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荒谬之处?”

    神山上人满脸不悦,怒喝出声。

    声音洪亮有如雷音滚滚,在大雄宝殿来回激荡,震得一干实力不强的少林僧人耳中嗡嗡作响难受异常。

    一声暴喝,算是将群僧从震惊中惊醒,又齐刷刷看向了林沙。

    “如何不荒谬?”

    林沙却是不紧不慢,完全没将上千双炯炯有神的目光当回事,嗤笑道:“当年达摩东渡,横行江湖天下几无敌手,靠的可不是什么少林七十二绝学,而是传承自天竺的武功!”

    群僧心头震动,遥思当年达摩老祖绝世风采心驰神往。

    “天竺佛门虽然势微,却有几家千年传承甚至延绵数千年的大寺院依旧矗立,其中拥有的天竺神功不知凡己!”

    林沙轻笑着摇头,满脸冷笑不屑道:“是不是波罗星大师没办法潜入这些大丛林,便跑来中原佛门骗吃骗喝来啦?”

    扑哧!

    这话够损,顿时大雄宝殿扑哧声不绝,年纪大些或者佛功到家的和尚还没什么,那些血气方刚见识不够的小和尚们却是忍将不住轻笑出声,顿时大殿里凝重万分的气氛一扫而空,说不出的轻松快乐。

    神山上人等几位中原佛门大师顿时面面相觑,看向哲罗星大师的目光中满是疑惑和恼火,尼玛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哲罗星虽然汉话说得结结巴巴十分怪异,可是听话听音却不怎么困难,此时一张白皙俊脸涨得通红,双目似欲喷火恶狠狠瞪向林沙,却是没有胆子直接出手挑衅,只得郁闷的闭眼不言缓解尴尬情绪。

    “我却是听说天竺的古瑜伽术十分神奇,在锻体方面的功效几乎可以比拟少林的金刚不灭神功,传闻达摩老祖也是依据古瑜伽的锻体之法,又加入了中原武学精要,才创出了少林镇派绝学《易筋经》和《洗髓经》!”

    林沙却没放过这厮的意思。满脸微笑侃侃而谈,说出来的话却让上千少林群僧呼吸迟滞满眼放光,就是神山上人等几位大师都不免心脏疯狂跳动。

    隐秘,绝对的惊天大隐秘!

    他们虽然心中怀疑林沙的说法??墒且幌氲狡浣ジ呤值纳矸荼闶腿涣?,想当然认为林沙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实力,肯定有自己的信息渠道,说不定继承了哪家隐世门派的衣钵传承,知道一些武林隐秘很是正常。

    天竺果然不愧佛门根源之地。竟然还有这等好东西。

    就是一心想要找茬的神山上人都动了心,暗思是不是要模仿唐三藏一回,来个西土取经顺便将那什么古瑜伽术搞到手?

    少林易筋经??!

    就连很不服气少林在江湖正道魁首地位的神山上人,都对这门少林镇派绝学景仰不已,要是能得到当年达摩修练的天竺武功,那就更加完美了。

    他虽比不得达摩老祖惊才绝艳,可是自认中土佛门这一代数一数二的高手,说不定也能通过研究天竺武功,创出一门超一流内功心法来!

    不仅神山上人,另外几位中原佛门大师齐齐动容。虽然没有万里遥遥赶赴天竺的心思,不过心中却是连连暗道不愧是佛门发源之地。

    至于少林群僧,他们却没有太多心思。

    有达摩祖师传下的易筋经和洗髓经,又有大名鼎鼎的七十二绝学,另有各种二流三流武功无数,自家的武功秘籍都学不来,哪还有心思理会其它???

    这是玄字辈高僧心中的想法,至于慧字辈僧人乃少林中坚力量,此时正是选择修习一门或者数门少林绝学之时,虽然心头火热却是没多余功夫理会其它。

    倒是虚字辈僧人毕竟修行浅薄。一个个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又有少林创派祖师达摩的事迹吸引,早就一个个双眼放光遐思不已,要不是此时环境不对又有长辈弹压的话只怕早就激动开了。

    “我倒是很想看看。哲罗星大师的天竺武功,练到了何种程度!”

