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住手,还不快快住手!”

    这时,半空一道凄厉破空声传来,感受到身后的凌厉劲风魁伟身影动都不动半分,任由两道凌厉气劲撞击过来,双掌却是缓缓从那金银两老者胸膛收回,缓缓回头露出林沙那张有大理石般刚毅的脸膛。

    没错,刚刚出手杀入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人群中,大发神威连杀数位高手的魁伟身影,正是一直潜伏在侧的林沙。

    本来他想着看好戏的,不过思及此时与天龙原著却是大不相同,没有王语嫣这朵鲜花,又怎能吸引到段誉这坨牛粪?

    就是慕容复实力再强,也经不住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手联合围杀,他还想着让慕容复在塞北草原插一脚,给辽国和西夏这两个蛮邦找麻烦呢。

    另有,他一眼扫过并未发现天山童姥的身影,也就失去了继续完闹下去的心思,直接出手参与混战,一边吸取足够外来真气化为己有,一边将水搅得更浑,一边好寻找天山童姥的身影。

    “阁下杀戮之心不嫌太过了么?”

    这时,不远处的大树上落下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年道人,只见他好似龙空踏步般从树上一步步走下,好象脚下有那垫脚之物。

    “凌空虚度,好高深的内功!”

    这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中人忍不住变了脸色,中年道人亮出的这一手实在太过漂亮惊艳。

    慕容复眼神微微一缩,嘴角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苦涩轻笑,果然中原武林卧虎藏龙,高手层出不穷是他以前太过小觑天下英雄了。

    中年道人这一手极为漂亮,顿时便叫刚才激斗正酣的慕容复一行,与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高手分开对峙。谁都不知道突然出现的这位中年道人是敌是友,自然不敢轻易怠慢。

    “我如何行事,用不着你一外人置喙!”

    林沙不以为然,身后那两身着金银外袍的老者双眼呆滞,缓缓倒地气绝。配合林沙那一副淡然表情,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是我多嘴了!”

    那中年道人眼中瞳孔微微收缩,轻轻点头不以为意表示了歉意。

    装,这家伙真会装!

    林沙一脸无所谓。目光望向其它两处地方,淡然道:“两位朋友热闹也看得够久了,出来亮亮相吧!”

    哗啦!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众人顿时脸色发黑,原本以为极为秘密的行动,没想到一再有外人窥视。单单一个姑苏慕容复便极让他们头疼,眼下又来两位实力或许更强的饿高手,没想到暗中还有高手隐藏?

    “乌老大杀了这几个家伙,咱们的事儿太过重大,稍一不慎便有倾覆之祸,咱们可不能留下这些祸害!”

    “就是,他们武功厉害又如何,咱们人多势众,就是用人命填也能将他们彻底留下!”

    “杀了这帮不请自来的外人灭口,咱们的事情不能透出丝毫风声。不然等待咱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一干人等一片喧哗,七嘴八舌眼冒凶光将慕容复一行,刚刚出现的中年道人以及林沙围住,满脸噬血跃跃欲试。

    林沙嘴角轻撇一脸平静,根本就当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高手说话是在放屁。

    实力到了他这等地步,已不是用简单的人数便可弥补。别说眼下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上千人马,就是再多上十倍人手也别想将他留下。

    绝顶高手只要不自陷绝境,又被大军围困有床弩等攻城凶器肆虐,就是想死都难啊。

    慕容复跟四大家臣的脸色就不好看了,一会凝重一会满脸杀气的。显然对眼下的局势极为担心又郁闷异常,他们真是无辜被牵连进来的。

    而刚才显示了一手‘凌空虚度’高深轻功的中年道人,却是提高声音叫道:“芙蓉仙子,剑神老兄。这里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阴谋反叛童姥,给我撞破了机关,要杀我灭口呢。这可不得了,救命哪,救命哪!不平老道今日可要鹤驾西归啦!”

    声音远远传将出去,四下里山谷鸣响。不平道人话声未息。西首山峰上一个冷峭傲慢的声音远远传来:“牛鼻子不平道人,你逃得了便逃,逃不了便认命罢。童姥这些徒子徒孙难缠得紧,我最多不过给你通风报讯,要救你性命可没这份能耐?!闭馍羯偎狄苍谌睦锿?。

    这人刚说完,北边山峰上有个女子声音清脆爽朗的响了起来:“牛鼻子,谁要你多管闲事?人家早就布置得妥妥贴贴,这一下发难,童姥可就倒足了大霉啦。我这便上天山去当面请问童姥,瞧她又有什么话说?”

