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施主你干什么?”

    玄慈怒喝出声,一双花白眉头高高竖起,身形一展毫不犹豫一掌拍出。¥f,

    “好胆!少林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其余玄字辈高僧齐齐怒喝,没有将之前林沙的强横和好意放在心上,纷纷出手齐齐围攻上前。

    “滚一边去!”

    林沙眉头轻皱满脸不耐,宽大大衣袖猛然向后一扫,蓦然一股狂风席卷而过,带着凛冽劲气刮得围攻上前的少林高僧几乎睁不开眼,猛扑上前的动作也跟着顿了一顿。

    “你干什么?”

    眼见林沙一掌向玄渡胸口拍去,而玄渡却是满脸苍白毫无抵抗之力,那扶着玄渡的丑脸和尚顿时大急,刚才林沙的强悍表现他可是看在眼里,这一掌下去玄渡还不得被拍死???

    顾不得其它,心头急切一把将玄渡拉到身后,体内气流奔涌热烘烘的好不舒畅,双手突然生出一股磅礴神力,丑脸和尚想都没想一掌挥出。

    呼!

    劲风呼啸掌势雄浑,虽只是少林最基本的韦驼掌,却是威力不俗声势惊人。

    啪!

    说时迟那时快,两掌狠狠相击发出一声清脆闷响,以两掌为圆心周围劲气四溢狂风呼啸,三丈之内的外人几乎立不稳身形,一个个满脸惊骇望向对掌两人,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小和尚实力不错,你练的是少林的易筋经还是洗髓经?”

    感受到手掌传回的磅礴巨力,还有那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浪潮汹涌的雄浑内力,林沙手臂骨节筋肉一阵轻微抖动,猛然爆发一股汹涌劲道直接将丑脸小和尚震得向后连连退步,也不追击只轻笑着问道。

    话语虽轻,可听在少林群僧以及群雄耳中,却是好似惊雷炸响满脸吃惊,一个个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那丑脸和尚。

    这怎么可能?

    易筋经?洗髓经?

    无论哪一门都是少林金字塔顶尖的绝顶神功,就是放在整个江湖都是让人遥不可及的存在。眼前这不起眼的小和尚竟然修炼了这两门神功中的一门?

    群雄不明内情,震惊是有但更多的却是羡慕嫉妒,心想小和尚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要是修炼了这两门神功的人是他们该有多好?

    至于是不是真的他们却没有丝毫怀疑。刚才小和尚无论出掌的声势还是对掌后的表现,都让他们看出了其中的不凡之处。

    要知道,刚才林沙对上十来位玄字辈高僧,几个呼吸间便将他们全部震飞,出手只用一招就够!

    可刚才小和尚跟林沙硬拼了一掌。却是只蹬蹬蹬向后连退了七步,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小和尚的功力,着着实实比少林玄字辈高僧都要强!

    少林群僧这边更加惊讶,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尤其是玄字辈高僧,纷纷及时停手看向丑脸小和尚的目光中满是震惊。

    他们可是十分清楚,易筋经和洗髓经有多难练。

    在场十来位玄字辈高僧,包括掌门玄慈方丈在内,都没有修炼这两门神功中的任何一门,从这就可知端倪。

    作为知情人士,他们知道想要修炼这两门神功中的任何一门。所需要的条件极为苛刻,起码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达到要求。

    不然,少林早就出了威震江湖的绝顶高手,哪还害怕鸠摩智的挑衅,又或者丐帮的小动作?

    在笑傲世界中,当时的少林掌门方正便是修习易筋经有成,从而成为正道绝顶高手之一,实力一点都不比任我行差就知道其中的厉害了。

    震惊过后就是狂喜了,不过丑脸小和尚是如何学会那两门神功中的一门,这都是少林之福武林之幸啊。

    至于神山上人一行神色间满是复杂。既有震惊也有欣慰,当然更少不得羡慕嫉妒。

    特别是神山上人,他此次上得少林,除了想从波罗星口中得到少林绝学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打少林的脸扬自己的名。

    可结果事态一波三折意外频出,先不说鸠摩智这厮,反正这厮的目的跟他不谋而合,更是出手狠狠打了少林的脸。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少林竟然还有如此高手存在?

    那和尚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吧,竟然就修习了少林顶级神功易筋经和洗髓经中的一门。这是他想都不敢妄想的好事,竟然就被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和尚给得了去,上天当真不公得很!

    “什,什么易筋经和洗髓经,小僧不知道施主在说什么?”

    那丑脸小和尚一脸迷茫,摇了摇头脸上满是迷糊之色。

    “嘿,小和尚你运道爆棚!”

    林沙轻嘿出声,摇了摇头话锋一转轻笑道:“小和尚法号为何?”

