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这小女孩,为攻击天山灵鸠宫祭旗!”

    商量妥当后,乌老大等人顿时一脸狰狞看向最虚弱之时的天山童姥。

    “……”

    天山童姥面无表情,可林沙却发现她隐藏在袖子里的小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显然心中并不像表面这般平静。

    “慢着!”

    眼看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这帮左道旁门满脸狰狞准备动手,林沙伸手轻声开口,声音不大却好似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响。

    “林沙少侠,你这是何意?”

    乌老大等人脸色很是难看,不过面对实力强横的林沙却也不敢造次。

    “你们倒是挺能的!”

    林沙轻轻摇头,一脸淡然开口:“没胆子直接杀上灵鸠宫,竟然拿一位出身灵鸠宫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出气,我是该说你们没用呢还是该说你们太过厉害?”

    鸦雀无声,又是一直呢鸦雀无声。

    尽管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中人,个个都对灵鸠宫恨得咬牙切齿,可他们个个都是一方霸主级别的角色,要他们拿一个小女孩泄愤还真下不了手。

    之前被热血冲昏头脑暂且不说,此时被林沙点明,一个个好不尴尬脸色恨事不好看,尤其人群中的女子和小孩更是脸带不忍,杀小孩祭旗不是一般的混蛋能够做得出来的。

    慕容复虽然是野心家,却还没到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地步,此时的他还是风光无限的南慕容,还没经历那一连串让他声望大跌的打击。

    如果林沙没有开口,他虽然心中不忍也不会轻易开口反驳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层的决定。不过眼下林沙都开口点明,他自然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只得硬着头皮满脸尴尬表示还是留下那小女孩一命的好。

    在林沙手上吃的亏太多,他此时已没多少底气跟他对抗,要是因着这么点小事被林沙看不顺眼揪着不放的话,他的苦日子就到了。

    以林沙的脾性,不会也没那闲功夫找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人马的麻烦。而他姑苏慕容家的老巢就在苏州,谁知道林沙会不会一个不爽直接找他的麻烦?

    四大家臣一贯行侠仗义给慕容家刷声望,自然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在眼皮子底下发生,同样纷纷开口劝解。

    “这小女孩先放在我这。等解决了天山童姥的事情再说其它!”

    林沙出手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装哑巴的天山童姥抓在手里,没有理会小女海眼中一闪而逝的惊骇,淡然开口说道。

    得。人都到了林沙手上,他们还能怎么办?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层尽管有诸多不满,却也不会在这时候轻易驳了林沙的面子,神农帮帮主司空玄和无量洞洞主辛双清纷纷开口打圆场,乌老大等人也就借坡下驴默许了林沙的‘嚣张’行径。

    天山童姥既然到手,林沙自然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心思,没理会聊得热火朝天的慕容复和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层挽留,挥了挥手身形一纵数十丈,几个起落间便已消失在山林深处。

    “也不知道林沙少侠的武功是怎么练的,竟然强悍到了这种程度!”

    “是啊。真是让人惊讶,估计就是比不上天山童姥,相差也不会太大!”

    “林沙少侠的武功自然越强越好,这样咱们的把握不就更大了么?”

    “说得也是,只是希望这次能够一举成功,不然我情愿一死了之也不想再给天山童姥当牛做马活得胆战心惊!”

    “我也是如此想法,此次不成功便成仁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

    “……”

    看着林沙消失的方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层顿时议论纷纷,脸上笑容满面对叛出灵鸠宫的行动多了几分信心。

    “慕容公子,丐帮林沙好象也出身苏州吧。你们之前认识么?”

    这时,不知是谁突然开口询问,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慕容复。

    尽管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可慕容复的心情并不怎么好。主要还是因为这种瞩目不是他自己的原因,而是由他人波及到的瞩目他真不愿轻易接受。

    “这个,慕容家跟丐帮的联系并不紧密,对于林沙的情况所知实在有限!”

    “这样??!”

    乌老大等人很是失望,如果能从慕容复口中,探知林沙喜好的话。他们便能对症下药好好拉拢一把,此次行动可是关系到他们的身家刑名,由不得他们不小心谨慎应对。

    神农帮以及无量洞在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中实力属于中游,既不出彩也不招人眼球,此时两帮主脑却是很是默契的找了个偏僻角落凑到一起,轻声细语商量一阵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欣喜之色。

    特别是司空玄,他其实并不想参与此次万仙大会,林沙一年前就答应了替他压制甚至解决体内生死符的麻烦,这一年多时间他没有得到灵鸠宫派发的解药不同样活得好好的么?

