再利索,也及不上少林的阴险狡诈!”

    “什么修练武功需要配套佛门经典,不过是幌子而已!”

    “据我所知,少林为了防止藏经阁绝学外露,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少林名头太响,七十二绝学的名头更是响彻武林,想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江湖好手窥视,为了防止绝学外露,少林可是将七十二绝学中一些最关键的口诀心法,套入多门佛家典籍之中!”

    “时间一长,估计就连少林自己都忘了那些口诀秘要,只能将数门绝学分散开来,哪几门绝学的秘要藏入哪一门佛家典籍之中,少林僧人便主修哪几门绝学,至于其余绝学一概不碰!”

    “别说什么不可能,同样是少林僧人。为何戒律院所学武功,与罗汉堂完全不同?而达摩堂弟子所修武功,又是另外几门绝学?”

    林沙呵呵一笑,理也没理听傻了的几位。眉头轻扬侃侃而谈:

    “少林将这些秘密隐而不宣,使得外来江湖好手就是得到了七十二绝学,因为不明其中秘要最后都会中招,轻则武功出了岔子实力大降,重则武功全废成了废人!”

    慕容博和萧远山已是冷汗淋漓脸色难看。鸠摩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看向慕容博的目光更是锐利冰冷。

    灰衣扫地僧却是默然不语,任由林沙侃侃而谈脸色平静之极。

    慕容复和萧峰则傻了眼,他们都被少林的手段给惊住了。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得利的都是少林,要么偷学武功的江湖高手就此泯然众人,少林也少了强劲的敌手。要么少林便能轻而易举吸纳江湖超一流甚至以上高手加入,从此脱身不得成为少林的打手!”

    “是不是这个理啊,老和尚?”

    “阿弥陀佛!”

    灰衣无名老僧只是垂首宣了一声佛号,没有辩解没有附和算是默认了。

    石破天惊,真真是石破天惊!

    慕容博父子。萧远山父子还有鸠摩智,都被这个惊人消息给震得不轻。

    不等他们从震惊中清醒,林沙又说了一个惊人隐秘:“老和尚,看你这意思,显然是看重了慕容博和萧远山这两位高手了吧,只要他们还想更进一步就不得不参佛悟禅,不归依佛门都不成了吧?”

    震惊,绝对的震惊!

    林沙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容博和萧远山已惊得怒目贲张,双眼瞬间变得通红欲血。股股凛冽杀气脱体而出。

    “除非他两从此武功停滞不前,不然不是残废就是武功大降,以他们的年龄直接跟等死没什么区别,老和尚打的好算盘啊好算盘!”

    “混蛋。老子跟你拼啦!”慕容博气得身子发抖,再也受不了心中的羞辱之感挥舞双掌拍了出去。

    “老和尚你给我去死吧!”

    萧远山额头青筋根根爆起,二话不说跟在慕容博身后如猛虎下山般纵跃而去,出手便是全力毫不留手。

    这事闹得……

    之前还打生打死的慕容复和萧峰对视苦笑,摇了摇头飞身而起加入围攻序列,尼玛的父亲都被算计成那摸样了。他们要是没个表示要是人子么?

    “阿弥陀佛,小僧愿意领教少林绝学!”

    鸠摩智也是不甘落后,双手合什高宣一声佛号,身形如疾风迅猛前行,立时加入围攻灰衣无名老僧的战圈之中。

    “嘿嘿,看你还装神弄鬼!”

    当世四大绝顶一位一流颠峰高手围攻,任无名老僧实力已达武道金丹之境,也被弄了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这一战可谓惊天动地,整间藏经阁都被震塌了小半,从中午一直战到晚上,无名老僧这才依仗更高一层的强悍实力,将围攻的五大高手全部击败!

    “老和尚,半月后登封城外旷野一战,咱们不见不散!”

    林沙一直等到当世六大超级高手的战斗结束,强压心头沸腾战意朗声说道。

    话音方落他人已消失不见,几个眨眼功夫已消失在远处山脚,根本不给周围少林僧人留人机会。

    少林火了,火得一塌糊涂!

    不是因为英雄大会,也不是因少林人多势众,而是少林突然出现了一位实力强得不可思议的无名老僧,一人独斗慕容博父子和萧远山父子,另加一位吐蕃国师鸠摩智,最后还能战而胜之并将他们全部囚禁!