    “小僧虚竹!”那丑脸小和尚倒是老实得紧,林沙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果然,林沙心中了然,这位可是天龙世界中,运气可以比拟段誉和游坦之的猪脚,没了擂鼓山那段奇遇转身就得到了这样的好处。

    “你是虚字辈?”

    玄慈一脸温和,怎么看虚竹怎么顺眼。

    “启禀掌门师伯祖,小僧正是虚字辈!”

    虚竹满脸激动,急忙双手合什行礼道。

    “好好好,我少林后继有人??!”

    玄慈很想问问虚竹练的是哪门少林神功,不过眼下却不是动问的好时机,心中却是将虚竹的法号以及名姓牢牢记住。

    “阿弥陀佛,没想到少林还有这等年轻高手!”

    就在这时,鸠摩智起身高宣了一身佛号,满脸温和微笑让人如沐春风,只有林沙微微撇嘴,感受到了鸠摩智微笑背后深藏恶意。

    “小僧素闻少林神功大名,今日有幸得见修炼有成者,幸甚幸甚!”

    鸠摩智一派高僧大德摸样,不等玄慈等人反应过来,便满脸笑容冲着虚竹合什行礼道:“小师傅,还请赐教!”

    说着右手做拈花状含笑不语,手指轻点数道气劲悄无声息激射而出。

    虚竹打斗经验可谓空白一片,被鸠摩智让人如沐春风的表现所骗,慌里慌张正待合什回礼,哪料鸠摩智突然出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所幸他所修武功着实奇特,自生警兆下意识扬手轻拍,瞬间便将鸠摩指的偷袭档下。

    “大轮明王,你这行为太过卑鄙了!”

    “阿弥陀佛,明王还不快快住手!”

    “卑鄙,实在太过卑鄙了,竟然偷袭小辈!”

    “……”

    直等鸠摩指跟虚竹交手一招不分胜负,少林一干玄字辈高僧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一个个满脸怒容大喝出声。

    几位性子火暴的更是急运体内真气,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虚竹可是修成了易筋经和洗髓经其中一门的天才啊,可能还是少林以后顶门立户的招牌,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鸠摩智欺负了去?

    “小僧很是好奇少林神功究竟何等摸样,正好向小师傅讨教一二,玄慈方丈你们也太过大惊小怪了吧?”

    鸠摩智嘴上说着手上动作一点不慢,见拈花指没有效果又换了其它少林绝学,多罗叶指,摩诃指,大金刚拳,般若掌还有大金刚掌等等少林绝学一一使出,威力宏大气象万千让人眼花缭乱。

    “这是少林七十二绝学?”

    “那胡僧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这么多少林绝学?”

    “厉害厉害,当真厉害??!”

    “……”

    群雄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大多都是江湖经验丰富眼力卓绝之辈,不过转眼间便认出了鸠摩智所使出的各种少林绝学,顿时哗然声一片。

    “那叫虚竹的小和尚厉害??!”

    “人家可是练了少林神功,能不厉害么?”

    “啧啧,竟然全部挡下了,少林神功果然名不虚传!”

    “……”

    更让群雄惊奇不已的是,鸠摩智使出了好几十门少林绝学不说,虚竹小和尚的表现也一点不差,尽管来来回回就少林罗汉拳和韦陀掌两门基础武功,可架不住他有一身雄浑功力,竟是于狼狈中将鸠摩智的攻击全部接下。

    不仅如此,随着激烈打斗的继续,虚竹于招式运用间更加娴熟老练,不仅能够接下鸠摩智的所有攻击,甚至十招之中还能反击个一两招,其进步速度实在太过惊人。

    “小师傅果然厉害,再接我一招火焰刀试试!”

    鸠摩智心中那个郁闷就别提了,眼前小和尚实在古怪得紧,感受到手上传回的磅礴反震劲道,体内气血翻涌真气震荡实在不好受得紧,更让他郁闷得差点吐血的是,虚竹小和尚竟然把他当作了陪练,打斗经验竟以令他恐慌的速度激增,真是活见鬼了。

    心中发狠,哪里会轻易放过虚竹这么个前途无量的少林小和尚,也没再炫技直接换回最为熟悉的火焰刀,以手作刀一掌劈下周围空气都好似燃烧了般,手掌通红掌势所过之处空气都似乎有些扭曲。

    别看叙述的字数不少,可实际上时间却只过几个呼吸功夫,鸠摩智变招出招速度太快,一干玄字辈高僧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挽救措施。

    “不好,虚竹你要小心!”

    玄慈方丈只来得及反出一声惊呼,便见鸠摩智的火焰刀狠狠砍到虚竹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