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光临身,寒芒闪烁!

    嗤的一声,锋利剑尖竟然伸出近尺剑芒!

    可是下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剑芒吞吐的锋利长剑,竟然被两根手指轻松夹住动弹不得,无论剑芒吞吐有何剧烈都无法前进分毫?!瘛?,

    林沙手掌筋骨包括手指皮膜不易察觉的微微抖动,气血流敞在皮肤体表形成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罡墙,将吞吐剑芒的强横威力全部阻挡在外。

    “这,怎么可能?”

    风度翩翩,长须飘飘的‘剑神’卓不凡,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满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

    “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沙咧嘴轻笑,心中暗暗感叹这厮确实有独到之处,他们穿越了那么多武侠世界,能够发出剑芒的高手却是少之又少。

    不过,那又如何?

    手指微一用力,只听崩的一声夹在手指当中的剑尖,硬生生被他折下一块。

    “啊啊啊,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卓不凡只觉手掌一阵剧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觉掌心一轻,他心中一喜以为挣脱了林沙的掌握,可抬眼望去顿时气个半死疯狂咆哮。

    林沙这厮,竟然生生折断了他的配剑!

    他心中顿时怒火滔滔,二话不说手腕连抖,手中断了剑尖的长剑连抖,刹那舞出九朵?;ㄖ比×稚持苌砭糯笠?,同时断裂的剑尖处还时不时有凌厉剑芒吞吐闪烁,一股子凌厉之极的劲气疯狂肆虐。

    叮叮?!?br />
    林沙不紧不慢,出手如电手指连弹,舞出一片残影叮叮叮的金铁交鸣声不绝,卓不凡袭来的九朵?;ㄋ布淦泼?。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剑试试!”

    吐气开声一声暴喝,林沙身形疾进快似轻风拂面,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成剑,咻的一声疾如闪电猛刺而出。

    卓不凡脸色大变,只觉一股凛然剑气扑面??兆诺牧硪恢皇植⒅赋山<不佣?,一连变幻了数招剑式要将林沙的剑指镇压下去。

    “这是我的剑法!”

    林沙脸色平静无波,右手食中二指并拢而成的剑指平平无奇,可让卓不凡郁闷得差点血的是。无论他如何变幻招式都无法破解林沙平平无奇的剑指。

    不是林沙采取了一力降十会的策略,而是平平探出的剑指看似没有丝毫变化,实际上却是不断微调变换角度和方向,每一次变换剑招的剑意都会跟着改变,外人看来没什么卓不凡的感受却是全然不同。

    他对剑法的认识和了解极深。林沙的剑指变化虽然细微,但他都能瞬间感应并做出及时调整。

    可问题是,林沙剑指上的变化太多,有时瞬间竟然变换八个方位,卓不凡的实力还没到神而明之的境界,跟着连连变换招式应对难免显得笨拙,几个呼吸功夫便连续变换数十招,就是以他在剑法上的卓绝天赋也大感吃不消。

    “不错不错,阁下在剑法上的修为令人钦佩,不过……”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却是对卓不凡的剑法修为感到惊奇,这厮在剑法上的造诣虽然比不上笑傲世界的风清扬却也相差不大,这一点十分难能可贵。

    不过嘛……

    “我可不止会剑法!”

    前探的右手手腕猛然一转,瞬间化剑指为掌刀,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威势猛劈而下,凌厉的劲风刮得卓不凡脸颊升腾心惊不已。

    嗤嗤嗤……

    不得不说,卓不凡自号‘剑神’确实有两把刷子,竟然在电光火石间反应过来,剑指凌空轻点几道凌厉剑芒忽隐忽现,他竟然已能做到以指为剑激发剑芒的地步!

    砰!

    掌指相交。卓不凡意料之中鲜血飞溅的情况没有发生,凌厉的剑指击在林沙身上之前,好象遇到了一堵无形的气墙。

    林沙一记手刀却扎扎实实砍在卓不凡胸口,顿时卓不凡好似遭遇攻城重锤重击。一阵骨节劈啪作响喷血倒飞。

    “卓不凡我来助你!”

    刚刚将卓不凡轰飞,一声娇喝传来之前与卓不凡并列的芙蓉仙子崔绿华纵身飞跃,一股香风扑面一双白嫩小手挥击而来。

    “找死!”

    林沙轻轻一笑,宽大衣袖随手一挥,好象驱赶苍蝇般直接拍在芙蓉仙子挥来双掌上,一时气爆轰鸣声大作芙蓉仙子小脸一阵发白。不等她有进一步反应,林沙一只蒲扇大掌已挥了过来。

    啪!

    山谷之中传出一声脆响,芙蓉仙子脸色煞白婀娜身躯倒飞,一张樱桃小嘴猛然张开喷出一口鲜血。

    咻!

