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竺武功却有不凡之处,当年达摩老祖东渡,也确实将天竺武学传播到中原之地!”

    “实不相瞒,密宗武学受天竺佛门武学影响极大,可以说得上一脉相传,说是同出一源都不为过,小僧虽然所学不精却对密宗武学有几分了解,自然对天竺佛门武学有几分粗浅见识!”

    “可是天竺武学与中原武学差异颇大,却是不可同日而语,说什么少林武学全部出自天竺有失偏颇!”

    “小僧看来,少林七十二绝学与达摩老祖没多大联系,基本上都是后来少林高僧所创,这一点整个武林皆知!”

    “不过玄慈方丈所言也颇有不实之处,七十二绝学自是少林所创不假,可是据小僧所知并不仅仅只有少林才有七十二绝学密本!”

    这一番话当真好似惊雷霹雳,震得群僧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述说是好。??

    波罗星和哲罗星两位天竺胡僧脸色一阵青红交加,又是气愤又是心虚,鸠摩智这番看似不偏不倚的话对他们师兄弟十分不利。

    当然,因为天竺的情况与中原之地大为不同,对于鸠摩智评点天竺武学,话中隐隐带着贬损之意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气愤想法,只是觉得十分尴尬而已。

    可是玄慈方丈和少林僧人就不同了,鸠摩智的话又替少林解围之意,可是后面有关七十二绝学的事情又让他们心头一沉,忍不住沉声问道:

    “明王此言何意,莫非明王在它处也见过本寺七十二绝学不成?”

    “自是如此!”

    鸠摩智微微一笑宝相庄严,转身冲着林沙合什行礼,轻笑道:“林施主也是见过的,而且还不止一处!”

    “什么?”

    玄慈方丈和一干玄字辈高僧震惊了,一个个看向林沙眼神凌厉之极。一要

    “明王你这是何意?”

    林沙脸色平静,一点都没因为少林群僧行注目礼便有不适之感,淡然轻笑道:“当初在天龙寺之时,明王不是还打算拿少林七十二绝学中的几门?;蝗√炝抡蛩戮Я錾窠C??”

    “哈哈林施主说笑了,小僧当时也是好奇所谓的天下第一剑是何等摸样!”

    感受到少林群僧的不善目光,鸠摩智心中暗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一派大德高僧风范笑道:“最后不是也没能成功么。这还是拜林施主所赐??!”

    玄慈被惊得不轻,七十二绝学密本真的已经泄露,而且还不止一处两处,林沙虽然没有承认可其话中之意,实在让他心惊不已。

    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了少林绝学外泄,自然要弄个清楚明白。

    “林施主,可否告之在哪看到的本寺绝学密本?”

    尽管不愿意得罪了林沙这样的绝顶高手,可是事关少林传承不得不如此,玄慈看向林沙一脸郑重。

    “这个,玄慈方丈你得自己查了!”

    林沙轻轻一笑,不紧不慢说道。

    这样的答不仅玄慈方丈不能满意,就是作为旁观者的神山上人都心有不甘。他可是际遇少林七十二绝学良久,要不他吃饱了撑的为哲罗星出头,甚至不惜与少林交恶?;共皇俏说玫郊该派倭志??

    如今突然听闻少林七十二绝学密本早已外泄,要说最高兴的还是神山上人,如此便不用跟实力强悍的少林死磕,又有几乎的少林绝学,如此大好良机又怎好轻易错过?

    所以,当玄慈方丈失了冷静当场询问林沙之时,他心中可是兴奋雀跃不已,不住暗暗念叨希望林沙直接说出,他好下山直接杀奔过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

    “林施主!”

    不等玄慈方丈开口,同样属于少林玄字辈高手玄生猛然开口。??看?目光炯炯满脸不善沉声断喝:“希望施主不要自误!”

    呼!

    答他的是一道凝练之极的掌风,隔得还远便刮得他脸钾生疼几乎睁不开眼,顿时心头大惊顾不得其它,猛然鼓动体内真气宽大僧袖向前猛挥。

    宽大僧袖带着鼓荡劲道。与呼啸而来的强猛劲风对撞,玄生只觉一股巨力袭来,心道一声不好却是晚了,身形不由自主向后蹬蹬蹬连退数步。

    “我之前就说过,实力到了一定境界,少林藏经阁也不过只是守卫相对严密的所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缓缓收挥出手掌,林沙淡然轻笑根本就没将少林群僧放在眼里,摇了摇头嗤笑道:“就我所知时常光顾藏经阁的绝顶高手便有好几位,七十二绝学密本外泄有什么好奇怪的?”

