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要我们放弃攻打灵鸠宫?”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人马暂时所驻偏僻山谷,以乌老大为首的联盟高层正一脸难看惊呼出声。

    “怎么,你们有别的想法?”

    林沙脸色平静,不紧不慢轻声反问。

    “开玩笑,为了对付灵鸠宫,我们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拼死一搏,凭什么因你一句话就得放弃!”

    立即有联盟高层隐在人后冷笑反驳。

    “就凭我的实力!”

    林沙哈哈大笑出声,身形一闪纵跃而起,速度快到极致身如大鸟疾掠而过,不等联盟高层反应过来,一双铁柱般大腿已狠狠砸下。

    “该死!”

    隐在人群中的那道声音气急败坏,一道瘦削身影急纵而起不敢跟林沙做正面对抗。

    “现在想走,晚啦!”

    一声冷哼,双腿旋转如风车,瞬间笼罩周围一丈区域,带着股股强猛劲道狂扑而下。

    砰!

    先是一声令人牙酸的闷响,而后隐在人群中的那道声音发出凄厉惨叫,夯实的山林地面硬生生砸出一道人形坑洞。

    “林沙你太过分了,兄弟们不能让他这么猖狂下去!”

    也不知哪个家伙大喝一声,随即咻的一道暗器对空激射,顿时咻咻破空声不绝,联盟大部分高层发出一片密密麻麻的暗器之雨。

    “雕虫小技!”

    林沙宽大双袖无风自鼓,面对密密麻麻呼啸而至的无数暗器,面不改色衣袖猛然一甩,两股磅礴劲风呼啸从上至下吹出。

    刷!

    大部分暗器受到劲风影响,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回去。

    联盟高层人群一阵骚动,尽管早知这些暗器对林沙起不了作用,可也万万没料到林沙应付得如此轻松,一时不察之下面对破空而至的暗器慌了手脚。

    叮叮?!?br />
    联盟高层之中一流好手不少,其中挥使暗器的能人也有几个,密密麻麻的暗器之中总有那漏网之鱼。林沙脸色平静神色淡然,身在半空如飞鸟纵横,伸出手指轻轻弹击瞬间便将漏网暗器全部弹飞。

    呼呼呼……

    决心要给联盟高层一个教训,林沙身形如大鸟往来飞掠。双腿如风车旋转猛压而下,只见一片密密麻麻的腿影布满小片天空,如狂风骤雨般强压下来。

    砰砰砰……

    联盟高层没料到林沙如此疯狂,竟然胆敢以一人之力挑衅他们这些多好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惨叫连连倒下一片。

    林沙将刚刚创出的鲲鹏九变身法发挥得淋漓尽致。身形如大鸟疾飞纵横往来,速度飞快甚至比某些联盟高层扔出的软趴趴暗器都飞得更快。

    更让联盟高层吐血的是,林沙的身形不仅转换速度快到了极点,闪转腾挪的反应也快得惊人。明明身在半空没有多少借力之处,却是左纵右横随心所欲根本没有一定之规,让他们摸不着头脑都不知道如何应对。

    不过短短半盏茶功夫,近百联盟高层在林沙的强势压制下,受不住那如雨腿影倒下大半,剩余也是艰难抵挡郁闷得几乎吐血。

    “林沙你个混蛋,实在太过分了!”

    乌老大等人双眼通红。咆哮连连出手再无顾忌凌厉无匹。

    “是吗,我教你们个乖,有些人不是你们这帮家伙能够得罪的!”

    林沙淡然轻笑,一脚震翻身下一位联盟好手,身形猛地冲天而起让过身周数道攻击,身子倒卷头下脚上俯冲而下,一双蒲扇大手挥舞好似的遮乌云弄出大片阴影。

    拳脚指掌连翻挥舞,手腕连翻随心所欲,半空中突然绽放朵朵美丽‘鲜花’,带着凛然气劲挥洒而下。

    砰砰砰的轰击声不绝。林沙借助反震之力身形倒飞而起,身子又在半空转了个弯一腿横扫,直径半米方圆联盟高层全部中招倒飞。

    “咝,公子爷。咱们要不要上去帮忙?”

    林沙以一人之力强势弹压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联盟一众高手,身形矫健好似大鸟腾空许久不曾落地,近百联盟高手连连吃憋惨叫不绝,如此惊人场景看得刚刚赶来赴会的慕容复一行震惊不已,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包三,别尽出瞎主意。咱们帮哪边如何帮?”

    邓百川满脸严肃怒喝出声,狠狠横了包不同一眼十分不满。

    包不同张了张嘴,最后什么话都没说出来,他自然是想帮联盟高层一起对付林沙的,可看眼下情况联盟高层根本就没取胜希望,就算他们几个加入也起不到作用,林沙那厮的武功实在太过强横。

    “公子爷,林沙这厮的实力,好象比在苏州之时更加强横了!”