    也就在林沙随手震飞芙蓉仙子的当口,一声尖锐破空声急迅而至,不平道人身形矫健已挥剑袭来。

    “嘿嘿,就这点手段么,差得太多了!”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手指闪电般伸出轻松夹住袭来长剑,手腕骨节一阵劈啪做响,一道道古怪劲道顺着光滑剑面直扑不平道人掌心而去。

    “不好!”

    掌心一麻几乎握不住手中配剑,不平道人大惊失色急忙松手放弃配剑,没有丝毫迟疑脚尖轻点身形如箭般倒飞出去。

    “想走,晚啦!”

    林沙嗤笑,身形急纵如大鸟飞掠,瞬间冲至满脸惊恐的不平道人身前,出手如电一巴掌狠狠甩了出去。

    啪!

    清脆的耳光响彻整个山谷,不平道人的身形就好象一只破麻袋般,哇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混着几颗惨白牙齿,身形旋转着倒飞了回去。

    咻!

    卓不凡已飞身纵起,手中缺了剑尖的长剑闪电般刺出,依旧剑芒吞吐凌厉逼人,直取林沙胸膛而至。

    “给脸不要的东西!”

    林沙冷哼出声,脚下急点身形如鲲鹏扶摇直上,左脚在剑面上轻轻一点,右脚猛然甩出直接抽在卓不凡的脸上。

    哇!

    这一下可是绝对不轻,尽管林沙腿上没有灌注内力,单凭筋骨力量就让卓不凡吃了大亏,身子如断线风筝般倒飞不说,脑子轰隆隆一片耳中嗡鸣声不绝,一时脑袋一片空白一股恶心感觉涌上心头。

    惊呆了,在场所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手全部惊呆了!

    尽管认识卓不凡等人的,也就乌老大等几个联盟绝对核心,可是卓不凡三人平日的表现早就看在联盟众人眼中,不折不扣的高手!

    可就是如此高手,三人联手在林沙跟前依旧不堪一击!

    尤其是卓不凡这厮,出手便是剑芒这等绝艺,不要说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联盟高手接不住,就是远远观望的慕容复也都脸色微变,换作是他的话真没把握能将威力强悍的剑芒返回卓不凡。毕竟斗转星移虽强,却也不是万能的什么都能反转回去,不然他们慕容家早就称霸武林了。

    “林少侠,还请手下留情!”

    乌老大此时满脸堆笑站了出来,连连拱手求情道。

    “我没想怎么样,只是教训教训这三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林沙轻笑着摆手,一脸不以为意道:“不知对我的提议,乌老大你们意下如何?”

    “林少侠,你为何会有如此决定?”

    乌老大他们早就同意了,只是十分好奇林沙的突然干涉。

    “当日带走的小女孩身份特殊对我有大用,这个人情不得不还!”

    林沙淡然轻笑,坦然说道:“再说了,我没打算跟着你们跑去天山找虐!”

    “天山童姥已经重伤不能动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乌老大一听顿时急了,急忙开口解释道:“据我所知,灵鸠宫可是收集有许多高深秘籍,只要得上一两门便足够横行江湖……”

    “横行江湖?”

    林沙没好气打断了乌老大的劝说,哈哈笑道:“以我此时武功,江湖纵大又哪里去不得?”

    “……”乌老大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中好不尴尬,一时激动竟然忘了林沙那出神入化的武功,估计就是天山童姥也就这水准吧,确实没必要觊觎灵鸠宫里的高深武功秘籍。

    “好了废话无需多说,你们到底想不想解除生死符?”

    林沙摆了摆手,没好气催问道。

    “想想想,林少侠如何帮我们解除生死符危害?”

    乌老大闻言立即满脸陪笑,连连点头一脸热切。

    “这个简单得很,只需化去你们体内的生死符冰片就成!”

    林沙轻笑着挥手,示意人群身后的司空玄过来,待司空玄满脸喜色走到近前,暗运天山童姥所教之法,体内乾坤阴阳之气自生,一掌拍出直接将司空玄体内的生死符化掉。

    待乌老大等人确信司空玄体内生死符已解,顿时欢声雷动振奋不已,一个个满脸笑颜排起一条长龙,等候林沙将他们体内的生死符全部解除。

    “咱们走吧,再待下去也无意思!”

    看着众星拱卫之中的林沙,慕容复满脸复杂颓然一探,熄了浑水摸鱼大肆招揽的心思,摇了摇头率先离开这个郁闷之地。

    林沙有所感应,一边替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手解除生死符,一边偷空回头望了一眼,哪还有慕容复一行的身影?

    “这家伙,倒是越来越有眼力价了!”

    轻轻摇了摇头,根本没将这事放在心上,收敛心思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替联盟高手解除生死符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