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昨晚打了通宵麻将,刚刚才起床

    星宿老仙?

    有趣有趣……

    林沙缓缓起身,没理会身边全冠清惊疑不定的脸色,悠然度步轻笑问道:“你是丁春秋的门人?”

    “大胆!”

    那矮子满脸阴狠双目怒瞪,满身杀气厉声叫嚣:“小子你竟敢直呼星宿老仙名讳,真真活得不耐烦了,识相的……”

    “废话真多!”

    林沙脸色一沉,右脚猛然前踏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还没等那满脸阴狠的矮子反应过来,他那魁伟身形好似巨熊般将矮子笼罩于阴影中,右手闪电般前探冷声道:“就是丁春秋在这也不敢放这大话,你这家伙真是欠抽!”

    “怎么可能!”

    那矮子脸上变色,身形一闪便要后退,可他惊恐发现林沙的出手速度实在太快根本避无可避,猛一咬牙挥出一片蓝磷火光眼中闪过阴毒狠厉之色。

    可让他惊骇不已的是,蓝磷火光近得林沙身前一尺范围边难以寸进。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双肩一疼已被林沙抓住,而后体内真气好似倦鸟归林一般,从双肩穴位潮水般流出消失不见。

    “化,化功……”

    那矮子满脸震惊,瞬间吓得面无人色,一边无力挣扎一边张嘴艰难开口。

    “废话真说,给我去死!”

    林沙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不等手上出身星宿派的矮子将话说完,手心劲道微吐瞬间便将其脏腑震碎。

    “林沙兄弟且慢……”

    也就在这时,全冠清焦急的大喊声传了过来,可惜已经晚了林沙手掌一松,出身星宿海的矮子便软软倒地在无声息。

    “怎么,全长老还想留这家伙一命?”

    转身回头,林沙没好气问道。

    “不不不,这厮杀我丐帮弟兄,百死难赎其罪。我只是想拷问星宿派详情,免得以后发生了摩擦措手不及!”

    全冠清一脸‘坦然’。神色很是大义凛然。

    “没必要,星宿派弟子出现在附近,肯定是参与擂鼓山大会。等我见到星宿老怪丁春秋,自会好好跟他‘交流交流’!”

    林沙嘴角轻扯。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就好那就好,林沙兄弟你武功高强,想来丁春秋也不是对手!”

    全冠清心神一凛,这才想起林沙的恐怖实力。顿时转了口风连连说道,同时还不忘‘好心’提醒:“林沙兄弟可要当心,听闻星宿老怪丁春秋可是使毒的大行家!”

    “这个就不劳全长老费心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伎俩左道旁门都不过是无用功而已!”林沙似笑非笑扫了这厮一眼,淡然轻笑。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林沙那一眼好象能够直透心底,全冠清心头狂跳十分不适,脸上笑容僵硬连连点头再不废话。

    “来两位兄弟,用竹竿将这厮的尸体用火烧了!”

    林沙也没兴趣跟全冠清罗嗦,转头冲着身边丐帮弟子吩咐道:“这家伙全身是毒。千万别碰着了到时倒霉的可是你们自己!”

    被指派的丐帮弟子连连点头,抓起手边竹竿小心翼翼凑了过去,将那矮子尸体挑起,来到最外头的一处篝火前扔了进去,果然尸体身上燃起的火光竟然五颜六色好看得紧,群丐却是看得心惊胆战连忙避出数十丈之远。

    尼玛,这哪是人啊,明明就是一个毒人好不?

    待星宿派的矮子尸体被焚烧成灰,群丐依旧沉浸于深深的震撼之中,空气中一股古怪气味弥漫。闻之欲呕十分不适,王语嫣短短时间已是小脸煞白手脚发软。

    不仅是从没见识过此等情景的王语嫣,就是见多识光的全冠清脸色也是凝重万分,在林沙的提议下急忙换了个休整地方。

    “朋友。瞧够了热闹没有?”

    等到群丐重新找了处开阔地平衡土地点燃篝火,一个个沉默不言围坐在篝火旁边,气氛沉闷又压抑得紧,林沙却是不以为意与王语嫣独占了一个火堆,语气平缓冲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淡然道。

    附近还有人窥视!

    群丐吓了一跳,本就心神紧张闻言更是一蹦而起。抄起身边家伙一个个脸色凝重,顺着林沙的目光看向那一块静悄悄毫无异常的大石。

    “来几个,给我围上去!”

    全冠清脸色铁青难看之极,感觉在林沙面前丢尽的颜面。

    之前被星宿派弟子欺近身前,甚至悄无声息杀死一名同伴都不知道就够窝囊的了,没想到还没喘口气又有不明敌人窥探,心中既惊且怒。

    对于林沙的判断他没有丝毫质疑,没法谁叫人家武功太高呢,他这么一个放在江湖上也算一流好手的角色,在这家伙跟前实在不够看。

    “大家都打起精神来,不要让隐身暗中的贼子跑了!”

