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天山童姥只觉自己撞上一堵气墙,心中惊骇来不及作出反应,前扑的身子便已更快速度倒飞了回去。

    呼!

    林沙蒲扇大手轻挥,劲风凌厉掌风呼啸,瞬间便与李秋水挥来双掌猛烈相击,古怪的是四掌对撞竟没发出丝毫声响。

    感受到双掌上传来的一波接一波强猛劲道,手臂又酸又麻难受得紧,李秋水心中惊骇万分震惊不已。

    尽管之前已经粗粗交过手,知晓眼前魁伟青年的实力非凡,可却没想到他的武功竟然高到了这等地步!

    同时,体内真气如开闸洪水奔流不息一泻千里,顺着手掌经脉狂涌而出。

    “北冥神功!”

    李秋水惊声尖叫,满脸不可思议立即做出应对。

    体内磅礴真气好似大河奔涌,顺着经脉一股脑朝掌心涌起。

    砰!

    三十年真气如浪潮般瞬间涌出掌心消失不见,李秋水感觉手掌一松不敢怠慢瞬间抽身而退,身形飘忽下一刻已消失在房间。

    “小子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瞬间损失三十年功力,以李秋水的内功修为都感觉一阵虚弱不适,再也不敢在这危险之地多做停留,全力运使轻功几个起落间已消失在院墙之外。

    这就跑路,我还有手段没使出来呢!

    嘴角挂上淡淡微笑,林沙收掌凝立,体内刚刚吸纳的外来真气如长江大河般在经脉中奔涌运转,通过五脏六腑时的联动轻而易举转化而精纯之极的精气,而后涌入中丹田气海再出来之时已是纯粹的北冥真气!

    因为同属逍遥派道家真气,尽管小无相真气与北冥真气差异很大,不过吸收消化起来却是比其它的外来真气却是容易得多。

    借着东风,林沙三下五除二将从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手身上,吸收的最后一股外来真气也给消化干净,变成了磅礴浩荡的北冥真气洪流。

    轰隆隆……

    耳中似乎出现了幻觉,轰隆隆的江水奔腾之声不绝?;肷砩舷鲁渎耸共煌甑牧α?,好似拳可轰天脚可裂地胸膛热气翻滚直欲喷薄而出。

    强行压制继续开辟窍穴的冲动,林沙将体内磅礴真气流导向中丹田精气海。

    刷!

    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林沙一个跨步出手如电。瞬间抓住被弹回床榻的天山童姥,咧嘴轻轻一笑平静道:“天山童姥,你看我刚才表现如何?”

    “放开我!”

    天山童姥心神震荡,小脸上却是一片狰狞不屑,沙哑嗓门好似磨沙般尖锐刺耳。令人闻之不喜。

    轻轻皱了皱眉,放开挣扎不休的天山童姥,回身抽了把椅子端坐在床前,笑吟吟望向天山童姥,缓缓开口道:“废话不需多说,咱们继续讨论八荒**唯我独尊功如何?”

    天山童姥眼中闪过毫不掩饰的惊讶,郑重点头嗓音沙哑难听:“正合吾意!”

    ……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镀胄场氛?,志怪者也。

    《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币奥硪?,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面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br />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占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平!”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鹅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面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br />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br />
    一篇《庄子逍遥游》,被林沙反复诵读。

    或于清晨初生天光之中大声朗诵,或于午后小憩醒来后低声喃喃,或于傍晚夕阳之下平铺直叙。

    一人身负逍遥派三大镇派绝学,对于逍遥派的核心宗旨逍遥之道了解越发透彻。

    何谓逍遥?

    无拘无束,可大可小,大者如北冥之??砉阄薇?,此乃北冥神功之真义也。小者无形无相不可捉摸,这就是小无相神功的根源所在。

    其中又有关于长生之辨,以天地正气为宗腑中六气为要,是为八荒**唯我独尊功也。

    随着对逍遥之道的理解深刻,他不仅对逍遥派三大镇派绝学理解越发透彻,而且还从中领悟出一门绝世轻功《鲲鹏九变》!

    ‘水击三千里,扶摇直上九万里’,鲲鹏之速可想而知。而林沙通过逍遥游篇领悟出的《鲲鹏九变》身法,不仅速度快绝无伦,可水可陆还可空,简直就是三栖全能身法有木有?

    天山童姥眼睁睁看着林沙创功,心中之震撼可想而知。

    几天时间,足够她恢复近十年功力,再也不是之前那帮手无缚鸡之力??伤裘品⑾?,在林沙跟前依旧弱鸡得很,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更让她郁闷的是,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啊,林沙对逍遥派绝学的理解程度,竟然就将她超越并远远甩在身后,这让一贯心高气傲的天山童姥很是受伤。

    林沙却是管不了那么许多,因为他此时已到了关键时刻。

    之前他便想以小无相神功为核,反推出一门厚重包容万物的土属性神功。

    尽管从无崖子之手得到小无相功的心法口诀,可之前对其了解不够深刻彻底,没有贸然动手处理,可眼下正当其时!

    为了避免麻烦,他特意花费一天时间,带着天山童姥返回丐帮总舵,并要求丐帮弟子布下打狗大阵位其护法三日。

    不管丐帮高层如何不满猜疑,林沙和天山童姥一起进入闭关状态。

    三天时间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又是创功消耗精力极大,所幸林沙此时的实力已达惊人程度,就是辟谷十天半月都不成问题。

    而天山童姥此时正处于虚弱恢复期,每日里也是苦修不缀一点都不敢请户大意,李秋水那贱人可是窥视在侧她一点都不想放松。

    八荒**唯我独尊功十分古怪,每次散功恢复之时,竟然需要以人血为引才能达到最佳效果,单从这点来看简直就是魔功标志。

    林沙自然不会因为天山童姥这样的古怪需求,就去杀伤人命。

    古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不像后世有什么献血卖血之类的名头。不过林沙也舍得花本钱,大把金钱撒下以炼药需要血引为由,重金收集新鲜血液,虽然引人诟病却也没有引发太大问题。

    天山童姥此时只求能迅速恢复实力,才不在乎所饮鲜血如何得来。

    三日时间转眼即过,林沙所在小院一片寂静肃杀。

    院子里气氛凝重,好似空气都凝结一般。

    林沙五心朝天端坐于床榻之上,呼吸悠长轻微几不可闻。

    突然,他身上飘渺难测的气质一变,好似化身名山大川雄浑厚实,又似无岳雄峰巍峨壮阔,浑身散发一股厚重难测的古怪意蕴。

    噼里啪啦……

    突然,全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露在外头的皮肤隐隐泛黄好似黄土一般。

    轰!

    体内一股带有凝实厚重气息的雄浑真气缓缓运转,林沙猛然睁眼两道精光耀眼夺目,身形如高山厚土飞纵而去,双脚落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地面都似乎微微晃动一下,浑身筋肉虬结好似金刚岩石一拳轰出,凝实真气喷薄汹涌空气激荡如水波向外荡漾。

    “哈哈,厚土功成也!”

    哈哈一声大笑,脸上满是喜悦,再不迟疑运转体内真气向着脾脏哗啦啦呼啸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