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丁春秋身形飘忽疾进,一掌拍出气浪滚滚声势骇人,首当其冲的几位丐帮弟子顿时哼都没哼一声七窍流血而王。

    “小心,他掌风有毒!”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大喝出声提醒群丐注意。

    哗啦啦……

    刚刚还神勇无敌,打得人数众多的星宿派弟子节节败退的群丐闻言心头凛然,纷纷后跃与星宿派弟子拉开距离。

    咻咻咻……

    丐帮弟子也不是吃素的,随手一片暗器如雨般甩了出去。

    “雕虫小技尔!”

    丁春秋衣袖飘飘很有仙人范儿,手中鹅毛扇不紧不慢凌空轻舞,道道劲呼啸怒吼将片片暗器卷飞,脚下轻点身形如轻烟急进。

    咝!

    群丐倒吸凉气,没想到恶名着著的星宿老怪丁春秋,真的这般厉害思及其更厉害的使毒手段,不由人人变色齐齐向后倒退。

    “小子给你一个历练机会,上去跟那老头打上一??!”

    林沙脸色淡然,回头一把抓住游坦之,不等他反应过来便将他扔了出去。

    “那老头儿使毒厉害得紧!”

    游坦之突经变故惊呼出声,顿时引来对峙双方注意。

    “你小子已是百毒不侵,怕个屁!”

    林沙没好气笑骂出声,音调平静得很:“好好领教领教星宿老怪的武功,这老头虽然为人卑劣了点,但实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小辈竟敢辱吾?”

    丁春秋勃然大怒,放弃找群丐的麻烦,身形一善腾空飞跃,冲着手舞足蹈飞来的游坦之满眼冷厉一掌拍出。

    “不好!”

    游坦之眼见如此心神大骇,着急忙慌一掌挥出。

    啪!

    两掌相击发出一声脆响,两人不约而同向后倒飞,游坦之只觉手上一鼓大力传来,震得他气血翻涌难受不已,所形身在空中没有受伤。

    丁春秋却是大吃一惊。那铁面小儿的掌力雄浑不输于他,甚至那股冰寒之极的古怪内力让他整条手臂都僵硬了,一时心中大骇不明所以。

    “小子上太祖长拳!”

    游坦之双脚刚刚落地,耳边便传来林沙的轻声叮嘱。他来不得多想大喝出声,脚下猛一用力身形如箭疾窜而出,只一瞬间便冲到丁春秋身边,双拳如流星坠地般连环轰出。

    “小子你找死!”

    丁春秋咬牙怒喝,手上鹅毛扇连连挥舞。道道劲风伴随股股迷人香风弥漫,瞬间将游坦之周身包围。

    砰!

    游坦之全无异状,也不知道丁春秋暗地里已经下了狠手,一拳狠狠砸到鹅毛扇上,强劲古怪的冰寒内力汹涌澎湃,丁春秋措手不及手中鹅毛扇被轰毁半边,他本身也受到巨力侵袭身子向后倒退。

    “这怎么可能?”

    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刚才他已经使出奇门毒术,就是武功与之相当的高手中招也得头晕目眩一阵,可眼前铁头小子不仅没事反而还给他来了两拳。

    “嘿嘿。什么狗屁星宿老仙,不过如此而已!”

    游坦之一拳建功顿时心神大定,嘿嘿怪笑揉身而上,一点都没有刚开始时的担心受怕。

    “小子你找死!”

    丁春秋脸色漆黑一片,感觉面子上挂不住,怒喝出声身形飘然前跃,轻飘飘一掌挥出,竟给人一种飘渺不定的虚幻之感。

    游坦之满心疑惑,不知道丁春秋掌势路线,一时迟疑手上动作不由一慢。丁春秋哪会放过如此大好良机,顿时暴吼出声急跃而起,一掌绕过游坦之的正面拍在他的肩头之上。

    肩头剧痛,游坦之发出啊的一声惨叫。身形不受控制离地倒飞,砰砰砰连续撞翻了三位来不及反应的丐帮弟子,仰头倒地又在地上打了几个翻滚。

    “小子你还真傻!”

    游坦之晕头转向不辨东西,耳边突然又传来林沙不满的指点声音:“管他掌势冲向何处,你只需狂冲猛打就是,他一个老翁怎么跟你一年轻小子比试筋骨强度?”

    对??!

    游坦之猛一拍脑袋。铛的一声脆响听得人牙酸,他满心兴奋根本没有多做思考,怒喝出声飞身而起直扑丁春秋而去,双拳连环如烈火流星迅疾轰鸣,气势惊人一往无前。

    “小子你吃错药了?”

    丁春秋郁闷得差点吐血,刚才一掌印在铁面小子肩头,立即便有一股冰寒真气逆袭反扑,心只铁头小子身有古怪,可却没料到对方这般悍勇,刚刚挨了他一掌瞬间回神不说,还这么气势汹汹杀奔而回。

    “老东西你才吃错药了!”