    全冠清大手一挥,另外招呼了十数丐帮弟子尾随在后,握紧了手中竹竿满脸凝重。

    呼!

    还没等被点名的丐帮弟子将大石周围区域合围,从其身后突然跃出一道黑影,身形快如闪电便欲向后方奔去。

    “想跑哪那么容易,弟兄们好好招呼这厮!”

    全冠清满脸狰狞一声厉啸,手腕轻抖数道寒芒脱手而飞,发出丝丝锐利呼啸直奔那矫健黑影而去。

    咻咻咻……

    早已凝神戒备的群丐二话不说,纷纷扬手甩出各自手头暗器,一时间咻咻破空声大作,昏暗夜色当中不知多少暗器同一时间向那矫健黑影飞去。

    “啊不……”

    那黑影速度快到极致,可又好象不懂武功一般竟然发出一声惨烈惊呼,后跃身形猛然一滞慌慌张张挥掌拦截漫天暗器。

    原来是个雏!

    全冠清心头一松,脸上露出满满的狰狞之色。

    可下一刻,他脸上神色猛然停滞……

    那黑影慌张出掌,却是掌力雄浑气劲猛烈,一股大风呼呼席卷而过,竟是将群丐射出暗器全部拍落。

    这怎么可能?

    全冠清满脸呆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前的数名丐帮弟子已是大声呼喝,挥舞竹竿齐攻而上。

    砰砰砰……

    下一刻,那黑影又是慌张出掌,掌力凶猛气劲强横至极,那几位围攻而上的丐帮弟子还没反应过来,便纷纷惨叫倒飞出去。

    这怎么可能?

    全冠清目呲欲裂,心中冰凉一片却是不敢有丝毫迟疑,身形矫健如猿手中竹竿笔直如枪闪电前刺。

    “弟兄们一起上,小心眼前这厮内功深厚!”

    一流高手就是一流高手,全冠清这一枪不仅力道角度俱佳,出手时机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正是矫健黑影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时!

    “不好!”

    那矫健黑影发出一声沙哑惊呼,慌张无措之间竟是一掌挥出。

    “找死!”

    全冠清眼中厉芒闪烁,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体内真气翻涌竹竿前刺速度更快三分。

    竹竿前头与矫健黑影挥出手掌重重相击,全冠清预测对方手断筋折的场景没有发生,发儿女他手中弹性十足的竹竿猛然弯曲成弓,啪啦一声竟然从中断裂成两截,与此同时竹竿上传回的蓬勃巨力也震得他虎口剧震身子不由自主向后连连倒退。

    好雄浑的内力!

    全冠清一张清秀脸膛涨得通红,体内真气翻涌气血动荡好不难受,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般闷哼出声,嘴里传来的甜腥味让他知晓自己受伤吐血,持竿手臂阵阵剧痛酸软无力竟是失去了再战之力!

    “哈哈哈,痛快痛快……”

    那矫健黑影也不是傻子,连番出手建功也察觉不对,一掌将全冠清击退后竟是没再想着逃跑,而是兴奋大叫主动迎上围攻群丐,大发神威一掌挥出数名丐帮弟子惨叫倒飞,不过数掌功夫刚刚围攻而上的丐帮弟子已是全部倒下。

    这哪来的高手?

    全冠清心头大骇,突觉身前劲风大作那矫健黑影竟是飞跃而至,顿时吓得亡魂俱冒心下恐慌已生退意。

    “小子你闹够了么?”

    也就在全冠清打算脚底摸油之际,一道淡然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顿时让他还没做出的丢脸举动胎死腹中,心中懊悔怎么就忘了这尊大佛呢?

    “林,林,林,你是林……”

    那矫健黑影也是大吃一惊,看清来人身形与样貌顿时结巴口吃,可他冲得是太快根本收不住,顿时心头发狠双掌猛然拍出。

    “如此实力,也敢来我面前撒野?”

    林沙晒然轻笑,不闪不避任由强猛劲风扑面,一双蒲扇大手悄无声息挥出,不声不响与矫健黑影拍出双掌碰在一起。

    恩?

    眉头轻挑,林沙只觉两股冰寒之极的真气汹涌澎湃,如潮汐海浪一波一波席卷而至,弄得他掌心一片刺骨冰凉体内血液都有冻僵之感。

    “不错不错,这寒冰真气相当不错!”

    哈哈一声长笑,林沙魁伟身形岿然不动,体内气血滚滚如龙,真气澎湃如怒??裉畏杩衽叵?。

    轰??!

    两人对掌之处发出一声轰鸣气爆,劲气呼啸狂风大作不止,林沙身形猛一摇晃便稳住,而那矫健黑影却是闷哼出声向后倒飞。

    “再吃我一招试试!”

    林沙眼中精芒暴闪,身形猛地拔地而起如大鸟飞掠急驰而过……(未完待续。)