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游坦之扑的一声跪在林沙跟前,带着铁头套的脑袋重重瞌在地上,发出咚咚咚的沉闷震响。

    “请您收我为徒!”

    说着,也不林沙回话,带着铁头套的脑袋连连叩首,不过呼吸功夫便在干燥硬地上磕出一个浅坑。

    “收你为徒那是不可能的!”

    林沙淡然轻笑,摇了摇头直接说道。

    游坦之一脸失望却也没说什么,当初在聚贤庄之时林沙就拒绝过他一次了,这次又被拒绝心情虽然有些失落却也算不得什么。

    反到是旁边的全冠清一脸急切,连连给林沙打着眼色希望他能将游坦之收下,心中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要是游坦之拜他为师那该多好,手下有这么一位强力打手,就是帮主之位轮不到他,却也可以做个隐形帮主不是?

    只是可惜,他的武功差了游坦之一截,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啊。

    见游坦之脸露失望沉默不言,林沙轻笑着说道:“你小子此时修炼神足经已经颇具火候,只要坚持下去踏足绝顶不在话下,我却是没能什么可以教你的!”

    “什么,我体内那道冰蚕鬼魂,就是神足经所修内力?”

    游坦之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本以为的蚕魂原来是修出的真气。

    “什么冰蚕鬼魂?”

    林沙被问的一愣,满是好奇问道。

    不仅是他,旁边的王语嫣和全冠清也竖起了耳朵,他们对游坦之如此短的时间便能修炼出一身雄浑内力也是好奇得很。

    别说什么神足经乃少林不传绝学,不管什么神功绝学想要练到一定程度,都需要时间积累,只不过神功绝学所需积累时间比普通武功短很多而已。

    说老实话,游坦之修成神足经也很是迷茫,他自己都还没弄清楚状况呢。

    要不是与群丐突然的遭遇战,他还不知晓自己已经拥有一身绝强武功,当然比起林沙这样的怪物来还是差得太多了。

    听说自己的内功修为雄浑。一身实力距离绝顶高手不过咫尺之遥,游坦之心中一片火热,按照林沙的说法只要以后认真修炼替伯父和父亲报仇有望,顾不得可能透露心中的小秘密。老老实实将这些日子的经历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除了林沙,王语嫣和全冠清都被阿紫的狠毒给惊着了,怎么也想不到看起来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心肠竟是如此歹毒狠厉。

    “咦不对啊,这手段很有星宿派的痕迹??!”

    全冠清猛一拍巴掌。脸色难看惊呼出声。

    “以毒练功的练功手段确实古怪,倒跟苗疆五毒教那边的手法很是相似!”

    王语嫣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她之所以对星宿派的武功没有多少了解,不仅是因为星宿派地处塞外,更是因为丁春秋创派之时无崖子已经残疾了,自然不肯呢感收集到星宿派的武功秘籍。

    “神木王鼎,以毒练功,自然是星宿派的套路!”

    林沙淡然轻笑,脸上露出了然神色,回头冲着一脸懵懂的游坦之笑道:“你小子也真是运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吸收的那条冰蚕,可是天地异种之中的万年冰蚕!”

    “万年冰蚕?”

    游坦之依旧一脸迷惑,他对这些真的没有丝毫头绪。

    “没错,就是万年冰蚕!”

    林沙轻笑点头,直视游坦之这位天龙世界排名第三的幸运小子,摇头感叹道:“你小子那一身雄浑寒冰真气,应该就是吸收的那万年冰蚕而来!”

    不等游坦之反应过来,他便继续解释道:“只能说机缘巧合,万年冰蚕光听名字就知道是极寒之物。估计只要沾染上痕迹便能将人活活冻死,幸好你小子这时候又不知不觉练成了神足经,将一身霸道寒毒硬生生练成了寒冰真气,才有了你小子眼下的状况!”

    原来如此!

    王语嫣。全冠清这才恍然大悟,看向一脸懵懂的游坦之眼神很是复杂。

    王语嫣觉得游坦之好幸运,这么轻而易举便成了江湖绝顶高手,表哥慕容复亲学苦练二十来年,竟还比不上游坦之的一次奇遇。

    全冠清更是羡慕嫉妒恨,心中咆哮为什么这么幸运的人不是他?

    游坦之咧嘴轻笑。感觉很是不可思议,这实力来得太过莫名其妙。

    “小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

    见气氛差不多了,林沙看向游坦之轻笑道:“我对你手头那门神足经身份感兴趣,我不收你为徒却是可以指点你以后的修炼,瞬间还教你一套配合体内寒冰真气的《寒冰绵掌》,你自己决定愿是不愿!”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了!”