    话声比西首山峰上那男子相距更远,众人一听之下,无不神色大变,这两人都在三四里外,无论如何追他们不上,显然不平道人事先早就有了周密部署,远处安排下接应。何况从话声中听来,那两人都是内功深湛之辈,就算追上了,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们。

    “天下英雄何其多也!”

    慕容复怅然若失,脸上神色很有些失落。

    四大家臣个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们也被这层出不穷的高手惊住了。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中的高层乌老大更知道那男女两人的来历,提高声音说道:“不平道长、剑神卓先生、芙蓉仙子三位,愿意助我们解脱困苦,大家都感激之至。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三位既然已知内情,再瞒也是无用,便请同来商议大计如何?”

    那“剑神”笑道:“我们还是站得远远的瞧热闹为妙,若有什么三长两短,逃起性命来也快些。赶这儿趟浑水,实在没什么好处?!?br />
    那女子道:“不错,不平牛鼻子,我两个给你把风,否则你给人乱刀分尸,没人报讯,未免死得太冤?!?br />
    乌老大朗声说道:“两位取笑了。实在因为对头太强,我们是惊弓之鸟,行事不得不加倍小心些。三位仗义相助,我们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适才未能坦诚相告,这中间实有不得已的难处,还请三位原谅?!?br />
    慕容复一行却是听得心惊不已,根本就不愿意轻易涉险,朗声道:“各位济济多士,便天大的难题也对付得了,何况更有不平道长等三位高手仗义相助,当世更有何人能敌?实无须在下在旁呐喊助威,碍手碍脚。告辞了!”

    乌老大脸色一冷轻笑道:“且慢!这里的事情既已揭破了,那是有关几百人的生死大事。此间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众家兄弟,存亡荣辱,全是系于一线之间。慕容公子,我们不是信不过你,实因牵涉太大,不敢冒这个奇险?!?br />
    慕容复脸上怒气隐现,不满道:“阁下不许在下离去?”

    乌老大一副理所当然的摸样,冷硬道:“那是不敢?!?br />
    包不同突然叫嚣道:“什么童姥姥、童伯伯的,我们姑苏慕容氏孤陋寡闻,今日还是首次听闻,自然更无丝毫牵缠瓜葛。你们干你们的,我们担保不会泄露片言只字便是。姑苏慕容复是什么人,说过了的话,岂有不算数的?你们若要硬留,恐怕也未必能够,要留下包不同容易,难道你们竟留得下慕容公子,还有这位丐帮绝顶高手林沙林大爷么?”

    “什么,你就是丐帮林沙?”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众人虽然都是出自偏远地界的江湖人士,可是赶赴中原这段时间可没少听闻林沙的大名。

    一时又思及林沙之前的恐怖表现,桑土公,韩娘子,金银二老在他手中几乎都非一合之敌,果然盛名之下无虚事!

    “包三,你这家伙的嘴巴依旧没个把门的!”

    林沙双手抱胸一脸平静,无论是刚才不平道人,剑神还有芙蓉仙子的表演,还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众人意欲‘杀人灭口’的行径,都没引起他太大反应。

    此时听得包不同估计将他拉扯进来,心中也不生气只是淡淡扫了这厮一眼,顿时把包不同给惊得脸色都白了,这才淡然开口:“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冒充林某吧?”

    听得林沙亲口承认,又有慕容复身边高手提点,众人再不怀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江湖绝顶高手,我只以为是以讹传讹而已!”

    那中年道人不平道长却是口出狂言,一脸不岔双目精光闪闪看向林沙,眼中多有挑衅之意。

    啪!

    被人当面质疑挑衅,林沙神色平静之极,脚下悠然度步好似移行换影,瞬间便已跨至中年不平道人身前,出手如电狠狠一耳光甩在这厮脸上。

    刚刚还威风凛凛,显露一手高深内功修为的不平道人,就像一口四处漏风的破麻袋,眼睁睁看着林沙施为却是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林沙一耳光抽得倒飞而起,身子在半空转了个高难度的转体七百二十度翻身,而后一头撞落在地摔了个狼狈之极的狗啃泥。

    数百人顿时鸦雀无声,只听到粗重的喘气以及火把燃烧时的劈啪作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