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

    全冠清身子一震,抬眼望去正好对上林沙平静幽深的目光。

    心头大骇,怎么也没想到林沙竟然出现在少林!

    想他之前也担心林沙突然出现搅局,故意将出请贴以及聚会时间大大缩短,就是不给林沙反应时间。

    而且据他所知,林沙前段时间好象出了塞外,近两个月时间都毫无消息传来,他这才有胆子唆使游坦之来少林耀武扬威。

    谁想,最不愿见到的人突然出现,心中一时惶恐难安。

    知道怕就好!

    林沙何等眼力,自然一眼便看出了全冠清眼中的担忧,微微一笑没有出声苛责,他倒要看看这家伙有什么本事搞事。

    因为林沙的存在,无论是游坦之还是全冠清,一时都没了找事的勇气。

    他们不找事,身边却跟着一位不安分的小魔女。

    阿紫因为被误伤瞎了双眼,一直对丁春秋怨恨万分,此时逮着机会便忍不住一阵冷嘲热讽,甚至还拿出一面大旗,上‘星宿掌门段’五个大字。

    这就是赤落落的打脸,丁春秋尽管十分忌惮游坦之的武功,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也没脸装没看见,顿时勃然大怒愤然出手。

    游坦之尽管实力更加高强,却是江湖经验匮乏得紧,被丁春秋耍了点小手段骗开,而后趁机暴起难一手将阿紫拿下。

    “不要伤害阿紫姑娘!”

    游坦之大惊失色慌了手脚,不管不顾将对阿紫的看重暴露出来。

    “丁老怪,枉你堂堂江湖成名高手,竟然还用此等拙劣手段逼迫一小辈,真真让人看不过眼!”

    丁春秋好似小丑般逗弄游坦之,顿时引来群雄愤怒不屑,玄慈方丈等高手都做好了出手准备,可就在这时一道淡然声音飘过,下一刻一道魁伟身形好似流星飞掠,出手如电瞬间将丁春秋震得吐血倒飞出去。??待群雄看清那人面貌身形不是林沙还能是谁?

    “小姑娘,没那本事就不要出来挑事,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轻轻将阿紫扔了出去,林沙淡然的声音清晰传入群雄耳中。

    丐帮林沙!

    林沙一出手便震慑全场?;夯鹤砘饭怂闹?,凡是他目光所及之处群雄无不扭头避让,就是高傲如慕容复也不能例外。

    “接下来什么章程?”

    轻轻晒笑出声,林沙头冲着满头大汗的全冠清问道。

    “由,由。游长老挑战少林方丈!”

    面对林沙,全冠清感觉亚历山大,强行压下心头恐慌,定了定神结结巴巴说道。

    “那还等什么,没见群雄都在么?”

    林沙微微一笑,再次环目四顾头把目光放在游坦之身上,吩咐道:“游坦之,该你出场了!”

    “哦哦哦,我这就来我这就来”

    游坦之刚刚接住阿紫,正跟着心爱的姑娘小意温存。听到林沙的吩咐顿时慌了手脚急忙答。

    “阿弥陀佛”

    玄慈方丈脸色温和双手合什,心存顾忌不愿应战。

    “玄慈大师不必客气,既然丐帮弄出了此次少林大会,不管如何作为地主少林都不能退缩,方丈以为如何?”

    林沙淡然轻笑,目光直视玄慈缓声道:“不管如何,玄慈方丈这一战都避免不了,何必做那虚伪情状?”

    “阿弥陀佛,游施主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玄慈还能说什么。再次合什行礼邀请道。

    “玄慈方丈得罪了!”

    有了林沙的吩咐,游坦之之前跟全冠清商量好的说辞全部作废,二话不说跃身而起寒冰绵掌带着冰寒劲气呼啸而出。

    两人瞬间战在一处,一位身负万年冰蚕奇毒。一身功力阴冷雄浑,一个身负少林绝学,名震江湖手段阳刚霸道,正是一冷一热一阴一阳,可谓将遇良棋逢对手打得不得不可开交。

    群雄看得连连倒吸冷气,游坦之这么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能跟少林方丈玄慈战个不分上下旗鼓相当,其实力的强让人咂舌。

    “哈哈,玄慈方丈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就在两人交手到白热化之际,突然丁春秋一声暴喝身如轻烟疾进,瞬间冲入战圈一掌带着荧荧绿芒拍向游坦之胸口。

    卑鄙!

    不管是身处战圈之中的玄慈,还是一干看热闹的江湖豪杰,看到丁春秋如此不顾面皮偷袭,顿时心生不屑暗骂出声。

    砰!

    一声清脆闷响传出老远,两只大掌凌空相击,一阴毒诡异一阴冷冰寒,下一刻丁春秋蓦然睁大眼睛,张大嘴巴鲜血像不要钱般狂喷而出,高大身形更是不受控制向后高高抛起,直飞出数十丈远一连砸翻了数十星宿派弟子翻落在地。

    “丁老怪就你这点实力也敢出来献丑?”