    没错,就是囚禁!

    少林不想让林沙的那一番话传播出来,只得暂时将五大超级高手扣押囚禁,等到无名老僧与林沙一战之后再做决断。

    原来无名老僧乃少林这一代的藏经阁守护,少林每一代都有一位或者数位隐藏得极深的藏经阁守护,而慕容博和萧远山却是无名老僧挑选的继任者,只是可惜好好的谋划最后却被林沙破坏。

    半月之后,登封城外旷野山林,林沙与少林无名老僧一番大战,最后重创无名老僧而终,从此丐帮声威大震力压少林成为江湖头号强大势力。

    没了无名老僧弹压,被扣押囚禁的慕容博父子和萧远山父子,还有吐蕃国师鸠摩智很快重获自由,愤愤然离了少林,从此少林又多了数家江湖强敌。

    林沙于登封城外打败了少林无名老僧后,第一时间去了擂鼓山接回娘子王语嫣,而后返回苏州老家逍遥度日。

    数年后,在塞北草原立下根基的慕容父子,将姑苏慕容氏的绝大部分实力,全部迁移至塞北草原继续自家的‘复国大业’,苏州便彻底成了丐帮一家独大的局面。

    林沙虽然不出面掌权,不过丐帮还是在他的影响下发展迅猛,连续出了游坦之等数位江湖一流颠峰甚至超一流高手,一时声威大震威压江湖,成了有实无名的武林盟主。

    秉承林沙提出的‘天下无丐’方针,丐帮大力发展属于自身的经济商业以及文化事业,足足用了三十年时间整合整个江湖武林势力,成了江南一带的无冕之王,又有大量出自丐帮开办的希望学堂出身的进士官员辅助,整个江南地区都几乎完全控制在丐帮手里。

    此时的丐帮已不算是纯粹的江湖帮派,颇有点后世跨国财团的架势,对朝堂政治都有几分影响力。

    待到丐帮一切都步入正轨,北宋的政局不会再像前世那般,因着一位道君皇帝的荒唐而葬送,林沙便彻底放了手,跟王语嫣游历天下纵览无边风景,一边感悟自然反哺自身,一边教儿育女过上了神仙般的逍遥生活。

    与无名僧于登封城外旷野交手整整五十年后,林沙辞别了妻子以及后辈子孙,孤身一人来到五岳为尊的东岳泰山。

    于朝阳初升之际凌立于天山山顶,等到天边一抹紫色突然涌起之时,猛然张口用力大吸。

    半空突然刮起一阵狂风,气流激动道道肉眼几乎可见的紫色气团,像是受到召唤一般,如倦鸟回林般扑入林沙张着的大嘴之中。

    不过数个呼吸功夫,林沙的肚皮便已肉眼可见速度膨胀起来,待到身躯膨胀到极限猛的呼出胸膛浊气,天空又是一阵狂风扫过,就连周围云彩都受不得风势纷纷远避逃离。

    体内气血翻涌如潮,真气奔涌如长江大河,势不可挡凝练之极。

    顺势跌袈而坐,摆五心朝天式体内脏腑跟着心脏一齐跳动,每一次跳动都好象生出莫名气息,对周身上下骨骼经脉还有肌肤进行脱胎换骨般锤炼。

    慢慢的裸露在外的肌肤渗出丝丝污黑杂质,体内气血也跟着沸腾震荡,每循环一个周天都似乎凝练一些。

    五脏精气循环流转,源源不断的锤炼周身,使得身体更加强健气血越发凝练充盈。说起来也是古稀之年的身躯,却是比之青年人都要健康活跃。

    突然,五脏窍穴自主打开,五股不同性质真气如潮水般汹涌而出,跟着气血做循环转化,不过数个呼吸功夫便已完成了这一惊人变化,与此同时五股五脏精气升腾而起,竟似化作五条气浪不受控制直从中丹田精气海,瞬间便将精气海中磅礴真气驱逐一空,化作五道颜色各异的气浪来回纠缠冲刷不休。

    身子一震脑子空明瞬间进入了一种莫名状态,同时脑中不由自主闪过一个念头:五气朝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