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刚才嘴欠那家伙,噗嗤一声喷出大口逆血,身上不知何时已多出一个血洞,满脸惊骇不可思议软软倒地。

    咝!

    热闹的大雄宝殿猛的一静,所有人全都满脸不可思议,呆呆看着倒地那厮,又扫了眼缓缓收回手指的林沙,脸色很是微妙一时吸气声不绝。

    “小心祸从口出!”

    林沙淡然飘渺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淡淡的语调不缓不疾,可在众人听来却有一股深深寒意涌上心头。

    “你……”

    一同前来的河朔群雄顿时勃然大怒,一个个目露凶光满脸狰狞,有那沉不住气的甚至都做出了出手的架势。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还请消消火气!”

    玄慈眼见气氛紧张,急忙高宣一声佛号,声若洪钟用上了狮吼功的手段,只是比之林沙的惊天一吼要差得多了。

    这时,又有知客僧来报,言道两湖、江南各地的英雄到了,川陕的英雄到了,两广的英雄也到了。群雄南北相隔千里,却都于一日中络绎到来,显然这次丐帮准备已久,早在一两个月前便已发出英雄帖。

    玄慈和诸僧口中不言,心下却既感愤怒,又是担忧,仅在数日之前,丐帮方面才有书信到来,说到要选武林盟主之事,并说日内将拜山少林,恭聆玄慈方丈教益,信中既未说明拜山日期,更未提到邀请天下英雄。

    哪知突然之间,群贤毕集,少林寺竟被闹了个手忙脚乱。丐帮显然筹备发动已久,少林派虽在江湖上广通声气,居然事先绝无所闻,尚未比试,已然先落下风。

    丐帮此举,更是胜券已握的模样,所以不言明邀请群雄。只不过不便代少林寺作主人,但大撒英雄帖,实是不邀而邀。

    丐帮不邀群僧赴他总舵,面子上是对少林礼敬。实则是要令少林派事先全无准备,攻少林一个措手不及啊。

    “林施主,你们丐帮好算计??!”

    玄慈方丈就是再好脾气,此时也忍不住心头怒火熊熊,一双利目扫向八风不动的林沙。

    “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林沙挑眉轻笑,一点都不在乎少林群僧复杂难明的神色,淡然道:“以我的实力,真想硬闯少林你们也拦不??!”

    “小子好大的口气!”

    不待少林群僧反应,刚刚赶来的江湖群豪中已有人冷哼出声,冲着林沙不满怒喝:“在少林的地盘上还这么嚣张,真真让人大开眼界!”

    “是么?”

    林沙撇嘴轻笑,顺指一弹劲风呼啸,瞬间便在那开口之人身上整出一道血口,那说话之人惨叫倒地。他这才摇头笑道:“我有没有资格还轮不到你说话,有本事的话别拿少林的名头压人!”

    “阿弥陀佛,施主实在太过了!”

    玄慈方丈脸上怒色隐隐,合什行礼高宣佛号,声浪滚滚犹如暮鼓晨钟,说不出的响亮震人心魄:“老衲不才,愿请教施主高招!”

    哗啦!

    群僧哗然,一个个瞪大眼睛心中惊讶万分,林沙表现出的实力太过强悍,方丈此时竟然提出挑战不是自寻麻烦么?

    眼下天下群雄毕至。要是败得太惨少林脸面无光啊。

    至于胜利,根本就没这指望,方丈之前连吐蕃国师鸠摩智都没能打过,还败在自家成名绝学大金刚掌之下。鸠摩智明显十分顾忌林沙这厮,可想林沙的武功到底有多强悍。

    再说林沙虽然出手不多,可是每次出手无不石破天惊,实力实在不凡得紧。

    “就你一人?”

    林沙眯缝着眼睛,仔细打量玄慈一番,轻笑着问道。

    “正是!”

    玄慈突然感觉一股磅礴压力临身。呼吸一滞急运内力这才轻松下来,双手合什高宣佛号沉声道:“老衲不才……”

    “你确实没有那能耐,还是和你身后的玄字辈高僧一起出手吧!”

    林沙毫不客气打断了玄慈的话头,脸上挂着淡然微笑说出的话却是霸气十足,听得群雄无比倒吸凉气暗伸拇指。

    “这小子是谁啊,这么嚣张?”

    “丐帮林沙,江湖传言中的青年一辈第一高手!”

    “原来是他啊,怪不得如此嚣张!”

    “丐帮明显没安好心,他竟还敢提前来少林找茬!”

    “所谓艺高人胆大嘛,大家还是看戏的好!”

    “……”

    一干刚刚赶来的江湖豪客顿时一片哗然,都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幕震惊不已,林沙竟欲以一人之力独挑少林玄字辈高手,当真勇气可嘉。

    “林施主果然豪气,小僧佩服佩服!”