    公治乾说出了包不同几个的心声,一脸凝重苦涩道:“咱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在江湖同道面前丢脸事小耽误了大事可就不妙啦!”

    慕容复满嘴苦涩什么都不能说,心中情绪复杂到了极点,他除了点头附和外还能做什么?

    林沙的实力实在太过强横,也不知道这混蛋是怎么练出来的,好象每一次见面都比上次更加厉害,简直让人了无生趣。

    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发了什么疯,前几天不是说得好好的,准备参加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联盟,一起对付那劳什子天山童姥么,怎么现在又打起来了?

    尽管对斗转星移神功很有信心,但对上林沙这样的怪物还是算了吧。正如公治二哥所言那般,根本就没希望取胜上去了也是白白丢脸。

    更何况……

    “公子爷千万不要冲动,林沙那家伙根本就没下死手,咱们在一旁看着就成!”邓百川的话正合慕容复心意,于是他们五人便站在山谷外围静静观看,同时也是了解林沙与联盟众多高手的具体实力。

    “公子爷,林沙那家伙使的是什么轻功,怎会如此快捷灵便?”

    几人观望没有多久,平生最喜打架的风波恶便忍不住满脸惊容,一脸惊讶好奇寻问。

    “不太清楚!”

    慕容复摇头满心无奈,林沙此时所运使轻功确实厉害,他们都观看了差不多盏茶功夫,林沙这厮硬是没有落地,身形在空中闪转腾挪随心所欲灵活得紧,速度还快捷之极真真见鬼了。

    ……

    “如何,你们服是不服?”

    林沙心神舒畅豪情满怀,哈哈大笑两只大掌如蝴蝶翻飞,可偏掌势落下却给人以凝实厚重的感觉,每一次翻掌压下都好似有一座大山落下一般。

    轰隆一声巨响传出,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联盟中实力最强的乌老大,双手举天与林沙翻下大掌对轰一记,终究没能承受住如山压力扑通一声翻身倒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满脸绝望不甘,怒吼道:

    “服不服气又有什么用,不过都逃不了一死而已!”

    呼!

    林沙双腿连环如风车旋转,瞬间见周围三丈范围内的联盟高手全部震飞,这才缓缓落地一脸诧异:“这话怎么说的?”

    “不说灵鸠宫会不会放过我们这些反叛之人,单单就我们身上的生死符,就能活活将我们全部折磨至死!”

    乌老大满脸悲愤,一脸死灰怒吼出声。

    顿时,整片山谷一片寂静,原本还喊打喊杀的联盟高层顿时如泄气的皮球,一个个无精打采郁闷不已,顿时失了与林沙再斗之心。

    他们现在也反应过来,没了林沙这样的超级高手坐镇,就他们那点实力跑去灵鸠宫虽说不至于没丝毫反抗之力,却也是凶多吉少,想想灵鸠宫那帮女人的狠毒,不由生生打了个冷战。

    “你们身上的生死符,我可以帮你们直接解除!”

    林沙淡然一笑,满脸春风轻声开口。

    “什么,你能帮我们解了生死符?”

    “不是开玩笑吧,你有生死符的解药?”

    “少侠高义,只要少侠帮我解除生死符,少侠有何吩咐我定当谨从!”

    “我也是我也是,只要能解了生死符一切好说!”

    “……”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联盟高手顿时炸了锅,一个个满脸不可思议又惊又喜,不管林沙所言是真是假先将好话说尽。

    “既然我开口阻止你们去灵鸠宫送死,自然有办法解决生死符的麻烦!”

    林沙淡然一笑,脸色平静之极开口道:“另外生死符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门极特殊的运功法门,想要将其解开除了要有超一流的武功内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对其构造有足够了解,不巧我正好知道这些!”

    “那,还请少侠伸出援手帮上一把,我等定当厚报!”

    “正是正是,正是如此,只要少侠能帮我们一把,以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就是不跟灵鸠宫作对么,这好说得很!”

    “……”

    林沙微微一笑,正待开口便听到一人阴阳怪气调侃道:“说得好听,就怕到时候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说话间,三道气势不凡的身影缓慢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不平道人,你好大的口气,难道几天前那一巴掌,还没叫你明白什么叫做不自量力么?”

    林沙眼神微微眯缝,轻笑着讥讽道。

    “小子狂妄!”

    不平道人脸膛顿时青红一片,站在他旁边气势凌厉的中年汉子突然暴喝出声,身形一闪手腕轻抖一道凌厉之极的剑光瞬间飞扑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