    林沙没有理会群僧的异样心思,笑吟吟看向一脸难看的哲罗星。

    倒不是他对哲罗星有什么意见,能够万里遥遥从天竺赶来中原的都是能人。纵观金庸世界也只有射雕以及天龙这两大武侠位面,才出现了天竺僧人,而且还个个不凡。

    射雕世界那位号称神医。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就是南帝一灯大师都敬佩不已礼让三分。

    至于眼前的哲罗星,之前交手粗粗试探,实力也是资深一流水准,放在江湖上也是一方高手。

    只是他心中不喜,天竺僧人没事跑来中原干什么,特别是还带着不轨意图而来,这就更让人心生不喜了。

    正如他之前讽刺哲罗星所言那般,天竺佛教已经极度势位,被本土印度教以及新兴天方教挤兑得几乎站不住脚,不得不向周围国家地区逃散以争取喘息之机,这也是东南亚地区几大佛国的由来。

    自家都混成那副熊样了,结果打着佛教源头的旗号,竟然跑来中原招摇撞骗,没遇上也就罢课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既然遇到了不狠狠削他一顿面子,心里可不舒坦得紧。

    天龙时代正是群雄奋起之时,就连密宗超级高手大轮明王鸠摩智到了中原地区都是连连吃憋,从大理到苏州又到河南一路碰壁,区区一个哲罗星又算得了什么,自是毫不客气打脸弹压其嚣张气焰。

    “这位,施主,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哲罗星额头青筋爆跳,满脸狰狞眼神狠厉死死盯住林沙,拼命压制心头怒火才没向林沙出手,说话语调依旧怪异带上了浓浓的愤恨之意。

    “阿弥陀佛,不知林施主为何一再针对哲罗星大师!”

    眼见哲罗星吃憋,神山上人心中不悦急忙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好奇天竺的武学体系,不知道他们的功夫与密宗的三脉七轮又有何不同!”

    林沙淡然轻笑,摆了摆手一脸风轻云淡,说出来的话却再次让在场群僧变了脸色。

    “阿弥陀佛,林施主小小年纪便见识如此广博,实在让贫僧佩服!”

    少林方丈玄慈这时站出来双收合什,一脸温和说道。

    “这没什么,密宗那里也是高手频出,我前段时间恰好遇上了一位而已!”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轻松,直言不讳说道。

    “阿弥陀佛,林施主见识广博令人钦佩!”

    神山上人提前一不,起身双手合什说道:“不过眼下我等跟少林还要解决佛门内部纷争,还请林施主见谅则个!”

    这话说得够明白了,他们七人跟少林是内部纷争,不希望林沙这么一个外人插手其中。

    “你们继续,我保证不会胡来参合佛门内部的事务!”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坐了个请便了手势便不再多话。

    群僧闻言心头凛然,这才从刚才的惊诧中回神、大雄宝殿中的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

    “阿弥陀佛,有关哲罗星大师师弟波罗星的事情我寺自有决断!”

    玄寂双目精光闪烁,直直看向神山上人,洪声说道:“方丈师兄当下召集玄字辈的诸位师兄会商,大家都说,我少林派武功虽然平平无奇,但列祖列宗的规矩,非本派弟子不传。武林中千百年的规矩,偷学别派武功,实是大忌。何况我中土武功传到了天竺,说不定后患无穷?!?br />
    说着,目光直视一脸愤怒的哲罗星,淡然道:“这位波罗星师兄的所作所为,决非佛门弟子的清净梵行,说不定他并非释家比丘,却是外道邪徒,此举不但于我少林派不利,于中土武林不利,而且也于天竺佛门不利。

    声若洪钟震人心魄,不仅一干少林群僧心头凛然,就是神山上人等大师也是面容肃穆,看向玄寂半分也不敢怠慢,只听这位晒林执掌戒律的大师不紧不慢沉声表示:

    “当下众位师提出诸般主张。方丈师兄言道:我佛慈悲为怀,这位波罗星师兄的真正来历,咱们无法查知,就算是外道邪徒,也不便太过严厉对付,还是请他长自驻锡本寺,受佛法熏陶,一来盼望他终于能够开悟证道,二来也免得种种后患。几年来敝寺对这位波罗星师兄好好供养,除了请他不必离寺之外,不敢丝毫失了恭敬之意?!?br />
    上千少林僧众闻言,无不神色震动大宣佛号,气势浩大让人心惊不已。

    观心等几位大师微微皱眉,扫向哲罗星的目光中满是不善,这位天竺高僧邀他们帮忙助拳的时候,可没说得这么清楚??!

    “哼,强词夺理!”

    神山上人眼见局势不妙顿时怒哼出声,双目炯炯直视少林方丈玄慈冷声道:“此乃少林一面之词,怎么也要让我们见了波罗星大师后来个当场对峙,不可能你们少林说了什么就是什么!”

    这话摆明了就是不信任少林方面,顿时引来少林群僧一阵怒目而视气氛更为紧张。

    林沙却是暗暗点头,心道神山上人既然摆明了车马前来找茬,如此行径却是理所当然,反正空口白话口说无凭任由发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