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灵鸠宫建筑面积广阔,重楼殿宇连绵数里方圆。

    关键的是,这些建筑都是矗立在上千米高度的飘渺峰之颠,就是放在现代有各种施工工具的情况下想要建成都不简单,更何况全凭一手一脚劳动建设的天龙时代?

    况且,飘渺峰的地形地貌又是如此险峻,只一数道成人小臂粗铁锁相连,如此一来想要建成规模浩大的灵鸠宫更是难上加难!

    就算许多土石材料可以就地取材,想要建成规模浩大的灵鸠宫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当林沙站在古朴大气又不失女子婉约气息的灵鸠宫广场时,心中思绪起伏感叹万千,古代人民的智慧和勤劳当真不可小觑。

    逍遥子能在创派不足百年时光,便修成此等规模浩大的辉威建筑,而且还是在悄无声息几乎没有惊动江湖的情况下,当真只能用了不得来形容。

    当然了,从无崖子身上就可以看出,逍遥子绝对是位全才,灵鸠宫的建筑布局和设计,以及施工图纸都不需假手他人,又有灵鸠宫八部在手,全都是极为强悍的‘建筑工人’,所以才有了这一座堪称奇迹的宫殿群!

    来到飘渺峰灵鸠宫,跟着天山童姥指定的接待人员,传说中的梅兰竹菊四大侍女到处转悠,一边寻幽探秘一边适合飘渺峰上的环境。

    因为海拔的关系,飘渺峰峰顶温度极低环境说不上好,却是极好修炼阴寒内功之地,十分适合女子阴柔体质修炼。

    而灵鸠宫门人的武功,也确实大多属于阴柔一脉。

    八部中人,高层几乎个个都有江湖准一流或者一流水准,整体实力比之少林丐帮毫不逊色,如果加上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这一类外围势力,实力更是恐怖之极堪称天下第一都不为过。

    林沙实在想不出,放着这么一手好牌,灵鸠宫在虚竹的带领下。竟然在百年后的射雕时代就销声匿迹没了踪影,只能说一声真会败家。

    不说林沙在四位美貌侍女的引领下,在偌大的灵鸠宫四下游逛,这边天山童姥梳洗一番过后。便直接转灵鸠宫大殿找来八部心腹问话。

    “说说吧,你是怎么认识林沙那小子的?”

    天山童姥目光凌厉,又恢复了那个霸气无双的灵鸠宫宫主摸样,尽管顶着一副清秀小女孩摸样,却也威严自生令人心生畏惧。

    下站着的中年妇人。正是之前惊呼认出林沙的那位。此时身姿笔挺站在下,一脸恭敬将当初她和几位年轻门人的大理之行述说一遍,其中自然包括了段誉这小子的一段风流韵事,以及那时就高深莫测出现过的林沙。

    “大理无量山,北冥神功凌波微步,难怪难怪”

    天山童姥点头陷入沉思,嘴里喃喃自语一脸恍然,瞬间明白了林沙那身北冥神功以及凌波微步的来历。

    在洛阳西面某小镇的客栈中,林沙轻而易举惊退李秋水一幕可是深深印入她的脑海之中,特别是李秋水那一声‘北冥神功’更是让她记忆深刻。

    要知道。北冥神功可是逍遥派掌门嫡传的武功,就是她作为逍遥派的大师姐都是不明所以,只知道北冥神功能够吸取他人内力十分神奇,也难怪林沙年纪青青便有那一身可怖功力。

    而两人赶来天山的路上,林沙也不小心泄露他会凌波微步的事儿,天山童姥虽然当时没有直接开问,却是牢牢记挂在心。

    本以为是师弟无崖子的嫡系传人,可那小子又是丐帮中人,逍遥派虽然讲究自由自在,可还没大方到能够同时加入两派的态度。而且通过林沙的言行举止好象对师弟无崖子十分看不上眼,又不像是他们逍遥派中人的行事作风。要?

    现在,她才明白问题出在哪了。

    与师妹李秋水斗了一辈子,自然知晓她跟师弟无崖子的隐居之地。不正好就是大理无量山玉壁洞么?

    灵鸠宫之所以打上无量山,就是为了那处无量玉壁而去,你李秋水当初得到了师弟又如何,结果跟师弟的隐居之地都保不住,这脸面可是被打得啪啪作响好不痛快!

    既然林沙这小子那时候就在无量山出现,说不定早一步找到了无量玉洞。又从玉洞中得到了北冥神功的秘籍!