    林沙话音刚落,游坦之便忙不迭点头应承,好象生怕林沙会反悔一般。

    “你小子要想清楚!”

    林沙确实没有占便宜的意思,一脸淡然平静道:“以你小子此时的功力,就是最寻常的武功也能发挥莫大威能。当日乔峰在聚贤庄一战的表现你也见过,一套普通的太祖长拳在他手上可是发挥出了惊人威力!”

    说着,转头冲不停给他打眼色的全冠清摆手,轻笑道:“全长老不用如此,我林某人行事一向坦坦荡荡,有没必要做那巧取豪夺之事!”

    全冠清脸上神色很是尴尬,游坦之心头一凛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我只是好奇少林不世绝学神足经到底有何奇异之处!”

    林沙却是不以为意,轻笑着摇头道:“武功到了我这等境界,什么神功绝学都只是他山止石而已,不可能见一门更好的就立即转修,真如此行事估计武功将不进反退还留下偌大破绽!”

    “呼,林沙前辈我决定了,小子十分愿意!”

    游坦之长长松了口气,脸上神色坚定毫不迟疑道。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书册,封面三个大字神足经格外显眼,毫不在意递到林沙手上。

    “你们想看就看吧,用不着这么眼巴巴的!”

    随意接过神足经秘籍,林沙好笑的看了眼王语嫣和全冠清,对着旁边的火光随意翻了翻。

    “怎么全是梵文?”

    全冠清顾不得失礼,急忙将脑袋凑了过去顿时满脸郁闷,失望道。

    “咦,这书页上之前还有图象的,怎么就不见了?”

    游坦之闻言吃了一惊,急忙凑了过来满脸惊讶,说着还摆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姿势,很有点古印度喻迦的意思,同时还不忘介绍了一下体内真气的运行路径,竟是一点都不藏私老实得紧。

    “全长老,我劝你还是不要胡乱尝试的好!”

    见全冠清满眼放光,一脸跃跃欲试准备尝试一番,林沙忍不住轻笑提醒道:“这门神功对修炼时心性的要求可不低,你们这么热切想要尝试,除了强身健体有些效果之外,想要达到游戏坦之的程度可是不可能的!”

    “我这不是心中好奇,想要试一试么?”

    全冠清眼中精光一闪,讪讪一笑打定主意等跟林沙分别后一定要好好试一试,说不定他就修炼成功了呢?

    林沙没有理会这厮心中什么想法,拿着神足经又仔细翻阅一遍,脸上神色很有些疑惑不解。

    对于梵文他并不陌生,早在鹿鼎世界之时就有接触,之后几个世界也没有放下,无论对话还是阅读都没有丝毫问题。

    跟少林的武功差不多,梵文并不是武功心发什么的而是一篇经文,虽然只是粗粗一看他却是看明白了,书册上的梵文不过是将神足经的修炼理论阐述清楚,其中一些隐晦的佛教暗语就是他看着都感觉十分吃力。

    ……

    众人一夜无话,期间再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跟游坦之做好约定之后,他便决定跟随林沙一起行动,直到林沙认为他的实力彻底稳固,并且学会那套《寒冰绵掌》后自行离去。

    林沙所会的武功之中,道门和佛门的最众,大多都是阳钢霸道又或者温和平稳为主,倒是少有性子特异的极端武功。

    也是他多个世界的积累,在倚天世界时恰好记下了青翼蝠王韦一笑的绝学寒冰绵掌,正适合游坦之此时的情况不过。

    除了与游坦之做好预定,林沙与全冠清还查看了之前发现的那两具古怪死尸,据全冠清所言两人乃聪辨老人手下的送信哑仆,脸上带着诡异古怪笑容早已气绝多时。

    “三笑逍遥散!”

    仔细检查了一下,林沙便忍不住眉头轻皱,示意群丐不要轻易移动两位哑仆的尸体,免得沾染了星宿派的这种古怪霸道毒药。

    “星宿派这帮家伙,也太过嚣张了吧?”

    又是星宿派搞出的事,全冠清心中很是腻味。

    “跟星宿派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置什么气?”

    林沙好笑道:“遇见了直接打杀就是,还真就不信了他们杀之不绝!”

    全冠清无语,心道也就你有这语气和底气说这话,要是换作旁的江湖人士,只怕早就被星宿老怪的名头吓尿了。

    第二日一大早众人便继续启程,不到中午十分便赶到擂鼓山下,还没等他们跟擂鼓山接待人员碰头,身后便传来一阵奇的鼓乐齐鸣之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