    辛双清同样有这样的想法,尽管因着身为女子的缘故,灵鸠宫来使很有些特别优待,可她也不愿意过这种整日提心吊胆受制于人的憋屈生活。

    早知如此,当初就是跪死在林沙跟前,也要求他帮忙替自己压制生死符的祸害,此时遇到了林沙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如此大好良机。

    要不是脑子还有些理智,也知晓大庭广众之下不好暴露与林沙相识的情况,不然他们早就主动上前与林沙攀交情了。

    要说最郁闷的,自然要属‘蛟王’不平道人了。

    之前被林沙一耳光一狠甩给整得不轻,尽管心中愤恨难平却是老实得紧,秉承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优良传统,在林沙跟前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老实得像个无关紧要的透明人般。

    此时林沙离开,他也没脸继续待下去,与乌老大等人确定了联络方式和时间后,他便急匆匆离开了万仙大会的主会场。

    心中全是郁闷和怒火,林沙给予他的耻辱他一定要全数奉还,当然他也不会傻到自己独自一人去找死,正好他那位结拜兄弟是个武痴,正要邀他一起找那林沙的麻烦。

    ……

    不说万仙大会这边的热闹,林沙提着天山童姥纵身离开,不过短短盏茶功夫便已返回官道。

    “天山童姥,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夜风轻拂,顺着官道林沙放慢脚步,轻笑着冲手上小女孩说道。

    “……”

    天山童姥一动不动,继续装她的哑巴小透明。

    “别装了,天山童姥巫行云你觉得有意思么?”

    林沙轻轻一笑,将天山童姥放下凝眉轻笑。

    “你是怎么发现的?”

    天山童姥沉吟片刻,还是开口嗓音沙哑好似老妇难听得紧。

    “天山童姥么,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

    林沙淡然轻笑,一脸风轻云淡笑道:“既然你名号中有个‘童’字,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不足以证明我就是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却是不肯相信,林沙这个解释未免太过牵强。

    “你体内气血太过充沛,小小孩童怎可拥有如此充沛气血?”

    林沙淡然轻笑不以为意,缓声回答。

    “这还差不多!”

    从一个稚嫩小女孩口中,发出老妇般沙哑沧桑嗓音,看起来着实古怪诡异得紧,当然林沙并不以为意罢了。

    “小子,既然你认出了姥姥,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只要姥姥能够做到定不会反悔!”

    天山童姥话说得霸气,其实心中很有些忐忑,眼前魁伟青年给她一种高深莫测之感,竟让她有种当初初见师傅时的感觉,真是莫名其妙得紧。

    “八方**唯我独尊功!”

    对天山童姥这副老气横秋的摸样,林沙也没生气只是淡然一笑,低头看向天山童姥直接开口提出了条件。

    “这—不—可—能!”

    天山童姥闻言脸色一变,一双清秀小眼中煞气隐隐,目光凌厉怒声说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

    林沙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不在意道:“其实我更想得到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只是可惜听无崖子说你师傅逍遥子根本就将它传下,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找由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简化而来的八方**唯我独尊功了!”

    “你,你,你见过无崖子师弟?”

    天山童姥满脸激动,小小身子竟有些颤抖急声道:“他在哪里,快快告诉我!”

    “那我刚才提出的条件?”

    林沙眉头轻挑,好笑看着一副见到心爱玩具激动不已孩子样的天山童姥,不紧不慢缓声道。

    “你……”

    天山童姥脸色微变,指着林沙一脸不爽:“竟敢套姥姥的话,你小子难道不想活了?”

    林沙轻晒,毫不客气打击道:“先不说就你眼下这情况,怎么跟我斗?”

    天山童姥闻言脸色一滞,就听林沙阴测测笑道:“我真要想逼供的话你也承受不起,听过慑魂术么?”

    “什么,你小子竟还懂这等邪法秘术?”

    天山童姥闻言大惊失色,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林却是笑吟吟不紧不慢道:“不是我吹,就是天山童姥你处于颠峰时期,能不能打得过我还两说得很,你师弟无崖子对此很有感触??!”

    天山童姥闻言脸色再变,咬牙切齿怒喝:“你这是威胁我吗?”

    “不错!”林沙一脸坦然,认真道:“还真就是威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