    缓缓收寒气四溢的手掌,林沙脸上不屑轻笑道。

    没错,刚才千钧一之际,林沙运使‘鲲鹏九变’身法,瞬间跨越数丈距离,以寒冰绵掌中的一招冻绝天下拍出,根本就不给丁春秋任何反应之机,直接将他震飞重创。

    “阿弥陀佛,施主武功高强老衲远远不及!”

    玄慈方丈急忙后退,双手合什认输道。

    “小子看清了刚才那一掌么?”

    没有理会玄慈的谦虚,林沙头冲着一脸傻愣的游坦之淡然问道。

    “看,看清了!”

    游坦之眼神闪躲,吞了吞口水尴尬道。

    “寒冰绵掌虽然只是一流武功,却是十分适合你小子此时的情况,好好努力以后挤身江湖绝顶之列不在话下!”

    林沙却是不忘趁机提点道。

    群雄看得好一阵面面相觑,心中又是敬佩又是嫉妒,林沙竟然趁此机会教授经验,实在太过目中无人了。

    不过却没人有胆子多少或一句废话,刚才丁春秋的下场又不是没有看见,堂堂的星宿老怪连一招都难以接下,林沙的实力之强可想而知,他们可没胆子也不愿意轻易尝试林沙的恐怖!

    “哼,丐帮不是以降龙十八掌出名的么,什么时候又来了一门寒冰绵掌了?”这时,不知群雄之中哪个家伙开口,一下子引来一片哗然之声。

    “莫非降龙十八掌威力不够,这才改练的寒冰绵掌?”

    “估计不是,应该是当初乔峰走得太快,没有将降龙掌法留下来!”

    “嘿嘿,没了降龙十八掌,丐帮还能叫做丐帮么?”

    “”

    丐帮弟子一个个脸色铁青,刚刚的得意神色顿时消散一空,满脸愤怒瞪视那帮议论纷纷的江湖豪杰无可奈何。

    “有什么好生气的!”

    林沙冷哼出声,好似晴天一声惊雷,在群丐耳中炸响将他们惊醒,没好气道:“丐帮之所以为天下第一大帮,乃是丐帮弟子多年行侠仗义积累的名声以及整体实力得来,并不是单单依靠一门降龙掌法矗立江湖,是不是啊乔峰?”

    说着,他笑眯眯看向人群外围某个方向。

    什么,乔峰???

    群雄闻言哗然一片,纷纷顺着林沙的目光所看方向望去。

    “哈哈,林沙兄弟所言甚是,丐帮能成为天下第一大帮,可不仅仅只是因为一门降龙掌法!”

    这声音粗豪也不如此响亮,但清清楚楚的传入了群雄耳中,众人一愕之间都住了口。

    果然是乔峰!

    一些与乔峰打过交道的江湖豪杰,闻言顿时心中一震暗道。

    “乔帮主,是乔帮主!”

    丐帮一众弟子闻言个个脸色激动,纷纷吆喝出声顿时吵杂声一片。

    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毡大氅,里面玄色布衣,但见人似虎,马如龙,人既矫捷,马亦雄骏,每一匹马都是高头长腿,通体黑毛,奔到近处,群雄眼前一亮,金光闪闪,却见每匹马的蹄铁竟然是黄金打就。来者一共是一十九骑,人数虽不甚多,气势之壮,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

    好骚包的出场方式!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嘴角挂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人正是萧峰,他自被逐出丐帮之后,只道帮中弟子人人视他有如寇仇,万没料到敌我已分,竟然仍有这许多旧时兄弟如此热诚的招呼,陡然间热血上涌,虎目含泪,翻身下马,抱拳还礼,说道:“契丹人萧峰被逐出帮,与丐帮更无瓜葛。众位何得仍用旧日称呼?众位兄弟,别来俱都安好?”最后这句话中,旧情拳拳之意,竟是难以自已。

    “萧峰,你不在契丹做你的南院大王,怎么带着这么几个人手便跑来河南了?”林沙也不阻止丐帮弟子的吆喝拜见,待声浪稍歇才眯缝着眼睛轻声问道。

    “哈哈,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

    萧峰哈哈大笑一脸豪气,尽管身上衣袍金贵不凡,却依旧不改江湖大豪爽快风范。

    “嘿嘿,只怕你今日有得一场苦战!”

    林沙一脸幸灾乐祸,摇了摇头昂声道:“等你解决了麻烦,咱们再一起喝一杯,顺便将降龙掌法交出来!”

    “好!”

    萧峰一脸豪气大声说好,以他对丐帮的深厚感情,自然没有损害丐帮分毫利益的心思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