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师姐这是什么话,难道不欢迎师妹我吗?”

    那面纱女咯咯娇笑,嗓音清脆悦耳好似黄莺鸣叫,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说着,转头看向林沙双目瞬间锐利如刀,冷冷道:“小子你想死不成?”

    气氛,瞬间停滞降至冰点以下。

    “滚出去!”

    林沙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直接开口指向外面。

    “小子你找死!”

    面纱女暴怒,身形疾闪鲜嫩葱白的小手轻飘飘排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

    冷哼出声,林沙手腕一翻蒲扇大手悍然击出。

    一大一小两只手掌相击,没有发出丝毫声响,林沙坐下椅子无声无息四分五裂,化作一地木屑四下抛洒,面纱女身形猛一摇晃脚下夯实地面生生下陷近尺,本就娇小的身躯更显低矮。

    “这就这本事,也敢出来献丑!”

    林沙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目光冷淡扫视面纱女。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纱女吃了一惊,娇小身躯拔地而起后跃至门口,一双美目惊疑不动怒喝出声。

    她怎么都没想到,林沙这么一位看起来中看不中用的大个子,实力竟然强到这等地步。刚才一掌虽然只出了六分力,也不是普通江湖好手能够接得下的。

    可对方不仅硬接了下来,而且隐隐还占据上风,这不由得她不心惊。

    “丐帮林沙!”

    林沙淡然轻笑,嘴角挂上一丝浅笑,目光炯炯气势凌人。

    “小辈别以为你有点实力便可猖狂!”

    面纱女却是不屑冷哼,突然身形飘忽前移,凌空一掌击出一道凝练掌劲脱手而飞,竟是斜斜朝林沙身测飞去。

    可就在凌空掌劲与林沙擦肩而过之际,突然转了个弯气势汹汹直奔林沙腰侧而去。

    噗!

    凌空掌劲距离林沙身体不足三寸时,好象撞上了一堵无形之墙,瞬间破灭消失无踪。

    “逍遥派武学果然不凡。这是白虹掌吧?”

    林沙淡然轻笑,目光冷咧直视面纱女,嘴角挂上丝丝淡笑请声道。

    白虹掌力是李秋水除小无相功外的另一门绝学,是一门控制掌力方向的功夫。最大的特点是力道曲直如意。尤其是以劈空掌形式发出时??此普娑缘?,实则掌力方向却游走不定,对手很难察觉。

    “李秋水你个贱人,碰上硬茬了吧!”

    天山童姥这时突然开口,发出一声尖锐大笑。声音沙哑如破锣鼓声难听之极,语气之中却是饱含十分快意。

    “你就是李秋水!”

    林沙眯缝着眼睛,嘴角挂着丝丝轻笑,撇嘴道:“容不得爱人有丝毫不轨举动,自己却是频繁轮换面首的李秋水?”

    这位才是真正的蛇蝎美人,无崖子生生被这女子弄得生不如死。

    这厮可是天龙世界的逍遥派三老之一,天山童姥、无崖子的师妹,其美若天仙,性格狠辣、水性杨花。曾经和天山童姥、无崖子同拜一师学艺。其师逍遥子独传李秋水小无相功。后李秋水因和师姐天山童姥同时爱上了无崖子而争斗不止,李秋水更在童姥26岁练功关键之际偷袭。导致童姥身体残疾,不能长大,无崖子也因此移情别恋于李秋水。

    无崖子后来爱上了李秋水的胞妹,而对李秋水倍加冷落,李秋水因此心感不快,找来许多美男子作乐,无崖子一气之下离开了她。李秋水失望之余更将无崖子的二徒弟丁春秋勾引上手。无崖子听说后,大怒,想杀李秋水泄愤,李秋水为求自保。奋力反击,二人激斗正酣之际,丁春秋突然赶到,暗中偷袭无崖子。将其打下山谷,欲下毒手之际,李秋水良心发现,阻止了他,二人离开后,苏星河赶到将无崖子救走。

    李秋水对丁春秋逐渐感到厌烦。便将他赶走,自己只身前往西夏,凭借媚术当上了西夏国国王的后妃。好景不长,天山童姥打听到她的踪迹后,便前来寻仇,李秋水虽凭借绝技小无相功保命,但其容颜被毁,二人因此结下不共戴天之仇。

    “正是这个贱人!”

    天山童姥愤恨道:“小子我此时功力未复,只要你能将这贱人赶走,姥姥我承你一个天大人情!”

    作为独霸天山的超级高手,又是一派掌门之尊,说实在逍遥三老中论能力巫行云当属第一,无崖子这个逍遥派掌门根本就不合格。尽管此时恨不得直接将李秋水碎尸万段,可形势比人强天山童姥就算再有不爽,也只能强行忍耐,一切都得等功力尽复再说。

    “哼,一向骄傲自大的师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软弱低声求人了?”