    只是让天山童姥疑惑不解的是,她可是知道北冥神功的弊端,别看其可以吸纳外来真气化为己用??傻背跏Ω靛幸W踊乖谥?,却是郑重警告过师弟无崖子的,在实力没达到罡气外放之前不许吸收外来真气。

    尽管她不知晓其中缘故,可是师傅的话却让她明白了一些事情,北冥神功吸纳外来真气肯定也有难以察觉的弊端,不然师傅不会如此郑重提醒师弟不可大意了去。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经过试探林沙一身功力可谓高深莫测,虽然嘴上不愿承认可心中却是十分明白,这小子一身功力之强已过了她数十年积累,而且一身武功也是出神入化比她只强不弱!

    这就很让他心中不解了,师傅的提醒犹言在耳,林沙年纪轻轻能有如此功力,肯定是脱了北冥神功的福,可他为何都到了这等强悍实力都没有出岔子,难道是她自己想岔了不成?

    “吩咐下去,让八部人马仔细打探丐帮林沙的消息,一点都不能错过!”

    思来想去没个头绪,天山童姥也没有继续烦恼下去的心思,摆了摆手吩咐道:“对了,记得让下面的门人小心点,不要轻易露了马脚!”

    “放心吧宫主,属下知道该如何行事!”

    站在一旁的中年妇人急忙拱手施礼,见天山童姥没有其它吩咐,便识趣的离开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待林沙在占地广阔的灵鸠宫游玩一圈,该看的风景以及大致环境了解得差不多了,他也没有食言直接找到天山童姥商量了治疗计划:“童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快点治疗我也好快点脱身!”

    天山童姥闻言眉头一皱,没好气道:“怎么,嫌灵鸠宫招待不周?”

    “这倒没有!”

    林沙轻笑摇头,解释道:“这你病症十分麻烦,想要治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必须长时间坚持治疗,一旦开始就不好轻易停下,否则功亏一篑还是轻得,说不定还会加重病情!”

    天山童姥闻言脸色一变,张了张嘴准备说些什么,林沙却是抢先一步摆手轻笑道:“所以我希望童姥能够尽快将身体状态调整至最佳,我也好根据童姥的身体状态,随时调整治疗方案!”

    “三天!”

    天山童姥闻言沉吟片刻,最后抬头目光炯炯说道:“给姥姥三天时间做出调整,处理宫里一些急务,三天后咱们就开始治疗!”

    “没问题,只要童姥你这边准备妥当,我随时都能出手!”

    林沙呵呵一笑,眼神眯缝轻笑道:“希望童姥兑现承诺,别忘了当初答应的条件才好!”

    “放心就是,姥姥我一言九鼎,答应你小子的事一定不会反悔!”

    天山童姥眼神眯缝,眼中精光闪烁冷冷道:“只希望你小子之前所言不是虚言,否则”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可语气中的凛然杀气却是明明白白喷薄而出。

    “不知灵鸠宫的库可否对我开放?”

    林沙不以为意,轻轻一笑扯了一下嘴角,直接道:“灵鸠宫的环境我已粗略了解,飘渺峰上毕竟都是女子我也不还随意出入,静海市找些杂打时间的好!”

    “没问题!”

    天山童姥自傲一笑,沙哑着嗓门霸气道:“宫里的藏,比之无崖子师弟手里的收藏都不遑多让,你想看的话直接找梅兰竹菊四女就成!”

    “那就多谢童姥慷慨了!”

    林沙一点都没客气,直接笑着应下,起身点了点头便出了宫殿,他可是知道天山童姥刚刚返飘渺峰,肯定有不少大事需要她做决断,毕竟灵鸠宫的实力实在太过庞大了点,很多事情都需要天山童姥亲自拍贲才成。

    于是,接下来三天时间,在梅兰竹菊四大侍女的侍侯下,林沙一直泡在灵鸠宫庞大之极的藏库中,如饥似渴翻阅其中珍贵藏。

    而另一边,随着灵鸠宫八部人马的出手,有关丐帮林沙的传言和信息源源不断送到天山童姥手中,让她对林沙的实力和能耐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灵鸠宫后殿石室

    林沙与天山童姥齐齐立于空荡荡的密室中央,目光被石壁上刻画的一门门神功吸引。

    “这里是灵鸠宫最隐秘的石室,也是姥姥我平日里修炼的地方,墙壁上刻上的全是我逍遥派绝世神功,如今却是便宜你小子了!”

    天山童姥一脸平静,目光深沉的望着石壁上的图文,满不在乎说道。

    “哦,那真是我的荣幸!”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目光平静淡然道:“以我等实力,逍遥派的武功虽然精妙却也只是它山之石,还是童姥你身上的病症要紧,咱们什么时候开始”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