    游坦之怒吼出声,不管不顾一套太祖长拳狂风暴雨般轰鸣而出。

    “小子找死!”

    丁春秋气得暴跳如雷,手中少了半截的鹅毛扇插在腰间,双掌翻飞如穿花蝴蝶飞舞,掌势依旧飘忽不定让人难以捉摸,他这是想故计重施。

    “又来这套!”

    游坦之满心不爽,出拳速度更加迅猛,不管不顾狂冲猛打,按照林沙的提点根本不去理会丁春秋的掌势变化。

    “你……”

    丁春秋气得差点吐血,急忙飘身后跃不想与游坦之两败俱伤,身形一闪又迅猛疾进,满脸阴沉眼中满是狠辣!

    化功**!

    心中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初来中原不久就遇到了这么硬的点子,心中直叫晦气却也顾不得其它,先将眼前的铁头小子解决再说。

    “运转内力凝聚拳上!”

    连环拳影落空,游坦之一时心头茫然不知如何是好,耳边又适时传来林沙的平静指点声,此时丁春秋反攻而回他心头竟莫名其妙生起丝丝危险预感,没有多想其它按照林沙的指示体内真气汹涌澎湃齐聚双臂拳面。

    砰!

    拳掌相击,发出一声沉闷脆响,游坦之凝聚于拳面之上的冰寒真气,如滚滚洪涛汹涌而去,同时一道古怪之极的真气也从丁春秋手中席卷而来。

    “怎么回事,我的内力竟然在消融!”

    游坦之满脸惊恐身形一闪迅疾暴退,急忙回头看向林沙一脸茫然。

    “无事,运转体内真气按照寻常运功路线流转!”

    林沙平缓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游坦之莫名的松了口气急忙照做。

    “怎么可能?”

    另一边丁春秋红润的脸色猛然一白,噗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暴退不敢置信,手指游坦之浑身颤抖一脸不可思议,身子更是如坠冰窟难受异常。

    更让他惊讶的是,冰寒之中竟还带着一种古怪奇毒,就是以他对毒药的了解,一时半刻也没法化解身子涌起一阵难言虚弱。

    “小子回来吧!”

    林沙淡然轻笑,带着王语嫣缓缓前行走到群丐身前,挥了挥手示意游坦之不需再战,看向丁春秋一脸似笑非笑淡然开口:“丁春秋你要与丐帮为敌?”

    “小子你又是何人?”

    丁春秋惊疑不定,见刚才还悍勇异常的铁头小子,在林沙跟前老实得紧屁颠屁颠不敢有丝毫疑议,顿时心中一沉怒喝出声。

    “丐帮林沙!”

    林沙轻笑出声,目光有意无意扫了丁春秋一眼,语气平静道:“别动什么小动作,你那点毒术对我没用!”

    说着,手腕一转大掌缓缓前推,一股雄浑之极的烈风呼啸而起,以林沙手掌为源头向丁春秋以及身后弟子席卷而去。

    “啊不好我中毒了,师傅快给徒儿解药!”

    “我也是,大家快快散开!”

    “大家快服用解毒丹!”

    “……”

    大风刮过,还没等群丐惊异林沙此举何意之时,跟着丁春秋身后的大票弟子像是炸了锅,首当其冲的数位脸色瞬间煞白浑身无力仰身就倒,其余弟子满脸骇然一轰而散。

    群丐看得目瞪口呆无不骇然变色,齐齐倒吸凉气心中震惊之极。

    “小子你好手段!”

    丁春秋一张红润脸皮气得红中带紫,额头青筋爆跳满脸狰狞,咬牙切齿疾身前突一掌拍出。

    他此行确实有事而来,因星宿派三宝之一的神木王鼎给女弟子阿紫盗去,连派数批弟子出去追捕,甚至连大弟子摘星子也遣了出去。但一次次飞鸽传书报来,均是十分不利。最后听说阿紫倚帮帮主乔峰为靠山,将摘星子伤得半死不活,丁春秋又惊又怒,知道丐帮是中原武林第一大帮,实非易与,又听到聋哑老人近年来在兴湖上出头露面,颇有作为,这心腹大患不除,总是放心不下,夺回王鼎之后,正好乘此了结昔年的一桩大事,你是尽率派中弟子,亲自东来。

    只是万万没料到事情如此不顺,因为常年避居塞外根本不了解中原武林详情,根本就不知道阿紫和乔峰身在何处。

    无奈之下听闻擂鼓山遍邀天下青年俊杰比棋,顿时见心头一腔怒火全部涌向擂鼓山,急匆匆赶来想要将聋哑老人解决。

    谁知道在山下,手下一名弟子外出久久未归,他心头生疑急忙赶了过来,不料撞上一群丐帮弟子,顿时心中大喜想要将之拿捏住,没想到对方人数不多却个个精锐,还有铁头小子和眼下魁伟青年这两大高手。

    心中怒火熊熊也顾不得这么许多,打算先干掉眼前碍事小子再说其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