    林沙这话说得轻松,却是把少林群僧惊得不轻。

    听他这话的意思,少林藏经阁好象不设防一般,任由武林高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是打少林的脸呢?

    “施主还请慎言!”

    玄慈方丈脸上挂着的温和微笑不见了,看向林沙一脸凝重沉声道。

    身后几位玄字辈高僧互相对视,急忙调动体内真气做好了出手准备。

    而聚集在大雄宝殿的饿一干少林僧人,也都个个满脸郑重秉住了呼吸。

    气氛,一瞬间变得紧张之极!

    “怎么,问不出来就想动手?”

    林沙眉头轻挑,一脸平静嗤笑道:“少林也不过如此,有本事你们就摆下大罗汉阵,我倒是很想亲身体验一把!”

    疯了,这厮绝对疯了!

    不要说少林群僧一个个目光呆滞说不出话,就是神山上人等几位知名大师也满脸不可思议,觉得林沙这厮脑子不正常。

    江湖上谁不清楚,罗汉阵可是少林寺的镇派大阵,传言由一百零八少林僧人布下的大罗汉阵,足够将实力群的江湖绝顶高手留下!

    林沙身为江湖绝顶高手不假,可是少林传承数百年的大罗汉阵也不是吃素的,搞不好就此陨落都有可能!

    只是鸠摩智一脸平静,虽然听闻过少林罗汉阵的大名,可他对林沙的实力更有信心。

    他本人就是江湖绝顶高手,可在林沙手上不也难以走过十招?

    能感觉得出,林沙根本就没有出全力,就这样已经足够让他仰望的了。少林罗汉阵虽然大名鼎鼎,在他看来想要困住林沙都难,更不要说将他留下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阿弥陀佛,林施主还请好自为之!”

    大雄宝殿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玄慈突然高宣一声佛好打破了这种沉闷紧张气氛,一双睿智眼神深深望了林沙一眼主动退让。

    没办法,林沙表现得太过平静。

    他虽然对少林罗汉阵有信心,可万一出了岔子困不住林沙,那少林不仅仅是丢面子的问题,只怕声望和影响力都将一落千丈。

    罗汉阵可是少林的门脸和招牌,要是搞砸了倒霉的还是少林,在没有七八分把握之前他不愿冒险。

    再说了,林沙又没表现出十足恶意,他说的话究竟可信不可信还两说得很,他自然不愿因此就得罪了一位绝顶高手和丐帮。

    林沙似笑非笑扫了玄慈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悠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看戏,那副轻松摸样弄得不少少林僧人心生怒气。

    玄慈方丈的话,让大雄宝殿里的紧张气愤松缓下来,见林沙如此态度众僧也是无可奈何,这时鸠摩智开口又将他们的目光吸引过去。

    “少林自从创出七十二绝学,好象没有谁学全了这七十二绝学,小僧不才对七十二绝学都颇有研究,却是都能是唤一二!”

    哗啦!

    少林群僧一片哗然,没想到鸠摩智的口气这般狂妄,竟然敢言自己精通七十二绝学,真真可笑之极。

    少林七十二门绝技有的专练下盘,有的专练轻功,有的以拳掌见长,有的以暗器取胜,或刀或棒,每一门各有各的特长,使剑者不能使禅杖,擅大力神拳者不能收暗器。虽有人同精五六门绝技,那也是以互相并不抵触为限。

    波罗星练了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刚拳三门功夫,那均是手上的功夫。故老相传,上代高僧之中曾有人兼通一十三门绝技,号称“十三绝神僧”,少林寺建寺数百年,只此一人而已。

    这些,少林诸高僧固所深知,神山、道清等也皆洞晓。要说一身兼擅七十二绝技,自是欺人之谈。

    林沙微笑看着鸠摩智在那表演,心知这厮也就是拿小无相功糊弄人而已。

    鸠摩智要是真的练了少林七十二绝学,只怕现在早就走火入魔去见佛祖了,哪还能站在这里侃侃而谈招摇撞骗?

    不过他却没有拆穿这厮的想法,只是在一旁微笑看着全当看戏了。

    少林七十二门绝技之中,更有十三四门异常难练,纵是天资极高之人,毕生苦修一门,也未必一定能够练成。此时少林全寺僧众千余人,以千余僧众所会者合并,七十二绝技也数不周全。

    眼看鸠摩智不过四十来岁年纪,就说每年能成一项绝技,一出娘胎算起,那也得七十二年功夫,这七十二项绝技每一项都是艰深繁复之极,难道他竟能在一年之中练成数种?

    “国师大言不惭,实在让人好生佩服!”刚刚被林沙一记掌风击退的玄生大师,忍不住连连冷笑出声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