    鸠摩智没有理会周围群雄嗡嗡的议论声,满脸微笑冲着林沙合什行礼,眼中精光闪烁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嘿嘿,明王看来最近一段时间收获不小,要不咱们先搭搭手?”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好笑反问。

    “哈哈,那就不用了!”

    鸠摩智神色一凛,浑身寒毛倒竖好似被恐怖凶兽盯上,心头警铃大作体内气血似乎有片刻停滞,心头大骇强运内气才恢复正常,再也不敢胡来开口挑衅,只得老实说道:“林施主一身武功震古烁金,小僧还有自知之明!”

    “阿弥陀佛,林施主请指教!”

    “阿弥陀佛,林施主老衲不客气了!”

    “阿弥陀佛,林施主小心!”

    “……”

    以玄慈为首的少林玄字辈群僧,见林沙如此姿态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尽管明知双方之间实力差距巨大,心中也不免动了金刚之怒,顿时一个个高宣佛号也不客气纷纷使出最拿手绝学飞扑而上。

    “哈哈,如此才好嘛!”

    林沙脸色不变哈哈大笑,猛然起身懒懒散散一副悠闲摸样,面对少林玄字辈高僧联手围攻不退反进,大步流星走进群僧攻击最猛烈之处,双手轻抬或指或掌或拳或爪随心所欲舞出片片招式残影。

    烈阳指对上拈花指,翻天掌对上大金刚掌,擒拿手对上龙爪手,七伤拳对上金刚拳,劲气四溢狂风呼啸,林沙好似闲庭信步在玄字辈群僧的围攻之下往来游走,一举一动无不潇洒从容自在非常。

    砰砰砰……

    一连串气爆炸响震得群雄耳膜生疼,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难得一见的奇景,明明是少林玄字辈高手围攻林沙,可群雄却感觉好象是林沙压着少林高僧在打一样。

    他们的感觉没有错!

    打斗从开始到结束不过几个呼吸功夫而已,从天上地下左右两方齐扑而至的少林玄字辈高僧,每人都只出了一招,便以更快速度倒飞回去。

    林沙的表现简直碉堡,群雄只看得如痴如醉心驰神摇,林沙这厮的状态从始至终都悠闲自然得紧,而且他的出招动作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看起来也不如何迅猛凌厉嘛,怎么一干少林玄字辈高僧竟然全都不闪不避选择硬拼呢?

    他们哪里知道林沙的出手有多厉害,少林玄字辈群僧早就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可惜当他们真真实实跟林沙对上之时,却惊恐发现根本避之不及,看着清晰缓慢的动作其实快若闪电,根本就不给他们反应机会只能以硬碰硬。

    结果自然悲催,无论他们之中功力高低,在与林沙硬拼之中只感觉一股铺天盖地的磅礴气劲汹涌而至,根本不等他们反应便将他们的攻势瓦解而后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将他们彻底淹没。

    值得庆幸的是,林沙并没有下死手,等他们倒飞出去数丈距离,稳住身形落地之时,满心骇然发现正好停在刚才动手出发之时。

    强,实在太强了!

    不说满心震撼被深深打击到了的少林玄字辈群僧,在场能够看懂林沙攻击的也只有吐蕃国师鸠摩智一人而已。

    可就是看懂了林沙的手段,鸠摩智心中震撼更甚。

    他怎么也没想到,林沙的实力竟然高强到了这等地步,轻描淡写间便击败少林玄字辈群僧,这实力已经吊炸天了。

    林沙轻轻一笑,体内气血奔走如龙汹涌澎湃,五脏齐齐震动窍穴自动开启,五股不同属性真气沿着一条莫名轨迹,竟然开始了自我循环之路。

    只是可惜的是,外部压力还不够,林沙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知识积累,五脏窍穴真气流转循环间阻碍重重,勉强运行了数息便好似后劲不足,如潮水般各自退去返回窍穴之中,让他好生可惜一番。

    “师祖你怎么了!”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吸引了群雄的目光。

    只见玄渡瘦削的身形缓缓向后扬倒,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眼睛紧紧闭上,一位面容丑陋的小和尚正紧张呼唤,顿时引来群雄一阵诧异目光。

    咦!

    没有理会少林群僧的惊呼之声,林沙双目光灼灼看向那位面容丑陋的年轻和尚,心中一动脑中立刻浮现了一个名字:虚竹!

    同时,虚竹和尚身上的气息引起了他的极大关注,丑陋的面容上一双目光炯炯,浑身气血充盈好似炽热火把,给他一种如山沉稳如海雄浑的莫名气息。

    “小和尚武功不弱,想不到少林还有你这等高手!”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淡然开口身形一闪出现在玄渡身前,在连片惊呼声中一掌拍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