    李秋水心头惊讶,一双美目如电横扫,冷冷直视林沙冷喝道:“小子,识相的话给我蹲一边去,这是我跟师姐的仇怨跟你没关系!”

    说着,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讽笑容,不屑道:“师姐你能拿出什么好条件,小子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不参合我和师姐的内部事务,整个西夏只要有你看上的东西尽管开口!”

    “嘿,一群不通文化的蛮子,也就贱人你看得上眼还自荐枕席!”

    天山童姥冷笑连连,一脸不屑怒道:“我天山飘渺峰灵鸠宫收藏武功无数,旗下势力庞大钱财无数,无论小子你想要权还是财,姥姥都能满足你的胃口!”

    “嘿嘿,师姐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

    李秋水冷笑着讥讽道:“眼下师姐都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还有什么资格说给好处之类的废话?”

    说着,眼中含笑轻飘飘道:“过得几日,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那帮旁门左道之士便会杀上飘渺峰,到时候灵鸠宫还存不存在都两说啦!”

    天山童姥清秀稚嫩的小脸先是一滞,而后恍然脸色狰狞恍如恶鬼,尖利着嗓门愤恨道:“原来你才是那幕后黑手,好好好,真是我的好师妹??!”

    “师姐如此夸赞,师妹那就却之不恭了!”

    李秋水眼中笑意吟吟,一点都没隐瞒的意思轻笑道。

    “你个贱人,等我武功恢复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天山童姥气得脸都绿了,咬牙切齿一脸愤恨。

    “师姐用不着说这样的废话!”

    李秋水很是不以为意,撇撇嘴轻笑道:“师姐这么些年也没少找师妹我的麻烦,师妹不还活得好好的,还能时不时派遣三两爪牙恶心恶心师姐?”

    “你!”

    天山童姥气得暴跳如雷,一双清秀小眼顿时血红一片,扭头冲着林沙怒喝道:“小子你还不快快动手,别忘了之前答应了姥姥什么!”

    “开眼了开眼……”

    林沙轻轻一拍巴掌,摇头感叹连连,眼中全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两位的年岁加起来都快两百了,这言辞犀利得就算市井泼妇是也大有不如??!”

    “小子你说什么?”

    天山童姥与李秋水齐齐怒喝,四道愤怒目光如箭般电射而至。

    “我有说错什么吗?”

    林沙脸色突然一冷,没好气道:“你们那点破事我也有所耳闻,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尽管无崖子是我娘子的嫡亲外功,我也不得不说句公道话,他在感情方面太过优柔寡断,却又喜好见异思迁,也不知道你们两位争个什么劲?”

    说着,大手一张放在床头的一封图卷飞了过来,轻轻一抖图卷直接打开,露出画上那位与王语嫣几乎一摸一样,美丽端庄的绝美女子。

    “看看,看看,这就是无崖子心中的女神!”

    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如遭雷击,两对目光一眨不眨盯着图卷画面不放,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似水乌云密布,心中思绪繁杂难以平静,只听林沙轻笑着说道:“照我说,无崖子这完全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盘里的还不忘锅里的,只是可惜江湖儿女不行那三妻四妾之风,不然将你们师姐妹一网打尽岂不是好?”

    “放屁!”

    天山童姥满脸狰狞怒吼出声,眼伸前所未有的冰冷寒凉,呵呵轻笑语气中却是没有丝毫笑意,凄凉道:“枉我心心念念盼了师弟近百年,没想到最后却等到如此结果,真是可笑啊可笑,如此男人不要也罢!”

    “混蛋混蛋混蛋,无崖子这个大混蛋!”

    李秋水气得浑身颤抖额头青筋根根爆气,一双好看眼睛瞬间通红似血,咬牙切齿愤怒欲狂:“早知如此,刚才就应该让他死了干脆!”

    “还是你们那位小师妹看得开!”

    林沙手腕轻抖,那张美人图卷便听话自动收起,悠然轻笑道:“早早看穿了无崖子的滥情面目,直接远走高飞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当然,也可能是明白天山童姥巫行云的霸道作风,以及李秋水的蛇蝎属性,根本就不敢留下被当作了泄愤的炮灰。

    “小子你给我闭嘴!”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齐声怒喝,两道身影四只手掌不约而同齐齐拍来,一时空中劲气呼啸掌风凌厉,两大死仇此时竟然不约而同对林沙出手,还真不愧是师姐妹,这心性果真相同得紧。

    “哈哈两位还是消消火得好……”

    林沙淡然轻笑,身形稳立不动不慌不忙抬头反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